美食外送员的工作,何时变得如此抢手?

外送平台随著懒人经济快速窜起,以及或许是平台本身的刻意操作,月入十万的消息炒的沸沸扬扬,在我开始使用美食外送的服务至今,我从未遇到过一次以上相同面孔的外送员,从年轻女孩到年轻男孩、从大妈到中年老伯,只要能骑车能滑手机会使用系统,都可以加入这个外送平台来分一下十万块美梦的羹。

这些现象的背后,代表著投入外送平台的人数量惊人,其涵盖的年龄层十分广泛。

前些时候我在某间小吃摊的骑楼墙上看到一张征人启事,内容是征求瓦斯工人,叫过瓦斯的人都知道,背瓦斯桶并不是轻松的工作,即便上头的薪水数字并不低,但辛苦的工作内容,仍旧不容易找到合适的人员。付出劳力5万更甚至6万的薪水待遇已经不低,但即便是年轻力壮的男子都不一定愿意去做,那么为什么所有此刻经济上有缺口的人,都投入外送市场了呢?

美食外送员劳动权益问题,让既存多年的「假承揽、真雇佣」议题台面化。 图/联合报系资料照片
美食外送员劳动权益问题,让既存多年的「假承揽、真雇佣」议题台面化。 图/联合报系资料照片
分享

首先是外送平台的入门门崁条件并不高,前面提到从年轻小伙子到中年大伯大婶都可以加入,相对各种行业来说,年龄限制算是宽松,对于外貌等个人基础条件也没有太多要求,基本要求就是需要备有驾照、手机、以及学会操作系统,通过公司的基本面试就能加入工作行列。对于需要透过零碎时间来填补经济缺口的人来说,这无疑是个快速的通道,而且不会被太多限制排除在外。

而时间弹性自由,比起传统公司固定工时制度的硬性规定,相较之下,配合不同外送公司的相关规章,人人都能选择自己适合的时段排班工作,不用在办公室,也不用被传统体系捆绑,虽然仍旧得面对各种不同客户与店家间的问题,但时间多半操之在己,有单就跑,没单的时候,每个人利用时间的方式也不同,或者索性有状况就直接下线(意即下班),按照公司基本章程,都是十分自由的。

再者,即便是瓦斯工,搬瓦斯也有一定的SOP,才不容易在搬运途中伤到自己的腰椎等部份,但女性或年纪太大的族群,就不太适合这样的行业,即便有心也出不了力,自然而然就被排除在工作机会外。而骑车大部份人都会、滑手机是在稀松平常不过的事,会滑手机就能学会系统下上班接单,外送平台给了许多容易被排除在「需要特定专业技能」或者是「容易因为行业类别被排除在外」的工作者们,一个自食其力的机会。

有部份传统产业表示,自从外送平台出现之后,许多缺工更难补足,因为人们转向更容易入门的美食外送,但僧多舟少,这个热潮还能持续多久,其实也考验著外送平台。外送平台大举招募人力,公司制度也处在朝令夕改的调整状况中,这些从网络上的社团多少都可以看出端倪,以及天下毕竟没人会做赔钱的生意,外送平台终需有一日要回到结束常态免运折扣的状态中,才可能稳定从中得到营利,伤钱免运补贴都是权宜短利之计,到那时,消费者能否接受三方都将成本加诸在一份外送餐点中,仍旧会是个巨大的考验。

网络上已经有许多讨论关于美食外送员月入十万的相关影片与文章,究竟投入这个行业能为自己的经济缺口贴补多少,这个恐怕只有每天在车水马龙里奔波的外送员们才会知道了。这个独特行业特性背后的成本代价,除了目前承揽制与雇佣制的争议、虽然自由但并不保帐收入额度、虽然入门容易但不容易取得一技之长,这些都是外送员们日后仍旧要面对的问题。

美食外送员车祸频传,引发美食外送平台与外送员间的劳雇争议,他们为抢快疾驶于车阵中,险象环生。记者侯永全/摄影
美食外送员车祸频传,引发美食外送平台与外送员间的劳雇争议,他们为抢快疾驶于车阵中,险象环生。记者侯永全/摄影
分享

月入十万为许多人编织了一个梦想,这毕竟不是一般小资族或小老百姓光光努力就能轻易到达的目标,或许因为如此,才会有这么多人选择投入美食外送的市场,期望透过这个行业,能为自己累积一个十万、甚至是一桶金。虽然努力或许可以到达,但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其实那仍旧需要非常辛苦,或许也不比你过去的任何一份工作经历来的轻松。

希望这来来往往的外送员们,都能赚取到自己内心目标的收入。当然也期望日后这块产业的发展,对于美食外送员能有相应的保障,更完善的福利制度,而不是天天看着新闻又播送了外送员的交通事故却只能自己处理自己善后,一份美食背后的代价何其沉重。

延伸阅读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