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众的弱点/若在极权国家里更难克服

论群众的弱点

假设我们把「现况」想成是一个人,那他肯定有个容易让人淡忘的菜市场名,脚上穿著朴素的实用鞋,带著一两个孩子,开着实用不浮夸的轿车。「现况」青少年的时候,做事一板一眼;「现况」成年后,会坚持把三联单上所有表格填好,每个复写页都一再显示「现况」热爱现况的决心。「现况」不太受欢迎,可是他也没让人不爽到想挺身改变。从来没有人会痴心妄想要把「现况」变成现实,因为「现况」就只是过去某个时间点出现的,然后一直延续到现在。从来没有人为了赞扬「现况」而发表伟大的政治演说(至少我不知道)。

「现况」是最糟的选项,是没办法中的办法。

群众手挥国旗。记者刘学圣/摄影
群众手挥国旗。记者刘学圣/摄影
分享

比较之下,「改变」可就性感多了。他肯定不修边幅,骑著摩托车,住在年久失修却又古意盎然的房子里,从屋里往外望去是一片优美的景色。你妈妈可能早就警告过你别乱想「改变成真」,可是你依旧著迷。有人可能会问「改变」说:「你到底想反抗什么?」,他则语焉不详的回答说:「反观你自己呢?」正当「现况」努力想引起他人的注意,「改变」却总是不费吹灰之力激起人们的热情。

「一个更美好的世界」这种想法足以吸引大家的目光,然而仔细审思的话,每个人对「更美好」的理解都不一样。「政治变革」最原始的面目──革命──其实是危险至极的。就算是这么危险的事,似乎也有性的吸引力:切.格瓦拉的经典肖像数十年来一直是学生书房的装饰品之一,也被称之为「全球最有名的照片」。

1960年代担任古巴总理的卡斯楚(右)与跑到阿根廷担任游击队领袖的切‧格瓦拉(左)合影。(法新社)
1960年代担任古巴总理的卡斯楚(右)与跑到阿根廷担任游击队领袖的切‧格瓦拉(左)合影。(法新社)
分享

许多年前,政治风险顾问公司「政治风险服务」的分析师审视了该公司长期保留的大量地缘政治预测纪录,结果发现,他们对于未来半年哪里个政府会掌权的预测,成功率高达百分之九十。他们冷冰冰地指出,如果只要简单预测「保持不变」,那么他们的预测准确率可以再提高五个百分点。即使在今天,政治现状还是很难打破,连政治分析老手都没想到政治现状能维持这么久。这又是为什么?

「群众弱点」能解释什么?

「现况」如此坚强的部分原因是,即使当前的政府超级不得民心,但想说服庶民投入政治运动,还是困难重重。一九六○年代中期,经济学家曼克尔.欧尔森(MancurOlson)对这个现象做出了精辟的解读。假设有大批民众受到同一个问题所困扰,例如俄国工人想要推翻沙皇这个只会浪费国家税收来增加私人名酒收藏的人。工人有数量优势,大家可能认为工人会成功。不过,这群人面临「搭便车」问题:挺身参与反抗沙皇政治运动的工人,必须承担一切:时间、精力和风险;而一旦沙皇被推翻,所有的工人都能享受政府倒台之后的好处。

为了避开风险,最明智的选择就是「搭便车」。有这样的认知,谁还会自愿冲入冬宫?肯定是没有。

末代沙皇尼古拉二世一家。图/法新社
末代沙皇尼古拉二世一家。图/法新社
分享

搭便车的问题容易让大规模群众反抗运动提早熄火。因为基本上每个人都想搭便车,除了少数的疯子。

问题并不在于,人民都是软弱的羊咩咩(像我在导论中说的)。相反地,人民都懂得为自己思考,而且都知道任何大型政治运动都很可能在还没开始就提前崩解,所以他们当然不想加入。这就是「群众的弱点」。寻常百姓因为不能一起合作,所以他们就变得怠于参与政治。日常生活中每一场政治活动,无论是示威还是罢工抗议,都受到这个现象的影响。若在喜欢用武力对付自己人民的极权国家里,更难克服「群众弱点」。

延伸阅读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