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日子」是否造成民粹兴起?民粹主义者要去哪里里找选票?

针对民粹主义,台面上还有许多结果相左的研究,而异中求同的一个普遍共识是:正如同财富分配不公的情况,个人经济困境也不会提高民粹主义人士的支持度。以二○一六年为例,绝大多数把票投给民粹主义人士的选民,实际上是针对政策、文化或价值观(尤其是移民)等议题做出选择,而不是忧虑经济问题。这其实并不令人意外:如我们到目前为止所看到的,个人经济困境不太会是引发民众动员的原因,对投票决定取向上也没有太大的影响(当经济衰退时,选民是惩罚政府在治理国家经济上的无能,而不是以自己的荷包来决定投票意向)。

话虽如此,群体的经济困境对提升民粹主义份子的支持度,确实有很大的刺激作用。

图/法新社
图/法新社
分享

近年来的研究发现指出,高失业率、低收入、受到全球化影响较钜的国家,比较容易让选民决定票投民粹主义份子(无论是左派还是右派)。美国的州郡如果「死于绝望」的人比较多(例如滥用药物而导致的早死),选民则比较会把票投给社会主义人士。一项极具影响力的研究显示,在美国,「因中国进口的竞争之下使得失业率升高」的地区,较多选民会支持社会主义的茶党候选人。英国脱欧公投与欧洲选民支持社会主义政党,也得出类似的研究结果。

这些研究结果,与我们在本书内读到的案例吻合:政治多半是团体的行动,而对政治的反应多半是对群体待遇的感觉投射。在群体中有人生活过不错,有的则过不下去。无论个人的处境为何,只要选民所住地区(以及假设上他们所认同的群体)经济陷入困境,这些选民就比较容易投票支持民粹主义者。

国民党总统参选人韩国瑜(左二)。记者陈正兴/摄影
国民党总统参选人韩国瑜(左二)。记者陈正兴/摄影
分享

民粹主义者要去哪里里找选票?

黄金法则是:民粹主义者会获得忿忿不平的社会群体之大力支持;因为民粹主义者经常得仰赖政治上的动员,亦即藉由大批涌上街头的民众参与政治,才能站在这股浪头上趁势取得权力。在裴隆的案例中,他的靠山是 descamisados,即阿根廷的工人们,以及迅速扩张的工会成员,加入工会能有效帮助这些工人由原本的弱势群众,成为强大的群众运动。

裴隆和艾薇塔也提出女性享有投票权的主张,并鼓励女性出来投票。其它拉丁美洲的民粹主义者所提出的政策有:把投票年龄降低至十六岁、废除「需具读写能力」的投票门槛、将投票规定成为国民义务等。前述每一项政策,都可让民粹主义者动员出新的社会群体,让他们参与政治。前述每一项政策都可以让民粹主义者依靠那些以前不投票的人,把选票投给自己,让自己继续握有政治权力──正如英国脱欧的情况一样,借助以前没有投票习惯的选民,改变了公投结果。

人称裴隆是「史上最纯」的民粹主义者。民粹主义属于罕见的政治意识形态,因为民粹主义的中心思想空洞,对政策缺乏论述,并将政治重心都放在鼓动民众反抗现有体制。像裴隆这么精纯的民粹主义者,尽管对政治体系做出强而有力的批评,却不着重于其所属党派在政治上左派或右派的区隔。

他曾说:「裴隆主义没有派系之分,有人说它是走中间路线的党派,这是天大的错误。一个中间的政党,就像左派或右派政党一样,都是有派系之分的,对此我们是完全反对的。」这番话听起来象是一派胡言,可是在裴隆的案例中,是正确无误的。他获得的支持不只来自工会,还包括社会各个族群,最后极左和极右派都不约而同相挺(驻阿根廷的美国大使馆还因此深感困惑,宣称裴隆既是共产主义也是法西斯主义份子)。

这样说来,民粹主义听起来棒极了,至少是个必胜绝技。如果说走民粹主义路线能够横扫所有政治派系的支持,那为何不每个政治人物都变成民粹主义者呢?原因是,民粹只有在特定的状况下才会生效,象是当许多人不信任政治体制内的政治人物时,或当社会出现忿忿不平的群体可加以动员的时候。

再者,走民粹主义路线是有代价的。举例来说,社会主义的政权容易起内哄,这乃是不变的道理。政治人物如果从政策立场各自不同的团体汲取支持,尤其是若团体本身的支持者相互怨恨的话,会带来不幸的下场。例如美国总统川普的政权结合「支持全球化」与「强力反对自由贸易」的领袖,这样的组合对执政者而言绝对不好应付。裴隆的政府也面临类似的问题,对此状况他仍打起精神表示:「我只有在quilombo(意指仓库)里才能把事情处理得最完美。」这是白话的表达方式,quilombo 意思是混乱的环境。

最后一项黄金法则是:民粹主义者倾向忽略既有的政治行为。

例如,民粹主义者的行为不拘小节,时而有话直说,有时甚至很粗俗(泰国的塔克辛则是傲慢)。也就是说,民粹主义者用自己的个人风格当武器,来抨击他们反对的政治体制。裴隆的措辞也许不像塔克辛那般无礼,也不至于像川普的推特那样脱序,但是一旦上任执政,裴隆改变了阿根廷政治的规则。最显著的就是他把自己的个人生活摊在大众眼前,而他的妻子很快形成独树一格的政治力量。

看更多 远流出版《民粹与政权的覆亡:如何摆脱重蹈覆辙的历史》

图、文/远流出版《民粹与政权的覆亡:如何摆脱重蹈覆辙的历史》
图、文/远流出版《民粹与政权的覆亡:如何摆脱重蹈覆辙的历史》
分享

延伸阅读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