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强势对香港「止暴制乱」必将自食恶果

港人「反送中」、「反专制」运动现已近乎摊牌阶段,但目前的情势发展已不太可能成为「对话摊牌」,而必会是「流血摊牌」。世人不得不严肃质疑北京:双方的对话真有这么困难吗?落实双普选真有这么困难吗?独裁政权的无比傲慢就表现在「拒不对话、拒不民主」,「流血镇压就是王道」,「表面稳定压倒一切」。但这是根本解决之道吗?

习近平(见图)的香港谈话是止暴制乱工作的最强音。 (中新社)
习近平(见图)的香港谈话是止暴制乱工作的最强音。 (中新社)
分享

北京执政者在巴西金砖国家领导人会议誓言对港乱局「止暴制乱」,「人民日报」疾言厉色对此严厉警告「没有中间地带,容不得犹豫、徘徊和动摇」。香港中大及理大校园现时已如战场,这种恶劣场景已超越了天安门大屠杀前夕,知识份子的最后堡垒已被北京马前卒横冲直撞公然践踏。

香港暴力冲突恶化 法新社
香港暴力冲突恶化 法新社
分享

北京明显打算在香江再干一次天安门事件,这绝非危言耸听,因为这由之前亲北京媒体极力丑化示威者做为预先的镇压铺陈,及公然高度赞扬开枪港警,即可嗅出极端不祥征兆。香港危局想要和平落幕可谓轻而易举!只要北京实践一国两制对港人的承诺,允许港人双普选即可「止暴制乱」。但北京为什么不这样做?

一言蔽之,北京惧怕此例一开则未来内地必会群起效尤,如此其专制政权将岌岌可危。

但北京若重演天安门屠杀,又必将自绝于国际社会而引发各国长期制裁,如此政权同样会步履蹒跚前途艰辛。长期而言,有朝一日若天安门及香江冤魂,合流齐向共朝讨个说法要求公道,其政权依然会岌岌可危。这种「伸头一刀缩头也一刀」之窘态,是专制独裁政权最具特色的宿命与悲哀。

港警目前被证实发射了逾九千枚催泪弹,其中竟含戴奥辛(香港称作二恶英),这种足以令人体产生长久影响的成份,不仅有记者曝光自己得了「氯痤疮」,近日也有港警家属爆出站在第一线「治暴」的香港警察,也罹患了相同病征。美联社
港警目前被证实发射了逾九千枚催泪弹,其中竟含戴奥辛(香港称作二恶英),这种足以令人体产生长久影响的成份,不仅有记者曝光自己得了「氯痤疮」,近日也有港警家属爆出站在第一线「治暴」的香港警察,也罹患了相同病征。美联社
分享

奉劝北京当局,最能妥善解决香港乱局的上上策,绝不是枉顾病根强力去施行明显是丧心病狂的「止暴制乱」,而是釜底抽薪明智去实践合理又顺天应人的「还政于民」。这世上绝对没有永远的「家天下」,当然也绝对不会有永远的「党天下」。

共朝建立至今才不过短短70年,就人祸频仍远多于天灾,历来的这一切悲悽现象,难道还不够清楚吗?

北京决意展开这一场拒绝解决病根,不分青红皂白去强势执行的「止暴制乱」,必然只会是一个政权苟延残喘的掩耳盗铃鸵鸟之举,它不但无法达到国家长治久安的目标,反而必将成为其政权开始加速崩溃败亡的起点。

延伸阅读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