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丑》定义「快乐」很可笑,悲剧人物转变成反派的英雄崛起

「有心理疾病最糟糕的是,所有人都期待你假装自己没病。」

生而为人,就一定要活得很快乐吗?「保持微笑才会讨人喜欢」、「你就是都不笑好运才不会来」,从小这些话出现在耳目所及的各种讯息中,无孔不入、想逃也逃不掉的灌输进潜意识中,说的好像「快乐」决定了人生一样,而大家也就这样相信了。吊诡的是,这社会不到半数的人感到快乐,却让快乐生存准则支配了整个社会,怎么觉得这样的80/20法则好像也在哪里里出现过...啊!

分享

不就和现在社会顶端那些人说的屁话一样吗,「要努力工作才能向上爬」、「台湾人就是只顾著小确幸才会退步」,这些话说的这么慷慨激昂,只是让做不到的人开始自我质疑、越来越不快乐,忽略了自己也拥有成功的特质。

而我觉得,《小丑》之所以让人有所共鸣,甚至觉得他有值得被崇拜的高度,就在于他成功的突破了这样的框架。

分享

(以下有雷)

亚瑟从小到大都活在一个框架中,生理上被强迫欢笑,心理上的善良让他觉得应该要笑,妈妈总是叫他的昵称「快乐」,而他也从事著可以带来快乐的工作,快乐是他以为的使命,所以他拚了命想要去达成。但在这疯狂的世界,亚瑟的良善已经无法为他带来快乐,快乐看起来更象是他的胎记,大家看到会嘲笑的那种,而且想遮还遮不掉,变成了一种诅咒,对于他的遭遇,「快乐」一词是完全的讽刺。

到底什么是社会最底层的感觉呢,是三餐不继温饱,还是衣衫褴褛在街头乞讨?我觉得比这些还可怕的,是社会关系的排挤,《小丑》明确的诠释这样的压迫。

分享

「你从来不曾聆听,对吧?」

笑得开心却引人侧目,一个看似上天恩惠的小玩笑,变成了推向深渊的绝症。明明只是想逗小孩开心的善意却还要道歉,这是正常的吗?他想带来快乐的使命,选择可以完成使命的小丑当职业,但却只是变成无人理会的招牌看板,甚至还遭到恣意破坏,这是想带来欢乐的人应该要得到的回馈吗?明明认真工作却被同事陷害,只是需要父亲的拥抱却遭侮辱,想得到偶像的肯定却被讪笑,唯一会关心自己的母亲患有妄想症,间接告诉他目前的人生都是谎言,连伴侣都是幻想出来的关系,当幻想伴侣看到亚瑟时的一脸恐惧,让亚瑟透悟了一件事:「他在社会中是没人理会的边缘人,要是被注意到便是一阵喊打,各种暴力把他踩向社会最底层,如果要向上,只能靠暴力了。」

那把同事拿来陷害他的枪,成了他拯救灵魂的武装。当整个社会在疯狂扭曲,那他又何必走得如此正直?而且何谓正直,何谓快乐,这些都是「某人」的定义,与他何干?只要敢扣下板机,就能直接跃上社会最顶端,加入掠食者的行列,何乐而不为?「你必须抹灭原来的你,才能成为心目中想成为的那个人。」,《火箭人》的这句台词说明了亚瑟这段转变的其中一种可能性,说明他是希望被注意到的善良之人。但另一种可能是,他开的第一枪解开他压抑已久的束缚,解放了在他心中潜藏已久的无尽之恶。

「我曾以为,我的人生是场悲剧。但现在我意识到,它原来是场喜剧。」

无论是善是恶,亚瑟重生了,并找到属于自己的快乐。无乐不作不需要理由,那无恶不作也不需要像每个电影反派都有冠冕堂皇的大道理,想成为令人闻风丧胆的坏蛋,太多理由是会削弱恐惧感的。当然这社会还是应该隐恶扬善,小丑的恶行并不值得赞扬,但让一个善良的人有如此大的转变,让人更看的清现实生活带给人的压迫有多沉重。更重要的是他跳脱了世俗框架,定义了自己的快乐,不用再在乎别人的期待,悲剧就此变成了喜剧,并得到了真正的自由,我想这才是在看完电影的压抑之余,得到的一点点解脱。

对于觉得定义「快乐」很可笑的我来说,这是一名悲剧人物转变成反派的英雄崛起,TheJokerrises。

欢迎加入粉丝团欸冷的直感影记 IG也全新开张罗 https://www.instagram.com/allenmovienote/

分享

延伸阅读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