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日本,明日台湾 长照悲歌/从日媳不堪压力杀害公婆丈夫悲剧谈起

联合报报导一则日本骇人听闻的长照悲歌:一位71岁妇女岸本政子(注),因身为家中唯一照顾者而不堪压力,涉嫌在17日清晨,用毛巾连续勒毙70岁丈夫岸本多喜夫、93岁公公佳夫和95岁婆婆信风,她自己也服用大量安眠药试图自杀,有位台湾网友对此发表评论「今天的日本,明天的台湾!」。而根据NHK报导,从两年前岸本政子就要照顾中风的丈夫及公婆,甚至还要工作,这种压力实在令人难以想象。

日本介护杀人报导 翻摄自 www.fnn.jp 网站
日本介护杀人报导 翻摄自 www.fnn.jp 网站
分享

日本的精神科医师片田珠美对此指出,护理人手短缺和高额费用使「家庭照顾」变成一种幻想。这位其实也已经算老人的日本媳妇岸本政子表示「我厌倦了照料」!片田珠美医师提到厚生劳动省的2013年国家生活基础调查,在共同生活的护理人员中,有压力的比例是69.4%,若以按性别划分,男性为62.7%,女性为72.4%,她认为主要原因是「晚上多次被唤醒,无法入睡」。另一个原因就是「如果您要抚养孩子,则孩子每天都会长大。但是,就护理而言,我们不知道会持续多久。如果您精疲力尽,则可能希望您的父母或配偶死亡以结束您的照护。」

精神科医师片田珠美对此事件的分析 翻摄自 biz-journal.jp 网站
精神科医师片田珠美对此事件的分析 翻摄自 biz-journal.jp 网站
分享

这就如同我之前提过的:「照顾父母与照顾儿女的差别在于儿女会成长,你看到的是希望,照顾父母只有绝望,因为老病的父母只会更老更病,一切只有绝望。」,从这个案例来说,若是由一个人照顾三个人,那更是不可想象的「介护地狱」。

片田珠美医师说沮丧的家庭护理人员甚至会想要自杀,他们常说「只想从早上醒来直到晚上上床睡觉而死」。杀害被照顾者则出于另一想法「如果照顾者死了,这样很不好,如果先杀害被照顾者,然后照顾者再自杀,这样就可以死在一起了」,或许这就是介护杀人的主要心态。

尽管如此,进入护理机构也不太可行,主因是经济负担、不信任护理设施、「家庭护理」的错觉。

台湾人口老化快速,长照人口越来越多。 图╱联合报系资料照片
台湾人口老化快速,长照人口越来越多。 图╱联合报系资料照片
分享

在进入护理机构的经济负担方面,具有护理功能的付费养老院,月费约20~30万日圆以上,一般家庭难以负担。没有护理费用的养老院,多人居住一间的费用8~9万日圆,单人房费用为12~16万日圆,这类受欢迎的设施,全日本申请者人数超过50万。

此外,由于护理机构工作人员虐待老人的次数增加,在《高齢者虐待防止法》施行后,老年人虐待案件数量不断增加与通报。即使家人精疲力尽,也可能会对进入护理之家犹豫不决。加上杀害护理之家住民及盗取住民现金、虐待等事件,大家对护理之家的不信任就会增加。

护理之家又因为低工资、轮班、较低的社会评价导致人力不足离职率高,因而形成恶性循环。

片田珠美医师最后谈到很多人都沉迷于家庭应该照料的「家庭照顾」幻想,照料者本人或他周围的家人和亲戚若认为「妻子照顾是报答抚育之恩、妻子应该负责照料」也罢了,但经常是「家庭照顾」的压力迫使人们接受它。

她对此提到,法国家庭人类学家埃曼纽尔•托德(Emmanuel Todd)指出「过分强调家庭会扼杀家庭」,她语重心长地说:「老年人照料也是如此。如果您试图将所有东西都放在家庭中或保留『家庭』思想的传统和文化,那将不会奏效。我们应该听托德的话:『要拯救家庭,我们需要减轻家庭负担。』」

同样也是精神科专业的沈政男医师在「每个照顾者的愤怒背后,都有承担不了的爱」谈到:「每一位照顾者的暴怒背后,都有承担不了的爱;爱有多深多重,当照顾不了之时,由爱而生的恨意,便有那么深那么重」,这让人思考,家庭照顾是否已经走到尽头了呢?

同样受东方传统孝道「綑绑」的日本,这类介护杀人的「新闻」已屡见不鲜,但「老老照顾」一次杀害三人则是「新型态」,服务量能极低的台湾长照2.0其实建构于家庭照顾者大量时间的付出之上。同样面临少子化、高龄化的台湾由于有外籍看护的「牺牲」,类似情况未必如日本严重,但若有一天印尼、菲律宾、越南不再提供看护帮台湾人「孝顺」了呢?

「今日日本,明日台湾」已在不远处,我们只能默默等待倒数计时吗?

注:联合报将名字误植为岸本优子

自杀,不能解决难题;求助,才是最好的路。求救请打1995 ( 要救救我 )

延伸阅读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