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网友:
为确保您享有最佳的浏览体验,建议您提升您的 IE 浏览器至最新版本,感谢您的配合。
国家地理杂志
工业技术与信息
智动化
CTimes零组件
科技新报
英语岛

几百万人大规模迁徙 只为寻找一处理想家园

2019-08-12 14:36国家地理杂志

埃塞俄比亚,2013年追随先人的脚步 #保罗.萨洛培克(左)和他的向导阿米德. ...
埃塞俄比亚,2013年追随先人的脚步 #保罗.萨洛培克(左)和他的向导阿米德. 艾勒玛从赫托波里村展开了全球长征的第二天。体质特征上最早的现代人就是从这里抛下他们所熟悉的非洲地景,开始探索未知的世界。 摄影:约翰. 史坦迈尔 JOHN STANMEYER
分享

自从2013年在非洲展开旅程以来,保罗.萨洛培克已行经16个国家,重溯人类从非洲出发的旅程,记录将流传后代的故事:几百万人的大规模迁徙,只为了寻找一处理想家园。他们当中有数百万人是从一个国家前往另一个国家的国际移民,大多是为了寻找工作机会、改善生活。然而,其它许多人是难民,被迫离开遭战火或环境灾害蹂躏的家园。保罗. 萨洛培克重溯人类从非洲出发的旅程,记录将流传后代的故事:几百万人的大规模迁徙,只为了寻找一处理想家园。

【撰文:保罗. 萨洛培克 PAUL SALOPEK、摄影:约翰. 史坦迈尔 JOHN STANMEYER,非营利组织国家地理学会致力于保护地球资源,参与赞助了这篇报导】

「2013 年冬,我从埃塞俄比亚北部一处名为赫托波里的古老智人化石遗址出发,开始用我的双脚,重溯造就了今日人类的那段旅程:我们在石器时代时第一次对地球展开的殖民。¶我的这场漫长行走,为的是说故事。我沿著这条人类首次探索地球的路线,报导我见闻的事物。打从一开始,我就知道自己不会有一条明确的路线。人类学家认为我们这个物种是在600个世纪之前首度离开非洲,经过一段大致是漫无目标的漫游后,最终抵达南美洲的最南端,我这趟旅行的终点线就在那里。我们曾是居无定所的猎人和采集者,没有书写系统、轮子、驯养的动物和农业。我追寻著这些被遗忘的冒险者,到目前为止已经走了超过1万6000公里。

吉布提,2013年查找讯号 #非洲之角的移民集聚在吉布提市夜幕低垂的克里海滩上...
吉布提,2013年查找讯号 #非洲之角的移民集聚在吉布提市夜幕低垂的克里海滩上。他们将黑市买来的数据卡装进手机,希望能收到来自邻国索马里的手机讯号,好跟他们留在家乡的亲人联系。 摄影:约翰. 史坦迈尔 JOHN STANMEYER
分享

这一天,我正在横越印度。从自由自在探索的「黄金年代」演变到定居的现代,我们的生活变化之钜,已经到了几乎认不出来的程度。

但是,我们真的过著定居生活吗?

根据联合国的估计,全球超过10亿人――也就是每七个人当中就有一个――正在自己的国家境内迁移或跨越国境。数百万人是为了逃离暴力阴影:战争、迫害、犯罪、政治动荡。更多人设法朝家乡外谋求纾解经济困顿的办法。这是一场规模浩大的新出走潮,背后原因包括撕裂了社会安全网的全球化市场体系、因污染物而反常的气候,还有受即时媒体煽动的人类欲念。纯粹就数字来说,这是人类漫长历史上规模最大的一场离散。

约旦,2013年逃离内战 #2011年战事爆发后,逃离叙利亚家乡的难民辗转来到...
约旦,2013年逃离内战 #2011年战事爆发后,逃离叙利亚家乡的难民辗转来到约旦附近,哪里里有工作就往哪里里去──像这些人就在阿卡巴北边的戈维瓦村采西红柿 摄影:约翰. 史坦迈尔 JOHN STANMEYER
分享

我以每天25公里的速度徒步走过世界,不时和这些失根的人交会。

在吉布提,我曾与移民在黯淡的卡车停靠站啜饮茶水。在约旦,我曾在尘土飞扬的联合国难民帐棚内与他们共寝。我接收他们痛苦的故事,也和他们共同欢笑。当然了,我不属于他们――我是占尽优势的步行者。但是,我和他们同样经历过染上痢疾的痛苦,而且多次被他们的宿敌――警察――拘留。

关于这些被放逐的兄弟姐妹,我该说些什么才好?

饥饿、抱负、恐惧、政治抗命――迁徙的原因并不是我想探究的问题。更重要的问题是了解这些旅程如何塑造出另一个人类群体:这群人如今对「家」的概念,也包括一条开放的道路。至于你如何看待他们的到来――展开双臂拥抱或躲在高墙后――也不是我关心的事。因为无论你的反应为何,人类再度兴起的流动性都已经改变了你。

土耳其,2014年困境中的落脚处 #雨云在尼济普一号难民营上方投下阴影。三万多...
土耳其,2014年困境中的落脚处 #雨云在尼济普一号难民营上方投下阴影。三万多名叙利亚难民在土耳其政府援助机构所提供的帐棚中凑合度日。每座帐棚中有一个小厨房、寝具和一台电视。大家共享厕所和淋浴间。 摄影:约翰. 史坦迈尔 JOHN STANMEYER
分享

我遇到的第一批移民是群死人。他们静卧在东非大裂谷的一堆堆石头下面。

世界上最贫穷的人从不同的地方千里迢迢来到埃塞俄比亚的阿法尔三角地带,并丧生于此。这里是地球上最热的沙漠之一。他们走进这片炼狱般的贫瘠之地,是为了前往亚丁湾。那片海湾是离开非洲通往新生活(但不一定是更好生活)的门户:在阿拉伯半岛的城市或枣椰园从事剥削性的低薪工作。埋在那些石头堆底下的迁徙者一定有索马里人,他们是战争难民。另外一些可能是厄立特里亚的逃兵,或是因埃塞俄比亚旱灾而营养不良的奥罗莫人。他们每个人都冀望能悄悄穿越吉布提未标示的国界。后来到来的疲惫不堪的旅人队伍,便草草掩埋他们的尸体。

我们像这样葬身在非洲之角的荒芜小径上有多久了?从人类一开始踏上旅程的时候。毕竟,这条通道也是第一批现代人类在更新世离开非洲时所走的道路。

乌兹别克斯坦,2017年上路寻找工作机会 #开车前往俄罗斯谋生的乌兹别克斯坦男人们停在...
乌兹别克斯坦,2017年上路寻找工作机会 #开车前往俄罗斯谋生的乌兹别克斯坦男人们停在路边。民间尊奉为保护神的「达得- 欧塔」(Da u d -Ota)就葬在附近的墓地中,这几名男子正在向祂祈祷。 摄影:约翰. 史坦迈尔 JOHN STANMEYER
分享

有一天,我撞见一群衣衫褴褛的人,躲在几个大石块投下的小片阴影下。其中大多是来自埃塞俄比亚高地的农民。那些农民说,家乡一年一度的降雨变得非常难以捉摸,待在被骄阳炙裂的田地不离开只会慢慢地饿死。还不如赌他一把,看看能不能穿越阿法尔三角地带,就算永远回不了家。从某方面来说,他们是一群开路先锋,是气候变迁下的新难民。

世界银行最近的一份研究估算出到2050年前,在非洲撒哈拉沙漠以南地区、南亚和拉丁美洲将有超过1亿4000万人因为气候变迁带来的灾难性效应被迫离开家乡。仅仅是在东非的道路上,可能就会挤满上千万的气候难民。埃塞俄比亚的难民数可能会达到150万――15倍于目前每年缓缓徒步穿越阿法尔三角地带前往中东的移民人数。

沿著大裂谷蜗步北行的我,不禁开始思考被迫离开熟悉但开始分崩离析的家乡这件事。阿法尔与伊萨牧民间的地盘争夺战日渐升温,这两个对峙的放牧部族拥有的浅井正在干涸,他们的牧草地正因接踵而来的干旱而缩减。他们可以为了争夺活下去的机会而开枪射杀对方。人类最古老的旅行也是这么开始的。专家说,极端的气候变化和残酷的饥荒很可能驱动了第一批人类从非洲出走。

究竟是多强的力量,能把人推离家园、放弃所爱,把所有财产都塞在口袋里就走入未知?这力量比对死亡的恐惧还要强大。我在阿法尔三角地带意外发现七具曝尸荒郊的死者。这七名男女紧挨在一起,仰面朝天躺著,在深色的熔岩原上已自然地木乃伊化。那里的热气足以将人击垮。沙漠里的小型野狗:胡狼,已叼走了这些旅人的手脚。

在这些不幸的迁徙者中,有一位挤在一座岩棚下。他把鞋子整整齐齐地放在裸露的身躯旁,每只鞋子里塞有一只小心卷好的袜子。他知道:走路的日子结束了.......」。


延伸阅读》

我们都是移民

全球暖化恐加剧欧洲难民危机

更多「10亿人大迁徙」 精彩文章,都在《国家地理》杂志2019年8月号

Follow 科普新知:《国家地理》杂志 官网

跟大家一起讨论科学:《国家地理》杂志 粉丝团

《国家地理》杂志2019年8月号
《国家地理》杂志2019年8月号
分享

国家地理杂志

「国家地理学会」是世界上最大的非营利科学与教育组织之一,成立于1888年,以「增进与普及地理知识」为宗旨,致力于激发大众关爱地球。 《国家地理》杂志是「国家地理学会」所发行的学会会刊,以33种语言发行,订户遍及75国,拥有超过3亿5000万数码阅听者。自创刊以来一直以精采绝伦的摄影,严谨真实的文字,精密准确的地图与生动的插画,将国家地理学会的第一手发现,送到全球读者手中。

热门文章

当时祖母过世...林志玲曝决定嫁AKIRA关键的那一刻

2019-12-02 14:27

狂人没在怕中国 3个筹码让川普敢「提汽油桶玩香港之火」

2019-12-02 09:13

宜兰顶级渡假圣地 享受远离世俗尘嚣的静谧

2019-12-04 11:03

国巨将复制泰硕大行情

2019-12-06 09:54

揭密台积电如何靠AI管工厂?中科战情中心 员工不需第一线守候

2019-12-02 09:20

惨!住房率35%未来会更惨 旅馆歹时机拚加盟给「保证营收」管用吗?

2019-12-06 09:33

是真爱!揭开LV豪砸4900亿并购营运下滑Tiffany的盘算

2019-12-04 12:59

航空幕后窥秘 一只餐盒的3万5千英尺美味挑战

2019-12-06 09:12

商品推荐

赞助广告

商品推荐

留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