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城邦
回本城市首页 时事论坛
市长:胡卜凯  副市长:
加入本城市推荐本城市加入我的最爱订阅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会政治时事【时事论坛】城市/讨论区/
讨论区保卫钓鱼台 字体:
上一个讨论主题 回文章列表 下一个讨论主题
参加「一九七○年代保钓运动文献编印与解读国际论坛」的观察与相关想法 -- 张钧凯
 浏览962|回应0推荐2

胡卜凯
等级: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荐人 (2)

ray35
胡卜凯

/ 张钧凯(台湾大学政治学系学生)

 

    笔者今(2009)年五月二、三日参加新竹清华大学图书馆所举办的「一九七○年代保钓运动文献编印与解读国际论坛」(以下简称「清大保钓论坛」)。这是近年来老保钓们最大型的一次聚首,笔者有幸参加此次论坛,心情相当澎湃激动。作为一个长期观察钓运的学生,参加这场清大保钓论坛,有些想法想与诸前辈分享与请教,又拜读《海峡评论》前(222)期刊出邱立本、姜宇晨与胡祖庶三位先生的大作,更有些心得不吐不快。

    五月二日晚间主办单位播放了张钊维先生制作的纪录片「狂飙的年代─向右走,向左走」,当片中画面带到刘源俊、林孝信分镜轮流合唱「钓鱼台战歌」时,在场的老保钓们也跟著大声合唱,让在场的年轻学子似乎感染了当年钓运的热情与激昂,这是两天议程中令人动容的时刻。 

一、整理编印保钓史料的重要性

    「钓鱼台战歌」曲调并非相当激昂,但歌词与意境相当有力,感染力极强。它除了是七○年代保钓运动的共同记忆外,一九九六保钓运动再起之时,钓鱼台战歌又重新感动了年轻一代,由钟镇涛、巫启贤等数码艺人再次录唱本歌,并发行CD。保钓歌曲并不仅此一首,但唯这首歌能串起数代保钓爱国志士的心,无奈的是,这首歌的作者标示为「威大学生」,应该有更多的史料来找出原作者,并根据老保钓的回忆建构这首歌传唱的原动力,重新赋予这首歌的地位与新生命。此乃保钓运动史料重要性温柔与感性的面向。

    笔者曾向一位当下「著名」「主流」的台湾史学者请益,他认为今日保钓运动的史料与老保钓的各种回忆文章,其目的都是在「争取历史的主导与诠释权」,事实上这位学者是拐著弯批评保钓并不具重要性。除了保钓运动的实际参与者及研究保钓的人士外,很多人至今仍将保钓运动视为「政府支持下的爱国运动」,其中不乏许多知识分子与学者,前总统陈水扁甚至诬指「当年的保钓运动根本就是国民党策划的」,「保护钓鱼台运动是政府发动,是教官带著学生去的」,这番昧著历史良心的谈话,使王晓波教授于《海峡评论》第205期为文〈请勿「白贼」保钓史〉发出正义的反驳。

    暂时放下当年海外保钓的统独或左右之争,保钓运动的重要性与精神,经过时间的淬炼已经证明,保钓运动团结了全世界的中国人,对于外国势力的入侵绝不让步。笔者作为一位七年级(八○后)的大学生,在面对台湾历史发展的脉络时,不免感到有其断裂点,即历史认识的无法连续。日据时代以来,台湾人追求正义的民主、政治、社会运动,一直延续至光复初期,但经五○年代白色恐怖的大扫荡后,六○年代可说是「噤声」的十年,而七○年代中后期有乡土文学论战、中坜事件、美丽岛事件,八○是党外冲撞体制的高潮,而后又有野百合学运,台湾民主发展史似乎在六○年代至七○年代前期形成一片空白。在自我学习的过程中,笔者发现海内外的保钓运动填补了这一块空白,尤其当时台大的保钓运动,更引发往后台大校园内部一连串争取自由民主的运动,甚至率先喊出全面改选中央民代,因此保钓运动在台湾人民反抗史与民主政治发展史上,都应该要有一个重要的地位。

    近年来流行为历史翻案,但保钓运动的重要性至今尚未被重视,亦尚未被「正名」。八○年代党外运动起飞时,本土意识随之高涨,由于保钓运动具有「统运」与「团结中国人」的色彩,因此刻意被忽略,造成历史上的空白。试问,保钓运动在当下年轻人记忆中的空白,难道不是这些所谓的「主流」台湾史学者争取他们所谓的「历史的主导与诠释权」导致的结果吗?保钓的前辈费心留下的这些回忆与史料,确有它们的地位与重要性,由他们来争取「历史的主导与诠释权」亦当之无愧。

    两岸清华大学努力积极的搜集与保存保钓史料,再加上老保钓的无私奉献,终能避免这些珍贵资料最后流落旧书摊或资源回收场。对于保钓运动、两岸关系、统独左右、台湾民主发展等各方面的研究,都有相当高的价值。而由两岸清大共同承担此项任务,更有其重要意义,即保钓运动不分你我,我们都是中国人。 

二、年轻一代应重新认识保钓运动

    清大保钓论坛两天的议程中,以笔者的粗估,三十岁以下的参与者,大概仅占一至一成半左右,不过人数少并非重点,至少这些年轻学子愿花时间认识过去。不过问题在于,在本土化教育大行其道之下,年轻人对于台湾过去的认识却仍相当贫乏。

    五月二日的议程,笔者身旁坐了两位陌生的男同学,当主办单位介绍叶芸芸女士时,其中一位转过头问他同学「叶芸芸」是谁,当他同学轻声答复「是叶荣钟的女儿」后,这位发问者在他的笔记本上写下了「叶『云云』」。笔者并非偷窥旁人的笔记本,只是他写字时的大动作,实在难以不引起旁人的注意,他在议事手册的几乎每位讲者的名字旁,都写了大大的两个字「统派」。加上五月三日议程的观察,笔者发现许多年轻聆听者一旦听到讲者喊出「我们中国」或「中国人要团结」之类的呼声,便会投以悄悄的不屑声,而当听到讲者批评国民党与马英九时,这些人又回以热烈掌声。

    犹记邵玉铭教授演讲,当他提到「台独已经成为历史灰烬」时,旁边的同学轻蔑地说「台独的种子才刚发芽呢!」休息时间,笔者听到一群学生正在讨论「为何讲者都在谈统一?」「我今天原来是想来听台独的。」笔者以为这些学生,对保钓运动的发展没有理解,可说是「来错场子」,难道具有统一色彩的保钓运动,现在无法见容于年轻大学生的耳里吗?

    在讲演结束的「问与答」时间,一位年轻女子举手发言,她的开场白是「我们太小了,对于这两天演讲我们不太懂,也不知谁对谁错,我们不能判断........」笔者以为她的说法太不负责,对我们来说,放眼未来虽然重要,但若没有回顾过去,何以放眼未来。

    20029月,李登辉前总统首次发表「钓鱼台属于日本」之谬论。去(2008)年发生日本船舰撞击我国渔船事件,许多亲日学者亦发表「钓鱼台属于日本」之谰言。台大PTTPTT2电子留言板的热门看板,关于钓鱼台的讨论,竟集中火力力战中共介入,还有许多人花费时间精力找寻资料来证明「钓鱼台属于日本」。

    若不能重新认识保钓运动,年轻一代的脑海里可能忘记了「中国人」这个词,或者将之视为「外国人」。若不能重新认识钓鱼台问题,「钓鱼台属于日本」谎言也可能成真。

三、「钓鱼台已经实质沦陷了」

    清大保钓论坛五月三日的议程,邱立本先生发表了「侨生是台湾保钓的先锋」。他上台第一句话即说「钓鱼台已经实质沦陷了」,这实在是一个沉痛但又不得不面对的真相。自1970年美国决定将钓鱼台私相授受交与日本,而海外保钓运动开始萌芽之后,政府除了发表几次「严正声明」外,民间一直才是保钓的主力。

    清大保钓论坛第二天议程结束后,笔者与老保钓胡卜凯前辈联系,希望有机会在隔天这个特别意义的日子(五四运动九十周年),随同中华保钓协会一同出海保钓。遗憾的是,不久接到胡卜凯前辈的电话,确定无法出海。根据中华保钓协会在五月七日发出的声明稿,「国安会苏起秘书长及杨永明咨询委员曾多次劝阻,海巡署、渔业署等管辖单位以及瑞芳渔会等更出面恐吓本会所雇全家福号渔船之船长游明川先生。他们甚至以吊销执照等行政处分为威胁,以致游先生为维护全家生计,不得不取消与本会会员出海的计画。」「国安会苏秘书长及杨咨询委员于四月下旬,先后分别约见本会理事长刘源俊、常务理事林孝信、胡卜凯、执行长黄锡麟等人,以维护台、日关系,区域安全等为由,力劝本会取消此次活动。」[1][1]

    在了解无法出海的缘由后,确实让人气结。中研院院士、老保钓、1971年安娜堡国是大会主席项武忠教授,在清大保钓论坛上,直言马英九「太糟糕了」。五月五日,项武忠教授也参加了中华保钓协会在总统府前的抗议。而在台湾无法出海保钓之时,香港保钓行动委员会计画于五月二日搭乘「钓鱼台二号」前往钓鱼台海域宣誓主权,却也糟到香港政府禁止出海。无怪乎项武忠教授要批评两岸政府。

    邱立本先生在清大保钓论坛起草发起「2009保钓共识」,《海峡评论》前(222)期邱立本先生再度呼吁我们必须监督两岸当局,由两岸政府出面扞卫钓鱼台的领土与领海,毕竟维护领土主权完整是政府的不可推卸的责任。

    「劝阻」此次中华保钓协会出海的国安会杨永明咨询委员(时为台大政治系副教授),曾在2003927日由东吴大学主办的「第二届钓鱼台列屿问题学术研讨会」(国际法圆桌讨论会)上表示,他主张以韩国解决独岛问题的模式来解决钓鱼台问题,方式有三:实际占领、军队占领、海巡署于钓鱼台驻警。[2][2]时任台北市长与中国国际法学会理事长的马英九总统, 在这场研讨会中发表了「钓鱼台问题简析」专题演讲,其间他以参加保钓运动(并曾被列入黑名单)为荣,且感叹「宰相有权能割地,孤臣无力可回天」。[3][3]如今马英九与杨永明均已位高权重,已不再是「孤臣」,竟仍「无力可回天」,保钓之路仍面对著险恶的政治风浪,难以前进。

四、保钓!继续保钓!

    清大保钓论坛第二天议程,谈论到保钓精神如何实践于社会,诸如杨贵平与滋根基金会、李黎与树华教育基金会、林孝信与社区大学、王惠珀与医药管理等。许多青年在最后的「综合座谈」,呼吁将保钓精神转入「公共卫生」与「社区营造」等社会力。当年台湾保钓运动,在政治力的压制下,转而从事社会运动,例如关心矿灾、乌脚病等问题,形成台大学生关心社会议题的传统(如八○年代台大「自由之爱」学生组成「台大学生杜邦事件调查团」)。保钓精神在社会力上的发展,应该可以加深加广,但决不能忘记「保钓」的初衷──「保卫钓鱼台」。

    旅德老保钓胡祖庶先生,在参加完清大保钓论坛后,将心得写成〈保钓的解读〉,刊于《海峡评论》前(222)期。文中观察细微,见解精辟。清大保钓论坛中,有位女士发言,主张保护钓鱼台的自然资源,笔者对于其结论印象深刻:「不要再保钓了!」胡祖庶前辈在〈保钓的解读〉一文中赞同这位女士的观点,笔者不能认同。我们不能忘记当初保钓运动爆发的导火线,乃1968年联合国在钓鱼台海域发现油田,而日本觊觎此资源,故于1970812日片面主张钓鱼台主权,于是引发爱国青年学子之不满。若以保护资源为由,放弃保卫钓鱼台,试问待日本窃去钓鱼台后,难道不会破坏当地自然环境与资源吗?难道我国人不懂保护当地自然环境与资源之理吗?况且钓鱼台固为我国疆域,殊有不争之理? 

五、保钓运动研究,台大责无旁贷

    近年关于保钓运动之研究,以东吴大学最为积极。老保钓刘源俊教授担任东吴大学校长之时,于1997年举办「第一届钓鱼台列屿问题学术研讨会」,会后出版《钓鱼台列屿之法律地位论文集》;又于2003年举办「第二届钓鱼台列屿问题学术研讨会」,会后出版《钓鱼台列屿之历史发展与法律地位论文集》。

    在保钓运动史料的收藏方面,则必须归功于两岸的清华大学图书馆,不辞辛劳保存珍贵记录,并开始口述历史之访谈。而大陆的台湾同学会,基于抢救保钓运动史料的急迫性,于保钓运动卅周年编辑《春雷声声》文献选辑;又于保钓运动卅五周年编辑《春雷之后》文献选辑三大册,二书均由台湾人间出版社出版。许多老保钓亦着手写作保钓运动的回忆,例如胡卜凯先生于2002年曾作〈保卫钓鱼台〉回忆文章,[4][4]王晓波教授出版《尚未完成的历史》(台北海峡学术出版社),郑鸿生先生亦出版《青春之歌》(台北联经出版公司)。民间研究保钓运动更方兴未艾,令人瞩目的便是大陆主修石油地质的学生姜宇晨独力写作卅万余字的〈春雷怒吼钓鱼岛──1970年代中国留美学生保钓运动述评〉。

    当年海外保钓运动的参与者,多为台湾大学的毕业生。1971412日,台大香港德明校友会贴出了第一张保钓海报,开响了台大保钓运动的第一枪;隔日,台大大学论坛社在今哲学系馆(时为农经系馆)挂上大幅标语「中国的土地可以征服,不可以断送。中国的人民可以杀戮,不可以低头。」随后台湾各大学响应了保钓运动。而台大校园内的保钓运动之后转换为学生民主抗争,并爆发1974年的台大哲学系事件。台湾大学可说是台湾保钓运动重要的基地,也是由保钓运动开启的社会政治运动的重要发源地。虽然哲学系事件已经正式列入台大校史,但台湾大学对于保钓运动的研究与史料收藏却是漫不经心,未曾举办大型的研讨会,亦未积极收藏保存相关史料,令人摇头。明(2010)年就是保钓运动四十周年,笔者呼吁台湾大学重视自己与保钓运动之间的重要关联,并积极筹备相关的研讨会、展览、纪念等活动,努力争取「历史的主导与诠释权」。 

结语

    《春雷声声》的主编龚忠武先生,在清大保钓论坛上表示,目前已开始进行《春雷声声》的修订,将要出版《春雷声声新编》,令人相当期待。而《春雷之后》仅收录一九七八年之前的文献,希望记录保钓运动余波(1978今)的《春雷回响》能早日整理完成,并出版公诸于世。清华大学长期、持续地搜集保钓运动史料,更是令人为之振奋,对保钓运动的研究者来说,定是一大福音。

    笔者必须强调对于过去的历史,我们不应说我们太小、我们不懂、我们不能判断,对年轻人而言,如何放眼未来,前提是要「回顾过去」。保钓运动有政治面与社会面,作为一个年轻人,不只要继续其社会面,更不要畏惧其政治面。老保钓是典范,但不应只是典范。我们要继续的也不只是保钓的精神,更要继续保钓的行动力,这样才是完整新一代的保钓。钓鱼台不必争论属于两岸的哪里一边,因为钓鱼台是中国人民的。 

附:〈二○○九保钓共识〉

我们不能做怀旧的巨人、当下与未来的侏儒。保钓不是形容词,而是动词。

我们强烈要求,在保钓三十九年后,两岸政府当局必须立刻行动起来,确保钓鱼台水域不被日本军事控制,确保中国人有权利登上钓鱼岛。保钓不能只靠老百姓,而是要靠两岸的公权力。


1. http://city.udn.com/2976/3421984?

tpno=0&cate_no=77044

2. 黄兆强主编,《钓鱼台列屿之历史发展与法律地位》(2004,台北:东吴大学),〈附录二:圆桌讨论会一  国际法圆桌讨论会〉「杨永明发言记录」,页466-470

3. 黄兆强,前揭书,〈钓鱼台问题简析第二届钓鱼台列屿问题学术研讨会马英九专题演讲〉,页3-15

4.http://city.udn.com/2976/2836545?tpno=1&cate_no=77044



本文于 修改第 6 次
回应 回应给此人 推荐文章 打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网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2976&aid=34812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