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克拉科夫老城中央集市广场纺织会馆与市政厅钟楼-28
2019/12/10 05:31
浏览742
回响0
推荐17
引用0

克拉科夫中央集市广场上的纺织会馆,是一座文艺复兴的建筑,也是克拉科夫最显著的地标之一。不同于圣母圣殿外在的尖锐,它宽广的身躯柔顺平凡许多;白色和米色交错的外观,自带一份优雅和娴静。它曾经是国际贸易的主要中心,客商在这里会见,洽谈业务和易货贸易。纺织会馆(Sukiennice)是16世纪文艺复兴式的建筑,古时候是主要市民交易买卖的所在地,现在则是贩卖纪念品的商舖点,这里有数不清的波兰特色手工制品、琥珀、蓝瓷和波兰民族服饰在此出售。

 原来在16世纪的一场大火,烧毁了当时广场中央的商舖,才修建起了这座文艺复兴风格的黄色建筑,作为新的纺织品交易场所。现在当然早已看不到古老的纺织品交易,但是替代而起的是各色琳琅满目的旅游工艺品;逛过广场走进纺织会馆,这个曾经的纺织品交易所一楼是游人如织,二楼则早已摇身一变成为国家博物馆,收藏著1819世纪画家的作品。特别是旅游旺季的时候,这里人声鼎沸,人们为了能讨价还价买到心仪商品,用各式各样的外语和肢体语言与老板交流。

 其实,在欧洲文艺复兴时期之前,波兰的克拉科夫,已经是欧洲最壮丽的城市之一。当时,纺织会馆就已经是国际贸易的主要中心,特别是14世纪时的商人们,在这里经营各种纺织与呢绒制品,并在这宽敞美丽的广场上,建起手工织品的交易厅,并取名为「纺织会馆」。特别到了15世纪的黄金时代,纺织会馆又成为来自东方的各种外来货物的进口来源香料、丝绸、皮革和蜡;而克拉科夫本身出口的纺织、铅和来自维利奇卡盐矿的盐,亦都汇聚于此。

 但是,它的繁荣没有持续下去,到了18世纪末,导致瓜分波兰的战争和政治,加快了克拉科夫的衰落,纺织会馆荣景亦不复以往。直到1870年,在奥匈帝国统治下,纺织会馆才又进行了修复。虽然克拉科夫大部分古老的市中心衰败了;然而,加利西亚和洛多梅里亚王国政治命运的改变,带来了该市的复兴。新成立的立法大会(Sejm),纺织会馆的成功修复,是这一时期最值得骄傲的成就之一。

 所谓加利西亚及洛多梅里亚王国,是在1772年成立。王国领土包括了今天波兰的南部和乌克兰的西部,奥地利皇帝兼任该国的国王;克拉科夫大公国、奥斯维辛和扎托尔公国也包含在该王国内。1918年随著奥匈帝国的解体,王国被西乌克兰人民共和国继任;在1920年被波兰吞并,1939年苏联趁二战占领了大部分加利西亚地区,并并入了乌克兰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1941年,苏德战争爆发后,加利西亚地区又被德国占领军划入波兰总督区内;二战后,再被并入乌克兰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一部分并入波兰人民共和国。

 数百年来,纺织会馆曾招待过无数的嘉宾,目前仍用于款待各国君主和知名人士。例如2002年,此处曾招待查尔斯王子和日本明仁天皇。在纺织会馆曾举行过的舞会中,最著名的是1809年约泽夫·波尼亚托夫斯基亲王,从奥地利帝国手中解放该市后。除了宏伟的历史和巨大的文化价值外,纺织会馆至今还是繁华的商业中心,虽然出售的物品与以前已经完全的不同主要是游客纪念品,但价格并不亲民;而且延续了欧洲一路逛过来的感觉:为什么这里的纪念品都那么难看。

 其实,类似的纺织会馆也存在于其它欧洲城市,例如比利时伊佩尔纺织会馆、德国布伦瑞克和英国利兹第一白布馆(1st White Cloth Hall);但是克拉科夫的纺织会馆最为著名,保存也最完好。从纺织会馆出来,看到许多背包族手上拿著一个老长的夹心面包,上面柔滑的芝士份外迷人,香飘飘的味道吸引著不少人去搜罗这家店铺。这种小吃叫Zapiekanka,有人叫它波兰披萨,其实就是波兰版的美味烤饼。配料自选,放进烤箱稍微烘烤,挤上西红柿酱或者蛋黄酱等就大功告成了。

 纺织会馆右侧,就是克拉科夫市政厅钟楼,市政厅与钟楼原坐落在广场的西边,穿过纺织会馆的中央大厅,就可以看到市政厅钟楼。市政厅钟楼(波兰语:Wieża ratuszowa w Krakowie)是1820年因开辟广场,而拆除的老市政厅唯一保留下来的部分;有就是说,原来纺织会馆东面,钟楼北面这片空旷的区域,原来就是克拉科夫的市政厅。钟楼的地下室,曾经是带有中世纪刑场的监狱。

 市政厅钟楼现在是克拉科夫历史博物馆的一个分馆。这座宏伟的哥德式钟楼,建于13世纪末,用石头和砖砌筑而成,高70公尺,倾斜55公分,是1703年风暴的结果。钟楼顶层的观察平台对游客开放。位于市政厅钟楼旁边的一个钟空头形雕塑,波兰藉雕塑家米托拉吉(Igor Mitoraj)的作品Eros Bendato」(1999年青铜雕塑),重约两吨。米托拉吉在70年代旅居墨西哥,曾经在巴黎及纽约举办过展览。他的作品具有考古学古老且梦幻般的元素,追求过往的古典情怀。

 说实在的,一天的克拉科夫老城之旅,最大感触就是克拉科夫的建筑真是有点破败,但又保留著古典的气质,或许这就是老城之所以名为「老城」,并吸引四方游客前来的原因吧!克拉科夫的历史也太过沉重,一如波兰的历史,沉重的压在心头难释;但在复国70年之后,看着当下的波兰,又是如此年轻活泼,真应了那句「历史可以原谅,但不能遗忘」。大步向前,终究已是70年前的往事了。

 来到克拉科夫,就象是终于来到了几十年来向往的旧欧洲,也算是了了多年来的一个夙愿;但现实毕竟不会完美,而是掺杂了一些混乱。不过克拉科夫的混乱,显然是活力与新生的褒义词。克拉科夫是一个令人震撼的城市,这种震撼来自于视觉,来自于感悟,更来自于心灵;这种震撼在其它城市是无法替代的,而且这种震撼,将一直留在内心深处......,这才是我想看到经过雕琢的中古欧洲啊!

有谁推荐more
发表回响

会员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