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10/11华沙克拉科夫郊区大街-哥白尼塑像与嵌藏萧邦心脏的圣十字教堂-9
2019/11/17 15:30
浏览633
回响0
推荐19
引用0

在华沙二晚住的是诺富特(Novotel)酒店,诺富特是一个国际连锁酒店品牌,在六十多个国家和地区有近400家酒店和度假村,大部分坐落在城市和商业区或名胜风景区附近。台湾也有一个,就是台北诺富特华航桃园机场饭店。不过以个人的比较,诺富特华航桃园机场饭店的餐厅与住宿环境,要比我们此次在华沙机场旁的诺富特酒店要好得多。不过,能在这样的酒店住二晚,已觉得很满足了。

 今日一天都是华沙城市之旅,最主要是克拉科夫郊区街与老城区,行程非常的松散;主要是让旅人们有足够的时间,享受华沙这个城市的氛围。所已,今日早上难得九点钟才出发,年轻人兴奋得吹口哨,半数六十岁以上「老人」们眉头紧了紧,但没人表示意见。出发之后,约20分钟车程,前往克拉科夫郊区街(波兰语:Krakowskie Przedmieście),是华沙最著名的街道之一;不过,在卢布林等其它一些波兰城市,也有「克拉科夫郊区街」,有点类似台湾的广州街、天津街等。

 克拉科夫郊区街是华沙皇家之路的最北端,连接华沙老城(Starówka)和皇家城堡;克拉科夫郊区街沿著皇家之路向南延伸,就是新世界街(ulica Nowy Świat)。其实,这条街就在华沙市中心,并不在什么郊区;起这样一个名字,是因为从这条街一直往南,就可以通往波兰原来的旧都-克拉科夫。若沿著克拉科夫郊区街向北走,一路上会经过哥白尼纪念碑、圣十字教堂、华沙大学、波兰总统府、亚当·密茨凯维奇纪念碑等,最终到达老城区的入口-皇家城堡与广场。

 克拉科夫郊区街开辟于15世纪,是一条贸易线路;也是华沙最古老的大道之一,是皇家之路的第一部分。皇家之路连接皇家城堡与南部边缘的17世纪Wilanów Palace;即使外来旅人不知道这条街叫什么名字,来华沙也一定会从这里路过。沿路有很多历史人物的雕像,首先看到的是哥白尼的塑像;这里也是克拉科夫郊区街与新世界街的衔接处,哥白尼塑像背后依托的建筑物,就是波兰的科学院。

 波兰科学院成立于1952年,其下设5个学部:人文与社会科学学部,生物与农业科学学部,数学、物理、化学与地学学部,工程科学学部以及医学学部。波兰科学院院士称号是波兰国家的最高终身学术荣誉。院士由现有院士提名,并由全体院士选举产生,波兰国内院士总数不超过350名。最近,大陆华南理工大学教授孙大文,以最高票数当选为波兰科学院外籍院士;这是孙大文院士继欧洲人文和自然科学院院士,爱尔兰皇家科学院院士后,第五个院士头衔。

 在波兰科学院前面的广场上,是尼古拉.哥白尼手持指南针和地球仪的塑像。1830年,华沙科学院前竖立起哥白尼的纪念塑像。在揭幕典礼上,波兰著名诗人尤里安·乌尔辛·涅姆柴维基致词说:「这个喜庆的日子终于来临了!哥白尼曾以半个世纪的工夫凝眸注视太阳,今天太阳终于把祂仁慈的光芒倾注在他的身上……。」是的,强烈的阳光,也照射在塑像下的旅人们;逆光下这尊塑像,不能清晰拍摄下来,有点遗憾。这尊铜像在1939年时被入侵的纳粹捣毁,但战后又重建起来。

 就是这里,这条连接纵贯华沙城南北的主街与老城皇宫广场的克拉科夫郊区街,就是今日开始游览华沙的起点。因为,跟著旅游小册子开始在华沙城市观光与寻找有关萧邦的印迹,这条街是最佳的起点;因为华沙绝大部分的景点和萧邦有关的地点,都分布在这条街的两侧。例如,由科学院沿著克拉科夫郊区街往北行,也就二、三分钟路程,左边就可以看到一栋突出的教堂,就是圣十字大教堂。

 圣十字大教堂的命运,与华沙这座城市乃至整个波兰民族的命运紧密相连。只有深刻地了解这座城市和这个民族的历史,才会知道在大教堂里人们心中的默默祈祷。始建于公元16791696年的圣十字大教堂,在二战中未能幸免,但祂的被毁,却如同那些为保卫家园、保卫和平而牺牲的斗士们一样,也是一番光荣的牺牲。1944年波兰军民以这座教堂为堡垒,举行英勇的反纳粹起义,战斗持续14天,勇士们将鲜血洒在十字架下,为自由和平花朵的开放把生命献在了祭坛上。

 这座著名的教堂也因而同时牺牲,成为战死者不屈的灵堂。现在的圣十字大教堂,是战争硝烟散去后,1946年重建的巴洛克式建筑。在克拉科夫郊区街,圣十字教堂是一个非常显眼的存在;它的两座钟楼,即便是走了很远也能清楚地看到。作为华沙最古老和最大的巴洛克式天主教堂,萧邦的妹妹伊莎贝拉和艾米莉亚,都是在这里接受洗礼的,似乎萧邦一家的许多重要时刻,都与这里息息相关。

 圣十字教堂的内饰谈不上让人惊艳,不过进入里面的人,大多是为了那根藏有萧邦心脏的石柱。萧邦生于波兰,曾经在华沙国家高等音乐学校学习音乐七年;华沙起义失败后被迫离开祖国,定居巴黎。只是他不曾想到1830年的离开,竟然成为了永别,从此之后再未有机会踏足波兰的土地。1849年萧邦去世后,曾交代将遗体运回波兰,却因为当时的政治环境无法如愿,结果被葬在巴黎的拉雪兹公墓。直到他去世96年之后,他的心脏才被嵌入了圣十字教堂的一根支柱中。

 萧邦的心脏,安葬在教堂左侧第二根廊柱中;洁白的廊柱上镌刻著纪念碑文:「这里安放著萧邦的心脏」,两侧浮雕著可爱的小天使,上方则是他忧郁的雕像;柱子上则刻有圣经马太福音621节:「因为你的财宝在哪里里,你的心也在哪里里」。萧邦将自己的心脏安葬在这里,除了表示他回到了自己的祖国,还寓意著他永远在为波兰祈祷。由于教堂内部多了份肃穆与庄严,每一位路过嵌有萧邦心脏的那根支柱时,都会停下来瞻仰片刻,向这位伟大的音乐家致敬与深沉的哀思。

 而波兰人对萧邦,也是以国宝的心境来保护;话说在二战期间,德军轰炸华沙前,华沙市民提前从支柱中取出萧邦的心脏,并予以保护起来。二战结束后,圣十字教堂重建,人们又把萧邦的心脏放了回去,成为整座城市的灵魂。与此同时,萧邦在波兰的故人,从波兰带去一罐沙土,洒在拉雪兹公墓中萧邦的墓碑之上;象征著萧邦从此长眠于故土之下,每次想到这段情节,内心就觉得无限哀伤。

 其实,圣十字教堂除了突出的钟楼外,规模并不宏大;祂的名气,终就还是波兰伟大音乐家萧邦的心脏,长存在教堂十二根立柱之一中所致,也让圣十字教堂在观光指数上,超过老城主教座堂的主因。当然,波兰另一位名人-圣若望保禄二世,也组成这教堂很重要的一部份。教堂每天都有鲜花在供养,虽然个人和音乐有很遥远的距离,但还是心心念念的前去瞻仰;走进教堂时,正好有弥撒在进行,静心坐着,感受气氛。最终只是远远拍张内景就走了,不想打扰到虔诚的信徒们

 克拉科夫郊区街很长,单独快步走也需要一个小时左右,所以行人徒步道旁,有很多凉椅供旅人们休息;大理石制作的凉椅上,通常会有路线碑指示简图,可以显示现在所在大街的位置,以及沿途重要的观光景点。还有一个红色按钮按下去的话,就会有一首萧邦的乐曲响起,给旅人们最大的心灵慰籍。我对音乐无感,但也还是按了首名曲来倾听,乐曲很熟悉,但说不出曲名。

 稍事休息后继续前行,是一栋白色的三层楼房,就是「萧邦故居」;其实只是萧邦一家曾住过的房子,属于华沙大学的一部分。萧邦有「钢琴诗人」的美誉,父亲是法国人,侨居波兰多年,母亲是波兰人,很爱唱歌。萧邦一直把波兰视为自己的祖国,波兰人也把萧邦当作他们的民族伟人来崇拜。在十九世纪,华沙的一份报章刊登了一句话:「上帝把莫札特赐给了德国人,却把萧邦赐给了波兰人。」

 萧邦从4岁开始弹钢琴,8岁时首次华沙在公开演奏,12岁 时,他已成为闻名波兰的小钢琴家了。人们惊异于他的才华,把他称为 「第二位莫札特」。当时华沙音乐院院长兼作曲家艾尔斯纳(Joseph Elsner)预言萧邦将来一定成为一个伟大的民族艺术家,留名于波兰的文化史册上。艾尔斯纳把萧邦收作自已的学生,教他音乐理论和作曲。后来,萧邦中学毕业后就进入了华沙音乐学院,继续学习音乐。萧邦14岁便出版了钢琴四手联弹轮旋曲, 19岁时萧邦已名满欧洲了。

 萧邦是位深受老师艾尔斯纳影响的爱国主义者,当时波兰饱受俄、奥、普等国家的侵略。1830年,萧邦20岁,萧邦的父亲决定让萧邦出国举行旅行演出,萧邦带著他的朋友们送给他一只盛满波兰泥土的银杯,离开华沙去了维也纳。萧邦离开后只一个星期,就听到华沙起义的消息,革命风暴迅速展开。在旅行演奏途中,萧邦以他的音乐来诉说他对波兰的怀念和对祖国革命前途的忧虑。第二年7月,萧邦返回波兰途中,却得到起义失败、华沙沦陷的消息。从此,萧邦拒绝到俄国演奏,也没有再回到波兰,但他的作品里,却充满了对祖国的怀念。

 

有谁推荐more
发表回响

会员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