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雅典卫城(Acropolis of Athens)之厄瑞克忒翁神庙与女像柱-31
2019/10/07 06:33
浏览459
回响0
推荐10
引用0

在雅典卫城,人人都知道有做帕德嫩神庙,野是到希腊必游的景点;但是大部分观光客都不知道,雅典卫城内还有另一座神庙-厄瑞克忒翁神庙。这座神庙也是古希腊建筑的杰出代表,也是古雅典最为重要的神庙之一,只是声名被帕德嫩神庙掩盖。神庙位于雅典卫城北侧,建于公元前421年至公元前406年,采用的是爱奥尼亚柱式。神庙是为供奉雅典娜、波塞冬和传说中雅典国王厄瑞克透斯而建。

今天所看到的神庙设计者是穆内西克莱斯,神庙得名于传说中古希腊英雄厄里克托尼俄斯的名字。这栋建筑物的雕刻师和石匠是一个名叫菲狄亚斯的人,伯里克利曾雇佣他设计和建造了厄瑞克忒翁和帕德嫩这两座神庙。还有一些猜测就是神庙是为传说中的厄瑞克透斯国王而建,据说他埋葬的地方就在神庙不远处。厄瑞克透斯在荷马的叙事史诗《伊利亚特》中被提及,他是一位伟大的君王,在古风时期统治著雅典,并且厄瑞克透斯和英雄厄里克托尼俄斯经常被融合为一人。

神庙曾经作为存放圣物的仓库,作为存储功能来使用是从旧雅典娜神庙那里继承过来的。在拜占庭时期,在厄瑞克忒翁神庙内建造了一座基督教堂,直到十七世纪神庙一直都较好的保存了下来,1687年,威尼斯军队围攻了雅典,同时也给厄瑞克忒翁神庙造成了巨大的损毁。希腊独立战争之后,从建筑物上落下的碎片都被放回到原来的位置;但是无论如何,这座伟大建筑剩下的只是一堆废墟。

女像柱也可称之为女人像柱,是一种作为女性形象雕塑的建筑支撑结构,用来取代圆柱或是顶梁柱的建筑地位,并且乘载著盖压在她(女像柱)头上的柱顶。在希腊文的专门术语中的karyatides,它字面上的意思英译为:「maidens of Karyai」;中译为:「卡里埃的少女(卡里埃即今日的卡耶〔Karyes〕)」,乃一座伯罗奔尼撒的古镇。卡里埃拥有一座大名鼎鼎且专门供奉以阿耳忒弥斯女神祂的阿耳忒弥斯·卡律阿提斯(Artemis Karyatis or Artemis Caryatis)神态的神庙:「 就像卡律阿提斯一样她开心的在卡里埃坚果树村的跳舞,那些卡里埃的少女们,在他们欣喜若狂的圆舞中戴在她们头上放置芦苇的篮子,彷佛她们正象是跳著舞的植物般。」

女像柱该原文的术语─Καρυάτις─其目前起源尚不清楚。这一希腊字汇首先由罗马建筑师维特鲁威以拉丁语形态caryatides所记录的;其后辗转进入英文转变成为了Caryatid这样的写法。维特鲁威在他于公元前一世纪的作品《建筑十书》(第一卷·第一章·第五节)中就陈述说厄瑞克忒翁神庙的女性形像柱子代表了卡里埃女性的惩罚,这是一座于拉科尼亚境内靠近斯巴达的一个小镇。

这些女孩会被遭受到惩处缘故是在波希战争之中,这座小镇与波斯站在同一阵线而背叛雅典,其后他们被判处以奴隶制。然而,维特鲁威的解释是值得让人怀疑的;因为更早在希腊与波斯之间战争的年代以前,女性形象被用来当作装饰支撑物就已经出现在希腊古代近东地区了。无论起源的原因是甚么,女像柱与奴隶制的联系仍然存在,并且很普遍的出现在文艺复兴时期的艺术之中。

古代的卡里埃(意思为「核桃树」)据称是六座相邻的村庄之一,它们联合起来形成了斯巴达的原始城镇,还有墨涅拉俄斯的王后,即特洛伊海伦的故乡。来自卡里埃的女孩被认为是特别的漂亮、身材高窕、健壮,并且能够为其丈夫生出强壮的孩子。在她(卡里埃少女)头上维持著一个篮子造型的女像柱被称之为canephora(「负篮者」),其代表携带著在女神雅典娜与阿耳忒弥斯的节日上所使用神圣物品的贞女之一。厄瑞克忒翁神庙的女像柱,在一座献给古老的雅典国王圣陵之中,因此可能代表在卡里埃境内阿耳忒弥斯的女祭司,一个以「坚果树姐妹情谊」命名的地方─显然地是在迈锡尼时代,好比其它复数形态名称的女性地名一样,象是海莱或者雅典本身。

在后来的女像柱其男性对应物被称为男像柱(英文写法为telamon,复数型态是telamones)或是阿特拉斯柱壁(英文写法为atlas,复数型态是atlantes)─这个名字指的是擎天神阿特拉斯的传说,祂将天球扛在自己的肩上。这样的人物艺术造型的支撑柱,被用在规模庞大且不朽的神圣建筑上,特别是在古代位于西西里岛上阿格里真托的奥林匹亚宙斯神庙,即可见到如此的装饰艺术。

一些最早期已知的典范是在德尔菲的宝库中所发现到的,其年代可以追溯到公元前六世纪,但是他们以女性的形象作为支撑的例子,可以追溯到更为久远的年代,由宗教仪式用的水塘、到出自腓尼基的象牙镜柄,以及出自希腊古风时代的人物装饰。最著名并且最多数所仿效的典范,是那些座落在雅典卫城上厄瑞克忒翁神庙女像柱门廊的六尊少女像。这些原来的六尊少女像的其中之一,在十九世纪初被额尔金伯爵给移走了,今日被安置在伦敦大英博物馆珍藏。而雅典卫城博物馆则保有其它五尊少女像,其神庙现址则由仿制品所替代著。

在雅典的五尊少女像原物今日则被安置在新卫城博物馆陈列展出,在一个特殊的楼厅(balcony)上,其允许游客从四面八方参观这五尊少女像。有关于被搬移到伦敦的女像柱基座仍然是空的。从 2011年到2015年,他们采用特制的雷射光束清洁,其在除去了积累多年的煤灰与尘垢下,而做到了不伤害大理石的光泽面。在适当的位置上,每尊女像柱都有被清洁干净,与其同时电视台巡回转播有对博物馆的游客进行著现场直播节目。

虽然各尊女像柱在高度和构造的比例是相同的,并且都拥有类似的穿著与整理过的头发,但这六尊女像柱还是有著不一样的特征:她们的脸孔、姿态、垂褶,以及头发是分开雕刻的;位在左侧的三尊她们是采取右脚站立著,而位在右侧的三尊则是采取左脚站立著。她们体积庞大丰厚,错综复杂编排的发式是对颈部提供静态支撑的关键目的,否则它将是最薄并且是在结构上最脆弱的部分。

后代的罗马人还仿制了厄瑞克忒翁神庙的女像柱,其仿制品竖立在罗马境内的奥古斯都论坛和万神庙的建筑结构中,以及位在蒂沃利的哈德良别墅也有竖立著。而罗马的另一个范例,是在亚壁古道所发现的,乃是英国人汤利所收藏的女像柱。

在近代早期的时候,将女像柱融入建筑立面的做法得以恢复,并且在室内设计中他们开始于壁炉的设计中采用,其在壁炉采用类似于女像柱造型的设计,这不是古代建筑中的特色,而且也没有先例提供。近代早期这种室内设计的范例是在威尼斯总督宫内的约尔大厅(Sala della Jole)巨大壁炉之侧柱上雕刻了赫克力斯和伊俄勒(Iole)的人物像,其建造年代大约是在1450年。在接下来的世纪中,雅各布·桑索维诺,雕塑家和建筑师二种专业人士,在帕多瓦附近的加佐尼别墅/加尔佐尼庄园(Villa Garzoni),室内即有雕刻了一对支撑著大理石壁炉架搁板的女性人物形像柱子。

直到1615年还没有建筑师提到过该建筑设置,当帕拉底欧的弟子文森诺·斯卡莫齐在他的《通用建筑的理念》(Idea della archittura universale)一书中,即有包含一个对壁炉架有著专门论述的章节。他认为,这些在王子和重要人物的宫殿房间、公寓住宅内,对于有与女像柱配置在一起的壁炉架其拥护者来说,规模可能会相当的雄伟堂皇,譬如他所举例说明一个女像柱的例子,以及他在候客厅(Sala dellAnticollegio)之中所安置的类似女像柱,这也都是属于在总督宫中内的设置。

在十六世纪时,由塞巴斯蒂亚诺·塞利奥在他关于建筑上的专著提供的雕刻范例,女像柱成为了由枫丹白露画派以及在安特卫普的雕刻设计师所表现在北方矫饰主义装饰专门词汇中的一部分。在十七世纪初,女像柱装饰在室内设计的范例,则出现在英格兰境内的詹姆斯室内设计风格(Jacobean interiors);而在苏格兰境内于马赫尔斯城堡里面大堂壁炉上的饰架,仍然保存著早期的典范。

而女像柱在十八世纪的时候仍然是日耳曼地区(今日德国)巴洛克艺术术语的一部分,并且由新古典主义的建筑师和设计师以更加拘谨和「希腊式」的样式给重新塑造出来,譬如在圣潘克拉斯新教堂门廊所装置的四尊赤陶女像柱,这座教堂位于伦敦(1822年竣工)。

1893年由芝加哥科学与工业博物馆所提供的艺术宫场馆,许多尊女像柱即在其立面陈列著。在设计艺术中,以烛台或是桌子支撑的形式,其采用由布覆盖著身体之人物姿态,支撑著一个长满的茛苕叶篮造型柱头,已是新古典主义装饰艺术常见的一种制式化风格展现。位在萨拉索塔的约翰与及梅波·瑞霖艺术博物馆,在其东立面上有女像柱作为主题。

在1905年美国雕塑家奥古斯塔斯·圣·高登斯,为在纽约水牛城境内的奥尔布赖特·诺克斯艺术馆创作了一个女像柱门廊,其中八尊女像柱里的四尊(另外的四尊仅有手持花环而已)分别代表了一种不同的艺术形式,象是:建筑、绘画、雕塑,以及音乐。奥古斯特·罗丹在1881年的雕塑《负载著她肩上石头的堕落女像柱》(Fallen Caryatid Carrying her Stone,他不朽的作品─《地狱之门》其中一个部分),呈现出一尊跌坐的女像柱。

罗伯特·海莱因在他的科幻小说《异乡异客》有著这一段描述:「现在我们有另一个情感的象征…近三千年或更长时间,建筑师所设计的同建筑物一起的柱子形如女性人物…经过这几个世纪后,其被罗丹认为这工作是对女孩而言是太沉重了…此处这尊可怜的小女像柱她尝试过—并且失败了,在负载下跌倒....她没有放弃,在压垮她之后她还在努力抬起那块石头…」

有谁推荐more
发表回响

会员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