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9/5圣岛黑沙滩的日出,回到雅典-27
2019/10/05 15:09
浏览464
回响0
推荐6
引用0

连看了三天的爱琴海落日,那有没有看到日出呢?住在米克诺斯岛的西端,想看也看不到;住在圣托里尼岛东海岸的黑沙滩,就应该有机会看到日出。可惜第一天睡得太舒服,竟然错过了日出的时间;所以在圣托里尼岛第二天的早上,六点半就到了沙滩,做好准备。可惜一直以为日出时间是七点十分左右,可是不到七点,太阳蓦然跳出时,才发觉错过了最好的时间。可惜啊!圣托里尼岛的日出,这辈子可能不会再有机会,所幸还有旅友的影片可以弥补一二。

不得不说, 圣托里尼岛不只是日落很美,清晨时光也是那么的美;看日出当然需要早起,圣托里尼岛九月初的清晨,大概20度左右,还是颇有凉意,要多穿件薄夹克。我们住宿的是圣托里尼的Okeanis Beach;位在圣托里尼岛的东岸,就在圣岛国际机场的旁边。清晨很安静,除了风声,就只剩下海浪声;从度假村走到海边,也就5-10分钟的路程。转过海边的屋宇,就可以看到已经泛白的东方的天、海和黑沙滩。海边等待日出的人并不多,大部分是陆客在等待日出。

早晨,圣托里尼岛仍然笼罩在晨雾中;渐渐地,天、海和晨雾,都泛起了一层金光。当一轮红日静静地从天际、海际、云际蓦然升起时;红日东升,一艘货轮静静地驶过金色的爱琴海。斯情斯景就彷佛是一幅油画,弥漫著淡淡的清香;东边的那抹光辉,转瞬间,一道金光洒下,照在海与沙滩之上。慢慢地浸润这蔚蓝的天空,阳光唤醒沉睡的生灵,阳光唤醒这座海岛,阳光渐渐地照亮圣托里尼岛。

坐在沙滩椅上,享受这宁静的一刻;一阵阵咸咸的海风迎面扑来,感觉整片爱琴海此刻都是我的。刚破晓的朝阳,还没来得及散发热量;就随著大海的一呼一吸,在黑色的沙滩上,留下串串的脚印,感觉被注入了大自然的能量。当太阳完全升起,走进黑沙滩上的酒店餐厅吃早餐,边用餐边观赏著爱琴海的美,感受著来自大自然的芬香,感觉这就是最奢侈的事情,真羡慕圣托里尼岛的居民。

前面特别介绍过,历史上,圣托里尼岛曾发生多次火山爆发;公元前1500年那次最为严重,岛屿的中心大面积塌陷,原来圆形的岛屿,呈现出今天的月牙状。据说神秘的亚特兰蒂斯古陆的湮灭(myth of the lost Atlantis)便源于岛上发生的一次火山爆发。到圣托里尼岛旅游观光,会看到黑色、红色、白色的火山岩,这都是火山喷发的产物;眼前这个不同于传统海滩的黑沙滩,包含全球独一份的黑砾滩和黑沙滩,就是由几千年前的火山喷发,留下的几百公尺厚的火山灰所形成!

Okeanis Beach的这片黑沙海,是一个长方形的黑色沙滩。圣托里尼岛独特的火山地质,造就了这黑色沙滩。放眼看过去,沙是黑的,水也是黑的。黑色海滩名气不小,海水清凉、干净,据说还有美容作用。黑沙滩,附近聚集了几十家旅馆,从最高档的五星级酒店到民舍都有,可见其热闹受欢迎的程度。平行于海岸的海滨大道上,餐馆、酒吧、纪念品店、运动用品店林立。入夜之后,这里的酒吧、餐馆热闹非凡,一家家音乐酒吧和餐馆,让人置身于一座浪漫的不夜城。

早餐之后,为了避免新港那片Z字路堵塞,耽误了船期;所以早些收拾行李,早点过去新港。果然,当俯瞰到新港的那片蓝时,还是发生了堵车现像,所幸时间还很多,大家也不着急;我很整以暇拿出相机,拍摄那片蔚蓝。由于海边长大,一直对蓝色情有独钟;而我印象里希腊就象是上帝洒向世界的那抹蓝,不同的蓝。放眼望去爱琴海无尽的蓝,与圣岛那些白色的建筑相撞;迷醉在这纯粹的蓝与白所交汇的天堂里,一时间堵车所带来的不快,都烟消云散。

这片白,是圣托里尼岛的现代建筑(及其它),由于大量的兴建,房屋和建筑物正以惊人的速度增长。大众旅游业也正在蓬勃的发展,几乎在任何地方都可以看到赚钱的潜在诱惑。圣托里尼的面容正在发生变化,其一些自然财富已经丢失;圣托里尼岛曾经被称为卡利斯蒂(Kallisti),是最美丽的地方。如今,已不再是一个田园诗般的地方,但其曾经的传奇之美和魔力,仍然吸引著世界各地的游客。

来的人都会问一声,上次火山喷发是什么时候?每位游客都知道圣托里尼岛还会喷发,但也都坚定认为,绝不会是我来希腊这段时间里爆发!1704年一个海底火山破水而出,逐渐形成了今日的新卡梅尼岛。这个火山活动的中心,在二十世纪发生了三次喷发,最近的一次是1950年;1956年圣托里尼岛又经受了一次破坏性的地震。在圣托里尼岛有厚约6公尺的白色火山灰沉积,它们的底部才是当时的地面,这个地层被分为三个明显不同的层次,分别对应喷发中不同的阶段。

在喷发前可能发生过一系列的地震,警告了当地居民关于发生灾害的危险,使得他们有时间收拾,撤离这个危险地区。因为在阿克罗蒂里遗址上,没有发现任何喷发受害者的遗体;而仅有的尸体,被证明属于一个先于喷发就存在的墓葬。一些学者认为应该根据碳定年法的结论来修正考古年表,而另一些人为碳定年的结论完全错误,有一些则寻求在这二者之间寻求一个妥协,找出一个能够并容二者的方案。重新修正爱琴文明青铜时代的考古年表被认为不太可行,因为这连带地要求同时修正已经相当成熟的通用埃及年表,这是相当令人难以接受的。

三份年轮资料表明公元前1629—1628年发生了一次重大事件,影响了正常的树木发育,可能就是格陵兰冰层中发现的公元前1644年事件。然而,并无确凿证据,将这两个事件等同在一起,并且这两起事件甚至可能毫无关联。现也没有有力证据证明或证伪公元前1628年年轮异常与锡拉喷发的关系。

中国有些学者试图将史书上记载的夏末帝桀治下的天灾,同这次喷发所引起的气候变化联系起来;如古书《竹书纪年》内记载有:「伊洛竭」、「三日并出」、「大雷雨」等。但由于夏朝年表并未确立;再者《竹书纪年》在流传过程中多有增减,历史真实性有待考证;加上缺乏证据说明这些灾祸和喷发的联系等原因,这个说法仍待确证。

埃及的记录,似乎没有这次喷发的遗存下来。曾经有人声称在尼罗河三角洲发现了圣托里尼火山灰,事后被证明这是一次误检。还有人认为,锡拉喷发和山体的崩塌,激发了神话想象,如赫西俄德《神谱》中的泰坦战争,以及埃及中王国时期传说易仆术的忠告(Admonitions of Ipuwer)中的灾难。

在Z字型盘山公路上堵车约一个小时,约十一点半到达新港港口,在简陋的候船室中等待;说实在以圣托里尼岛繁忙的旅游活动,对于设施建设是如此的不用心,令人不可思议。十二点五十分上船,虽然搭乘的是水翼飞船,仍然需要五个多小时的船程,中停塞里福斯岛与基斯诺斯岛,全部航程约338公里。由于没办法到船舷拍摄海景,那就睡吧!偶而透过窗舷看到经过海岛的蓝与白,心中不禁想到还有机会再来吗?再来这片蓝与白交汇的世界?一如希腊国旗般蓝白交错。

晚上六点二十分到达雅典,迳去旅行社安排的「明月楼」用晚餐,这是在希腊唯一的一顿中餐;餐后回到酒店,又已快九点了,旅游真的是需要体力的活。

 

有谁推荐more
发表回响

会员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