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信达雅(美国《世界日报》)
2014/12/26 02:24
浏览1,657
回响0
推荐12
引用0

200678世界日报》的上下古今版曾刊载我的一篇名为《信达雅-勿以文害义》的文章(原文附录于本文尾),前几天整理旧档案时重读一次觉得不甚满意,略作修改及增补后刊登如下,请大家指教.

小学时曾读过一篇讨论翻译艺术的文章,它说翻译讲究「信达雅」,其中以「信」最为重要,「达」次之,「雅」最后.多年来,闲来无事就以此对种种翻译品头论足以自娱,这里举几个我认为有问题的翻译,和大家切磋切磋.

Children of a Lesser God

1986年的美国电影《Children of A Lesser God》,讲述一个聋哑学校老师和该校一个学生的爱情故事,片名意指那些孩子是因为负责保护他们的神没有尽职才使他们沦为的聋哑儿童.但是中文片名却是《悲怜上帝的儿女》.首先,不是任何神都可称为上帝,而且上帝的英文是「The God」,「A Lesser God」显然不是指上帝,另外「 Lesser」一字明指这个神不尽职,既然不尽职当然不能称之为悲怜,这样的翻译算是只求「雅」而不「信」不「达」,可说是犯了以文害义的大忌.

Herding Cats

美国参议员铨特拉特(Trent Lott)在2002年因公开场合失言,而被迫辞去参议院多数党领导职位,后来写了一本回忆录《Herding Cats: My Life in Politics》抒发他在这个职位任内的感想.我从当时《世界日报》的新闻报导里得知这本回忆录的中文译名是《特立独行》.「Herding Cats」逐字翻译是「牧猫」,世上当然没有这种工作,但是因为猫儿们的个性是独来独往而不合群,美国人用「herding cats」这个俚语来形容难搞的任务,有别于轻松的牧羊(herding sheep)工作.以「herding cats」为书名当然是形容参议院里大小议员都自有主见,不愿服从领导的指示,因而感叹议长工作难为.「特立独行」似乎强调猫(众参议员们)的性格而不是带领它们的苦恼,算是文不对题.

Oracle

中文称美国计算机软件公司「Oracle」为「甲骨文」,「Oracle」这个字意指有权威和智能的人,那来当公司名称,应是自夸产品有这种质量.「甲骨文」是指刻在甲骨(Oracle Bone)上的占卜记录,英译是「Oracle Bone Script」,它的意思与「Oracle」并不相同.不过这个译名如不是该公司自定,也是经过它同意的,所以虽有张冠李戴之嫌,也就算了.

Walk the Line

2005年美国电影Walk the Line中文译名《康庄大道》.这个电影是美国已故乡村歌星强尼卡施(Johnny Cash)的小传,片名源于他的名曲I Walk the Line》,歌词开章明义就说「I keep a close watch on this heart of mine, I keep my eyes wide open all the time.」意思是基于对太太的真爱他时时警惕自己,所以能抗拒歌星们每天都会遇到的种种诱惑,而从未失足,所以他走的路(line)是稍一失足就会犯错的一条窄路,把《Walk the Line》译成《康庄大道》,失去了原文的含义.

Catch-22

1970年的美国电影《Catch-22》,片名源自故事中的空军轰炸大队的一条非常不合理的法规,即第二十二条款,当年在台湾上映时的中文片名却是《二十二支队》,空军轰炸大队的故事以二十二支队为名,应是翻译者不求甚解和想当然耳的心态.

field study

这个名词是指研究员到教室,办公室,实验室以外的地方去搜集资料,中文翻成田野研究」.曾经读到一条新闻说某大学都市计划系的学生为了做田野研究到市政府搜集研究资料,市政府当然不是田野,听来很怪.其实正确翻译应是「实地研究」,不管到乡村,都会或是热带雨林去搜集资料都适合.

Spring Field

美国有很多城市名称都是Spring Field,中文一律翻成春田市,小时候读到时心中总有疑问,难道这些城市都四季如春吗?但是从它们的所在地来看又不可能,例如Spring Field, MassachusettsSpring Field, Illinois纬度都不低,不可能有四季如春的田野景观,来美国后(好象是读了刘绍铭的一篇文章,记不太清楚)才知道此Spring非彼SpringSpring Field」的原意是说该地有泉水(Spring),如果要意译应该翻成泉田市,不过我认为人名地名只是拿来识别所以用音译就可以了,几个月前连胜文选台北市长时将社子岛翻成island而惹出风波,正是不必要的意译地名找来的麻烦.

Federal Reserve

美国的「Federal Reserve」,中文称为「联邦储备局」或「联邦准备会」等等,其实「Federal Reserve」的权责和世界各国都有的「中央银行(Central Bank)」一样,美国的电视和报刊的财经新闻里有时将这两个名称互相替用,既然如此又何必去另创一个新名词?

Chairman of the Joint Chifs of Staff

中文是又臭又长的「参谋首长联席会议主席」,同样的军职在台湾是「参谋总长」,在中国大陆是「总参谋长」.「参谋总长」和「总参谋长」都是一听就懂而且是「信达雅」三样俱全的现成译名,为什么弃而不用?

leading indicator

常见的中文翻译是「前进指数」,这跟军队里的leading observer (officer)翻成前进观测官一样听起来不像中文,有人用「领先指数」稍为好一点,但是我认为最合适的翻译应该是「前导指数」和「前导观测官」.

附录:

信达雅-勿以文害义

世界日报,上下古今,07/08/2006

记得年少时,曾读过一篇讨论翻译艺术的文章,说翻译讲究信达雅,其中以「信」最为重要,「达」次之,「雅」最后.多年来,闲来无事就以此对种种翻译品头论足以自娱,这里举几个我认为有问题的翻译,和大家切磋切磋.

第一个例子是今年初的美国电影Walk the Line,中文译名《康庄大道》.这个电影是美国已故乡村歌星Johnny Cash的小传,片名源于他的名曲I Walk the Line》,歌词开章明义就说「I keep a close watch on this heart of mine, I keep my eyes wide open all the time.」这首歌的意思是说,基于对太太的真爱,他时时警惕自己,所以能抗拒歌星们每天都会遇到的种种诱惑,而从未失足.

把《Walk the Line》译成《康庄大道》,显然为了求「雅」而忽略了原文的含义.这里还有个讽刺性的小插曲,Johnny Cash当年写下I Walk the Line》献给他的第一任太太(Vivian Liberto),电影故事却偏重于他和第二任太太(June Carter)的关系,有局内人认为,电影为了掩饰Johnny Cash的失足之嫌(弃Vivian而就June),还将 Vivian Liberto丑化了一点.

第二个例子是美国参议员Trent Lott的回忆录《Herding Cats: My Life in Politics》,他在2002年因公开场合失言,而被迫辞去参议院多数党领导地位,后来写了这本书抒发他在这个职位任内的感想.根据《世界日报》的新闻报导,这本回忆录的中文译名是《特立独行》.

Herding Cats」逐字翻译是「牧猫」,世上当然没有这种工作,但是因为猫儿们给人独来独往而不合群的印象,美国人用「herding cats」这个俚语来形容难搞的任务,有别于轻松的牧羊(herding sheep)工作.以此为书名,当然是形容参议院里大小议员都自有主见,不愿服从领导的指示,所以感叹议长工作难为.「特立独行」用在这里算是文不对题.

再举几个奇怪的译名,大家来讨论看看.

中文称美国计算机软件公司「Oracle」为「甲骨文」,「Oracle」这个字意指有权威和智能的人,那来当公司名称,应是自夸产品有这种质量.「甲骨文」是指刻在甲骨(Oracle Bone)上的占卜记录,英译是「Oracle Bone Script」,它的意思与「Oracle」并不相同.不过这个译名如不是该公司自定,也是经过它同意的,所以虽有张冠李戴之嫌,也就算了.

另有两个虽勉强算信却不达又不雅的译名,第一个是美国的「Federal Reserve」,中文称为「联邦储备局」或「联邦储备会」,其实「Federal Reserve」的权责和世界各国都有的「中央银行(Central Bank)」一样,美国的电视和报刊的财经新闻里常常将这两个名称互相替用,既然如此,又何必去另创一个新名词?

第二个是又臭又长的「参谋首长联席会议主席」,原文是「Chairman of the Joint Cheifs of Staff」,同样的军职在台湾是参谋总长,在中国大陆是总参谋长.「中央银行」,「参谋总长」,「总参谋长」都是一听就懂,而且是信达雅三样俱全的现成译名,为什么弃而不用呢?

有些翻译倒是能随时间而改进,表示大部分人还是希望译文能表达原文的真义精神,而不是约定成俗就算了.

常用的经济术语「leading indicator」是这类的例子,早几年它的通用翻译是「前进指数」,这也是文不对题.最近听到很多人改用「领先指数」,稍有改进,但是最合信达雅三原则的是

「前导指数」.

希望「联邦储备会」和「参谋首长联席会议主席」这些译名,也会和「前进指数」一样逐渐消逝.

最后以两个荒谬的翻译,作为结尾.

1970年的美国电影《Catch-22》,片名是指故事中的空军轰炸大队的一条非常不合理的法规,即第二十二条款,中文片名却是《二十二支队》,这充分反应出翻译者不求甚解和想当然耳的心态(空军轰炸大队的故事以二十二支队为名,乍看之下似乎理所当然).

为什么三十多年来我对这个其烂无比的翻译,仍然念念不忘?因为同名的原著是我的圣经(这本小说故事得到大众共鸣,如今「Catch-22」已成为美国成语),家中和办公室的书架上各有一本,随时取下帮我纾解生活中遇到荒谬可恨事情时的郁闷.

1986年的美国电影《Children of A Lesser God》,讲述一个聋哑学校老师和该校一个学生的爱情故事,片名意指那些孩子的聋哑是因为负责保护他们的神没有尽职,而使他们沦为二等公民.

但是中文片名却是《悲怜上帝的儿女》.首先,不是任何神都可称为上帝,而且上帝的英文是

The God」,「A Lesser God」显然不是指上帝,加上这个神既不尽职怎敢称悲怜?这样的翻译可说是犯了以文害义的大忌.

有谁推荐more
全站分类:不分类 不分类
自订分类:说文
上一则: 失去原义的成语(二)
下一则: 失去原意的成语
发表回响

会员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