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走进瑞士实验教室:德语区「教学计划21」的教育改革
2019/11/27 08:14
浏览1,082
回响1
推荐88
引用0

走进瑞士实验教室:德语区「教学计划21」的教育改革


下课后学生排队和老师握手道别的画面。 图片来源:本文图片皆由作者提供。

半个多世纪前,台湾小学每班人数60人以上。一个老师要单独面对像虫子般时时蠕动,或蚱蜢般不时跳跃的孩子,除了「军管」,似乎没有其它法子能达到老师教课、学生学习的目的。几十年过去,因著社会变迁而面临少子化的教育系统,人们究竟把这一转折看成是改革弊端的契机,还是社会负面的发展,或任其自然生灭呢?

瑞士在二次大战前后,小学每班也有数十人,但随著工业化越深,孩子的数目也随之减少,直至目前,20人一班成了标准,最多约可容忍24个孩子。如同其它国家,瑞士各级教育每经过一段时间总是有所改变。以小学为例,上世纪90年代初就有「同一时段上下课」的改革,让如果有两个孩子的家庭,父母不需要一天里前后4次接送两个孩子上下课。

到了21世纪,经过十多年讨论,花费约1亿8千多万台币,2019年暑假后,「教学计划21」(Lehrplan 21)开始进行实验。

什么是「教学计划21」?

「教学计划21」是针对瑞士德语各邦国民义务教育的教学内容而来。原本教学内容与进度由邦里的主管教育机构自订,由于各邦入学年龄不同,先学英语或法语[1]的年级也不同,在民众流动频繁的小国瑞士,因著各自原因必须搬迁到另一个邦时(象是台湾人从嘉义搬到台中),孩子就学立即面临许多困难。因为各邦的课程内容相异,迁移的孩子曾学过的,也许在新学校必须无聊地重覆,而有些别人已熟识的,对新来的孩子则完全陌生,这就对老师、家长及学生本身形成挑战。此外,相似的材料由各邦自行提供[2],就是资源浪费。

字母及特殊发音字卡。

以镜子为辅助画出图形的反面。

由于地理环境的限制,资源较少的邦,孩子自然较吃亏,而学习计划宽松的邦所养成的孩子,一旦面临竞争社会,恐怕无法适应高压的生活;更何况,学习必须与时俱进,特别是在事事变迁快速的21世纪,几年之内,观念、科技、做法都有所翻转、创新,学校有责任让孩子准备好自己以应付各种挑战。凡此种种,「教学计划21」便应运而生。

计划中的「21」不表示21世纪,而是瑞士21个说德语的邦(其中包括德、法双语邦以及瑞士东邻立支敦斯坦Liechtenstein),西部法语和南部意大利语各邦并不纳入。由此可见,瑞士各邦政府有相当大的权限,百年树人的重大国家议题,必须民主地尊重各邦的决定。

「教学计划21」把义务教育分成三大阶段,两年幼稚园和一、二年级是第一阶段,三到六年级是第二阶段,七到九年级是第三阶段。这教学计划分成人类、自然、社会等三大领域(例,消费行为、永续能源、使用原料、全球发展、人权,甚至关心并参与保障地球粮食的活动),提供学生在现今及未来社会中应该知道并且能够加以运用的种种;以认识世界为导向做设计,让学生发展自己,找到自己的位置,并自行决定如何行为举止。方法是让孩子获得知识与能力,而知识的获得不可只停留在「我会这个」,而是必须和实际生活产生联结,并且要有日后回想时有迹可循的经验。

我的学习速度,我决定

「教学计划21」加强更主动、更自主、更负责、更能随机应变、更有建构力的学习过程,学生不但可以获得能受检测的知识与能力,并能在不同的情境下加以发挥运用。但要注意的是,学校不可成为只看成绩、控制行为的机构。至于各科时数如何安排、如何检测考试,则由各邦自行决定。

第一阶段的小孩(两年幼稚园和一、二年级)可以按照自己的速度学习和发展,老师不给分数,而是以各种方式测验孩子是否已习得所学。小孩通常喜欢新知并充满好奇,老师的挑战是如何时时引发孩子的动机与兴趣,让他们持续喜欢学习。

学生在课堂上和老师玩游戏。

第二、三阶段(三到九年级)各年级有许多共同学习的机会。有如台湾办「活动季」的概念,学校常发起让学生举办艺术周、音乐周、生态周等活动,学生在团体中要彼此建议,共同下决定、定目标、分配工作,要能彼此检查,彼此支持、照顾、忍受、等待……,这些种种正是一个成熟的完整个人在社会立足及职场或家庭生活中必须具备的基本能力。

教学没有课本,只有参考资料,也只有邦里规定的,每个年级必须达到的认知目标。学生是否能学习到这些能力是一回事,老师首先要面对的,是如何设计教学活动,以便孩子可以获得这些能力。

出于对「教学计划21」的好奇,我决定去看看,在一个第一阶段的班级里,孩子如何可以按照自己的速度学习?

不出声的孩子,该如何教?

在索罗屯邦(Kanton Solothurn)的Balsthal小学,是5个实验学校的其中一个。凯撒琳是专教一、二年级的老师。这学期她有22个学生,而且是一、二年级合上,她有一个不会德语的难民小孩,也有一个只和家人说话,在教室里绝不出声的学生。这样的班级,老师怎么教?学生怎么学?

原来这班有3个老师!更精确地说,两位教学老师(其中一位是导师),一位辅导老师。一个老师负责一个年级(有时互相支持),辅导老师则视情况做特别支持。每堂课45分钟,以两堂课为一个单位。

教室里除了黑板之外,有几座分格的橱柜,一排桌上型计算机。两位老师各有自己的桌子,就在专属的角落。每个学生有自己的文件夹,不同的作业放进不同的夹子里。人人知道自己东西的存放位子,也都必须自己管理。

每个老师有自己的「角落」。

走廊上的外套和鞋子。

上课一开始,导师说明该堂课要做的事,例如,继续昨天的练习、看一小段影片、谁必须和老师特别讨论……,老师依照学生不同的程度给出相应的工作。之后,凯撒琳领著几个一年级生坐在地上,她以一块绿色长木片及几个圆形橘红木片,展示加、减的概念。其它学生,有的练习计算机中的习题,有的是纸上作业。辅导老师和几个孩子在一个角落的桌子上玩游戏。无论何种形式,学生都正在上算术课。老师、学生都没有课本,有的只是一张张A4练习纸,学生可按照自己的程度和喜好从文件夹中拿出来练习。老师要求孩子自己做决定,而决定的前提是,知道自己已经会什么或不会什么。

老师使用计算机上的习题,增加教材趣味性。

一年级生以绿色长木片及几个圆形橘红木片学习加减法。

学生可按照自己的程度和喜好从文件夹中拿出来练习。

学生每写完一张,就拿给老师改正;如果达不到标准,学生再从自己的文件夹里拿出同一程度的练习题继续做,直到全部正确无误。然后老师给出程度更高的另一组练习纸张。能力不同,学习的进度当然不一样。

每个学生纸上的习题的内容都不一样。

上课时,有的人低声讨论,有的找安静的地方做习题,有的拿自己的杯子在洗手枱旁接水喝,有的举手问可否上厕所。做游戏的小组成员,在选择自己喜欢的骰子颜色之前,必须先问其它人「我可以有这个颜色吗?」而不是依照喜好,伸手就拿。下课前,学生要到老师面前「评鉴」自己这堂课的成果,老师也说出自己对他在课堂上表现的看法。

学生拿自己的杯子喝水。

下课前,学生要到老师面前「评鉴」自己这堂课的成果。

老师和孩子单独谈她上课时的小缺失。

在这班级里,上课以学校的铃声为准,下课,则是由老师的沙钟提醒。在正式下课前几分钟,老师倒放沙钟,学生自己要衡量,必须立即停下手边工作并收拾干净,或是迟两分钟才做,因为一旦学校铃响,学生便要排队向老师握手道别。

正式下课前几分钟,老师会倒放沙钟,让学生自己做时间规划。

一场没有分数的学习

凯撒琳班级给人的印象是,一堂课里,大约只有最初的10分钟是全体孩子在同一时间内做同一件事情,也就是「老师讲、学生听」。其余至少30分钟的时间,不论老师或学生,没有人静止不动,也几乎没有人做同样一件事。

每个孩子都在课堂上做自己的事。

整个课堂没有学生是没事做的。

这种学习法,在学生方面,「速度」是个有必要提出来的关键词;也就是,学生A在自然课的学习速度比学生B快;在阅读课里,也许B的速度比A快。这种情形和聪明、愚笨无关,只是学生学习某些特定科目的速度不同罢了。一旦学生知道,他的算术快,劳作慢,社会科目不快不慢……那么他对自己的了解便更加深一层。

我曾问凯撒琳,如何给学生分数?结果是没有分数!(三年级以上才有1到6等级的评定。1最低,6最高。)而是由老师写下记录,说明某个孩子的某一科目约在哪里一程度;他已经会什么,以及还不会什么,并给家长过目。评估每个孩子「会不会」的来源有四,一是老师平日对孩子的观察,二是孩子对自己的评定,三是测验的结果,四是老师们共同商讨后的结论。

这是Balsthal小学特别为一、二年级的孩子设计的评量表。自右至左标示自弱至强。评量表的上方由孩子自我评量后自由圈选。下方格子由老师和家长填写。格子里的第一行表示,最多8点。第二行空出的部份要填上孩子可以有几点。第三行是老师对孩子程度的圈选,并让孩子可以清楚看出自己和老师评量的差异或相同。第四行是日期及家长签名。

这种教学与学习方式,老师必须对每个学生在每个科目的能力非常了解,才能知道给出的练习是否恰当。如果学生真是无法达标,老师就必须灵活而有创意地针对某个学生的「慢处」开发设计新的训练模式,而不是让学生自生自灭。更何况放学后没有家庭作业,校外也没有「补习」这回事。这种近乎一对一的教学法让老师处于不安定状态,也承受极大压力。因为要达到教学目标,每个老师除了要相当会出点子之外,和其它老师的联系与探讨也必须深入化,否则难以面临挑战。特别是瑞士各小学都有完全不会说也听不懂德、法、义语的难民小孩。

而每学年一开始对所有父母说明课程形式与进度,以及每学期至少一次[3]请父母亲到校进行约45分钟的单独谈话(该名学生也在场),都是吃重的工作,都要求老师甚至比父母还要多了解孩子。

这就是瑞士德语区九年义务教育大致的改革内容。台湾有否可借镜瑞士教改的地方?也许有,也许没有。

参考:义务教育有关语言的第一阶段(幼稚园至二年级)教学目标:

体验「字」可以有意义,是抓住思想的工具
生活中的小事,可以小句子写下
依照范文的格式写信
写小故事(自己的经验或自编的故事)
写建议、学习程序、观察记录、事件发生的理由
写物品的使用方法
以第三人或第一人称方式(自述)写小故事
编入对话
……
能立即认出已学过的字
能大声或自己安静地读句子
有耐心读完指定的小篇
……
能注意听
能听出说话者的情绪
能说出所听到的
能较长时间专心听
……
运用肢体、表情、声调、呼吸流畅度、声音强弱说话,并引起注意
以和学校有关的字汇说出日常情况
可以背短诗
能够表达自己的需要与情绪


[1]德语区的孩子必须学官方语言之一的法语。

[2]例如学法语,只要广征人员纳为一组以制定学习目标或开发教材,不需要21邦成立21小组。

[3]特别「快」或特别「慢」孩子的家长每学期甚至两三次受邀到校谈话。特别「快」的孩子可考虑越级上课,特别「慢」的,则考虑是否留级

有谁推荐more
回响(1) :
1楼. 三眼
2019/11/28 15:57

在台湾

学生可以放下分数

老师可以淡化分数

家长只怕是 更强化分数??

如果家长是台湾基础教育系统中的恶,那是因为:

1)意识型态作祟。(这是深层文化的议题)

2)文化中的错误不但得不到纠正,反而在「阴性化」的社会里得以加强。

解决办法是,提供高水平的技体系,让「黑手」也能成为总统候选人。
颜敏如2019/12/04 11:52回覆
发表回响

会员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