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话说我梦到神明说......
2019/10/27 22:18
浏览1,701
回响1
推荐19
引用0
这二天定下心来,看汪公纪先生的《日本史话》。

要定心的原因,是因为不如此就读不进去。可能是较晚才接触日本古代史的缘故,对我而言,最大的痛苦便是人名。是的,成千成百,纷至沓来,成为理解日本古代史最大的障碍。中下之资驽钝如我,理解一段历史的方式,往往是藉由描画一个一个的历史人物,尝试在记忆中鲜明他们的角色,定位他们的位置,记诵他们的话语,然后让他们变成记忆中一个一个的下锚处,接著由点,逐渐连接成线与面。

这个学习方式在读中国史与西洋通史时几乎不构成问题─因为无论再生僻冷门,再佶屈聱牙的人物,我们所受的教育,已经大部分将之「内化」在我们的脑中─老师讲过、考试考过、或报上登过。对于这些「感觉不陌生」的人名,只要补上事件的年代和细节,庶乎便能快速进入自己的记忆库,变成脑中「有意义」的信息。

但这套法门在读日本韩国越南等近邻古代史时就不灵光。尤其日本史里,一个历史事件所涉及的人物─特别是大人物,往往小时候是一个名,长大后是另一个名。另外,因为日本人特重门第,经过收养或入赘后又会变成另一个看来完全不搭嘎的人。其它象是学佛或出家后的法号,为尊敬某大人物或因为某地出身或领有某地而添加或变更的字……;还有,平安时代以后的「法皇,上皇,天皇」,和「摄政,关白,征夷大将军」交织起的复杂……(而且古人的名字都好像,不是义就是时就是赖就是纲……)总之,这条学习的路上要搬开的大石头还不少。

读汪先生的这套「小书」的感觉便是如此。我说「小」的意思是篇幅,上中下三册,纯粹细密的文字,每册大概二百页左右,属于床上型读物里那种「睡著松手打到脸上也不会痛」的书。但素朴的装订不代表它的内容简略,汪先生纵贯日本史的经纬,真的将古人古事,用说故事的「史话」,娓娓道来。

所以我读的很慢,很仔细,也因此得到许多乐趣。权且录下一则今天看到的趣事。话说十三、四世纪源氏的鎌仓幕府,实际掌权者为北条氏一族。北条时赖当政期间 (1246 – 1263 年) 自奉俭约,但法令肃然号称治世。他用人不计出身,只看能力,曾提拔了一个平民青砥藤纲做大官。藤纲此人骨头特硬,不畏强豪,深得北条时赖的器重,想升他的官,但他无论如何就是不肯接受。

于是作主公的只好搬出神佛:「我夜得一梦,梦见神来告诉我:你要平治天下,就得重用藤纲。」

没想到藤纲推辞地更加坚决。北条时赖大惑不解,便问他为何如此敢忤逆神意。

青砥藤纲妙答:「神说升藤纲的官,就升;如果神说杀藤纲的头,我不就惨了!」

选举将届,我们要小心那些动不动就搬出神佛来的候选人。喔,别忘了「自由」、「民主」、「芒果乾」,和「普世价值」也是新时代神明的变种。
有谁推荐more
你可能会有兴趣的文章:
回响(1) :
1楼. 安心
2019/10/28 09:04
塞缪尔·约翰逊:
「爱国主义是恶棍的最后庇护所。」

奥斯卡·王尔德:
「爱国主义是恶人的美德。」

阿尔贝·加缪说:
「我太爱我的国家,于是我决不能成为一个民族主义者。」
发表回响

会员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