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如果真想独立,就从读好中文开始
2017/08/25 23:57
浏览7,003
回响3
推荐20
引用0
这几天来有关高中课纲的修订,文言文与白话文的争议,看得我目瞪口呆,惹动无明,接著心如死灰。

经典的地位,本不因国族递嬗、时代变迁,或政治需要而变动。如果所谓民主的成就,只是因为政客操作族群意识,收割年轻世代的选票,而造就了文化生活各个层面的普遍庸俗,这样的民主,只是对蒋渭水、郑南榕等牺牲奉献的民主先贤们,最大的侮蔑;对我们的岛,也是最可笑与最恶毒的封印与诅咒。「民之所欲」,恰恰成了民主的紧箍咒

「网络票选文言文」便是这最可笑与最恶毒的诅咒的代表。别再说甚么「相信民主」的鬼话─因为大众能了解欣赏的,不出「我一看就懂」、「我以前听过」、「跟我很亲近」的范畴。

如果看了就懂,不摸就熟的东西,还要编入课本,叫学生还「学」甚么?而范围限定「以台湾为主」,更是不可思议地故步自封─这与「激发学生潜能」「探索未知领域」的教育宗旨,不是恰好背道而驰?

台湾意识,怎会变得如此偏狭,如此「大陆」,如此井蛙观天?

谁说成就台湾,就得去中国化?顷读林谷芳先生的《轻侮中国文化,岂止夜郎自大》的评论,中有如此诤言:「……具气象,是有宏观的历史视野,从历史的起落应对当前的大势开合;如此,才不会以小为大,以少为足。」

又有谁说,「小」,就注定我们必须龟缩,必须蜷曲,只能局限在东海一隅,只配作飘浮在自己的岛上的梦?

而现在转身回望,1996年时李登辉先生提出的「经营大台湾,建设新中原」,是何等的豪情干云,气魄万千!

拿破仑的出身,是小小的科西嘉岛,但他成了法国大革命的「革命之子」;而俄国霸权的造就者,是来自南方偏远的格鲁吉亚,一生都讲带着重口音俄文的斯大林。而孙中山的少年与青少年时期,与影响他最深的学校教育,其实多半来自二个岛─檀香山与香港。

岛很小,但,加上中国,就变得很大与很有想象空间。就因为我们很小,所以更要有宽阔的胸襟与远大的眼光:当你已经遨翔在大气层之上的时候,还会有人追究当初的发射基点是不是弹丸之地?更重要的是,对于「开放」的信仰─如果对「开放」这件事勘不破跳不开走不出去,四周的深蓝色海洋对于岛民而言,其实是诅咒而不是资产。

台湾,再也不会重现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经济奇迹,因为同样的条件─人口红利、冷战氛围、政治钳制环保等不可能再现;而国际政治上,它则已经是美、中、日等强邻的俎上肉。

但,为什么台湾不能变成比中国更懂中国文化的地方,就像现在日本人更懂三国演义,埃及学的中心在伦敦巴黎,迈阿密代表拉美文化,或开罗能为阿拉伯世界发声一样?

更何况,「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不知彼而知己,一胜一负;不知彼不知己,每战必败」(《孙子》)。对著对岸的庞然假想敌,却刻意去除中国因素,把年轻人导向「假装它不存在,我们只管台湾」的状态,这个,怎么有点像以前的戒严年代,官葸们满口「共产必败,暴政必亡」,却根本不懂甚么是马克思恩格斯一样啊。

英国战略大师李德哈特曾经说过:「欲谋和平,请先了解战争。」

各位觉醒青年中年老年,如果真想独立,请先了解中国。
有谁推荐more
全站分类:时事评论 政治
自订分类:时事评论
回响(3) :
3楼. 看云
2017/08/28 00:09

可惜,这样的诤言,听不进的还是听不进 

2楼. 光复
2017/08/26 06:31
从来就没想独立过!
1楼. blackjack
2017/08/26 01:56

版主误读了李登辉

新中原是"去旧中原"

"旧中原"当然也不在新中原的"心中"了

发表回响

会员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