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东张西望 原载《自由时报副刊》
2019/09/19 15:40
浏览3,493
回响0
推荐22
引用0
脑门底下那双眼睛,天生一对怨偶,一辈子始终各自躲得老远,谁也不朝谁看。

若是你放马过来,我就瞟向一边去;有谁忍不住偷瞄,对方即刻警觉地避开。宁可老死不相往来,绝不随便弄成两只张牙舞爪的斗鸡。这规矩,似乎早已约定,鲜少例外。

如此必要的闪躲,无论有意无意,可教人明白彼此存著默契,要过得开心只能携手向左看、向右看,向前看、向远看,让视界更清明、更开阔。

回想小时候生长的乡下,孩子少见世面,大多怕生。必须面对陌生人时,总是低头绞拧衣襟和手指头,好像刚做错事闯了祸,哪里敢正眼张望。

所以大人不忘教导孩子,与他人打照面或应答,眼睛应该直视对方,这才符合礼貌。视线能够与别人视线交会,形同野台戏里「放剑光」,你来我往,彼此交手方能擦撞出火花,便于培养足够的胆量,好跟随著满肚子好奇心去扩展视野,看人看世界。

而人们的眼睛回复到孩童时期最纯真、最呆痴、最傻愣时刻,通常就在对准照相机镜头被拍照那瞬间。

过去仅有极少数人拥有照相机摄影机,绝大多数人几乎没什么机会上镜头。一旦必须盯著形状古怪的机器,还得正经八百地摆出殭尸般体态,任何人都会浑身不自在。直到略为懂得那些机器,才逐渐适应任由那快门捕捉影像的感受。

但在诸多被拍照场合,面对不只一具相机,而是田单的火牛阵势,众多镜头彷佛口径大小、长短不一的机枪火炮,或左或右或高或低的包抄瞄准,一时真是难以招架。

尤其当那兵荒马乱关口,每个准备按快门的人竞相提高嗓门催促:「看这里,请看这里!」「笑一笑,请笑一笑!」更教被拍照者昏头转向,陷入迷魂阵,非但不知道眼睛该朝哪里儿瞧,嘴巴该张该合,连平日里动作灵活使唤便利的两条手臂,此刻竟然变得碍事,无处摆放。

于是开始有人鼓吹,伸出大拇哥喊一级棒,或竖起两根指头比个YA,模仿孩童玩一二三木头人游戏的架势。装模作样地比画比画,充充场面。

如果独自一人迎向几个镜头,两只眼睛实在无所适从;倘若一群人合照,身边的家人、同事、老友或临时凑合的陌生人,也只能各自安生,随便选个镜头入镜。

事后拿到手的照片,更不难发现大伙人像模象样地肩并肩排排站或排排坐,看似亲密却人人各自寻思。或两只眼睛一左一右,或将视线朝著镜头外傻笑,或嘴角歪斜眼神飘忽,甚至宁可闭上眼睑,不让对方有机可乘。

还有人挤眉弄眼学神案前的乩童起乩,有人则眦牙咧嘴专程来讨债。更多是目光呆滞地竖起大拇指,伸出食指和中指的,大概是挨了定身法,遭受符咒枷锁牢牢镇住。

被拍摄对象若是年长者,通常比较沈稳。但要他们左一个看这边,右一个看这边的结果,把费力睁开的老花眼该怎么定位,全弄胡涂了。呈现影像里的神情,散发著迷茫,老人家原本具备的那份精明老练,统统出了窍。

要是让写作者找个贴近的形容词句,肯定会说,无论年长年幼在众多镜头前,人人魂飞魄散。

这正应合早年老祖宗个个害怕照相的原因──在洋机器揿下快门那一霎那,魂魄即被勾走了,想多念两句阿弥陀佛都来不及。

眼睛又叫灵魂之窗,利于审视众生万物,也便于别人窥探自己内里。衡量一个人有没有眼光、有没有远见,说的正是藉由脸上那对小小窗口,所延伸流露的光采具多少份量。

现代人生活层面寛广,眼睛很容易遇上教人魂飞魄散的场合,尤其有大官员驾临搅和其间,全部镜头即像逐臭的苍蝇般拢过来拢过去,让人眼花撩乱,不晓得该看哪里儿。

可当这眼睛东张西望之际,闯进瞳孔的影像,正是那官员紧紧握住站在面前那某甲的手上下抖动,但整幅笑脸瞄准的对象,同时流露出关爱注视的眼神,则是站在旁边的某乙。直截地呈现了人性真实或虚假的画面,俨然一出扮演中的官场现形记,活灵活现。

很多人自以为有学问且见多识广,动辄嘲讽他人只顾眼前。其实眼前明明无比开阔,大多时候根本无需东张西望即可一目了然。

这回也终于教人明白,脑门底下那双睁开的眼睛,似乎从来都不懂什么叫秘密。

──原载2017年12月17日《自由时报副刊》
有谁推荐more
发表回响

会员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