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至善园的文人风情
2019/02/05 07:29
浏览3,855
回响3
推荐75
引用0

近日多次进入故宫博物院旁的至善园,除了欣赏这里盛开的梅花外,并整理园林中的对联匾额等文字内容,体会一下这里的人文风情。至善园建于民国74年,占地约六千坪,报导说是仿宋明时代庭园建筑,不过我在公元九十年代中访问过苏州的园林,苏州园林属于明清两朝的私家府邸,融合建物、山水植栽与天光等元素,营造出无穷的意象,至善园刻意地将名人笔墨与文人故事形象化地呈现在园中,视野开阔多了。不过,从园区的布置,建筑的形式,对联匾额的选制,甚至山水树木的种植整理,无不透著中国文人的生活与处世哲学。

正门与回廊

至善园位在故宫的东北侧,正门两侧白色的围墙镶著不同形状的窗棂(框)。正门木质门楼,「至善园」匾额之下,安了四个「门当」,门前两对抱鼓狮,那就是「户对」,外侧两只成年石狮子挺首坐着,门右手方是带著小奶狮的母狮,左侧是玩著球的公狮子,靠内侧一对幼狮趴著,总共一家五只狮子。网络上大多看到一对「户对」,至善园有四个门当、两组户对,显然是属于王侯将相大户人家的庭院。

大门两旁各种了一株大梅树,门旁还立著大石碑,上书「海岳甲观」四字,意指园内藏著四海五岳甲天下的景观。大门内闸口旁从前摆著一缸荷花,入园前便已透著人文的气息,可惜现在换上一株芭蕉,四时常绿。

入门后是一段木制的回廊,古色古香。回廊旁是小水涧,整个园区的放流水在这里经过,水声潺潺。有座回廊与凭栏椅子跨在水涧上,檐下里外都挂著匾额,刻上草书两字,里外匾额字迹一样,有署名的也有无署名的,从右至左,有亲友认为是「洁濯」或「濯洁」二字,语出唐朝韩愈「濯清泉以自洁」。有亲友认为是「濯漱」,我比较认同「濯漱」,出自宋苏辙《题王诜都尉画山水横卷》诗之三:「城中清溪可濯漱,城上连峯堪幕帷。」苏辙是宋朝三苏之一,不用特别介绍了。

左手旁有几级台阶,走进林荫中的野餐区,这里种植了高大的枫香树。野餐区后,有阶梯可回到回廊。这回廊从大门起,蜿蜒经过小山丘,傍著龙池,经过松风阁后,延伸至后门,圆形的拱门在故宫展览厅前的阶梯旁。

野餐区的回廊入口处两旁挂著对联,右边的木质已经白化,对联刻著「春光著柳争摇荡,晚色浮空正郁蓝。」出自明朝文征明《自书纪行诗十三首》之「春光著柳争摇荡,晚色浮空正郁蓝;欲濯素衣尘复起,白头行役我何堪。」文征明,1470-1559年,苏州人,与唐寅(伯虎)、沈周、仇英合称为「明四家」;并与唐寅、祝允明、徐祯卿并称「吴中四才子」。

进门后,内侧挂著另外一副张雨的对联:「稍入莓苔路,遥闻壶矢音。」张雨,1283—1350年,元朝钱塘(今浙江杭州)人,年二十余弃家为道士,博学多闻,善谈名理,诗文、书法、绘画皆工。门内上方挂著匾额「适然」二字,不知出自何人书法。

此处回廊有不同形状的窗棂,似是将景物加载框中。回廊跨过小土丘,来到龙池旁。回廊边上放置巨石。园区以多座小土山隔断园外的喧嚣。土山上放置了许多型态不一的大石,种植上大树,还有松树与低矮的「偃柏」。奇石要算壁桥西水榭旁那尊「坐看云起时」,象是从地升起的云层,不远处还有几块外型象是太湖石的巨石立在小径旁。

园中的植物,除了日前介绍的梅花外,还有松、竹、芭蕉等,夏日还摆放著荷花盆栽,都是经常进入文人笔墨中的植栽。

园中这一块石刻,是前故宫院长秦孝仪手书,大意说:「故宫栽梅三百,本系移植自龙潭…是刘王禄先生的遗愿。」至善园虽多梅树,怎么算应该不到三百株!?

洗笔池

正门的回廊上接洗笔池。相传东汉张芝临池作书,洗笔池中,池水尽墨,而命名为「洗笔池」。洗笔池、龙池与碧桥西水榭的池水相通,所以池鱼与园中饲养的黑天鹅常悠游三者之间。洗笔池旁常有游人餵鱼,天鹅也来凑热闹。

洗笔池赏景的回廊上,挂著「鱼乐」二字的匾额,此处对岸石块两面都刻著「洗笔池」三字。

龙池

白色小拱桥下流水连著龙池,该池塘中央小岛藏著一条石龙,龙口喷著水,龙池旁的回廊中央设有赏景休息的凭栏椅子,内侧檐下挂著匾额,刻著「鹅湖」二字。

松风阁

这里的回廊旁,小径连接至善园最高的建物,两层楼高的松风阁。松风阁前种有松树与梅林。松风阁中央有两排方形木柱。楼下后方木柱挂著一副草书对联:「石壁烟霞迎海日,天人笙鹤下云松。」出自明朝王宠的《送友生游茅山》诗句:「句容削出三茅峰,上有三仙骑玉龙。华阳洞口瑶花满,贞白祠前春草浓。石壁烟霞迎海日,天人笙鹤下云松。怜余为采千年药,与子相携九节筇」。王宠,1494-1533年,明代画画家,苏州人。与祝允明、文征明齐名,被誉为吴门三家。

前方木柱上挂著一副篆书对联,「回起楼台回水曲,直铺金翠到山巅。」出自清朝郑板桥《红桥修禊(诗会)》的诗作,原诗甚长。红(虹)桥为杨州瘦西湖胜景。郑燮,1693-1766年,号板桥,江苏扬州府兴化县人,清朝官员、学者、书画家,擅长画竹,乾隆元年进士。书者何绍基,1799-1873年,湖南道州人,清代诗人、学者、书法家,卒于苏州。

松风阁一楼里立著长方黑色石碑,刻著一篇黄庭坚《松风阁诗帖》(文末附录一),原帖堪称行书精品。黄庭坚,1045-1105年,事亲颇孝,虽居官,却自为亲洗涤便器,亦二十四孝之一。黄庭坚与张耒、晁补之、秦观并称苏门四学士。

从松风阁旁的阶梯可登二楼,可览全园区的景致。此间的栏杆与围篱以龙型与祥云的木造装饰为主,没发现「凤」的图形。二楼中央置一木制屏风,刻著米芾的蜀素帖(附录二),前置木桌古琴。米芾,1051-1107年,初名黻,北宋书画家。屏风两旁柱子上,挂著一副姿态飞扬的草书对联,「竹月漫当局,松风时在弦。」是明朝祝允明的墨宝。祝允明,1460-1526年,号枝山,苏州人,明代文学家、书法家,为「吴中四才子」之一,祝枝山就是戏剧「唐伯虎点秋香」里的配角。

曲水流觞

园区里的水源,来自东北角土山的石堆,这里种植了硕大的榕树,流水可能引自故宫东北方的小野溪,经过几叠石块,源头处石块刻上「三叠泉」三字,小溪涧蜿蜒流下,溪水旁大石刻上「曲水流觞」四个大字,而后流入到松风阁旁的大池塘中。「曲水流觞」是古代文人饮酒作诗的场景,酒杯在这里当然不可能安然流下,取景寓意罢了。小水涧配著这里秋冬的枫香黄叶,颇具山水之美。

兰亭与换鹅

在山泉源头旁建立一座八角亭,名曰「兰亭」,柱子外挂著一副对联,「此地有崇山峻岭茂林修竹,是能读三坟五典八索九丘。」集王羲之文字而成,上联是王羲之句子,下联出自左传,袁枚集联自夸读遍所有书籍,三坟指三皇之书,五典指五帝之书,八索指八卦之书,九丘指天下九洲之书。袁枚,1716-1797年,清代诗人,散文家,浙江钱塘县人。

兰亭柱子内侧尚挂著另外一联,「金题玉轴万千卷,月榭风亭三五人。」不知道出自何处,题款似是「钱沣」。钱沣,1740-1795年,乾隆三十六年进士。

亭子八角,顶似八卦。亭内置石桌石凳子,石桌上安置一盏铜油灯,古人在此夜会作诗,谈文论艺,可惜至善园五点就打烊关门了。亭子旁立有一座石碑,上刻著《兰亭集序》(附录三)。

石碑旁放置笼鹅,拟真的塑像,其旁卧著一块大石,上面就刻著「笼鹅」二字。笼鹅的故事指王羲之喜欢鹅,替道士书写了「道德经」换取一笼鹅,而当世王羲之的墨宝远贵重于鹅。

兰亭旁还立著两只欲飞的白鹤塑像。文人喜欢鹤,园中除了这两只外,还有另外几只,园中并有一块「招鹤」石碑。

在松风阁后方枫香林中,立著「王羲之写字换鹅」故事的塑像,其旁立有秦孝仪说明文字「王右军书换笼鹅造像记」。看塑像中的老者笑容可掬,他获得墨宝呢!不知道老者要墨宝传家,还是要变卖换钱?

松风阁枫香林的后方,有一座小小的鸟园,用铁丝网围起来,过去这里养过几只白孔雀与绿色孔雀,现在只剩下一只。园区里最失败的就是鸟园,窄小的空间,把几只鸟死死的圈养著,失去活力,也吸引不了游人兴趣。

碧桥西水榭

游人最集中的不是松风阁,而是临水的碧桥西水榭,白色曲桥相连,单层。水榭内有两排方形柱子,其间摆设著奇木桌子与凳子。后排四根木柱上挂著两副对联,内侧一副,外侧是另外一副。外侧对联写著「隔岸垂杨笑语,深荷映水新妆。」出自明朝徐渭。徐渭,1521-1593年,浙江山阴县(今绍兴市)人,字文长,号青藤老人、青藤道士,文学家、书画家、军事家。

内侧一副对联,「绿天賸有书经叶,碧涧疏为洗砚潭。」,署名「玄宰」。董其昌,1555-1636年,字玄宰,华亭县(今上海)人,明朝政治人物,书画艺术家,万历己丑年进士。

小结

我不喜投靠政治人物的读书人,故不喜秦孝仪。秦掌管故宫后,建立了至善园与至德园,虽留下几片不讨喜的署名碑记,不过与后来马政府与蔡政府相比,一个推动「大故宫计画」,一个推动「故宫台湾化计画」、「新故宫计画」,这些计画都会伤害目前的中国式文化氛围,这时候不得不感念秦的建设,让至善园满载中式的文人风情。

可惜后来的发展多少有些负面的影响,例如对面高耸的「至善天下」,洋楼挡著至善园的天际线,其旁红顶西方古堡式的幼稚园建物,很不搭调。

园外都市计画受台北市政府管制,故宫管不了。对园内呢?在园周围种植些四时木本花卉,樱花也罢,何必把一大株山樱花种植在园区中央。还有,毕竟至善园木造为主的建物,三十多年后,已经有些破损,疏于维修,一些建物的匾额不见了,例如碧桥西水榭的匾额、松风阁的匾额、回廊入口的匾额等,统统不见了。兰亭柱上的龙纹饰板有许多破损,一些回廊上的栏杆也有些破损。

希望本文与编辑中的影片,能为这片文人风情的园林留下记录,期待这片园林不要再劣化了!期待后生能够有机会走入到古文人的生活情境中!

匾额不见了

后记

故宫文物月刊民国74年04号,页14-27,张浣云发表《迥起楼台回水曲,直铺金翠到山颠:宋明庭园至善园简介》 一文,想来应该是最完整的介绍文字。可惜我手上没有,敝校图书馆也没有订阅该期刊早年版本。只好自行摸索,如果文中有任何错误,恳请网友先进不吝赐告。

播放本文全部照片 

请参考

至善园的回忆 

至善园梅花开 

历史长河汇故宫 

联合报社论/楼歪了:「新故宫」计画不知所云 

外双溪需要大故宫计画吗? 

再访至德园 

附录:

(一)黄庭坚《松风阁诗帖》全文

依山筑阁见平川,夜阑箕斗插屋椽。 我来名之意适然。老松魁梧数百年,斧斤所赦今参天。 风鸣娲皇五十弦,洗耳不须菩萨泉。 嘉二三子甚好贤,力贫买酒醉此筵。夜雨鸣廊到晓悬,相看不归卧僧毡。 泉枯石燥复潺湲,山川光辉为我妍。 野僧早饥不能饘,晓见寒溪有炊烟。东坡道人已沉泉,张侯何时到眼前。 钓台惊涛可昼眠,怡亭看篆蛟龙缠。 安得此身脱拘挛,舟载诸友长周旋。

(二)米芾《蜀素帖》全文

皎皎中天月,团团径千里,震泽乃一水,所占已过二,娑罗即岘山,谬云形大地,地惟东吴偏,山水古佳丽,中有皎皎人,琼衣玉为珥,位维列仙长,学与千年对,幽掺久独处,迢迢愿招类,金颸带秋威,欻逐云樯至,朝隮舆驭飙,暮返光浮袂,云盲有风马,蟾餮有刀利,亭亭太阴宫,无乃瞻星气,兴深夷险一,理洞轩裳伪,粉粉夸俗劳,坦坦忘怀易浩浩将我行,蠢蠢须公起。和林公岘山之作,山清气爽九秋天,黄菊红茱满泛船,千里结言宁有后,群贤毕至猥居前,杜郎闭客今焉是,谢守风流古所传,独把秋英缘底事,老来情味向诗偏,重九会郡楼。 元佑戊辰年九月二十三日溪堂米黻记。

(三)王羲之《兰亭集序》全文

永和九年,岁在癸丑,暮春之初,会于会稽山阴之兰亭,修稧(禊)事也。羣贤毕至,少长咸集。此地有崇山峻领(岭),茂林修竹;又有清流激湍,映带左右,引以为流觞曲水,列坐其次。虽无丝竹管弦之盛,一觞一咏,亦足以畅叙幽情。 是日也,天朗气清,惠风和畅。仰观宇宙之大,俯察品类之盛。所以游目骋怀,足以极视听之娱,信可乐也。 夫人之相与,俯仰一世,或取诸怀抱,悟言一室之内;或因寄所托,放浪形骸之外。虽趣(取/趋)舍万殊,静躁不同,当其欣于所遇,蹔得于己,怏然自足,不知老之将至;及其所之既倦,情随事迁,感慨系之矣。向之所欣,俯仰之间,已为陈迹,犹不能不以之兴怀;况修短随化,终期于尽。古人云:「死生亦大矣。」岂不痛哉! 每揽(览)昔人兴感之由,若合一契,未尝不临文嗟悼,不能喻之于怀。固知一死生为虚诞,齐彭殇为妄作。后之视今,亦由(犹)今之视昔,悲夫!故列叙时人,录其所述,虽世殊事异,所以兴怀,其致一也。后之揽(览)者,亦将有感于斯文。

有谁推荐more
全站分类:休闲生活 旅人手札
自订分类:环境
上一则: 至善园全纪录,出炉了
下一则: 至善园梅花开

限会员,要发表回响,请先登入
回响(3) :
3楼. Charles Lin
2019/02/15 14:10

读过大作,感想是至善园"园虽小处处溪壑,帖甚多字字珠玑",感谢分享。

社会这几年统独对立,政权更迭频仍,故宫这几年似也迷失方向,不够务本业,花太多心思在业外,甚为可惜。

2楼. 醉梦Horace
2019/02/08 17:14

传统中国庭园雅致

令人感受到宁静平和

以后不会再有公家建设的中式园林了,没有那份心,也缺乏素养与能力了。祝福新春如意! wonghc2019/02/08 21:08回覆
1楼. Sookhing
2019/02/06 11:47

新春快乐,万事如意。

感谢您此文详细说明,

初一下午

我也到故宫去游园,

还有原住民文化主题公园

谢谢您!祝福猪年如意。 wonghc2019/02/06 16:11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