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洲美,日渐消失的田园梦
2017/05/20 07:20
浏览4,753
回响5
推荐83
引用0

2009年二月初探洲美后,便喜欢上这里的田园景致,北投焚化炉后方大片的水稻田,稻熟时,金黄色的稻浪恰似我年少时的乡村。从此后,常来此寻梦,有时候清晨来,看植物,看小鸟,有时候傍晚来看夕阳。洲美就在在外双溪下游,原来的外双溪在进入基隆河前拐弯进入洲美农田,在焚化炉旁才汇入到基隆河,基隆河截弯取直时,挖开基隆河岸,让外双溪直流入基隆河,使得洲美的原河道成为废河道。

近年,废河道的前段开发为:北投士林科学园区,洲美约有三分之一的农田消失了,在那里我拍过大片荷花田,也拍过斑文鸟的合家欢,现在都围在水泥墙内。就因为洲美正在进行翻天覆地的变化,近年每年我都会带学生来这里访视,让年轻朋友们亲眼目赌变化的过程。可惜今年依照去年费率所编列的租车预算无法支应,今年来不了,据说是因为一例一休之故,租公车费用三级跳。

所以在今(2017)年四月三十日,独自走一趟,将现状编入到教材中。洲美街入口,两旁还是低矮的楼房,屈原宫虽然还没有变化,两艘龙舟还搁在庙前,后方已经竖起多栋大楼了。

洲美国小门柱上的校名卸下了,校园空荡荡,有些地方还立起工程围篱,想来校舍快被拆除。

洲美国小对面的洲美街196巷还是原来的模样,低矮的房舍和铁皮工厂,从此巷进入到洲美的农田区。巷子的末端多了一座铁皮的厂房,不知道是整修扩大过还是新建物。

从巷子末端朝著焚化炉高塔方向,水圳刚修整过,中央一株巨大的菩提树,似是新移植过来的,洲美过去没有菩提树。

新修建水圳旁种植了成排的樱花,树底种上属于庭院里的草坪,还铺上几片石板,放了几张木头椅子,一派休闲模样。

走过新修水圳后,田间还有一小段水圳维持著原来的面貌。

焚化炉后方,原有一条窄小的水泥产业道路划过水稻田中央,将稻田分成两半。水田里不全是水稻,有些种植上茭白笋之类的作物。

农人依样在田里忙碌著。

窄小的产业道路装上了太阳能路灯,不过,两旁不再开阔,农家建了网室、鸽舍和其它农寮。

试看今年的四月底,和2009年同地点同角度的春耕和秋熟。

换另外的角度,焚化炉后方的稻田,和2009年春耕插秧没多久时,夕阳的云彩和阳明山群全倒影在稻田里,两相对照,能不惆怅。

2009年初临洲美,那时候工人正在整修水圳,水圳旁的樱花树还没有种下,原来转角处的乌桕树跨在水圳上,看着这株原本冬天光秃秃的乌桕树,转眼间长满绿荫,似护佑著水圳。

后来这一段水圳整修完成了,乌桕树依旧,埋在水泥墙里失去原来天然的风采。

水圳旁的樱花树长高了,四月底,树枝上结满樱桃,果实不大。

这段人工水圳,2009年当年水质尚清澈,可惜今年所见,水圳里长满藻类,不知道是否优氧化之故。

废河道中央建了水坝,这一带称为九份沟,早年清晨在水坝前遇到一对夫妇,他们说这里像四川的「九寨沟」,赞美此处的美景罢了。不过,今日水坝前堆满垃圾。

水坝将废河道的溪水拦起来,灌入到水圳中,通往洲美的农田。溪水经过废河道上游水生植物(如水芙蓉、布袋莲等)的处理,水坝前的溪水干净不少,钓客倒是没有减少。

基隆河水直达水坝之下,比坝上的溪水髒多了。不过,2009年坝下的河道没长那么多水藻和其它浮水的植物,今天的河面似乎堵塞了。

沿著坝下河道边筑有步道,有些地方还是架在河道上的木板栈道。步道旁的植物现在更高壮绵密了,特别接近运动公园后方的那一段栈道旁,树木更浓密。

步道不像早年清爽,那可恶的外来种小花蔓泽兰从河道旁滋长,渐渐攀上步道的栏杆。

在水圳旁的步道边上,小花蔓泽兰更夸张地覆盖了整片树丛。

河道的对岸,有一座郭子仪庙(忠武王宫),2009年庙前的榕树还没有那么巨大,庙的模样还可以倒映到溪水中。现在树长高壮了,和庙旁的铁皮屋遮档,似乎失去当年的美感。

再回看洲美街196巷东侧的农田,这里靠近科学园区,大楼和水泥围墙就在眼前。2009年时,屈原宫后方农田还种植了水稻,靠废河道的方向,有大片荷花田(莲藕田),开著白色或淡粉色的荷花,还有种植各式仙人掌,还有留著大片草地(空地)。当年多处水窪地都种植了荷花,当年的洲美是我观荷的秘境。现在水窪地填起来了,改种其它作物,荷花完全从洲美消失了。产业道路两旁这几年间陆续筑起农舍、农寮,虽然一点都不像他处的豪华农舍,不过,原来开阔的田野风貌也就改观了。

农舍的主人告诉我:他不喜欢住高楼(安置住宅),喜欢住在农舍里,多自在。不过,都市巨兽已经吞噬了士林铁道两旁所有农田,又怎会放过外双溪最下游的洲美,工业园区的水泥围墙想来也挡不了几年了。

请参考

洲美行之一

洲美行之二

洲美的落日照稻田

守得洲美稻熟了

洲美荷花香

今天的洲美

有谁推荐more
全站分类:在地生活 大台北
自订分类:环境
上一则: 三峡单车漫游
下一则: 骑车去大直美堤公园

限会员,要发表回响,请先登入
回响(5) :
5楼. Sookhing
2017/06/02 19:37

今天的大雨造成各地灾情,东吴校园也淹水,

愿 大家平安!

谢谢关心!刚好我记录下暴雨成灾: https://www.facebook.com/wonghc70/videos/1823845324609320/

wonghc2017/06/04 10:55回覆
4楼. 其正
2017/05/28 08:50
"翻天覆地":烟囱矗立,污染加重,田园流失,绿色草树避难,触目灰黄,河床没水......喔,拔河吧!端午会热闹些吗?热闹于我何有哉?世代在递变,哪里方会赢?我们也只得看热闹了.
3楼. 醉梦Horace
2017/05/21 10:07

大自然默默承受人类的改造转型

尤其在都会区更是如此

这几天回南部乡下

虽然也难免看到人类庞大的力量

但相对于都会区少多了

看到荒废的房子及周遭自然生长的野草花

一两只狗的闪没

别有一番景致

我小时候的乡下已经没有人种稻子了,而且田间多处立起了农舍,两三层楼的,人口的增加已经吞噬了稻浪美景。可惜的是:洲美快速的蜕变,梦更远了。 wonghc2017/05/22 00:08回覆
2楼. 秉源
2017/05/20 21:40
其实我还有点惊讶士林地区还能看到农地。如以早二十年前台北市区发展的速度来看,洲美的农地应该早已变成公寓大楼了。或许台湾停滞的经济发展和人口成长缓和了台北市区发展的速度。是福是祸还真不好说。
从Google Map查看就知道洲美、社子和隔壁的关渡都是类似的环境,台北市政府禁止这几处开发多年了,特别是社子和洲美农田混杂民居和铁皮工厂,社子岛的开发计画新市长上台又有不同的想法,洲美的科学园区是前市长的杰作。 wonghc2017/05/20 22:32回覆
1楼. 竹子
2017/05/20 10:05

几年前我也曾来过     周美国小还在

改变很多     让人不胜唏嘘~


        
识途老马啊!第二张照片就是九份沟水坝将水拦起来,在这闸口流入到洲美的水圳中,谢谢您的补充。 wonghc2017/05/20 10:54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