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让爱出来_马友友与丝路音乐会
2016/09/27 11:25
浏览2,052
回响0
推荐21
引用0

片子开场,一群音乐家们在巴黎河畔玩起音乐,真的是玩,每个人都笑得开心,还有画家在地上即兴作画,这是马友友在1998年尝试筹组的丝路合奏乐团,中间历经了911事件、伊朗革命、叙利亚内战等国际战乱,这个跨界又跨国的乐团,居然就这么走过了十五个年头。

擅长弹奏波斯卡曼贾秦的伊朗的音乐家凯汉.卡勒(Kayhan Kalhor)因为被政府监控,回不了祖国;拥有大马士革电机学士学位的叙利亚音乐家基南.亚梅Kinan Azmeh,同时也在音乐学院主修单簧管,因为内战,他对自己徒有手中这把单簧管却无力为家国些什么而深感自责与极度自我否定;中国音乐家吴蛮演奏起琵琶,象是摇滚乐手,距离文革时期的中国,也有好大一段落差,而再回乡时,中国经济早已跟上国际,但她热爱的国乐、民俗音乐,却日渐凋零;来自西班牙西北部贫困自治区加利西亚的克莉丝汀娜.派朵(Cristina Pato)是个极具爆发能量的风笛音乐家,她致力用风笛传承加利西亚的文化。

每位音乐家都有他们的人生课题。丝路合奏乐团的发起人马友友,当然也有他生命中最深刻的困惑。他的跨界,一度被传统古典音乐界是为叛徒,连最钟爱他的恩师史坦恩也忍不住质疑他偏离古典音乐太远,把古典音乐当游戏。

不断从父亲马孝骏身上一点一滴找寻什么是生命中的意义,马友友历经年轻时的离经叛道以及后来跨界的路途,他慢慢才明白:自己不是要当一名音乐家,只是刚好手中握有的是把大提琴,而真正他想做的是影响世界与改变世界。这份宏愿,也是来自父亲一生投入中西音乐融合的努力。

就在马友友用大提琴与中国笙音乐家吴彤合奏「望春风」时,我掉了眼泪。台湾歌曲、大提琴与笙,邓雨贤、马友友与吴彤,动人的音乐,怎会有界限?而人若能在语言文化隔阂里,透过乐音达到共鸣,人类之间还会有什么消弭不了不藩篱?

高傲的自我,该退下了。

马友友带著那份对人类的热爱作为驱动力,用了他的大提琴走出古典音乐象牙塔,串起丝路各国音乐,我们除了炮弹仇恨之外,更深远的内在,其实是这么爱好美好与和平。

因为马友友,想起了已逝的萨伊德与巴伦波音合作的「和平狂想曲」计画,一直都有这些先驱不放弃找回人性之美,我们又如何能偏狭固执地指责眼前所见不完美的一切?与其指责,不如行动。

基南带了一堆笛子乐器,去了难民营,教孩子们音乐;吴蛮带著山西皮影戏班,到纽约演出,让世界知道中华文化的古老美好;克莉丝汀娜举办加利西亚音乐节,与国际接轨。虽然凯汉仍旧没能回到伊朗,但这份「悲剧」,相信能化为音乐创作力量,会继续爱著他的祖国与家园。

有谁推荐more
发表回响

会员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