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观看台北的几种方式_从三部纪录片谈起
2018/03/21 10:57
浏览1,344
回响0
推荐20
引用0

观看一座城市,可以有多少角度和方式?

若问外边的人对社子岛的印象,大概不脱离偏僻、工厂、较落后等印象,而如果走入岛内跟在地居民聊聊,长居于此的人会笑脸告诉你:「在岛上生活很美好!」

大台北的公共运输系统很便利,单车道的闢建也鼓励这座城市的居民可以在大众运输间以此代步,当人人都在城里流畅地运行穿梭时,轮椅族(或者娃娃车)却依然艰辛地要跨过层层障碍,跨不过的,只好倒退另寻他路。 

现在人对于居住环境大概都知道不能只是一味种房子,房子外还要有绿荫,好不容易在城市里找到了一片绿荫适合居住,却又想拆掉原先老旧的一切,重新种屋种树,对于居住质量只有落在自以为的想象,也只局限在消费层面上,却忘了一块土地上经年累月堆叠出来的岁月记忆与美好,那是钱换不来的价值。

以上所谈的城市面向,分别是《岛之声》、《舞圈》与《巷弄里的绿宝石》三部纪录片在台北市里从不同角度、不同身份而起的创作主题。三部影片都有自己的关怀,但从更宽广的视野来看,三部作品都在思考同一件事,若借用《巷弄里的绿宝石》片尾访谈青田社区发展协会理事长黄隆正的话来说,就是「现代人对环境的要求是什么」?

想都不用想,「好的环境质量」是目标,还需要说?如答案可以这么单纯,就好解决了,但关键就是对于「好」,很难有共识。

社子岛的传统音乐传承超过一甲子,在当时还是台北市蔬菜主要的供应来源地、往来船运频繁的年代,轩社很重要,1960年代的皇宫戏院就是社子岛风光时的见证,可容纳500人的空间,不仅可以可以看电影,广场上更是居民们茶余饭后的休闲娱乐场所。这些荣景随著台北市政商中心的转移而没落,轩社也成了落伍的象征,只有边缘弱势的孩子才会来学,敲锣吹唢呐永远比不上钢琴与小提琴。

基隆河畔的矮房是水岸第一排,这得天独厚的位置,被财力雄厚的建商看上,「好的环境质量」变成要坐拥豪宅、把河岸景观纳入自己落地窗才算,与整个湿地生态敞开的传统老屋成了该被更新的硬件设施。 

青田街也有类似情况。民国九十年代,公家闲置空间被检讨,台大慌慌张张推倒了几间屋、几棵树,此举让居民震惊:许多从日治时期生长至今的老树该被这样对待吗?之后为了护树,延伸至护老屋,十多年的成果,青田街成了有别于信义豪宅区的「另类豪宅」选择。为了挤入这有树、有人文历史厚度的文教区,建商又汲汲营营觅地盖楼,「好的生活质量」可以一坪一坪计算,只要算得出来,就有人可以买得下来。

消费挂帅的现代,只要能创造出需求,市场经济就有办法透过金钱来交易。于是,我们对于好的环境质量期待,多元样貌逐渐剩下一元价值。

也或许,我们不该这么负面或悲观,因为《舞圈》主角鲁凯族姑娘小葵,就是怀著台北梦而远从南台湾只身北上打拚。比起她的原乡,台北对于身障者的照顾更友善,在部落里的环境与地形,她无法随意出门,遑论跳舞唱歌,但在台北,她可以此为业,大胆走上表演艺术工作;即使偶而遇到想再多压榨她一些劳力的合作单位,偶而出门上个厕所不方便,偶而轮椅需要跟汽机车抢道,偶而轮椅也得在骑楼夹缝中杀出一条通道,但这些,都不足以打退她,因为台北让她可以自由来去,一种基本的行动自由。即使,直立人如你我,这自由看来都已经被限缩了不少,小葵却珍惜在心头。

一座城市,从不同角度观察,就有不同的感受与评价。由美国人力资源咨询公司(Mercer)所做的全球城市生活质量排名调查结果,台北连续跟年都位居第84名,大概都排在新加坡、东京、神户、香港与首尔之后,虽非第一,但也不坏。我们真的次于新加坡、东京或者香港吗?还记得这些城市的朋友们,都对台北舒适不压迫的巷弄文化评价最高,也对我们习以为常这的人文艺术氛围相当推崇;然而如同前述,当身处其中的我们趋于一元价值的追求时,不够细腻地对待过往的历史人文资产,又是另一种遗憾。

我们都是生活在台北里的人,用著我们的生活、工作与日常种种来书写这座城市,意大利小说家伊塔尔·卡尔维诺在《看不见的城市》里提到:「城市不会诉说它的过去,而是像手纹一样包容著过去,写在街角,在窗户的栅栏,在阶梯的扶手,在避雷针的天线,在旗杆上,每个小地方,都一一铭记了刻痕、缺口和卷曲的边缘。」城市的过去,我们踏著走,城市的未来,由当下的我们正打造著。

美好与不美好,不同声音的激荡甚至冲撞,都会在时间长流里融合成台北丰富的样貌。换成你,会怎么书写这城市?

有谁推荐more
发表回响

会员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