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解放军里的日本兵 (转载八)
2019/07/26 17:17
浏览322
回响0
推荐4
引用0
干部评论会给浅野他们带来了转变,并没有人要求他们做,但自那以后他们自发开始了学习讨论会。参加学习会的包括浅野夫人等护士在内有日本人十人,外加部队在长城附近时加入医疗部队的两名朝鲜人,共十二人。他们把组织学习小组学习的计划向政治委员说了,最初先去参观中国士兵们的学习会。士兵们正在学习四七年十二月二十五日发表的毛泽东的重要论文《当前的形势和我们的任务》,政委并没有给日本人小组指定学习材料,只说:想学的话,可以自由地学学看。


浅野他们提出需要教材,结果日语版的《当前的形势和我们的任务》被提供给了他们。沈阳的民主报社翻译的,纸张粗糙,但印刷很清楚。


虽然备有提供日本人阅读的教材,但日本人自己不提出要求并不拿出来,从军干部的这种态度里,浅野他们进一步感受到了“自愿原则”的彻底贯彻。


浅野他们每天早饭前和晚饭后各学习一小时,从精读教材入手,早上还好,晚上因为没有电灯,将菜油倒在盘子里,用脱脂绵做灯芯点上火,在昏暗中学习。当时,无论怎么读,也不懂论文到底在说什么。而且,虽说开始了学习会,但大家的头脑里对共产党的宣传所抱有的警戒心依然在起作用,与其说是以接受的心情阅读,不如说是常常从中挑刺:“这个说的不对吧”,如此的学习状态而已。政委有时会来看他们,问他们:“意思读得懂吗?”“读是在读,不懂的地方多,很辛苦啊”他们说。政委听了只是说“是吗?”笑笑,却绝不深入参与他们的学习讨论。


对于曾经接受过四五年之久日本军队教育的浅野他们来说,不可能轻而易举地消化理解马列主义观点的文献。帮助他们加深理解的除了半年多以来他们在解放军内的亲身体验以外,还有在他们中间思想最进步的H的亲身解说。随著读书会活动次数的增加,渐渐“挑刺”的时候减少了,有时还情不自禁地会有所感叹,有的人会说“虽说说的不错,但我们只有这个读物,并没有能够与之比较的读物嘛。”流露出怀疑的心情,但同时又感叹“但无论如何,这个(文献)还是很了不起啊”。浅野自身,过去在解放军中生活的零零碎碎的片段,通过学习,变得能够系统地理解了,对于人民解放军的实际形象和中国革命的印象,虽说还有些朦胧却似乎能够整体把握了。


在克山医院的时候,日本为什么会战败的问题,常常是日本人之间的中心议论话题。他们那时认为本不该战败的战争却战败了,每议论时常有悲愤慷慨的心情。学习会开始之后,话题也自动会转向那里。成为议论话题的是:(日本)青年将校发起的“革新”,“昭和维新”与现在中国开展的“革命”的比较。根据浅野的断片记忆整理的当时的讨论的情形,用对话方式表现大致如下:


“通过革新解决社会矛盾,就这一点来说‘昭和维新’与‘中国革命’是共通的。”


“但是,好像又有什么地方是不一样的。”


“什么地方不一样呢?”


“将校们所做的事情,总感觉规模气势比较小似的。”


“是这样的。光靠军人行动,日本的革新就能完成。他们似乎是这样考虑的。而且只是一部分的军人------。那结果不就是战败了吗?”


“读毛泽东的文章,再看(日本)军队的做法,感觉青年将校们想的与实际做的相差甚远,为什么呢?”


“吸引占中国人大多数的农民参加革命,使他们行动起来。想来这是最基本的不一样的地方。”


“可是,青年将校们不也是决意要对农村的贫穷实行‘革新’的吗”


“也许吧。可是他们真有设身处地地为农民考虑吗?感觉在他们的头脑里只有如何掌握军队和政治的权利而已。”


“而我们周围的解放军的士兵们,几乎都是农民。他们真的是为农民着想的。感觉农民们真是跟著革命走的。比起日本的将校们的考虑,(中国的)规模气势都大。”


“这也是政变与革命的区别吧。”


这是学习会开始后两三星期左右时,日本人解放军士兵们所到达的一个阶段。一个明显的转变是:因为(日本)战败而慷慨悲愤的人,已经一个都没有了。

「有意思吧?学习中国的《形势与任务》,居然解决了日本人为何失败的事情?没想到!说明日本人一直在思考呀!」


 据浅野说,五个日本人士兵的学习水平,除了H以外,都差不多。户井田三郎也许在剩下的几个人里面稍微领先一点。当大家学习文献一味挑刺的时候,户井田说:“就算看法不一致,但文献非常优秀这一点是无可否认的,一味地挑刺对自己思想提高全无好处。”


这个户井田,现在是自民党的议员。在众多参加八路军的日本人里他走的是最特殊的道路。回顾当初在解放军里的那段生活,他说:“并非是我主动想去参军的,是被留用的,为了生活而去的。当时那种状况不得已而为之的。主义主张之类不论,我当时是尽心尽意协助解放军的,他们也是很高兴的。完全没有在思想上强行灌输我们什么。都是很成熟的人,不会那样的。那时候学习了《目前的形式和我们的任务》等文献,革命的方法姑且不论,毛泽东论文的优秀是让人敬服的。回国后我也读《矛盾论》《实践论》,深感毛泽东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人物。体制尽管不同,从那段解放军生活里我得到了贵重的经验。”


干部评论和学习活动结束后,七月底部队向信阳出发。在信阳,不仅有医疗部队,周边还驻扎有不少实战部队,这些实战部队也在进行干部评论和学习活动。浅野他们开始有些不解,觉得:打仗的时候,实战的大部队怎么还能悠闲地学习呢。可是后来从中国人将士那里听到了许多解放军的行动和活动原则,渐渐地了解了解放军独特的作战行动,改变了他们的想法。


原来解放军并非只是驻扎在那里休息的。举例来说,如果A军团在前线作战时,B军团则在后方边修生养息边开展学习活动,养精蓄锐的同时在思想上武装战士之后,再投入战场。而当B军团投入前方战斗时,A军团又退到后方休息并学习,这就是解放军传统的用兵方法。军队并不单纯地只是战斗,除了战斗还必须重视日常的思想学习,这就是毛泽东和朱德他们的想法。军队首先必须强化思想,才能有战斗力,才能成为为革命的优秀军队,这是建军以来一贯实行的指导方针。就如在《目前的形势和我们的任务》的文献中对这个军事原则所总结的那样:要巧妙地利用两次战役当中的间隙,休整和训练部队。休整和训练的时间不宜过长,尽量不给敌人以喘息的时间。至此,浅野他们也理解了为什么部队在新郑时驻扎了一个多月的原因。

「共军的整训,历来是他们形成战斗力的重要因素,特别是一些国军改编而来的部队,不加以整训,难以形成统一指挥。」

三十九军从信阳向汉口出发,九月初渡长江。中共中央已经在这一年(1949年)的四月二十一日,以毛泽东和朱德的联名向全军发出了进军命令,要坚决,彻底,干净地消灭国民党反动派,解放全中国。据此,同日早上,刘伯承,邓小平率领的第二野战军和陈毅,粟裕率领的第三野战军由长江北岸渡江,战线长达五百公里,开始在华南追击败走的国民党军。
有谁推荐more

限会员,要发表回响,请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