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解放军里的日本兵 (转载五)
2019/07/20 11:36
浏览292
回响0
推荐2
引用0
解放军里的日本兵们当时觉得不可思议的一件事是军队里没有军阶。如此,谁是将校,谁是士兵,由外观上看完全无法区别。加入到这个“没有军阶”的军队里会奇怪,它是如何实行统帅的呢?觉得百般不可思议。浅野他们也悄悄私下议论:“这样的军队如何指挥,又怎能贯彻命令呢?”士兵碰到长官也不敬礼,“完全没有秩序,乱七八糟”他们想。但虽说是这样想,有时却又觉得与日本军队那种差一级也必须绝对服从的要求,以及强制实行的严格刻板的种种礼仪想比,反而可能是八路军的做法先进。后来,随著他们随军生活的积累,渐渐意识到:一眼看去似乎没有秩序的八路军,实际上很好地被统率著,下级对上级的命令是不折不扣地遵守执行的。
此外,让他们一致不得不承认的是:军队的纪律严格并得到彻底的执行。他们第一次知道了“三大纪律八项注意”是军队纪律的基石。在他们加入解放军的前一年,也就是四七年的十月,人民解放军总司令部对全军发布了自工农红军建军以来一直遵守实行的军队纪律的三大纪律八项注意,正式公布了如下的内容:
三大纪律
一,    一切行动听指挥。「对待上级关系」
二,    不拿群众一针一线。「对待民众的关系」
三,    缴获东西要归公。「物资利益的分配」
八项注意
一,    说话和气。「人际间沟通技巧」
二,    买卖公平。「与民众之间的交易」
三,    借东西要还。「民众关系之借用」
四,    损坏东西要赔。「对民众的责任感」
五,    不打人骂人。「对待同僚和敌人」
六,    不损坏庄稼。「处理民众关系和利益」
七,    不调戏妇女。「对待民众中的女人」
八,    不虐待俘虏。「对待放下武器的敌人」
「看到没有,共军的铁律“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几乎全部是对自己军队的约束,重中之重是人际关系,其实说到头,还是一个利益关系,你想想,共军自始至终都无完整的后勤服务,长期处于流动状态,战争资源哪里里来?当然是来自民间,如果你把跟民众的关系搞砸了,不被灭掉才怪。这里插一段故事,国共第二次合作抗日的时候,老蒋会见共军之朱德,问:“玉阶兄,以贵党的看法,抗战该如何打?”,朱德笑曰:“按照我党毛润之的主意和我们的经验,必须动员全国4万万民众打持久战。”,老蒋答曰:“军队都跑光了,老百姓能有什么用?”--转载注」
中国共产党制定了这种谁都能够明白的内容简洁的纪律,用这种军队内部不用说,外界也很容易懂得的形式彻底地贯彻实行了它的军队纪律。其基本精神从内容看就一目了然,是要建立能够为人民大众所信赖的军队,要使得军队的指挥,命令能够严格地得到遵守执行,并且要在将士之间培养民主的关系。浅野他们终于明白到,他们之前在国境附近的小镇上看到的八路军干部们的和蔼的言行举止,在克山医院时感佩的将士们的为人处世的方法,一切都是以三大纪律八项注意为基础培育出来的。

「共军今天仍然在执行这些纪律,这些纪律对于当时文化不高甚至是文盲的军队,非常浅显易懂。当然,美军也有战场戒律,但是那都是如何打仗的事情,而共军,更多的是讲究如何处理各种关系,体现为人际关系,特别是上下级关系,内部关系,跟民众关系,对敌关系等,这些处理好了,就是战斗力,是吧?--转载注」
部队由山海关出发经过昌黎,向著唐山进军。据中国士兵们说是要去攻打天津。在唐山驻扎了三天,浅野他们的家眷坐着卡车在那里追上了他们。证明了军干部之前对他们做的承诺得到了切实的执行。妻子告诉浅野:虽说宿舍简陋点,但生活没有任何不便,且得到了很好的照顾。浅野听了很欣慰。他的妻子在后方也在医院里做着护士工作。自那次相见之后,浅野他们对呆在后方的家眷们就完全没有什么担心了。
到达天津时,战斗似乎已近结束,浅野他们听到的只剩下零星四五声炮响而已。抵达天津郊外,在那里迎来了一九四九年的元旦,不几日听到了天津解放的新闻。原想着无需再牵挂后方的家眷,可以全身心参加战斗的浅野他们因未能亲身赶上解放天津的战斗,稍感遗憾。
在解放天津作战中,浅野他们又体验到一些解放军的特异行动。比如,进城的部队数量严格控制到最少数,其余的部队都尽量不进城。浅野他们在天津攻下后,原本期盼着可以进城去亲眼看看这个久闻其名的大都市的,但结果只是停留在郊外,一步都未跨进城里去。天津战斗完成后过了不久,又开始绕过天津继续南下。
「这恐怕是国共两党最大的差别,国军占领任何一个地方,都有一批接受大员涌进城市抢夺利益,军队更是争先恐后抢占各种物资,共军,则肯定不会这样做。 --转载注」
此时浅野他们已经与部队的将士们很熟悉了,有了疑问就会问他们。问他们为什么要绕开天津走,回答说这是解放军的城市政策。考虑到多年来受到反共宣传的当时的大都市的现实状况,要尽量避免让市民陷入不安或恐慌,减少不必要的麻烦,所以当城市攻下来之后,进城的部队只限于最训练有素的模范部队。也就是说,为了彻底清除反共宣传的影响,争取市民的支持,进城的部队必须严格挑选那些思想与行动都过得硬的,他们能够对市民施加正面的影响。彻底地贯彻解放军的这种城市政策,而又收到显著成效的,是解放上海的战斗。
解放军的宣传活动也很有特色。天津解放的翌日,医疗队的士兵和村子里的农民们敲锣打鼓跳起舞来。那是从延安普及开来的秧歌舞,农民和士兵们装扮成地主,地主狗腿子,拿著红缨枪的农民以及解放军士兵,踩著高跷,一边演著农民斗地主和解放战争内容的短剧,一边跳著舞。这是解放军的初步的政治宣传工作。解放军是战斗部队,同时也是宣传革命意义的“宣传工作队”或者说“革命的播种机”,这种跳舞就是他们宣传工作的具体展示。
但当然,对当时的浅野他们来说,这种深刻的意义是他们不可能理解得到的。忽然间,部队驻扎的地方就热闹起来,跳舞的行列过来了,大家闻声出去看热闹,看见认识的士兵也在其中。问他们:“你们这是在干嘛呢?”“天津解放啦,我们和老乡们一起庆祝呢。”他们说。战争还在进行中,却搞这些小短剧的演出,中国军队可真有闲情逸致啊,当时的浅野他们是这样想的。
就这样,对浅野他们来说,看到的听到的尽是新鲜的事情。虽然浅野他们遇到新鲜事情时候总是寻问这些事情的意义所在,但当时至多只是理解零星碎片。然而当在行军过程中这些新鲜事不断地重覆发生,随著经验的积累,浅野他们终于能够比较真实完整地看到人民解放军的整体形象和面貌,较为深刻地理解指导这个军队的中国共产党的理念了。浅野说他们的理解逐步深入的过程不是靠演绎法,而是靠归纳法,是通过一件一件的事实学到的。
解放军部队的日常生活是怎样的呢?伙食方面,主食是用高粱或谷子做的饭。有时也有稀饭。副食基本上是炒蔬菜加汤。大锅饭。从河北向南以后,主食逐渐变为麦子和米饭。质量不说,量则是足够的。
 伙食八个人一组。哨声一响,一声“开饭啦”,大家无论在做什么都会立即跑去吃饭。“手上工作放不下,等会吃”之类的悠闲自在,即使是非战斗时期,在部队也是绝对行不通的。能吃的时候不结结实实地吃饱,不知什么时候就会吃不上了都未必可知。这是从二十多年战乱生活中生存下来的宝贵经验的产物。即使到了现在,“吃过饭了吗”也是中国人寒暄语里的一句,从中也可看出中国人是多么地重视吃饭这件事情。
餐具如前所述,是一只带把柄的搪瓷杯和竹筷。杯子既用来盛饭,也用来喝水,刷牙漱口等。行军时,杯子挂在腰上,或系在背包上。将竹筷插在绑腿里的士兵常常可见。背上背的被子看似不起眼,却很方便实用。是类似夏天盖的薄被,夜里,将其如袋子般折迭起来,钻进去睡觉。为防止棉花挤到一处,被子上用线缝成长条。枕头像钱包一样可以从当中折叠为两段。里面放内衣和其它日用品。
就寝是分别居住在民家。让老乡腾出一到两间房屋居住。浅野他们家属来时,借少许宽敞点的房屋住。这些事都由部队专门负责人员事先张罗安排,部队到达后分配居住即可。居住在民家的士兵们就如“三大纪律八项注意”规定的那样,时时都会注意与老乡搞好关系。早上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清扫老乡的院子,帮助老乡挑水,餵牲口等。
「是不是有一种看电影的赶脚?当整个事件来自亲眼所见,才能写出如此真实的文章,不得不佩服一下浅野鬼子的细心观察!--转载注」
浅野他们高度评价解放军对老乡们的态度。因为他们知道如果是日本军,对民众会想怎样就怎样,如果老百姓不满,会让宪兵队来镇压的。
有谁推荐more

限会员,要发表回响,请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