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解放军里的日本兵 (转载四)
2019/07/20 11:09
浏览307
回响0
推荐5
引用0
二 越过长城去
列车载著八路军和克山医院为首的周边医院的医务工作者,经齐齐哈尔,进入洮昂线,一路开向“南满”。当初,出发命令下达时,浅野他们曾试探著向政委打听部队开拔的目的和方向,回答是军事秘密,其余一句话的说明都没有。孩子尚在吃奶的浅野夫妇心里觉得不安,可是如果离开部队医院,能否回日本又全没有把握。克山医院的其它日本人也都怀著相同的心事,大家一起商量的结果是“听天由命”,乘火车随部队南下。运输列车在位于锦州和山海关之间的兴城停下。部队要在兴城呆一周,期间进行了部队的整编。
抗日战争时期,共产党所领导的原工农红军,于一九三七年在国共合作的基础上,改编为国民党军的一个军团,叫做“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简称八路军。八路军下属一一五,一二零,一二九三个师。当时,还有原本以各自独立的形式在长江周边八省开展游击活动的各支部队,统合为“国民革命军新编第四军”(简称新四军),与八路军遥相呼应坚持抗日战争。

「这里有一个编制问题,“八路军”当时是一个挺奇怪的名字,对吧?其实八路军这个名字,来源于民国初期的国府战斗序列,最初被授予粤军,是清末新军(镇,协,标等建制)沿革以后的变种,级别比集团军,方面军,及后来的战区级别还都高,但是老蒋很快发现不对,极短时间,就将他们改为第十八集团军,但是共军仍然广泛使用“八路军”,觉得号召力够高,事实上也是这样--转载注」
抗战胜利后,为了对抗国民党军进入东北地区,林彪率领的八路军一一五师和新四军的一部,于四五年十一月,与原本在东北地区坚持游击战争的反满抗日联军合并,编成“东北民主联军”,在东北地区进行解放战争。随著国共内战的进展,中共中央于四七年三月,把长城线内外的共产党军统合,改称为“人民解放军”(一一五师一部与一二九师合并为华北人民解放军,一二零师与西北人民解放军,新四军合并为华东人民解放军),总司令部(总司令朱德)设在延安。东北地方的军队,在十二月里也改为东北人民解放军。
东北地区的战斗取得胜利后,进入了以解放全中国为目的的总进攻阶段,一九四八年十一月一日,中共中央军事委员会实施新的军队整编,军队分为“野战军”“地方军”“游击部队”三种。野战军是机动地转战于全国各地区的部队,地方军是担负以省为单位的战斗与防卫的部队,游击部队就是民兵。由此,人民解放军的第一野战军(西北人民解放军),第二野战军(华北人民解放军),第三野战军(华东野战军),第四野战军(东北人民解放军)诞生了。
「四野的血统其实非常复杂,当然主要是八路军的115师,也有不少人来自晋察冀,120师,129师和新四军的山东支队。当时毛为了稳图东北,交给了林彪的是最精锐的干部,所以到后来55年授衔的时候,来自四野的将军最多。但是如果刨去来自其它军事单位的人员,其实几个师,差不多,120师稍微弱一些,因为它们的地域是晋西北,不能离开陕北太远,要拱卫延安,不像115,129,和新四军,可以放开了打。--转载注」
浅野他们到达兴城时,全军正在实施整编,克山医院被编为“第四野战军第五后方医疗队”,下属于第三十九军。第五后方医疗队的阵容约有三百人左右。在这里浅野他们也没有得到什么具体的说明,与医院一起被编入了新的部队。
在整编军队的忙乱氛围中,浅野他们感受到即将正式参加战争的不安和紧张。切身感受到被置于与过去两年多来在克山医院的平稳生活迥然不同的境遇之中。
于是浅野他们通过担任与中国方面联系角色的H,向部队首长提出了四个问题:一,去哪里里?二,行军将如何进行,如果是步行,一天走几公里?三,最终目的地是哪里里(含有什么时候可以回国的意思)?四,家属怎么办?对浅野而言,最在意的是抱著吃奶的孩子的妻子该怎样才好。那时他的长女才刚满三个月。如果坐火车或卡车还凑合,如果徒步走,妻子是无法同行的。所以想知道部队将如何行军。
回答极其简单。第一,为打败国民党军而南下,到哪里里不能说。第二,用两条腿行军。一天八十华里(四十公里)。第三,一直前进,直到消灭蒋介石军队。第四,家属随部队行动。中国军队的干部们,有家属的也都一样。所以无需担心。浅野觉得可能因为是军事秘密,所以无法得到具体回答。但对于第二以下各点听了很是吃惊。首先,一天步行四十公里,这按照旧日本军队的常识是不可思议的。旧日本军的徒步行军速度为一小时四公里,按此推算中国军队一小时需走六公里左右。
其次,中国军队,家属随军行动是正常普通的事情。而在日本军队里老婆孩子跟著战斗部队转来转去,是无法想象的事情。于是浅野进一步询问家属具体如何随军行动,得到的答复是,有孩子的妇女们在设立于战斗部队后方安全地带的“家属招待所”里生活,一个战役结束后,就会坐卡车和马车等跟上部队一起前进。
没有孩子的妇女们怎样呢?她们与将士们一同行动,做她们力所能及的事情帮助部队。当听到这一点时,浅野也很吃惊。军队将士里混杂著女性一起战斗,这按照旧日本军的常识也是不可思议的。可能预想到日本人心里的不安,部队首长安慰浅野他们“并非只是叫你们日本人这样做,中国人也都是一样的。所以不要担心,放心交给我们来安排吧。”
后来,果然一切都按照中国方面说明的那样实施,浅野他们也知道了关于家属的问题无需担心。不过当初他们所见所闻都是让他们感到吃惊的事情,无法掩饰心里的动摇与不安。只是,他们那时也是别无选择。觉得事到如今如果脱离部队,与家属返回后方,连生计都没有着落。日本人之间也彼此商量交换看法,得出的结论是,“既然已经走到这一步了,干脆一不做,二不休跟著共产党军队干到底吧。识时务者为俊杰,况且共产党军队军纪严明,守信用。他们进行的到底是怎样的战争,动乱中的中国将何去何从,亲眼目睹也是不可多得的机会”。浅野只对妻子说了一句话“咱们也去”。
从兴城开始,直到解放战争结束,在同一个部队里始终同甘共苦的日本人伙伴们是:浅野,宇野泽,户井田,野村,和H五个人。
浅野他们同意参军后,很快他们在部队里的待遇就传达下来了。“你们四个人是国际友人,所以享受连级待遇”。宇野泽过去是军医,所以高一级,营级待遇。解放军的男女平等原则一样适用于日本人,所以浅野夫人和户井田夫人也与丈夫一样享受连级待遇。
一九四八年十二月中旬,部队终于开始向关内进军。五十人左右编成小队行军。第一天到绥中,第二天穿过了长城东端有名的天下第一关的山海关的大门。每天岂止四十公里,走的比那个更多。浅野从第一天开始就遇到了挫折出了洋相。出发之前,给他发了中国特有的布鞋和绑腿,他想:穿这么薄薄的布鞋岂能行军。于是穿上他一直小心保留著的原来在日本军队里时用的重重的高帮皮鞋行军。一旦开始行军,因为一天少说要走四十公里,速度异常之快,稍一走神就会落在后面,不得不赶紧奔跑著追上队伍。这种情况反复重覆,到达目的地时就筋疲力尽动弹不得了。同行的中国士兵告诉浅野,那都是因为鞋子的缘故。第二天换了布鞋试试,果然轻便跟脚穿著舒服,走起来轻快如飞。这种布鞋,是工农红军以来的传统,对于中国人的智能,浅野觉得不得不佩服。
「浅野这里的小队,是日军制,对应共军,大致是一个加强排,从浅野的经验也可以看出,共军的装备很多虽然看起来土,但是实际上非常有效,这才是战斗力的来源--转载注」
让浅野佩服的除了鞋子的事情以外,还有保护脚的方法。一天的行军完毕,夜里到了住宿地,战士们烧开水洗脸,擦身后,并不把那水倒掉,而是倒进小盆子里泡脚,然后很仔细地按摩脚上各部位的肌肉和脚趾,浅野觉得这是很合理的,这可以帮助脚上的血液循环,驱除疲劳,为第二天的行军做好准备。浅野很快就融入到了战士当中。
通过实际行军的体验,浅野还发现了解放军所以行军快速的其它各种秘诀。他们的装备极其轻便。不像日本军那样身负沈重行囊,带著许多弹药,连煮饭的金属饭盒都不带。他们所带的只是一只大搪瓷杯,除此以外携带的是一个卷起来的薄薄的被子,里面卷著最低限度所需要的内衣裤。背著这点行囊行军,总之与过去在日本军队时候相比远为轻装的多了。
浅野他们在行军中,看着身背轻装健步如飞的战士们的身姿,心头别有一番滋味。从前,浅野他们关东军的将士们,传说著八路军的简陋行装,嘲笑说这是什么破烂军队啊。现在亲眼目睹这个军队,虽说就装备而言,与现代装备的日本军相比显得穷酸犹如叫花子集团,可是日本军却战胜不了这支军队。这是为什么呢?
其它还有许多新鲜事。军粮等物资的运送,基本没有车辆运行。代之的是很多农民摸样的男人们用扁担挑著,运送弹药和粮食。粮食和副食品大半都是当地征集调配,如此就无需特地由远处运送。就是炊事之类的事情也常有当地老百姓帮助张罗。行军刚开始的一段时间里,常可见到用扁担挑著锅和其它各种物资的庞大的挑夫的队伍跟在部队的后面,看着这种光景,浅野他们在心里暗自嘀咕,这样的军队如何能打仗呢。可是就是这支连大炮都十分不足的军队,却连战连胜,把最新美式装备的国民党军打得一败涂地。亲眼目睹这些情景的浅野他们终于产生了一种心情,想要深刻探究和思考人民解放军究竟是怎样的军队,中国革命究竟是怎么回事。
「这是共军的另外一个优势,绝大部分给养来自当地民间,没有当地民众基础,这仗就非常难打。朝鲜战场就吃亏在这里,没有当地的供给可取,所以共军的给养压力,是当时最大的问题 --转载注」
有谁推荐more

限会员,要发表回响,请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