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解放军里的日本兵 (转载三)
2019/07/20 09:22
浏览380
回响0
推荐5
引用0
浅野他们对八路军的先入为主的偏见得到改正的另一个契机来自于与其它像他们一样参加了八路军的日本人的交流。有一回,克山医院日本人小组里的一员去齐齐哈尔出差,在那里遇上了担任师团长汽车驾驶员的日本人。这个日本人说“共产主义虽然不喜欢,但那位师团长确是一位了不起的人物。对他我信服。”驾驶员一边开车一边将他自己的体验详细说给出差的日本人听。当时从外部得到的信息少,在变化很少的偏僻地区,上述由别人口里听到的零星片段都是消息的来源。

「这也正常吧,大家都认为“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日本人也不例外,他们更愿意相信另外一个日本的说法--转载注」
顶替麦仓来克山医院赴任的宇野泽曾出席过在齐齐哈尔召开的“北满”残留日本人代表大会,在会上向日本人代表们做讲演的八路军干部的话给宇野泽留下了深刻印象。回来以后,他对浅野他们说“我听了日本人管理委员会的主任的演讲,相当了不起啊。据说他曾在早稻田留学,不止日语好,而且演讲的内容是我从前从未听到过的。批判天皇制,从思想上我虽然跟不上,对于为什么要请日本人协力合作的说明却是很在理,有说服力的。”
宇野所说的八路军干部,就是日后作为中央对日关系的一位主要负责人(曾任中日友好协会秘书长)的赵安博。四五年十一月率领“日本人民解放联盟”的会员和八路军士兵们从延安出发,四六年四月进入齐齐哈尔,任务是在帮助残留日本人解决生计和撤回国的同时,也负责召集愿意为八路军提供协力合作的日本人。后来到了沈阳,得到了菅沼不二(元共同通信记者,日中旅行社社长,八三年七月过世),池田亮一(后在外文出版社工作,六三年过世)等日本人的协作,从事发行面向残留日本人的报纸《民主新闻》。
克山医院的院长王海棠也是浅野他们认识八路军的好“教材”。王院长平日里经常就医院的运营问题征询日本人职员们的意见,要求,和提案,对日本人的生活也关心照顾的很周到。每次出差回来,就会到日本人那里唠唠嗑,问他们“我出公差离开的这一段,有没有发生什么事呀?”在日本人中间都说他是“和风细雨”的最好的样板。

「其实共军里面有教养的人本来就多,再加上毛泽东多年的培养教育,自然会有相当一大批貌似经过毛亲手调教的嫡系部队人员,这个院长,只是一例--转载注」
对浅野个人来说,在克山医院,也有使他难以忘却的事情。这就是四七年九月,他与在北安和平医院工作的护士大竹菊枝结婚的事情。由于是军队所属医院,两个人住到一起是需要中国方面同意的。当两人决定结婚后,浅野找到部队医院的政委请求说“能不能将大竹调来克山医院工作呢?”被问及理由时,浅野说是要结婚。对方说了祝福的话后,详细询问何时举办仪式等等,这使得浅野有些内心不安,不知道自己这样做是否合适。
可是这只不过是浅野的多虑,政委详细询问了浅野之后就在考虑如何祝福他们两人新婚。两三天后,政委对他说“你爱人的调动已经批准,结婚仪式的准备都交给我们来准备吧。”结婚仪式那天,包租了克山当地最好的饭店,新郎新娘和出席者们从医院坐马车去婚礼会场。新郎新娘从医院出来时,连同炊事人员在内全体职员们向他们身上抛撒彩色小纸片,还有一些谷物等等,以表示喜庆和祝福。主婚人是政委。仪式本身极其简单,并没有什么繁文缛节,在结婚证书上签名,按手印而已。新娘穿著院长夫人借来的纯白色的结婚礼服,是本地的传统妇女服装——旗袍。身著漂亮旗袍的新娘在浅野的眼里格外漂亮。作为一名战败国的军人不仅没有被当做俘虏处理,而且平时总是得到干部和其它中国同事们的平等和热情的对待,结婚时,虽说是朴素的,却是整个医院全体人员发自内心的祝福------。此时,浅野内心不由自主涌上一阵热乎乎的感动。

「此时,浅野的心里,应是有几只温暖的兔子跑过 --转载注」
浅野他们虽然对八路军的印象有很大改观,但与八路军的关系也并没有简单地水乳交融。用浅野自己的话说,他们总是用“充满疑惧的眼光”观察打量八路军的一举一动,而且归心似箭,哪里怕早一日回日本也好的念头从来不曾离开过脑子。这种念头强烈而固执,以至于有时会找茬,使得干部们觉得伤脑筋。比如,伙食供应就成为他们发泄不满的一件事。
在八路军内,伙食分为小灶,中灶,大灶三个不同档次。小灶是特殊待遇,连队长以上方可享用;中灶次一级,大队长以上享用。大灶一汤两菜,是最朴素的,供大队长以下的普通干部和士兵享用。在克山医院的日本人里,除了麦仓和宇野享用中灶伙食以外,其它人都是大灶伙食。
「浅野的这段描述真实性很高,当时共军的供给制的确是这样执行的。小,中,大灶是共军当时的就餐标准,这里的连队长(应为联队长),大队长对应共军编制,应为团/营/连,使用小灶的人数受严格控制,通常只有几个关键人物(团长,政委,最多再一个参谋长)才能享用(仅限战时,平时差不多),其实也就是伙食稍微好一些,有些奶制品和香菸而已,而大灶通常是随季节和市场供应情况变化。抗战时期,八路军的一个师长和总司令朱德的待遇,也就5块大洋,朱德的夫人最多只能享受一个连级待遇(战时吃饭的时候,去警卫连吃饭,不跟朱德一起吃饭,平时可以在家里吃住),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去查查那时候国军的一个师长是什么待遇--转载注」
浅野他们咬住这一点发难道:“你们不是共产主义者吗,为什么在伙食上搞这种差别?为什么我们吃大灶?这不是不公平吗?”面对浅野他们的责难,政委苦笑著回答说:“地位越高的干部责任也越大,身心都会使用更多消耗更多,所以适当给他们改善伙食是必要的。你们大家对于香烟的分配方法也都知道的吧?在我们部队里,越是上级的首长香烟越是分配得多些,为什么这样呢?因为他们需要接触更多的人。所以比起下级人员,首长们需要更多的香烟。”
政委说完后问浅野他们:“明白了吗?”浅野他们觉得似懂非懂,但又觉得政委是巧舌如簧找了借口糊弄他们。然而,必须承认的是,如果与日军比较,那么八路军从伙食到其它各个方面,将校与下级军官及其士兵之间的差别是非常之小的。此外,八路军的军中纪律虽然非常严格,身份等级的差别却完全没有。将校与士兵和睦相处,彼此像伙伴平等对待。凡此种种,都是让浅野他们刮目相看的。
一九四八年七月,在医院的职工宿舍里,浅野夫妇的长女出生了。身处异国他乡,身份也不安定,心里有些焦躁,不过尽管当时国共内战已在全国各地激烈展开,但尚未波及到“北满”,所以浅野他们的生活还是比较平静的。当初,浅野他们开始与八路军协作时,中国方面曾说过“优待大家”的话,事实上他们给予日本人的工资两倍于中国人职员。当时物资不足,买不到很多东西,但说浅野他们的生活两倍好于中国人职员却是事实。
「这也是事实,日本就职人员享受的待遇的确是比老共的同等技术人员高,因为当时他们很缺乏技术人才,希望利用所有有技术的人员服务。在朝鲜战争期间,美军的战俘也待遇很好,因为绝大部分美军都会修理汽车,这可是绝对高级的技术活,共军这边,通常一个营级单位,也未必有一个人会修汽车,而美军也乐意帮共军修理汽车,因为待遇好呀!--转载注」
浅野作为“公务员”在规定的时间内做着规定的工作,常常可以呆在家中。在那段时间户井田三郎等浅野的伙伴们也结婚了,日本人之间连带家属在内常来常往,在精神方面也觉得比较平稳充实。在这样的生活中,四八年十一月四日,突然接到命令,让医院向南方移动。
没有机会接触到准确讯息的浅野他们并不知道这两三年来中国国内的形势在怎样变化著,但东北的战局已经出现了大转变。当初,面对美国现代兵器装备的国民党军对东北地区的进攻,共产党军因准备尚不完全充分,而采取了战略后退的方针。之后,共产党部队运用游击战术,就像在松花江流域和四平周边地区所做的那样,牵引著国民党部队兜圈子以消耗他们的战斗力,同时又集中精力深耕支持共产党及其部队的群众基础,使得部队的战斗力大为提高,然后趁著国民党军战线太长,变成强弩之末时,于四七年九月前后开始转入反攻,将国民党军逼入长春 ,吉林,四平,沈阳,锦州等城市,分割,孤立,逐个地包围歼灭之。浅野他们医院接到出发命令时,正是东北地区已经解放,在东北地区战斗过的东北解放军,以解放全中国为目标,如怒涛一般准备向关内(长城以南)大举进攻的时候。
有谁推荐more

限会员,要发表回响,请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