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司马兵法(咏史百三五)
2017/10/13 06:00
浏览709
回响8
推荐48
引用0

立国和仁本,安邦用变常。

出征能博爱,止战善戈将。

哀病明穷道,修防避失亡。

智时兴三代,得用定宁长。

 

①田穰苴(生卒年不详),妫姓,田氏,名穰苴,春秋时代后期齐国的将军、大夫、军事家、军事理论家,先祖为田完。田穰苴辅助齐景公(前547-490年在位),因官拜大司马,因此又被称为司马穰苴。《司马法》五篇,记载其重要的兵学思想。

②《史记·司马穰苴传》:司马穰苴者,田完之苗裔也。齐景公时,晋伐阿、甄,而燕侵河上,齐师败绩。景公患之。晏婴乃荐田穰苴曰:「穰苴虽田氏庶孽,然其人文能附众,武能威敌,原君试之。」景公召穰苴,与语兵事,大说之,以为将军,将兵扞燕晋之师。穰苴曰:「臣素卑贱,君擢之闾伍之中,加之大夫之上,士卒未附,百姓不信,人微权轻,原得君之宠臣,国之所尊,以监军,乃可。」于是景公许之,使庄贾往。穰苴既辞,与庄贾约曰:「旦日日中会于军门。」穰苴先驰至军,立表下漏待贾。贾素骄贵,以为将己之军而己为监,不甚急;亲戚左右送之,留饮。日中而贾不至。穰苴则仆表决漏,入,行军勒兵,申明约束。约束既定,夕时,庄贾乃至。穰苴曰:「何后期为?」贾谢曰:「不佞大夫亲戚送之,故留。」穰苴曰:「将受命之日则忘其家,临军约束则忘其亲,援枹鼓之急则忘其身。今敌国深侵,邦内骚动,士卒暴露于境,君寝不安席,食不甘味,百姓之命皆悬于君,何谓相送乎!」召军正问曰:「军法期而后至者云何?」对曰:「当斩。」庄贾惧,使人驰报景公,请救。既往,未及反,于是遂斩庄贾以徇三军。三军之士皆振栗。久之,景公遣使者持节赦贾,驰入军中。穰苴曰:「将在军,君令有所不受。」问军正曰:「驰三军法何?」正曰:「当斩。」使者大惧。穰苴曰:「君之使不可杀之。」乃斩其仆,车之左驸,马之左骖,以徇三军。遣使者还报,然后行。士卒次舍井灶饮食问疾医药,身自拊循之。悉取将军之资粮享士卒,身与士卒平分粮食。最比其羸弱者,三日而后勒兵。病者皆求行,争奋出为之赴战。晋师闻之,为罢去。燕师闻之,度水而解。于是追击之,遂取所亡封内故境而引兵归。未至国,释兵旅,解约束,誓盟而后入邑。景公与诸大夫郊迎,劳师成礼,然后反归寝。既见穰苴,尊为大司马。田氏日以益尊于齐。已而大夫鲍氏、高、国之属害之,谮于景公。景公退穰苴,苴发疾而死。田乞、田豹之徒由此怨高、国等。其后及田常杀简公,尽灭高子、国子之族。至常曾孙和,因自立为齐威王,用兵行威,大放穰苴之法,而诸侯朝齐。齐威王使大夫追论古者司马兵法而附穰苴于其中,因号曰司马穰苴兵法。太史公曰:余读司马兵法,闳廓深远,虽三代征伐,未能竟其义,如其文也,亦少襃矣。若夫穰苴,区区为小国行师,何暇及司马兵法之揖让乎?世既多司马兵法,以故不论,著穰苴之列传焉。

③《说苑·正谏》:景公饮酒,移于晏子家,前驱报闾曰:「君至」。晏子被玄端立于门曰:「诸侯得微有故乎?国家得微有故乎?君何为非时而夜辱?」公曰:「酒醴之味,金石之声,愿与夫子乐之。」晏子对曰:「夫布荐席,陈簠簋者有人,臣不敢与焉。」公曰:「移于司马穰苴之家。」前驱报闾曰:「君至」。司马穰苴介冑操戟立于门曰:「诸侯得微有兵乎?大臣得微有叛者乎?君何为非时而夜辱?」公曰:「酒醴之味,金石之声,愿与夫子乐之。」对曰:「夫布荐蓆,陈簠簋者有人,臣不敢与焉。」公曰:「移于梁丘据之家。」前驱报闾曰:「君至」。梁丘据左操瑟,右挈竽,行歌而至,公曰:「乐哉!今夕吾饮酒也,微彼二子者何以治吾国!微此一臣者何以乐吾身!贤圣之君皆有益友,无偷乐之臣。」景公弗能及,故两用之,仅得不亡。

有谁推荐more
全站分类:创作 诗词
自订分类:历史长歌
上一则: 齐相御妻(咏史百三六)
下一则: 子革谏王(咏史百三四)

限会员,要发表回响,请先登入
回响(8) :
8楼. 景寔
2017/10/14 23:15
司马法
仁本第一
古者,以仁为本以义治之之为正。正不获意则权。权出于战,不出于中人,是故:杀人安人,杀之可也;攻其国爱其民,攻之可也;以战止战,虽战可也。故仁见亲,义见说,智见恃,勇见身,信见信。内得爱焉,所以守也;外得威焉,所以战也。
战道:不违时,不历民病,所以爱吾民也。不加丧,不因凶,所以爱夫其民也;冬夏不兴师,所以兼爱民也。故国虽大,好战必亡;天下虽安,忘战必危。
天下既平,天子大恺,春蒐秋狝;诸侯春振旅,秋治兵。所以不忘战也。
古者:逐奔不过百步,纵绥不过三舍,是以明其礼也;不穷不能而哀怜伤病,是以明其义也;成列而皷,是以明其信也;争义不争利,是以明其义也;又能舍服,是以明其勇也;知终知始,是以明其智也。六德以时合教,以为民纪之道也。自古之政也。
先王之治,顺天之道;设地之宜;官民之德;而正名治物;立国辨职,以爵分禄。诸侯说怀,海外来服,狱弭而兵寝,圣德之治也。
其次,贤王制礼乐法度,乃作五刑,兴甲兵,以讨不义。巡狩者方,会诸侯,考不同。其有失命乱常,背德逆天之时,而危有功之君,偏告于诸侯,彰明有罪。乃告于皇天上帝,日月星辰,祷于后土四海神只,山川冢社,乃造于先王。然后冢宰征师于诸侯曰:「某国为不道,征之。以某年月日,师至于某国会天子正刑。」
冢宰与百官布令于军曰:「入罪人之地,无暴神只,无行田猎,无毁土功,无燔墙屋,无伐林木,无取六畜、禾黍、器械。见其老幼,奉归勿伤。虽遇壮者,不校勿敌。敌若伤之,医药归之。」
既诛有罪,王及诸侯修正其国,举贤立明,正复厥职。
王、霸之所以治诸侯者六:以土地形诸侯;以政令平诸侯;以礼信亲诸侯;以材力说诸侯;以谋人维诸侯;以兵革服诸侯。同患同利以合诸侯,比小事大以和诸侯。
会之以发禁者九:凭弱犯寡则眚之;贼贤害民则伐之;暴内陵外则坛之;野荒民散则削之;负固不服则侵之;贼杀其亲则正之;放弑其君则残之;犯令陵政则杜之;外内乱、禽兽行,则灭之。
7楼. 景寔
2017/10/14 23:14
司马法
天子之义第二(上)
天子之义,必纯取灋天地,而观于先圣。士庶之义,必奉于父母,而正于君长。故虽有明君,士不先教,不可用也。
古之教民:必立贵贱之伦经,使不相陵;德义不相踰;材技不相掩;勇力不相犯。故力同而意和也。
古者,国容不入军,军容不入国,故德义不相踰。上贵不伐之士,不伐之士,上之器也。苟不伐则无求,无求则不争,国中之听,必得其情,军旅之听,必得其宜,故材技不相掩。从命为士上赏,犯命为士上戮,故勇力不相犯。
既致教其民,然后谨选而使之。事极修则百官给矣。教极省则民兴良矣。习贯成则民体俗矣。教化之至也。
古者,逐奔不远,纵缓不及。不远则难诱,不及则难陷。以礼为固,以仁为胜。既胜之后,其教可复,是以君子贵之也。
有虞氏戒于国中,欲民体其命也。夏后氏誓于军中,欲民先成其虑也。殷誓于军门之外,欲民先意以行事也。周将交刃而誓之,以致民志也。夏后氏正其德也,未用兵之刃。故其兵不杂。殷义也,始用兵之刃矣。周力也,尽用兵之刃矣。夏赏于朝,贵善也。殷戮于市,威不善也。周赏于朝,戮于市,劝君子,惧小人也。三王彰其德一也。
兵不杂则不利,长兵以卫,短兵以守。太长则难犯,太短则不及。太轻则锐,锐则易乱。太重则钝,钝则不济。
戎车,夏后氏曰钩车,先正也。殷曰寅车,先疾也。周曰元戎,先良也。
6楼. 景寔
2017/10/14 23:11

司马法
天子之义第二(下)
旗,夏后氏玄首,人之执也。殷白,天之义也。周黄,地之道也。
章,夏后氏以日月,尚明也。殷以虎,白戎也。周以龙,尚文也。
师多务威则民诎,少威则民不胜。上使民不得其义,百姓不得其叙,技用不得其利,牛马不得其任,有司陵之,此谓多威。多威则民诎。上不尊德而任诈慝,不尊道而任勇力,不贵用命而贵犯命,不贵善行而贵暴行,陵之有司,此谓少威。少威则民不胜。军旅以舒为主,舒则民力足,虽交兵致刃,徒不趋,车不驰,逐奔不踰列,是以不乱。军旅之固,不失行列之政,不绝人马之力,迟速不过诫命。
古者,国容不入军,军容不入国。军容入国则民德废,国容入军则民德弱。故在国言文而语温,在朝恭以逊,修己以待人,不召不至,不问不言,难进易退。在军抗而立,在行遂而果,介者不拜,兵车不式,城上不趋,危事不齿。故礼与灋表里也。文与武左右也。
古者,贤王明民之德,尽民之善,故无废德,无简民,赏无所生,罚无所试。有虞氏不赏不罚而民可用,至德也。夏赏而不罚,至教也。殷罚而不赏,至威也。周以赏罚,德衰也。赏不踰时,欲民速得为善之利也。罚不迁列,欲民速覩为不善之害也。大捷不赏,上下皆不伐善。上苟不伐善,则不骄矣;下苟不伐善,必亡等矣。上下不伐善若此,让之至也。大败不诛,上下皆以不善在己。上苟以不善在己,必悔其过;下苟以不善在己,必远其罪。上下分恶若此,让之至也。
古者戍兵三年不兴,覩民之劳也。上下相报,若此,和之至也。
得意则恺歌,示喜也。偃伯灵台,荅民之劳,示休也。

5楼. 景寔
2017/10/14 23:08
司马法
定爵第三(上)
凡战:定爵位,著功罪,收游士,申教诏,讯厥众,求厥技,方虑极物,变嫌推疑,养力索巧,因心之动。
凡战:固众,相利,治乱,进止,服正,成耻,约法,省罚。小罪乃杀;小罪胜,大罪因。
顺天,阜财,怿众,利地,右兵,是谓五虑。顺天奉时,阜财因敌,怿众勉若,利地守隘险阻,右兵弓矢御,殳矛守,戈戟助。凡五兵五当,长以卫短,短以救长,迭战则久,皆战则强。见物与侔,是谓两之。
主固勉若,视敌而举。将心心也,众心心也,马牛车兵佚饱力也。教惟豫,战惟节。将军身也,卒支也,伍指拇也。
凡战,智也,鬬,勇也,陈,巧也。用其所欲,行其所能,废其不欲不能,于敌反是。
凡战,有天,有财,有善。时日不迁,龟胜微行,是谓有天。众有,有因生美,是谓有财。人习陈利,极物以豫,是谓有善。人勉及任,是谓乐人。大军以固,多力以烦,堪物简治,见物应卒,是谓行豫。轻车轻徒,弓矢固御,是谓大军。密,静,多内力,是谓固陈。因是进退,是谓多力。上暇人教,是谓烦陈。然有以职,是谓堪物。因是辨物,是谓简治。
称众,因地,因敌,令陈。攻,战,守,进,退,止,前后序,车徒因,是为战参。不服,不信,不和,怠,疑,厌,慑,枝柱,诎,顿,肆,崩,缓,是谓战患。骄骄,慑慑,吟旷,虞惧,事悔,是谓毁折。大小,坚柔,参伍,众寡,凡两,是谓战权。
凡战:间远,观迩,因时,因财,贵信,恶疑。作兵义,作事时,使人惠。见敌,静,见乱,暇,见危难,无忘其众。居国惠以信,在军广以武,刃上果以敏。居国和,在军灋,刃上察。居国见好,在军见方,刃上见信。
4楼. 景寔
2017/10/14 23:07

司马法
定爵第三(下)
凡陈:行惟疏,战惟密,兵惟杂。人教厚,静乃治,威利章。相守义,则人勉,虑多成,则人服。时中服,厥次治。物既章,目乃明。虑既定,心乃强。进退无疑,见敌无谋。听诛,无谁其名,无变其旗。
凡事,善则长,因古则行,誓作章,人乃强,灭厉祥。灭厉之道:一曰义,被之以信,临之以强,成基,一天下之形,人莫不说,是谓兼用其人;一曰权,成其溢,夺其好,我自其外,使自其内。
一曰人;二曰正;三曰辞;四曰巧;五曰火;六曰水;七曰兵,是谓七政。荣,利,耻,死,是谓四守。容色积威,不过改意,凡此道也。唯仁有亲,有仁无信,反败厥身。人人,正正,辞辞,火火。
凡战之道,既作其气,因发其政,假之以色,道之以辞,因惧而戒,因欲而事,蹈敌制地,以职命之,是谓战灋。
凡人之形,由众之求,试以名行,必善行之。若行不行,身以将之,若行而行,因使勿忘,三乃成章。人生之宜谓之灋。
凡治乱之道:一曰仁;二曰信;三曰直;四曰一;五曰义;六曰变;七曰尊。立法:一曰受;二曰灋;三曰立;四曰疾;五曰御其服;六曰等其色;七曰百官无淫服。凡军,使灋在己曰专,与下畏法曰法。军无小听,战无小利,日成行微,曰道。
凡战正不行则事专,不服则法,不相信则一。若怠则动之,若疑则变之,若人不信上,则行其不复。自古之政也。

3楼. 景寔
2017/10/14 23:02
司马法
严位第四
凡战之道:位欲严;政欲栗;力欲窕;气欲闲;心欲一。
凡战之道:等道义;立卒伍;定行列;正纵横;察名实。立进俯;坐进跪。畏则密;危则坐。远者视之则不畏,迩者勿视则不散。位下,左右下,甲坐,誓徐行之。位逮徒甲,筹以轻重,振马噪徒甲,畏亦密之。跪坐坐伏,则膝行而宽誓之。起噪鼓而进,则以铎止之。御枚誓糗,坐膝行而推之,执戮禁顾,噪以先之。若畏太甚,则勿戮杀,示以颜色,告之以所生,循省其职。
凡三军人戒分日,人禁不息,不可以分食,方其疑惑,可师可服。
凡战:以力久;以气胜;以固久;以危胜。本心固,新气胜,以甲固,以兵胜。
凡车以密固,徒以坐固,甲以重固,兵以轻胜。人有胜心,惟敌之视;人有畏心,惟畏之视。两心交定,两利若一,两为之职,惟权视之。
凡战:以轻行轻则危;以重行重则无功;以轻行重则败;以重行轻则战。故战相为轻重。舍谨甲兵,行阵行列,战谨进止。
凡战:敬则慊;率则服。上烦轻,上暇重。奏鼓轻,舒鼓重。服肤轻,服美重。
凡马车坚,甲兵利,轻乃重。上同无获;上专多死;上生多疑;上死不胜。
凡人:死爱,死怒,死威,死义,死利。
凡战之道:教约人轻死;道约人死正。
凡战:若胜若否,若天若人。
凡战:三军之戒,无过三日;一卒之警,无过分日;一人之禁,无过皆息。
凡大善用本,其次用末,执略守微,本末唯权,战也。
凡胜:三军一人胜。
凡鼓:鼓旌旗,鼓车,鼓马,鼓徒,鼓兵,鼓首,鼓足,鼓兼齐。
凡战:既固勿重,重进勿尽,凡尽危。
凡战:非陈之难,使人可陈难;非使可陈难,使人可用难;非知之难,行之难。人方有性,性州异,教成俗,俗州异,道化俗。
凡众寡,既胜若否。兵不告利,甲不告坚,车不告固,马不告良,众不自多,未获道。
凡战:胜则与众分善;若将复战,则重赏罚;若使不胜,取过在己;复战则誓以居前,无复先术。胜否勿反,是谓正则。
凡民:以仁救;以义战;以智决;以勇鬬;以信专;以利劝;以功胜。故心中仁,行中义,堪物智也,堪大勇也,堪久信也。让以和,人自洽。自子以不循,争贤以为,人说其心,效其力。
凡战:击其微静,避其强静;击其倦劳,避其闲窕;击其大惧,避其小惧。自古之政也。
2楼. 景寔
2017/10/14 23:00
司马法
用众第五
凡战之道:用寡固,用众治。寡利烦,众利正。用众进止,用寡进退。众以合寡,则远裹而阙之。若分而迭击,寡以待众。若众疑之,则自用之。擅利,则释旗,迎而反之。敌若众则相聚而受裹。敌若寡,若畏,则避之开之。
凡战:背风;背高;右高;左险;历沛;历圯;兼舍环龟。
凡战:设而观其作;视敌而举;待则循而勿鼓,待众之作;攻则屯而伺之。
凡战:众寡以观其变;进退以观其固;危而观其惧;静而观其怠;动而观其疑;袭而观其治。击其疑;加其卒;致其屈;袭其规;因其不避;阻其图;夺其虑;乘其惧。
凡从奔,勿息。敌人或止不路,则虑之。
凡近敌都必有进路,退,必有返虑。
凡战:先则弊,后则慑,息则怠,不息亦弊,息久亦反其慑。书亲绝,是谓绝顾之虑。选良次兵,是谓益人之强。弃任节食,是谓开人之意。自古之政也。
1楼. 雪菲儿_Sapphire
2017/10/13 09:01

说苑。正谏的故事让我会心一笑。

从知道有晏子此人后,我一直很喜欢他。说苑中他穿著玄端(黑色的礼服,用于重大的祭祀/朝会)一本正经把景公这个醉汉拒于门外,让我想起另一个有关他的故事,崔杼弑其君,晏子对身边人的疑惑回得很"晏"式。

吃喝玩乐也要找对人,如若不然,不但不能尽兴,还会碰了一鼻子灰。之前,我的朋友为了给我庆生(我最厌恶的一件事),还包了pub的包厢,硬把我弄去。光是震耳欲聋的音乐,让我眩晕症几乎要发作。我不喝鸡尾酒,她还很热情的调了一杯给我。去没一小时,我借水遁逃走了。景公找了晏子和司马穰苴同乐,也是找错了人,自讨没趣。还好他还有自知之明,不然历史上就少了两位贤臣了。

你所谓的晏式,
或如现代的机智问答
《晏子春秋》记载195则晏子与当代人的对谈语录
或是谏君、或是提问、或是答复
皆能切要申言
与现代官员常「顾左右而言他」《孟子﹒梁惠王篇》)十分不同
如晏子使楚,楚为开小门,晏子称出使狗国者入狗门。
试问我外交人员如像晏子般,外交场上何会如此受冷落
齐景公是个平庸的领导人
也幸得贤相及良将的辅佐
让齐国维持一个安定局面
说道宴请,必须注重品味
齐景公不请自来,饮酒不合时宜,故为晏子所拒谏
你的朋友虽为你庆生,却忽视你的品味
难称好宴的 景寔2017/10/13 20:51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