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锦瑟蒋解
2017/09/16 06:00
浏览1,720
回响1
推荐45
引用0

锦瑟青华思抚絃,飘零遥映静流年。

西窗剪烛咸情鲽,金谷香尘落秀鹃。

豆蔻托心颜气色,江风啸尽缈飞烟。

幽云海畔孤凭月,念阑珊艮怅然。

 

①读李商隐《锦瑟》是在国一时,那时教《国文》课的是蒋碧云老师,她刚自台师大毕业,原教国文课的是班级的导师,因产假,由蒋师代课,她是我们古典诗歌的启蒙者。

②锦瑟:《周礼·乐器图》:「雅瑟二十三弦,颂瑟二十五弦,饰以宝玉者曰宝瑟,绘文如锦者曰锦瑟。」《汉书·郊祀志上》:「秦帝使素女鼓五十弦瑟,悲,帝禁不止,故破其瑟为二十五弦。」古瑟弦数不同,大小也不等同。义山诗《七月二十八日夜与王郑二秀才听雨后梦作》:「雨打湘灵五十弦」。《回中牡丹为雨所败》有「锦瑟惊弦破梦频」。

 

锦瑟(唐•李商隐)

锦瑟无端五十絃,一絃一柱思华年。

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

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中山诗话》:李商隐有《锦瑟》诗,人莫晓其意,或谓是令狐楚家青衣名也。

《缃素杂记》:东坡云:此出《古今乐志》,云:「锦瑟之为器也,其弦五十,其柱如之,其声也适、怨、清、和。」案李诗,「庄生晓梦迷蝴蝶」,适也;「望帝春心托杜鹃」,怨也;「沧海月明珠有泪」,清也;「蓝田日暖玉生烟」,和也。一篇之中,曲尽其意。

《艺苑卮言》:中二联是丽语,作「适、怨、清、和」解甚通。然不解则涉无谓,既解则意味都尽,以此知诗之难也。

《批点唐音》:此诗自是闺情,恐不泥在锦瑟耳。

《诗薮》:锦瑟是青衣名,见唐人小说,谓义山有感作者。观此诗结句及晓梦、春心、蓝田、珠泪等,大概无题中语,但首句略用锦瑟引起耳。宋人认作咏物,以适、怨、清、和字面附会穿凿,遂令本意懵然。且至「此情可待成追忆」处,更说不通。学者试尽屏此等议论,只将题面作青衣,诗意作追忆读之,自当踊跃。

《唐音癸签》:以锦瑟为真瑟者痴。以为令狐楚青衣,以为商隐庄事楚,狎綯,必綯青衣,亦痴。商隐情诗,借诗中两字为题者尽多,不独《锦瑟》。

《五朝诗善鸣集》:义山晚唐佳手,佳莫佳于此矣。意致迷离,在可解不可解之间,于初盛诸家中得未曾有。三楚精神,笔端独得。

《义门读书记》:此悼亡诗也。首特借素女鼓五十弦之瑟而悲,泰帝禁不可止,发端言悲思之情有不可得而止者。次联则悲其遽化为异物。腹联又悲其不能复起之九泉也。曰「思华年」,曰「追忆」,旨趣晓然,何事纷纷附会乎?

《李义山诗集辑评》:朱彝尊曰:此悼亡诗也。意亡者善弹此,故睹物思人,因而托物起兴也。瑟本二十五弦,一断而为五十弦矣,故曰「无端」也,取断弦之意也。「一弦一柱」而接「思华年」三字,意其人年二十五而殁也。蝴蝶、杜鹃,言已化去也;「珠有泪」,哭之也;「玉生烟」,葬之也,犹言埋香瘗玉也。此情岂待今日「追忆」乎?只是当时生存之日,已常忧其至此,而预为之「惘然」,意其人必婉然多病,故云然也。何焯曰:此篇乃自伤之词,骚人所谓美人迟暮也。「庄生」句言付之梦寐,「望帝」句言待之来世;「沧海」、「蓝田」言埋而不得自见;「月明」、「日暖」则清时而独为不遇之人,尤可悲也。又:感年华之易迈,借锦瑟以发端。「思华年」三字,一篇之骨。三四赋「思」也。五六赋「华年」也。末仍结归思之。纪昀曰:以「思华年」领起,以「此情」二字总承。盖始有所欢,中有所恨,故追忆之而作。中四句迷离惝怳,所谓「惘然」也。韩致光《五更》诗云:「光景旋消惆怅在,一生赢得是凄凉。」即是此意,别无深解。

《唐诗鼓吹评注》:此义山有托而咏也……顾其意言所指,或忆少年之艳冶,而伤美人之迟暮,或感身世之阅历,而悼壮夫之晼晚,则未可以一辞定也。

《围炉诗话》:诗意大抵出侧面。郑仲贤《送别》云:「亭亭画舸系春潭,只待行人酒半酣。不管烟波与风雨,载将离恨过江南。」人自别离,却怨画舸。义山忆往事而怨锦瑟,亦然。

《中晚唐诗叩弹集》:杜诏云:诗以锦瑟起兴,「无端」二字便有自讶自怜之意,此瑟之弦遂五十邪?瑟之柱如其弦,而人之年已历历如其柱矣。

《初白庵诗评》:此诗借题寓感,解者必从锦瑟著题,遂苦苦牵合。读到结句,如何通得去?

《重订李义山诗集笺注》:程梦星曰:旧说适、怨、清、和之穿凿,令狐青衣之附会,前人已辞而辟之。朱长孺定为悼亡,归于一是矣……三四谓生者辗转结想,唯有迷晓梦于蝴蝶;死者魂魄能归,不过托春心于杜鹃。五六谓其容仪端妍,如沧海之珠,今深沉泉路,空作鲛人之泪矣;性情温润如蓝田之玉,今销亡冥漠,不啻紫玉之烟矣……「此情」二字,紧承上二句,谓不堪追忆其人亡事在。「当时」二字,缴回「华年」,谓不堪悲悼其年远日湮。起「思」字,结「忆」字,一篇之呼应也。

《玉溪生诗意》:以「无端」吊动「思华年」。中四紧承。七「此情」紧收「可待」字、「只是」字,遥应「无端」字。一,兴也。二,一篇主句。中四皆承「思华年」。七八总结。诗面与「无题」同,其意或在君臣朋友间,不可知也。

《一瓢诗话》:此诗全在起句「无端」二字,通体妙处,俱从此出。意云:锦瑟一弦一柱,已足令人怅望年华,不知何故有此许多弦柱,令人怅望不尽;全似埋怨锦瑟无端有此弦柱,遂使无端有此怅望。即达若庄生,亦迷晓梦;魂为杜宇,犹托春心。沧海珠光,无非是泪;蓝田玉气,恍若生烟。触此情怀,垂垂迫溯,当时种种,尽付惘然。对锦瑟而兴悲,歎无端而感切。如此体会,则诗神诗旨,跃然纸上。

《唐贤小三昧集续集》:得此结语,全首翻作烟波(末二句下)。

《唐诗笺注》:此义山年登五十,追溯平生而作也。

《唐诗笺要》:即用黄帝命素女鼓五十弦,悲不自止之意。中四句曲尽情致。

《龙性堂诗话》:细味此诗,起句说「无端」,结句说「惘然」,分明是义山自悔其少年场中,风流荡,到今始知其有情皆幻,有色皆空也。次句说「思华年」,懊悔之意毕露矣。此与香山《和微之梦游》诗同意。「晓梦」、「春心」、「月」、「明」、「日暖」,俱是形容其风流摇荡处,著解不得。义山用事写意,皆此类也。 义山《锦瑟》诗之佳,在「一弦一柱」中思其「华年」,心绪紊乱,故中联不伦不次,没首没尾,正所谓「无端」也。而以「清和适怨」当之,不亦拘乎?

《诗学纂闻》:《锦瑟》乃是以古瑟自况……世所用者,二十五弦之瑟,而此乃五十弦之古制,不为时尚。成此才学,有此文章,即己亦不解其故,故曰「无端」,犹言无谓也。

《北江诗话》:《锦瑟》一篇,皆比体也。

《桐城吴先生评点唐诗鼓吹》:此诗疑为感国祚兴衰而作。

《隋唐史》:余颇疑此诗是伤唐室之残破,与恋爱无关。(元)好问金之遗民,宜其特取此诗以立说。

《选玉溪生补说》:心华结撰,工巧天成,不假一毫凑泊。

 

有谁推荐more
全站分类:创作 诗词
自订分类:诗境书怀
下一则: 湘女多情(题玉泉溪)

限会员,要发表回响,请先登入
回响(1) :
1楼. 雪霏儿_Sapphire
2017/09/27 10:26

在我读锦瑟时,没有一位好的老师来启蒙,有的只是默写考不好,就要捱板子。

所以锦瑟我读得咬牙切齿,因为我没背。对我有著启发的老师是我跑去旁听通识课时,有一位李教授,他常用许多问题引我去思考追究。从看三拍二拍和西游记中,我才开始喜欢诗词。

我会写字时,就要背诗韵。不知为何?记忆中,邻居的小孩也和我一起背。那时教我们这群小毛头的爷爷,写得一手好字。可笑的是,诗韵我到了二十多岁才忽然懂了。


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
             雪霏儿
诗词,是中华文化的瑰宝
我们非常幸运相传祖先留给我们的遗产
只是从小会背几首唐诗
却难解其意境
也或许要有人生的某种经历
才能明白,才能保有这份珍贵的资产
雪菲尔二十多岁就能理解诗韵
不算晚的。 景寔2017/09/27 23:52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