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戏说蛋糕政治学
2019/04/20 00:01
浏览1,188
回响1
推荐36
引用0
一直以来,大家都说,政治是管理众人的事,就动态的手段来说是没有错,然而何以要管理呢?必然是要有它的目的吧!不然难道大家都只想「吃饱换饿」而已吗?众人之事之所以要管理,终极目的就是要解决大家的问题,因此仅记取手段的「权力管理」而忽略该静态「目的」的「解决问题」,必然会有流弊。

大卫.伊斯顿说:「政治是权威性的价值分配」(注1)(注2),如果忽略了所谓「权威【authority】」的主动接受与「权力【power】」被动服从的不同,那么很容易就会将民主政治的理念带往相反的方向,也因为常久以来我们政治市场误将有限的「权威」当成是无限的「权力」(在法治国家的社会里,无法想象会有无限的权力),而「利之所在,恒为人所趋」,因此宛如过江之鲫般的众生,乐此不疲(惟菜虫吃菜菜脚【底】死?),为了夺取政权不择手段,对天发誓、下跪恳求,甚至痛哭流涕,这些在目前的政治场域里是时常在上演,由于也都只是为了夺取政权的「正当?」手段之一,因此不用太惊奇,流风所及,权力欲望驱使著大家的野心,奋蹄追逐大位,小自地方的村里长、乡镇市长、县市长,大至中央的总统。

有人曾经举过妈妈分蛋糕的例子来比喻政治上的权威性价值分配,我认为很好,大意是说,妈妈有两个小孩,老大是儿子,其次是女儿,有一天妈妈从外面买回来了一个不算大的蛋糕,说要给他们吃,这两个小孩为了如何分配该有限的资源而颇有意见,妈妈看在眼里,最后妈妈说,儿子你是老大,你负责把蛋糕切成两半,妹妹比较小就由她先来选,这时候的儿子因为害怕吃亏,因此小心翼翼的切割,深怕一不小心就让妹妹得了便宜,妹妹也由于是由她先选,因此「不应有恨」,这就是权威性的价值分配,由于妈妈的话,小朋友不得不服从,似乎背后隐有权力服从的压力,然而妈妈只负责制定游戏规则并为兄妹所接受,因此就妈妈的地位来说是权力没错,然而原初的游戏规则既为大家(兄妹)所接受(没有强迫),稍后的分配结果大家也都心甘情愿,就分享有限资源(蛋糕)这件事来说,还是要归类为权威较妥。

妈妈所以要想出办法(制定游戏规则)分配蛋糕(资源有限),是为了解决家里的问题(子女都应该要同等公平的对待,而当下确实有争执),「天下为公」的理念能否由家庭延伸到国家社会,其中关键之一,在于应将「权力」的强制管理修回「权威」的服从协助及确认政治是为解决大家问题而存在,而不是仅仅是命令式的管理大家而已。

注1:大卫·伊斯顿(英语:David Easton,1917年6月24日-2014年7月19日)是一个加拿大政治科学家,出生于多伦多,家境较为贫寒,[1]1943年来到美国。他是美国政治学会的前会长。尔湾加州大学政治科学系特聘教授。(伊斯顿生平摘录自维基百科)

注2:……政治是「为社会从事权威的决定,来分配各种价值(the authoritative allocation of values for a society)」……彭怀恩,政治学
有谁推荐more
全站分类:心情随笔 心情日记
自订分类:心情随笔
上一则: 初选会不会分裂
下一则: 蛇鼠一窝与戏院失火

限会员,要发表回响,请先登入
回响(1) :
1楼. 红袂
2019/04/20 16:31

很喜爱这篇「戏说蛋糕政治学」的例子,套用于政治上,简单明了,写得太好了。

 

我们是小老百姓,连制定游戏规则的权力都无,唯一能善用的权力,是选贤与能的那一票。只是让我困扰的是,我愈来愈看不到或无法判断一棵苹果树中,哪里一粒是最不易烂的苹果?

欢迎红袂的莅临及谢谢您的赞美,不敢当,还在学习。
世界上可能找不到不会腐烂的苹果,而如何选择一颗较不易腐烂的苹果可能是当今我们的困难或无奈,敬表赞同,为了食物的保存,人类发明了各种方法,有些要冷藏,有些要密封,有些则用腌渍,于法政制度的设计是「权力制衡」,由于「有权必滥,绝对的权力,绝对的腐烂。」因此必须要有制衡的(实质)制度。
美国麦迪逊说:「人如果是天使则不必设立政府,担纲政府职务的执行者如果是天使,也不必有制衡。」 阿丙0.62019/04/20 18:32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