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浅浅谈「公诉罪」的误用及其它
2019/04/16 00:13
浏览751
回响0
推荐38
引用0

社会上时有将「公诉【罪】」对比于「告诉乃论【罪】」的情形(共识?),这个与事实不相符合的语意误用,已经有很多专家谈及,今天野人献曝,是想以不同的说法(论证模式)来谈谈我的看法,由于我是法律门外汉,因此如果说的有道理,敬供参酌,如果说的不对,也尚请见谅、指正。

有关「公诉罪」这一词语(专门术语?)不可否认的是由于「众志成城」所造成的「既成道路」,一般人也都知道大概是在说些什么,然而不管是就现行刑事诉讼弹劾主义的诉讼构造,还是于实体法与诉讼法分开规定的立法模式来说,都有许多值得商榷的地方。

我们如同其它文明的国家,关于罪刑的实体事项是规定在刑法(及其它刑事特别法),即基于罪刑法定原则,明白规定什么是犯罪,又什么样的犯罪类型应该被处于什么样的刑罚,另基于正当法律程序的所谓「上帝之手」,我们必须要透过刑事程序法(刑事诉讼法或其它特别程序法)来「发现」那些业经刑事实体法早已明文规定的犯罪与处罚。(注1)

就罪刑法定原则来说,在刑事实体法的黑白纸堆里我们是找不到有所谓「公诉罪」的这个罪名(注2),按约定俗成看法所说的「公诉罪」,实际上是在区别有关实体法中有部分「告诉乃论罪」的规定,例如普通伤害罪即是,因此所谓的「公诉罪」应该是「公诉程序」的误用(或含混实体与程序的简称),我们刑事诉讼法的法院基于不告不理的原则,无诉即无裁判,想要提起诉讼,让案件进入法院审理,有两条路径,第一条是由代表国家公益的检察官提起诉讼,这是「公诉」的原意,第二条是由犯罪被害人委请律师提起诉讼,这是「自诉」的规定(注3),因此「公诉程序或【简称公诉】」是应该与「自诉程序或【简称自诉】」点配成对,而不管是公诉还是自诉也都是程序法上的规定,若加上「罪」这个字恐怕会有混淆刑事实体法与刑事程序法分别立法的用心良苦。(告诉乃论的性质似乎是属于程序事项,然而目前明文规定在实体法)

告诉是侦查开始的原因之一(另有告发、自首或其它情事),告诉乃论刑事案件的「告诉」是进入法院审理的必要条件,而非告诉乃论的刑事案件则可有可无(侦查开始原因之一而已),因此由检察官提起公诉程序的案件类型包括有告诉乃论的刑事案件及非告诉乃论的刑事案件,由自诉人委请律师提起自诉程序的自诉案件,也是,因此公诉程序(或简称公诉)是与自诉程序(或简称自诉)相对称的概念,告诉乃论是与非告诉乃论相对称的概念,就罪刑法定原则,现行刑事实体法也没有所谓「【提起】公诉【就犯】罪」的这个罪名,如果有,那么没有人敢当检察官,因为提起公诉就与自戕无异,太可怕了!(注4)

注1:刑事诉讼法第1条第1项开宗明义就说,犯罪,非依本法或其它法律所定之诉讼程序,不得追诉、处罚。

注2:刑法第 125 条第1项第3款前段虽然说「明知为无罪之人,而使其受追诉或处罚」 ,然而我们一般是说渎职罪或滥权追诉处罚罪,与本文所讨论的所谓「公诉【的】罪」是不同的讨论范畴,合先叙明。有关刑法第125条的全文是说,有追诉或处罚犯罪职务之公务员,为左列行为之一者,处一年以上七年以 下有期徒刑: 一、滥用职权为逮捕或羁押者。 二、意图取供而施强暴胁迫者。 三、明知为无罪之人,而使其受追诉或处罚,或明知为有罪之人,而无故 不使其受追诉或处罚者。 因而致人于死者,处无期徒刑或七年以上有期徒刑。致重伤者,处三年以 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注3:刑事诉讼法第319条第1项第2项分别这么说,犯罪之被害人得提起自诉。但无行为能力或限制行为能力或死亡者,得由 其法定代理人、直系血亲或配偶为之(第1项)。 前项自诉之提起,应委任律师行之(第2项)。

注4:我们在注2有谈起有关检察官滥权追诉涉及渎职罪的问题,就司法风纪(皇后贞操)的规范除了刑法第125条的滥权追诉处罚罪外,另有同法第 124 条 所谓,有审判职务之公务员或仲裁人,为枉法之裁判或仲裁者,处一年以上七年 以下有期徒刑,第125条是规范检察官,第124条是规范法官,只是开国百年来似乎不太容易看见以该两条判刑定谳的案例,这表示我们的司法风纪还没有太大的问题,有人说「明知」是涉及主观的心理状态很难认定,「枉法裁判」也是,若有涉及收贿等违法的情形也不是说没有判刑定谳的案例,有人说所谓「太大的问题」是指社会业已完全失序、盗贼遍地或烽火四起。

有谁推荐more
全站分类:心情随笔 心情日记
自订分类:心情随笔
上一则: 政治、算术与眼镜
下一则: 隐有语意冲突的过失杀人

限会员,要发表回响,请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