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寻找「种猪配种」的契约类型
2019/04/14 00:05
浏览707
回响0
推荐31
引用0

俗话说:「孤阴不生,独阳不长」,想必是千古不易的自然定律,道德经上不也说:「万物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

「种猪」既然已被我们人类定性为「物【动产】」,因此较不为涉及我们人类自己所固有(缺省)的伦理议题,即相对来说会比较单纯。

种猪业主(以下简称业主)与母猪饲养户(以下简称养户)间就「委请」协助配种这件事实应该如何来定性契约类型(即探索法律关系【权利义务】的基础关系或请求权基础)?

首先,我们会凭著对法律感情的直接感觉,马上就想到,是委任(托)处理事务(配种)的契约关系,委任是劳务供给契约的一般规定,继而,我们可能还会有其它特别类型劳务供给契约的典型在脑海中一一浮现。

是雇佣关系吗?但是业主与养户彼此之间并没有上下的支配关系(即业主不必如同上下班的准时签到或打卡),是承揽关系(完成一定工作取得报酬,如同理发完成即要付现)吗?但是业主并不能要保证母猪一定要生出小猪,工作是否没有完成?

就我们人类婚姻居间(媒人、中介)的工作射程范围应该仅止于拜见高堂、送入洞房,至于日后有否生小孩,甚至是男是女,都与工作的完成没有关系,就此所谓的工作完成(阶段任务)来解释,那么「该等工作的完成」应该是指「当下」,(即要银货两讫了结宿债),就此来说,承揽关系可能是相对合理的解释之一。

又委任契约是委托处理事务的原则性规定,既然有较具体(接近事实)的承揽规定,那么就要适用承揽契约的法律关系,只是委任的基本规定仍然有补充缺漏(承揽规定【范】不足部分)的可能。

民法上另有所谓居间的典型(模范)契约,是指报告订约的机会或为定约的媒介(磋合),只是所谓的「订约」是指除了居间人(中人)以外的双方,就原来就属于权利客体(动产)的种猪与母猪来说,牠们是没有订约的可能或必要(契约关系是存在于权利主体的业主与养户之间),至于还有其它的代办商或经理人等类型可能会扯得有点过远(是否又于不知不觉中陷入【画虎烂】的泥沼?),虽然它们都是劳务供给契约,虽然它们均是委请事务处理(委托配种)的特殊形态。

有谁推荐more

限会员,要发表回响,请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