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京都有母亲.有儿子还有我。
2019/02/09 22:07
浏览245
回响0
推荐0
引用0

原本计画一人过年时去探望留学的孩子。想到母亲许多年没出国了。

便一道邀请前往。年长的她会牵挂外孙及孩子的任何事。

这趟是母亲的放心之旅。孩子被看之行。而我是被看也是被放心的对象。

是七天在旅馆及旅途上体悟出的事。

与孩子约好去他学校门口等他下课。时间没到我们便先参观了学校。

还有半小时.母亲便在校门口冬风中与我一同站著等。我被风吹得头疼。

问母亲那间展览馆写著:暖气中。我们为何不进去等?

她怕儿子看不到我们。也说里面的椅子不知道可以坐吗?

母亲65岁退休那年随当导游的表哥一年出国10次。

太久没出国加上体力下滑.人也变得畏缩与畏惧。

天天把房内的垃圾清妥.拿到房门给清洁员.说我们房间不必打扫。因为她怕掉物件。

我们除了见下课的儿子三日以外.去头去尾要搭机.能去参观的景点不多。

只园是公车站下车便可到。母亲也走了南角。

遇见京都艺术学校毕业的草间弥生个展于昔日艺妓表演馆内。

母亲与我吃了草间弥生的主题(南瓜菓子)料理。望着前方日式庭园的一角角阳光。

游客如织。冬花绽放。母亲直说日本米好吃颗粒分明有嚼劲。

我自草间弥生处探寻她原作的奥秘处。她的技巧生涩不迷人.但是.画内有思考。

有思考是说围绕著她所欠缺的关爱与镇日思想的核心打转。她的作品深.笔触并不迷人。

我的意思是她不代表传统日式的侘寂禅意。而是代表著自己。独一无二的自己。

妈兴奋地说她自草间的年表发现她们同年出生。

因为母亲老是注意谁活的好不好?又活了多久?我总告诉她不要在乎外界的眼光.

如果我活到母亲的年龄.我会很高兴地一人去旅行。

因为终于责任都放下.终于可以为自己而活。

母亲只要是在旅馆不是与我聊天聊地.便是打扫房间.或是叮咛我及照顾我穿衣.盖被。

从头发到袜子都可以一一指出我要做的更好。她说时我看着有雾气的窗

窗外的对面楼台停著一只鸽子。娉婷地跳跃.并整理自己的羽毛。

我只是看着看着.没有按下快门。

有种陌生又熟悉的感觉油然而生。一个青春期不自信样样都不如妹妹的少女.

只有画画好。一旦画不好.会患得患失的少年。

还好我的年龄已过百。如果我是30岁很可能在母亲的叮嘱下会不够坚强。

很意外的我没有不耐烦.也没有回嘴。只是淡然地说:「好。您说的我都会尽量改进。」

我知道母亲是为我好。也知道有些事不是她想的那么一回事。我还是都说好。

我亦明白是母亲省吃俭用让我学画认识了美。

我不能因为有了知识的深度或广度.便轻视母亲不及之处。

回来后.我与认识我10年的华梵毕业生讲。

「你知道吗我竟然在旅游的路上。

只园里一个真正的艺妓都没看着。便回旅馆。」

「我陪母亲去伊势丹百货想要购物。母亲不满意物样.便说要回旅馆.我没有拒绝。

我看着我每去日本必去的蓝带店就这么经过它的面前.没有逗留。」

深了解我.陪同我去日本自由行数次的学生听到这里.手机里笑翻了。

他知道我的牺牲真的很大。探亲真的是探亲。母亲腿力到哪里就到哪里。

我没有一丝的不悦与硬要前往的景点。

只有我在买三本书时.她用客语碎念:「死没命哩。要怎样抬回台湾?」

我在买京都当地的黑和生产全开手工纸时.她还是「死没命哩」。她不知宣纸可以卷。

我只有说日本自由行时.学生与我是如何合作抬回25本书。

我只有说如果台湾有这些书与纸.我不必买噜。

回程时.母亲与我说她发现她年纪不适合出国了。她不会使用机舱的洗手台。

我鼓励她说:「您很棒了。我都不太敢使用飞机上的厕所。所以尽量不去。

因为那厕所的折门似乎很复杂会被反锁。

还有按马桶真空抽出的声音好像会把人吸出机舱外。上厕所好像在轮回。」

我不知有没有安慰到母亲。但我知道儿子独立很多。

三月中旬新一批留学生要来。他们旧生要搬走。学校给搬家的时间点有三个。

无论选哪里个时间点。都会要找其它资深留学生的房间寄住到月底。

再搬入四月的新家。而3月18日又是一位留学生要毕业想卖房内全部二手家俱给儿子。

儿子同意了。他一一说他三月份的计画与缘由时。我静静地听著。

回想起我20岁离开母亲去台北念大学.是人格独立的开始.

而孩子离开我.离开台湾是好的成长。有距离.对妈宝与宝妈都好。

有一天我到了母亲这年龄时。我应该如何面对这速变的时代。我想.从容些是必要的。

而母亲一生煮三餐。日本的水可生饮.她还是一壶壶自己煮。

她的勤劳让柜台来电说:房间一定要给清洁员整理。

我体会到她习惯童养媳身份的外婆教养。人要主动勤奋.要节省。

她也习惯祖母这位婆婆的严格与碎念。她也习惯父亲沙文主义的不做家事。

家事统统自己扛。

而父亲.外婆走了快10年。祖母走了35年。母亲仍活在她们的枷锁里。

无形地框住自己。

出发前.我与孩子的祖父电话中聊了一会。

说道。「如果婆婆身体好些.我可以陪您们去日本看孙子。」

也和婆婆说:很抱歉.过去我照顾不到她太多。如今她身体不好.我仍有歉意。

这年龄很明白花开花落亦有时。纯属自然。

如我只活到60岁我亦欣喜。因为孩子的女友很客家。儿子形容的。

他的女友自己选的。是日本女子年长他一岁。容貌佳.懂得照顾人。

在日本念大学时便能自己赚钱缴学费.独立至今在台湾教日语。

这样的孩子很懂事.也会影响我的孩子更独立。四月她便回日本与儿子相聚。

这一趟旅程.让我明白人来世一遭就是一趟旅程。凡事有定数。

有机会便去把握。求不来的.便不是你的。此生是你的.只属此生有。

来生.谁都不会再相见。

7日行.去的景点少之又少。

心中却是不断地与亲人相融.和解与释怀。

回来两天了。才拾笔写下一些心情。

回来当晚画画至今未歇。

明白一生所爱。如此简单.满足与感动。

发表回响

会员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