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儿子在日本的日子:快过年了
2019/01/26 05:24
浏览174
回响0
推荐0
引用0
快过年了。照例是南部的妹妹与我携子回娘家提前过新年。母亲于此时最是开心。会做拿手客家菜招待。那是妈妈的味道数十年如一日。母亲一生三餐都自己煮。她重视营养与卫生。即使家中人丁不多。
大妹与妹夫每逢过年都去他们昔日留学地东京渡农历年。家中顾人打扫便可。相反的.夫家便是传统保守的作法.样样自己来。我由台北家打扫到百坪工作室再到公婆家四层。一楼租给7-11。年夜饭两桌及小孩群.于是过年对我这独媳来说是很大的压力。
然。公公的父亲生七子.名字唤为卢文旭。独居偶尔住长子我公公的家.受过日本教育讲话很有权威。他对我这客家身份的孙媳妇很是包容。刚开始我要一边看食谱一边煮菜。后来熟能生巧。开始出现客家料理与闽式料理的不同作法。他们还是吃了客家料理当作新鲜事试吃。
当祖父傍晚五点在餐桌饮餐前酒时。我便知道要提前开饭了(原是习惯六点吃晚饭)。于是我用我的破台语说:「阿公.您叨叨甲.我叨叨煮.好否?」他总说好。然后开始讲他最近发生的事。他知道我听不太懂。包括他的独居房米酒被偷.电视被偷就算了.连冰箱鸡蛋.穿过的内裤也偷了之类的事。
我总是像相声瓦舍里冯翊纲那个「捧」的角色。
听不太懂也跟著他的话说:「真ㄟ!候!那按内?喔!好啊!对啊:黑啊。」没了。
厨房里他一人喝著酒.我一道道端上。那是我们两人的默契。那时我还在念博士班.还在5所学校兼课。突然他说了一句:「你埋去台北.当港煮后我甲好否?」我正切菜回头看看这寂寞的老人。我们相对看了看。这回我没接话。因为我听懂话中的情感。
新年他的红包一律600元。只发给未成年的孙辈.而曾孙是族繁不备红包。他看见年幼的曾长孙(儿子)掏出一只红包。说:「你妈妈有煮饭给我吃.ㄤ包候你。」
之后他骑车于十字路口摔伤。体力直线滑落。没看到先生小妹的孩子出世。当了植物人很多年。之后送别西山。
这是10年前的往事。一世人一生情。犹记至今。我最会讲的台语就是:「您叨叨甲.我叨叨煮。」
很谢谢他的疼爱。我会照顾好自己。
学期结束了。连续全校开会两天了。明天一早是一天的会议。早点睡准时到。敲钟也要敲到最后。之后是算成绩要登录成绩。再之后二月初到京都见弟弟。弟弟说前天京都下大雪.气候干燥到流鼻血。很想他。 

2019年1月在日本的独居宿舍。

2019年1月打阪下雪。穿靴子去上学都湿脚了。直发冻。

发表回响

会员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