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解严前高中美术教育札记(四)完结。主标:青春是首不老的歌
2018/11/27 22:39
浏览253
回响0
推荐0
引用0

1985.03.14.

早上升旗时校长要我们仰望天空。问我们看见了甚么?

我看见了一片晴空的蓝。而后二三节课开始变天了。急雨纷纷豆大般地

操场仍有嘶喊声人影点点。数学老师在黑板前面笔划著.边念咒催眠。

我们纷纷朝窗外看去细雨纷纷中出现彩虹。老师拚命地说个没完.我们哄笑开了。

于是他说放我们半分钟欣赏彩虹。并且要讲心得。

我们异口同声说很漂亮。因为很久没看见彩虹。

上文是摘录自我的日记片段。高中三年的日记最短的记录是天天写.最长的记录14天没写。

这是中年之后某日午后大约重新读日记的量化数据。隐约看见一个有恒的自己。

一生当中只有国中到高中六年写日记。日记是秘密,它藏在家中墙上油画框后方。

不便父母及妹妹们阅读。每个人都应该有属于自我对话的空间。

关于中规中矩有气质的国文导师批改我们的周记.

我老是在生活检讨那一栏写:「无事」。被她当著全班碎念过,后来我改写成:「充实」。

还是被念。对于一个导师用女规权威来看我们,我们常用简单简话回之。

却在日记反省道「写下充实二字时.有种无由的说不出的感觉。油然生起一股满满之感。

而导师认为周记过简是我懒.我想换任何人都会说我懒。

却在传给同学的纸条中乐此不疲相互鼓励的话语。

关于联考给的压力,日记里我写得很多很扭曲的心态。

始终认为高度压力下产生的爆发力是不正常的。例如:

1985.01.30「我要好好检讨自己.这次学生美展的问题。我想了一个早上是功力问题还是体裁

不对。不敢问老戴...」02.19.「第三次在画室用水彩画杨桃.始终画不好...我是不是大学联考

完蛋了?天份不见了。」「老戴一句这次画的好.我开心到以为会考上大学.....前几天桑桑正值低

潮期.说她似乎只剩下画画.其它的事都在打击她。我们都很了解那种感觉。

顾好学科之后顾不了术科。顾了术科而学科就不理想。

桑桑因为模拟考失利竟想离家出走,后来我在杨梅大成路的车站目送她上车回家

那天的黄昏我们一起握着手等公车。统统写在日记里。

不要笑国小女生们一起进同间厕所很好笑。也不要笑高中女生为了浏海几根和教官计较。

痖弦的必要说在此很适用。生命浪费之必要、青春无敌之必要、思无邪之必要。

小虾是我高中最好的同学,英文小老师。我的日记里夹满她写给我的纸条。

大都是励志我的话,还有苛责的话。是她教会我第一首英文歌First of May

她说:你刚刚与小玫玩在一起,我在远方看你。

突然觉得你很陌生。联考剩几天了?!猫咪。」「自修课小虾把我叫到她桌前一起背英文单字。

一个个单字地考我。她老是像我姐一样。而我明明是老大。

之后她起立对全班说老师要我考大家单字。刚刚背的.统统考出来。我写答案时,

看了一眼讲台上的小虾,她故作不知地望向同学。小虾小虾啊.天若有情天亦老。

这句话我只送给你。」

阖起日记,中年的脸微泛泪光。我常说人一生中会有最好的朋友

我是在高中时期。遇见最好的老师与同学们。

有陪你浪费时光玩耍的同学、有警醒你要珍惜光阴的同学、要像数学老师一样理性与感性。

我们的国文老师就是缺乏一些弹性,以致于我们与她有距离。无论看得见与看不见。

我们的戴武光老师骂我们不假颜色,模拟考考不好还是一一主动报分数站著让他骂。

我也是在高中加入文锋社团,那位国文老师讲了一篇短文是关于初冬送别朋友于月台的内容。

初看很普通,象是国文课本之文章,他一句句解析说道是甚么样的情感会让一个人

拉裹你的大衣让你觉得温暖些。文中没有说他们是好友,而肢体动作已表明。

后来喜欢郑愁予的诗,那时的李泰祥唱郑愁予的诗,歌声如回音之美妙,

连带也喜欢阅读现代文学。

我记得一晚深夜我们三姐妹读书读累了。三人挤在厨房自己下面吃宵夜,

我说道妹妹我刚学会李泰祥的歌我唱给你们听。

我那杀鸡高亢的声音,大妹立马斥喝不要吵醒爸妈。

高中是我由漫画进阶到文学的进修站。

大量课外阅读与培养自己的兴趣对一个高中生来说是很必要的。无论哪里一个世代。

然,高中生最不缺的便是梦想与忧愁。

我以小虾当年抄给我的诗句作结。

谁不曾拥有过?谁不曾有过霓虹般的青春欢笑。

谁的心口上没有留下创伤。

是风带来忧伤,是雨催人成长。

如果你能看淡这一切,就能脱蛹如彩蝶般的美丽。

啊!

成长,总是不易。   给18岁杨梅高中75级3年八班的我们。

发表回响

会员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