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诗的汽门重迭光合作用舒缓日落 —极光汽门摺远的声纳诗集自序
2019/07/01 09:51
浏览138
回响1
推荐7
引用0

 

诗的汽门重迭光合作用舒缓日落 

  日记完整的用泪水包了一颗水饺,那心事的馅是不是继续绕著时针的肩膀呢? 

  诗不是日记、诗不是白开水的遍布:诗如果知道自己是日记或许会充满疑问。要了解诗的汽门?有人思考过吗?为什么鳄鱼要待在沼泽而不是待在星空?在善意的世界里诗是指纹的声纳,假设诗的指纹辨识了流星的下坠前途与后途都像三合院和商业大楼的菱形月亮。鳄鱼能够体会善恶的轴心,他们(时代)最好扎实的思考一只鳄鱼为什么愿意在沼泽。因为鳄鱼懂得珍惜、因为鳄鱼了解诗与自尊的磨合。人类应该懂得用量角器量出道德和日落的争辩,但马路就黏著剂著一只鸟的翅膀一颗苹果的氧化。 

  有没有哪里个时期可以看到用诗做成的板金当然是非常有可能的,都有人愿意相信一只蚂蚁能够唱歌了,用诗做成的板金也只是一个自我扳起黑洞的光束(存在)但三合院是诗、商业大楼是故事,日记被汽门的蒸气掩饰了一颗菠萝的酸涩;现在可能是低个头就有梦想的时代往往头抬得高的都还在某个有著最轻盈的角落拉上孤独的拉链,但拉链人类也要欣赏它变迁的材质、颜色、自我的凝视;或许因为惊讶了近年来终于探寻到宇宙拥有自己的心跳对自我的言深,想起了自己孩童时的某个傍晚曾在那处都是混浊黑泥土的地方,因为稚气和无知徒手拿铲子想要拼命地挖著土,希望能挖出金色泥土当时觉得那黑泥土里面一定有一个全新的名词叫『自由』,因为自由就是心跳宇宙也有属于它自我的心跳,但发现一切都只是一颗没有数字的骰子,那样缓慢的像著一只鳄鱼踩在一本日记上凝视日落的恍神。 

  酒是什么味道的呢?人类只追逐酒的味道却没有让日记可以得到它自己的味道。但却日日记得刷牙日日忘记洗脸;某个时针削薄灯火的夜晚,记得那次台风天我在车子的后座想着落石的凝视(我去的地方有自我和消波块的纯粹)一个品德像一封信把我的未来宁静地寄到了一盏灯的下方,请让我继续秘密,不说出当时要去的地方的地点和事物,只是一个柔软的豁达、只是一个日光灯底下像一颗听著宇宙心跳的坚强,因为那是汽门和人心对善意唯一这样磁砖的堆叠,一直线就这样蜿蜒到一只鸽子飞出黑夜的瞬间,那是道德推进汽门的语句啊! 

  世界还是把雨下得那么像断掉尾巴的壁虎,而我这本诗集是愿意相信壁虎对待著真爱的。第六本诗集(是不是不说了?)应该要说这是低头和抬头之间的第六本诗集了;我晚许歌的奔驰所以这次诗集里收录了在音符世界中感受了流浪、人心、没有准心的爱,收录了听完这些歌对他们和她们的一点小小飞行的流淌或许也是心里得到全新在黑夜下可以那样欢愉的恍神如字句的坠子;但流浪的孩子要在哪里里回头?我们对时代的四分音符究竟要如何去渴望呢? 

  许久不谈自己的诗,这次想谈著诗集里的《五月二日分手节》可能因为想通了人类的手其实都不会连在一起这个意境。对于每年的五月二日我没有记忆、没有热气和冷空气摩擦的旋律,但我记得饥饿、记得饥饿后的泪水,记忆跟饥饿一定都是分开的,如同关灯后地平线依然油腻如:『五月二日每个人都会长一个悲伤的牙齿○五月二日每个人都会走一段起伏的山崖○这天必须接受蛀牙、接受影子走失○』,而诗集里的『回甘』是我终于相信了一群愿意把心灵放在山脉的眼睛的人们,他们不是因为孤独才奏乐、他们不是因为疲乏才奏乐,而是找到了:『每次演奏一群鸟都会煽动沉默○每次专注数盏灯都会开启天亮○生命中的八个音在即将装进梦境里揉捏○记忆不要剩得太多○只剩下文化与传统○终究还是回得到最干净的心脏,可能有人会说心脏只是呼吸的第二人称,但五月二日看见的回甘都像看见那长回尾巴的壁虎在我芒草的梦和现实中又慢慢地断成了一片开著玫瑰的沙洲。我相信梦想是不会作梦的人类才需要摩擦的心型汽门,去过几次沙漠吗?如果还相信沙漠就让一首又一首的诗承载著风声的方向盘轻轻地转成了一个不需要迷路的迷宫。

  检视第六本诗集的某个晚间七点左右海浪拥抱的当下,我突然想到日记应该要涂上一颗黑洞才有它唯一的心跳声。就像这世界上或许还是有著夜行的臭鼬,慢慢地穿越了一颗花生、一首诗、一辆只有半个汽门的跑车,如果有人发现了,要不要从漆黑的盘子上轻轻地剥开一颗蛋然后拥抱那一切蛋黄柔软的碎裂呢? 

  诗要行驶的快还是慢?这是英雄和凡人共同谱曲的问题。 

  『六』这个数字代表著极光、『六』这个数字代表著和平:诗的汽门还要运转吗?会的,即使壁虎还那么地缓慢、即使希望还在半途抛锚,但一百零八条极光一直都在转述著心脏碰撞了鼓声的美好彷徨。汽门需要重迭、善恶需要分类,走得够远了吗?还不够的。如果还不够远就触碰著诗的汽门,找到南方一个二十四小时都下雨的乡村,点燃一盏没有伤痕没有树木生长没有空气流动的灯,让那盏灯前进到梦中的声纳再因为爱的因果踏在极光那一条线上。 

  诗真的需要一个家吗?我想世界末日、低头的人不再抬头、猫头鹰终于不在白天沉睡,这些都矜持的产生之后,我还是想告诉你或你:『一颗心要变成了文字必须看见雾中的意义,所以就算极光被黑洞啃食,五月二日的雨还有可以指纹辨识孤独的能力,诗需要家、诗需要有门的家、诗需要有爱的家』。如果你还没去过沙漠诚挚欢迎前来一个全新的国度『极光汽门摺远的声纳』不用左转右转也不用地址,只要有愿意像声波一样的冒险精神,汽门重迭就是爱著一块拼图健壮地在风雨中种了一朵玫瑰,把拔开来的刺全部都当成极光照映夜晚的诗,让汽门行光合作用舒缓日落也有的寒冷不那样完整的读著自我侧面最像潮水的余温,撑开有伤痕的伞让阳光抹灭。

 

有谁推荐more
回响(1) :
1楼. 叶雨南
2019/07/01 09:54
(极光汽门摺远的声纳)即将上市

https://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824743
发表回响

会员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