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爱在永恒
2005/07/19 16:07
浏览511
回响2
推荐13
引用0

「有一天你会知道,人生路就像我手中的盐巴,拿捏间要多少才是刚好。」

在有记忆以来,我总是好奇外婆的雪白头发,我都记得爷爷奶奶那时都还没白发,很多人的外婆也没像她一样头发几乎都是白的。

外婆有很多偏方,跌倒额头上肿了个大包,外婆会用猪油抹上哈著气说:「擦了就不红肿。」然后就用那长满茧的食指搓著肿起来的包,很容易就因为那股温暖与照顾而忘了痛,说也奇怪,还真得能消肿。

最好吃的是面线汤,有虾米有蒜苗还有青菜。我从没吃过比外婆煮得更好吃,很浓很香,每次去外婆家便窝在厨房旁看外婆煮,总是花不了几分钟就煮好,外婆都是用食指与拇指抓起一小撮,不需那小瓢匙就知份量,从没一次会吃到太咸或太淡,令我惊讶的更是不论煮多少碗或只有一碗,都是两只手指就办到,刚好的让人不为之乍舌!

「外婆,你如何知道一碗与三碗的盐要放多少呢?」

「手指会知道,用感觉和经验,开始时也会失准呀,呵……..但就是会有这么一天,你就会知道该抓多少会刚好。」

在许多难过的时候,会惊见外婆的智能,尤其对一些当时不甚理解的生活与处事,兄弟姐妹间不乖的时候会听见她说:「我们来想想,有一天你们都嫁娶了,回头想想你们之间是吵架多还是快乐玩耍多呢?!你们之间就像一盘菜,都是因为不同才综合出美味,单一味道做不出好吃的菜,这已是命中注定,要一锅一起下,就要学会和谐。」

进入社会的第一份工作,外婆因住得离公司所在地近,每到中午便带个热腾腾便当给我,总是把饭压得满满紧紧的,上面铺著的菜肉的是现煮的,担心我往返浪费时间,担心外面吃东西不干净,担心营养不够……每次吃那便当就觉得世上最幸福的人是我,在那时,我都吃得很满足,不是饱的满足,是因为爱与温暖,一份燃烧不尽的关怀。

外婆说每个孙子都疼,但是我都知道,疼以外花时间呵护的,我都有份。

外婆这些年没了意识,躺在床上睁着眼,已不知谁是谁了,探望她后会浮现外婆扯扯我买给她的连身旗袍,羞涩的说:「真爱这样的红,我是不怕人取笑老了还穿红色的人,对不对。」

嗯!对,外婆是我见过最不在意旁人与世俗眼光的人,但是当她这样问时,会见到那种其实是坚持不在意的可爱,说穿了还是某种程度在意呢,但是就那勇敢的坚持,在那个年代的女性是没有自我的,如何在重男轻女社会中还保有一个自我的坚持与社会万象中不平衡的看待,真是不容易。

这些天放晴了,因为外婆当了天使,生命列车到终点了,虽然快到终点的前一站就无意识,过去像一本无声的故事书,翻开后都是活生生的鲜明,有笑有泪还有很多独有唯一的温馨,有时会翻到那没有言语,淡淡的几页,那是我与外婆用心感受的默契,一个老的可爱的人,和一个不懂事的女孩,在许多午时一个热腾腾的便当袋子传递时,别人无法了解的秘密;许多伤心眼泪后的无语拥抱,安全可依靠的意会。

这样的爱在心上,也常在梦里,飘著面线香,飘著见到我心事重重的眼神,一个深深的拥抱,和一个永不凋零的温暖。



~浅淡~ 2003.12..03

有谁推荐more
全站分类:创作 散文
自订分类:随手札
回响(2) :
2楼. 浅淡
2005/08/01 12:48
谢谢

蜜糖与小蜜糖们

要加油

祝快乐

1楼.
2005/07/29 12:36
手足之情
『你们之间就像一盘菜,都是因为不同才综合出美味,单一味道做不出好吃的菜,这已是命中注定,要一锅一起下,就要学会和谐。』说的真好!
发表回响

会员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