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口罩非失语 军审非军魂
2013/09/06 01:14
浏览2,701
回响11
推荐89
引用0

引用文章台湾的口罩文化和键盘文化

口罩文化

台湾人戴口罩的习惯普及确实跟SARS有关,当时n95口罩极缺,黑市零售价飙到上千元。尔后只要有流感,口罩帮就出没大街小巷。另外还有名人干脆戴口罩防狗仔。另外许多(自认)冤屈的受害者本人或家人陪同立委出来开记者会也经常戴口罩。可见戴口罩并不表示他们自觉心虚,他们就是想保有不被认出来的自在感。

您看美国乐透彩头奖得主都习惯举家接受媒体采访,而台湾人则一反其道,一律隐名埋姓,这就跟戴口罩一样,发财不欲人知,他们的个资也受到相当严密的保护与尊重。事实证明,台湾的乐透彩头奖得主多半能守成,不似美国,「乐了就透支」,过个三五年爽日子,千金散尽者有之,郁郁寡欢追悔莫及者有之。可见东方智能明哲保身并不为过。

军中文化

关于洪仲丘案,我的看法与蓝凤凰不同。媒体或名嘴的表现不宜以偏概全,那些爆料已经有相当部分被证实(譬如担任把关的两位宪兵官原本都不同意关洪仲丘),哪里些部分是夸大或无中生有的,相信司法机关能够做相当的厘清。

媒体采取对被害人极端同情立场确实是两面刃,一则摘奸发伏,一则逞口舌暴力,但即使媒体对这些涉案军人或有不公,但他们终究是一群活著能为自己抗辩的人,没有证据,谁也办不了他们。

小弟当兵时干参一,发过通缉令,送过关禁闭的文,其余晋升任调、奖惩、休假也都业务一把抓,非常清楚国军是怎么从文化的根上腐烂的。

举个例子,我刚接业务时,往往只能在晚上就寝时间加班作业,头一个月经常不眠不休,但还是做不好,我心里非常纳闷,因为我拚了全力,还是会偶尔出个错挨人事官狠刮,但别单位的参一却总能通过受检。我只能向这些同事求教,却碰一鼻子灰,我不晓得他们这种无谓的竞争心是怎么养成的,总之就是不愿意提供协助。直到某日某连参一休假,一位代班作业的士官跟我投缘,其实他不懂业务,只是借故来办公室喝杯茶。于是我找到机会向他借看卷宗,才翻看个五分钟,就发觉其中的门道。

原来头七八页都制作得相当精致,标准,但下面几页就漏破绽了,甚至后几十页「压卷之作」,只能用惨不忍睹来形容,我大吃一惊:难道这种投机取巧的作业模式通过得了业务受检?但事实摆在眼前:「他们」就是这样过关的。

如果您去翻我的卷宗,会发现从头到尾行政和字迹方面水平都差不多,偶然出错,但绝不可能错误连篇,如果你是行家,你会去核对发文流水号,将会发现我的文号很少缺漏、跳号,更别说前后错置,毫无章法。

但我就是太一板一眼依律行政,才会把自己操得半死。而检查文书业务的上级军官通常没那么精实,他们看的是单项业务的表面,看个几页,一个单位抓一两项缺失就足以交差。如果照本人上述的方法查这些连参一,咱们的油条人事官至少申诫难逃,看似前程远大的营长也会灰头土脸。

但我觉悟了,我不是来军中做改革的,在下我也无此「通天本领」,我决定不再傻呼呼的「照章办事」,这只会平白累死自己,于是我尽可能在最大程度上「便宜行事」,讽刺的是:我的业务「绩效」居然因此获得改善。

军中自有一套腐败文化使劣币能逐良币,于是我得靠「便宜行事」一诀而存活,而获上级首肯,但那并不使我感到任何光荣。

奖惩失度

譬如本部考绩业务向由本人一手打理,连长只负责批「可」「如拟」或「发」,该项业务评鉴成绩居然独占鳌头,获师部表扬。由于考绩奖金,某位领士的薪水甚至还比连长高。但他们不知道我如何绞尽脑汁为他们的职责本份肿事增华,签呈如何一张接一张,方有此等成果。但这种虚文式的考绩业务,对受奖者本人或单位来说,究竟有几分名副其实的荣誉?但很抱歉,不要怀疑,这就是我们国军!

洪仲丘去世七月三日当天,542旅旅部连上士范佐宪以「支持汉光演习有功」,得记大功一支,这真是年度大笑话!

当年我做考绩业务是用嘉奖一个个去累记的,类似范佐宪这样的演习「功勋」,按规矩要九次才能累积到一大功。事实上本部志愿役士官甭说大功,连小功都是「作梦」。再说本人的战车实弹射击已经算数一数二(坦白说整个战车营从官数到兵,尚不知道谁的打靶成绩胜过我),我连半个嘉奖都没捞过,拜托各位当过兵的告诉我:支持汉光算老几啊?那群人违法兼程序做假,强送洪仲丘去关,操到死,却还一边麻木不仁的关起门来冒功打赏。请问这种领导能够激励甚么士气?

洪案中一干被起诉的军士官在一定程度上是部队体制的代罪羔羊。因为大家都这么乱搞,在里头待越久越容易积非成是,习以为常

潜规则

当年听禁闭生讲,我们的禁闭室课程没那么多花招的(相较于269旅的陈毅勋班长),但就是一天一个单项,譬如俯地挺身,一做就是一整天。晚上也有「晚点名」 ,却是由「室长」来执行,「室长」的角色就像黑狱风云里的角头,「晚点名」就是在「玩」白天操课时拖累大家的禁闭生(搞连坐这方面部队倒是始终如一)。而「晚点名」这个密码是谁喊的?要不要猜猜看。

不,不是「室长」,而是戒护士。是戒护士下令让禁闭生去「玩」禁闭生的。禁闭生白天被连坐得苦不堪言,一肚子怨恨,您说说看他们会怎么实施「晚点名」呢?

然而这般体制文化并非禁闭室独有,而是早成为部队的潜规则。

我们当年初下部队时也是每天被学长「晚点名」。十点过后就寝时间,所有的菜鸟都被老兵集中到寝室或背包间听训,轮番上阵重复屁话,然后体罚。记得有位大专宝宝被学长一脚重踹到哭。挨那一脚时他正勉力维持著俯地挺身的姿势,学长则由上而下借助自身体重狠踩下去。我得告诉没当过兵的朋友,这类「晚点名」和「军中伦理」从来就是部队不可或缺的潜规则,连上军官无一不晓(他们甚至把人拉到排长室殴打)。你要申诉?还是要改革?得了吧!第二天学长就知道谁是「抓耙子」了!政战哪里能信啊!?

斯巴达?

不要以为张爷是不耐操的软脚虾,才会对部队心存负面看法。事实上本人除射击一把罩之外,体能战技也不输人,至少胜过全部军官,还有我的同梯,我的近几梯,还有全部王八蛋学长。全连大概只有一个兵的体能表现是肯定赢过我,此外和两位士官大概在伯仲之间。五千米跑第二~第四之间,三千米跑第二, 本人从菜到老从来就不打混摸鱼,硬是跑满分。

反白衫军的朋友请不要跟我斯巴达,我可是斯巴达体制的赢家。

那些王八蛋学长连跟在后头看我屁股的资格都没有。如果五千米跑个六七圈,这些人有一半会龟速到落后我一整圈,然后若无其事的跟我一齐「抵达终点」,到了夜间,还能恬不知耻的集合学弟实施「晚点名」。瞧!所谓军中伦理?

我几乎可以在每一个重点项目击败所有的学长,靠的可不是学长制传承或士官制土法炼钢那一套。举例来说,战车炮射击满靶并不稀奇,但如果你当过战车兵,请自问能否击中靶心?靶心约是处于隔山之遥的一个书包大小。

张爷不但打中靶心,而且还曾经全数命中靶心,由于报靶是公开的,大家都知道彼此的成绩,我的印象中,两年当兵生涯下三次基地(第三次基地开训不久就退伍),全营士官兵战车炮命中靶心的就本人而已。

后来营长为此把我的「爱车」拗走充当营长车,但射击成绩并不佳,他们知道我的厉害,但「军中伦理耻于下问」,也不会来切磋研究。而我是不会摆谱或藏私的。

即使被迫换车,我还是照准不误,反正本人战车炮射击只脱靶过一次──不好意思,那是本兵的处男射。随后怎么打怎么命中,而且我还是快手,老是第一个击发。不久又于轻兵器项目再创纪录:机枪战斗射击(战车行进间射击)拿下全营最高分。

到底谁知兵?

我能有这些成绩,靠的可不是甚么军中伦理,也不是你以为的军纪。当然,我不像洪仲丘那么不长眼,但是我照样反抗过学长,甚至在演习期间与待退老鸟全武行,还带领阿兵哥向不肖士官公然造反,还在大庭广众下咆哮过辅导长(但咆哮得很有技术,游走法律边缘不致以下犯上),但我这种不服管教的军中顽劣份子却能技压众人,凭什么?凭那操死人不偿命的口炮技术?还是皮靴擦得啵儿亮,制服烫得笔挺,年纪轻轻就跑不动更不想跑,却还硬撑出来的那副威风凛凛却虚有其表的官架子?

反对口罩帮/1985联盟/白衫军诉求的诸位自认为对军事训练懂多少?如果你懂,难道我不懂?如果您认定承平时代军法审判交付司法会弱化国军战力,视军审为战力后盾,那你们根本不懂甚么是领导统御:只有最卑鄙的军头才会纯用高压威胁来带兵,如果将领的领导统御就剩下军审这招,那么逼到极处,他就等著部队哗变吧!

 

 

 

 

 

 

 

有谁推荐more
全站分类:心情随笔 其它
自订分类:时事
上一则: 台湾加油
下一则: 【宇昌案演义】南华生技与何大一
回响(11) :
11楼. 张爷
2013/12/18 12:53

国军酒驾志愿役比例高 严明:已有改善

苹果日报 2013年12月18日

【王烱华/台北报导】立法委员邱议莹上午在立法院质询时指出,国军酒驾比例居高不下,而且是志愿役比义务役士兵还高,「我们到底募到怎么样的兵?」国防部长严明强调,「我们已召开检讨会议,已慢慢有所改善。」

立法院外交及国防委员会上午邀请严明报告国防部「推动募兵制现况检讨与策进」,邱议莹指出,国军酒驾,去年志愿役有121人酒驾,而义务役只有47人,今年到上个月为止,志愿役也有113人,义务役则有49人,志愿役远远高出义务役。严明则作了上述答复。

募兵加薪 严明:每年增55亿元

【王烱华/台北报导】国防部长严明上午表示,为推动募兵制,国防部希望调整国军志愿役士兵加薪与外岛地域加给的提升,粗估每年需要增加55亿元,这项薪资调整案行政院将在近日公布。

立法院外交及国防委员会上午邀请严明报告国防部「推动募兵制现况检讨与策进」,蓝委林郁方质询时指出,国军飞弹指挥部2013年至第8梯志愿役士兵招募情形,今年总招募目标为510人,1至8梯有152名社会青年报名,竟然全数录取,实际入营报到数为89人,获得率仅17.5%;林并指出,这些士兵是大专毕业者仅8%,高中则为81%,国中为1%。严明则强调,国防部会加强募兵宣导。

张爷2013/12/18 12:55回覆

毕竟好酒不便宜嘛!!

加薪!!

张爷2013/12/18 12:56回覆
10楼. 一亩桑田
2013/11/06 10:25
口罩与军魂

大作已列入我的文摘,

这口罩与军魂说来头头是道,

最近日本行我特别留意他们的口罩,

其实也和台湾差不多不值大惊小怪,

至于军审军魂,

应该是各班、各排、各连、各营、各旅、各师都各有不同的特色,

很难一概而论。


9楼. 张爷
2013/10/25 17:29
凌虐与训练 傻傻分不清?!~~~~终于厘清

军中凌虐新定义:非必要的非人道待遇

【2013/10/25 联合报】

洪仲丘案外界聚焦于该怎么画国军「训练」与「凌虐」之间的红线。行政院会昨天通过陆海空军刑法第四十四条修正草案,明确定义部队中凌虐是指「非因教育、训练、勤务、作战等军事必要,使军人受凌辱虐待的非人道待遇行为」。

草案说明指出,国军负保国卫民之责,军事教育(如各梯次基础、深造教育班队)、训练(寒、暑、山、伞、基地训练)、勤务(特战、空勤、水下作业)及作战(如艰钜作战指令)势必从严从难,如因凌虐定义不明、动辄涉及刑责,恐将使干部不愿施以训练、派遣任务,因此于陆海空军刑法另定义「凌虐」。

国防部举例,像两栖部队的「天堂路」训练测验,学员于石砾上打赤膊攀爬、翻滚、做蛙人操,干部在旁严厉训斥或喝令,若依社会一般观念,恐已符合凌虐;草案因此新增凌虐定义为「非因教育、训练、勤务、作战或其它军事必要,使军人受凌辱虐待的非人道待遇行为」。

草案同时授权国防部依各项部队教育、训练、勤务及作战派遣,或救灾、演习期间的军事应变作为,就性质、目的、态样、强度及必要性等作出综合考量,进而订出适切合宜的实施范围,以供国军干部遵循、判断。

国防部军事发言人罗绍和说,国防部已要求相关单位检讨;未来将采正面表列方式,叙明特定兵种可实施的高强度训练,让部队训练与执行任务有所依循。

出身空降部队的陈镇湘表示,军中不同职务操练标准不一样。例如,交互蹲跳对伞兵是基本训练,必须训练腰、腿的力量与协调性,否则跳伞著地时容易摔断腿。 

全文网址: 军中凌虐新定义:非必要的非人道待遇 | 法律前线 | 社会新闻 | 联合新闻网 http://udn.com/NEWS/SOCIETY/SOC6/8251617.shtml#ixzz2iixaMJKY
Power By udn.com


8楼. 这是匿名
2013/10/21 12:02

国军爆窜改退伍报告 洪姊:军人心态未改

2013年10月20日苹果日报

【陈世河/台中报导】洪仲丘案后,军方再传欺上瞒下弊案。一名志愿役中士退伍前洋洋洒洒写下六大张退伍报告,直言部队弊端,岂料最后却被简化剩四句话,军方还伪造其签名和盖章,他气愤向《苹果》投诉:「国军连根都烂了。」陆军第十军团政战副主任张勉说,涉嫌伪造签名的人事兵及连长已依法究办。

洪仲丘姊姊洪慈庸说,这件事代表国防部提出的改革计划只是纸上谈兵,军队内部运作仍然我行我素,「国防部应思考,为何经过洪仲丘案的冲击,部分军人的心态仍未改善!」

7楼. 张爷
2013/10/03 19:18
看到一篇「天下奇文」

 GolfNut 灭亲朋檄

南方朔说马英九「疯」了,谁知这位资深马迷高尔夫衲豆也「疯」了。

时局民心不利于马騜,高尔夫衲豆认为马英九没错,错的是马家军以外的任何人,他深感无力,焦虑让他心智濒临崩溃边缘,狂热政治执念不堪受挫,这样违逆他的政治情势他再也承受不住,然后他像个赌气孩子般向批马或者挺王的亲友割袍断义!

但,你以为台湾乡亲有义务在乎你你的极端控制欲兼强迫症么?

醒醒吧!你多久没向台湾缴税了?你每个月花多少精神和工夫照顾你的台湾乡亲?

你是谁啊?高尔夫衲豆?

 


6楼. ABCDEF(翠云)
2013/09/27 09:42

难得

只是不服输Fox加油

张爷2013/09/30 00:15回覆
5楼. 邀请
2013/09/11 09:01
格主文武双全

一言难尽

国军绝对可以更好

我只是平凡人  我做得到  其它官兵弟兄没理由不行

问题在整个训练环境不佳

训练要有方法 乱操是不会有用的

一个密码一个动作  也不可能训练出成熟有判断力的战士

第一次战车炮射击时  我是全营最菜而且极可能是操课最少的射手

我甚至要靠冥想来熟记兼复习射击诸元 加强战斗舱空间感及身体的反射

对于火炮性能及弹道修正

除了当好奇宝宝多问之外  我看准则

这点非常重要~~但除本人之外这些训练书册置于库房乏人问津

连上课教官都不懂得研读(看我们教官多不上进)

 

 

 

 

张爷2013/09/11 16:07回覆
4楼. 金晟发冠军磁砖
2013/09/07 09:59
前辈早安

拜读前辈此篇大作感触很深

生意人不方便对争议事件评论

只单就前辈的军旅回忆也谈谈我的当兵经

从前辈中跑三千公尺测验推算前辈年纪应该很轻

因为我二十三年前当兵时

只有测验五千公尺

从未听闻有三千公尺这么短距离的测验

 

其次

当然我只能以自己左营直属部队连队经验

同年代陆战队其它驻地弟兄情形未曾经历不能妄说

体能战技,军,士官干部测验标准远比士兵高

例如武装游泳测验

士兵只要六百公尺,军官和我们下士班长则是一千公尺

任何阿兵哥,都可公然要求军士官拔阶挑战任何项目战技体能

军士官没有拒绝挑战的权利

晚上晚点名操体能

发号施令的值星班长边喊一二,边以身作则自己服从自己命做伏地挺身

监督弟兄操体能有没有确实偷懒责任是落在

循梯次起身后的其它班长和破大冬老兵(当兵超过二年,只剩一年役期)

每天晨跑五千公尺都是营长,连长带头跑

在左营军区跑五千公尺,常遇到司令亲自带头军官连军官跑五千

 

所以我不太能理解贵营的'军中伦理'

因为以打靶来说

每次射击管道都是营长先射击,都是满靶令人折服 

其次连长,班长要求标准也远高于士兵

这样才能服人也才谈的到领导统御

要去参加小女学校的家长会了,就此停笔

初次拜访,唐突失礼之处,还望前辈海涵

谢谢前辈分享经验 

传闻美台陆战队队训都是「永远忠诚」,听您分享陆战队文化,令人耳目一新,确实名不虚传

如果每支部队都能效法陆战队这种精神,国军部队根本不会发生那么多奇奇怪怪的管教问题

我们年龄应该差不多。我在金六结新训只跑过三千,下部队后直接跑五千,训练和测验都是以五千为准。但有一次不知甚么缘故,上级(不记得哪里个层级)突然下令士官兵(不含军官)测三千米(纯测验,没有荣誉假问题),我们就照办了,没想那么多。但那次测验,连士官长和某位上士都没参加。

战车连不比装步,没那么重视体能,但既然表定要操课,就应该从主官到最底层士兵一齐投入,但我们的连集干部(主官管加士官长)通常是袖手让值星去干。本连排长有正期、有专修班,有官预,有预官,体能通通不行,看了实在很火大。别连的情况也差不多。但排副则是资深士官(领士或常士),体能甚至连战技都比排长好很多,只是士官圈的学长制也很重,老士官像皇帝,菜士官跟菜鸟阿兵哥几乎没两样~~像奴隶。

我下部队时受一位志愿役下士帮助甚多。小弟第一次跑五千就是测验,当天我站清晨的三五卫勤(第二天站卫勤~够菜了吧),就在安官桌接到电话纪录,要我们早上六点(或六点半?)受测,由于我不知道怎么配速,就与眼前那位下士安全士官打商量。我问他能不能跑,他说「还不错」,我说,「五千我没跑过,不会配速,待会测验时跟著你跑好不好」,他欣然同意。结果第一次测验我就跟在他屁股后头冲满百。

当时这位士官接参三业务(交接中),我为了射击还向他偷调战车准则,四五百页一本,针对射击相关的我从头看到尾,小弟在战技上能有不错的成绩,心中对他很感念。

但一年多以后,我目睹一个让我难忘场景,就是他的学长竟然在公共走廊罚几个士官学弟下跪,而这位士官也入列受罚。我看了义愤填膺,但无法表示甚么,只能臭著一张脸大步迈过。事后我半带责怪的语气问他「你为什么要跪?!」他竟低声回答说「(他是)学长啊」(语气无奈)

那位罚他跪的资深士官就是体能最差的一位,射击成绩也一团乌鸦鸦。

这就是我们部队:老鸟天堂,菜鸟地狱。

军事领导要以身作则才能服人。当年我跟高中同学还经常以手写信件联系,某位同学当排长,五千他没办法,但是他的臂力好,手榴弹能左右开弓(扔出去会有咻咻声那一种等级),爬竹竿也是抓一两下就到顶,他得露这一两手镇压阿兵哥,否则会被看扁。

本部队也曾拔阶训练,但就那么一次,而且还是出于嬉戏。那一回我们参加体能战技测验,刺枪术二教习练完,休息时间我们几个老兵已经在跟几位士官玩战斗对刺,著一般军服,用真枪上刺刀,但有刺刀鞘保护。士官长看到也玩性大发,下一堂课就开始拔阶「钉孤支」....

 

 

 

 

张爷2013/09/07 13:56回覆
3楼. JKTsai 老鼠嫁女儿
2013/09/07 03:01
呵呵,口罩无辜,个人为了「(偏执)政治信仰」,不对事而对人,甚至忘记宗教信仰的基督佛陀教诲!

阿公在忏悔喔~

小弟只觉得洪案虽是个案  但部队腐败文化(不包含四楼弟兄的陆战队)  积弊已深更值得反省

张爷2013/09/07 12:37回覆
2楼. ellen chou 雨僧 长歌不辍
2013/09/06 23:33

优秀!


只是不服输

听密码  俯地挺身 预备

一下二上

开始!

one more two more.....

 

张爷2013/09/07 12:30回覆
发表回响

会员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