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_0008  

▲这是我们从小生长的家,充满了美好温馨的回忆。

7/29一大早搭二弟的车返乡,要去通宵帮爸妈安奉牌位。

路过家门口,把车停在路边,太阳炙热的向大地发威,要下车看看吗?

只见相隔一个多月未见,屋前绿叶野草勃发,不知是否会窜出蛇类?

已经没了人气的房子,真是看了心酸,每看一回,更添惆怅。

罢!罢!就坐在车上拍张照片,远远的凭吊。

DSC_0038  

▲四月下旬,透过竹南陈超明立委,召开了包含营建署、县政府、乡公所非常大阵仗的一个会议。

小虾米难斗大鲸鱼,虽然没有会议纪录,但口头允诺给予我们六个月的搬迁期。

当年爸爸与省政府半世纪前的租约早已难觅,

心想父母都是做事周详的人,难道我们真找不到任何字迹吗?

有点心有未甘,决定回家作最后的巡礼,征求小喵相助,获得他全力支持,再找妹妹同行。

为了此行最后巡礼,小喵帮我备妥纸箱和抓蛇棍,有个男丁可使唤,真是得力不少呀!

2018.06.02回家见屋前小弟种植的鸡蛋花生机盎然,开出红色的花朵。

虽是来去匆匆,也是小有收获,找到父亲往年为这个家曾经行文政府机关的公文,

更破解了乡公所一些人员搪塞曲解的歪理。

但我已不想耗费心力再去辩解,身外之物一切随缘。

暂且冷眼旁观,上天会有最好的安排。

(还找到妈妈记载父母亲出生死亡日期,冥冥中助我们安奉牌位一臂之力。)

傍晚入住王府饭店,平日难得相聚,我们三人在晚餐时间聊了好多。

隔天6/3在饭店用完早餐,办了退房手续,便驱车前往小舅家。

三月回乡扫墓完,因为二弟要直接赴机场搭机出差,所以没依往例去看小舅。

我的心里惦记著要来看小舅和舅妈,因为他们是我们仅余的长辈了。

决定中午找个餐厅共餐,也要方便停车的地点,妹妹在网络订了米食馆。

052  

▲这是我第二次来米食馆用餐,有很美好的体验。

原先老板给我们安排楼下的座位,但因为小舅经过颈椎与腰椎的开刀,行走较为不便。

老板体恤便给了我们这靠墙的一桌。

054  

▲旁边小小的走道是通往洗手间和下楼的楼梯。

055  

▲自从过年前左手腕骨折受伤,生活诸多不便,但很多事情也让我清闲不下来。

最能偷懒的...就是素著一张脸,等候小舅的空档拍一张吧!

056  

▲再来一张,如何?

057  

▲看到小表弟开车抵达,赶忙前往迎接小舅和舅妈。

顺便也拍米食馆的门面。

058  

▲在柜台拿了张名片,桌菜从3500元起跳,看厨房有什么菜上什么。

060  

▲小舅和舅妈头发都白了,当年他们结婚时,我才小学四年级,岁月竟然流淌了这么久吗?

小舅是老么,是妈妈兄弟姐妹中硕果仅存在世的,我的第一本日记本也是小舅送我的。

小舅妈的爸爸则是我们乡里的医生,我们小时候常去被他打针,或见他拎个黑皮包来家里帮我们看病。

小舅最获得妈妈疼爱,他和小舅妈的婚事,也是妈妈帮忙作媒的。

我很喜欢赖在他们身边,有些缘分后知后觉,谁晓得小舅高中时竟和小喵的爸爸是同班同学。

061  

▲上了第一道冷盘菜。

063

▲小表弟和小舅一般老实木讷,年逾不惑尚未婚,希望他的好姻缘能早日降临。

 064

▲妹妹和妹夫坐在背光处,被我强迫拍了照。

妹夫早上从台中搭火车来和我们会合,他的妹妹就是发现塑化剂的大功臣。

妹夫的妈妈和我的妈妈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姐妹淘,我也好喜欢搂著陈阿姨的脖子说东说西。

 065  

▲难得和我的前世小情人小喵合照,虽少相聚,但感情深浓。

小喵6/6要去日本,我6/23也要启程去曼谷。

我们都在和时间赛跑,忙完就可尽兴玩耍了。

067  

▲帮小舅拍张合家欢。

以前每次去看外婆,外婆都会感叹的说:『见一次,少一次。』

故要珍惜每一次相聚的时光。

068  

▲妹夫帮我们三人也拍了一张。

069  

▲来张大合照吧!

070  

▲终于要认真吃饭了。

但我们早上在王府饭店吃太饱了,只能尽量尽量....。

071  

▲客家人用韭菜虾米炒配料的功夫真是一等一的。

老板还特地过来解说,这底下的不是糯米,好象是在来米....?

究竟是啥,我也忘了。

072  

▲桌上的小菜,小鱼乾炒豆干,另一碟是芥茉炒花生米。

073  

▲这个是什锦炒菜,我也忘了有些什么,看图说话吧!

074  

▲老板又过来解说了....这上面的是红麴炒牛肉喔!

075  

▲盐酥虾。

076  

▲老板不手软,一次清蒸两条肉质鲜美的青衣。

077  

▲上了一盅热气腾腾的鸡汤。

079  

▲老板又来解说了...这鸡汤里放的是生芥茉,不说我还会当它是酸菜。

一半煮汤,一些研磨芥茉酱,一些炒成芥茉花生。

我这个土包子真是长见闻了。

080  

▲中间的小碟子是四季豆炒炸大肠头。

旁边的是油炸日本紫苏叶。

081  

▲这是过猫,也就是蕨类。

以前我们在丹枫吃,大都是炒梅乾菜,然后在中间打上一颗生蛋黄,再先拌一拌。

米食馆则是用凉拌的方式,上面放些柴鱼片,更见过猫的鲜嫩甘甜。

我坐在靠墙边座位,就见老板镇守柜台,柜台里有著各类调味宝。

老板的身后是个出菜窗口,每一种菜都先经过老板的润饰,淋上调味料或撒上柴鱼片。

再由跑堂小弟分送到各桌。

082  

▲舀了一碗鸡汤喝,那个生芥茉的口感,就也普普。

DSC_0054  

▲剩了很多菜,央求舅妈打包回家。

中间那壶茶是ㄠ来的,我见到老板在柜台泡茶,我请他也给我们一壶。

老板说这是泡来自己喝的,但他也没有拒绝我们,有热茶喝真是幸福。

由于我也没点饮料,所以买单时,我很上道多给了100元。

084  

▲还有一盘水果,旁边那碟就是有点呛鼻的芥茉花生。

吃饱饭,幸好有小喵帮我载了一大袋妈妈的陈年照片,送我到家门口。

他还带著伴手礼去新店二弟家,再绕到三峡岳家,再回平镇家,真是辛苦他了。

085  

▲临走前我要老板让我拍张照。

他觉得纳闷:「你要拍我啊?」

我回说:「是的,我要写博客。」

他很开心的说好啊,并愉快的摆了姿势。

事过数月,我始终懒病发作,不知该不该写这篇?

但是答应了人家耿耿于怀,为了诚信,还是豁出去了。

 

 

~~~2018.06.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