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小小说 – 奚大瘤〈五〉
2019/12/11 00:02
浏览657
回响1
推荐40
引用0


就这样快乐的时光总是过得飞快,时间一晃就过了一年多,六名美女都生下了子女,别说不信奚大瘤有如此超凡能力,只要稍微注意听一下,果然就能听到从那颗大瘤之中传出了婴儿、少女之类的幼儿哭闹嘻笑的声音,小娃儿要吃奶的声音、小孩子的无敌扫把手四处寻摸乱抓的声音。

 

又过了几年,孩子们才刚长大些,这六位美女母亲就为孩子们说好了亲事迎娶新娘。很快的迎亲送嫁的队伍在鼓吹喧闹声中来到了,接著一阵新娘子身上玉佩、玉环相互撞击的轻脆声响,新人拜天地、开筵宴客的声音,一时之间室内人声鼎沸,连栓在马槽上的马儿也此起彼落的闹腾著。

 

这些声音吵得奚大瘤心烦意燥,日夜不得安眠,于是使得他的旧疾复发而且更加的严重,腰下那颗大瘤顿时也变大了不少。忽然就又听到大瘤内的六名美女们的吵嚷声,有一位女子抱怨著说:

 

「好好的房屋,怎么突然下雨即漏水,刮风就吹得屋内凉飕飕的,难到这几幢房子快要倾倒了吗?明天,派仆人前往江西,选购些好木材回来重新修建吧。」

 

另一名女子说:

 

「以妹子的愚见,大可不必白花这功夫。最近主人十分的疲惫衰弱,恐怕不久就将要死了,不如现在就杀了他,我们各自带著子女逃到远方,另外寻找适合的房子居住,你们觉得这样如何?」

 

众女子都说:

 

「好,就这么决定。」

 

奚大瘤听到了这些女子无情无义的对话,忍不住大哭起来。不久大瘤中又传出了磨刀霍霍的声响,奚大瘤更是因此吓得哭个不停。

 

忽然,道士缓缓的从天而降,落在庭院中,奚大瘤急忙上前跪著迎接。道士看了看奚大瘤的模样,很是诧异的问道:

 

「不过几日的时光,你怎么会狼狈到如此程度,何不详细说出来,不要有所隐瞒,或许还有的救。」

 

奚大瘤就将事情全盘托出,道士大怒,说:

 

「与其你被这些无耻贼婢所杀,不如我自己先杀了你!」

 

就从墙壁上抽出了一柄古剑,剑光晶莹如寒冰,奚大瘤才刚要开口哀求饶命,那古剑的寒锋已经碰触到了奚大瘤的脖子上,道士用力一挥,奚大瘤的头便干净俐落的掉了下来,而奚大瘤却一点也感觉不到任何痛苦,一双眼睛还张得大大的看着道士。就见道士接著朝著奚大瘤那没了脑袋的身体怒喝道:

 

「六贼六贼,可以速出,此中有丹,不容久宅!」

 

翻译成人话便是:「眼、耳、鼻、舌、身、意」六个贼听著,现在放你们一条生路,可以赶紧出来,这副躯体中有修道人的内丹,不容你们长久霸占。

 

话音刚落,随即有缕缕白气从奚大瘤的体腔内冒了出来,就象是热锅上蒸腾而起的水蒸气。当这些白气消散完毕时,奚大瘤腰下的那颗大瘤也随之缩小直到完全消失。道士这才将奚大瘤的脑袋拎起来放在断颈之上,调整一番,然后在伤口处敷上了药屑,再用一匹白色的丝绢将整个颈子细细的包围起来,并呼唤著:

 

奚大瘤,醒醒!」

 

奚大瘤果然立即清醒过来,只觉得身上所有的病痛,尤其是那颗大瘤,突然都消失了,脑袋也清楚了,心中一片光明,立即翻身跪伏在道士跟前接受教诲。道士说:

 

「我教超渡凡人的方式,有顺缘,有逆缘,有孽缘。我倒是没想到我能以逆缘的方式度化了你的肉身,实在有些侥幸啊。如今『眼、耳、鼻、舌、身、意』这六贼已经离去,你的万般杂念皆已清空,从此以后你的头颅可以安放在颈子上也可以取下来,怎么方便怎么用,如此不是很快乐吗?

 

再过十年后,你可以到六合(天地四方)以外的地方找我,就在太微山顶吧。」

 

言完,道士又离去了。

 

----- 偶素分隔线 之 备注 -----

 

:「婴奼」,二字合在一起则指道教在炼丹时所用的材料,「婴」是铅;「奼」音「岔」,是水银,见李时珍《本草纲目.卷九.金石部.水银》:

「释名:汞,澒,灵液,奼女。」

 

又「奼」也指少女。

 

----- 待续 -----

 

改编自 《夜雨秋灯录》

 

原文:

 

《夜雨秋灯录》.卷一.奚大瘤

 

奚大瘤者,晋人也。

……

奚依法趺坐,甫三日,闻外间有妇女喧笑声,车马纷驰声,开目无所见。

……

七日,闻瘤内一女曰:

「三妹向后园摘素馨凤仙,大为姊姊助妆,好出见居停。」

……

次日,奚又侧耳听,忽耳中习习痒,一美人跃出,如秋水行径,而貌不同,载拜曰:

「妾双珠也,请献拙技,博主人欢。」

……

年余,六女均生子女,果闻瘤内婴奼啼笑声,索乳声,抓梨觅枣声。稍长,即与论婚迎娶,鼓吹到门声,环佩跪拜声,开筵宴客声,人喧于室,马腾于槽,由是心大烦,日夜不能安枕。疾顿剧,瘤亦顿巨。忽闻六女喧于瘤内,曰:

「好好房屋,奈何雨即漏,风即入,岂数椽将倾耶?明日,遣奴子赴江西,购良材来兴造。」

一女曰:

「以妹子愚见,可不必。日来主人大委顿,恐不久即捐舍,不如杀之,各挈子女逃远方,另寻屋宇住,何如?」

众曰:

「善。」

奚闻之,大哭,旋闻瘤内霍霍磨刀声,哭更不辍。

 

忽见道者冉冉降于庭,奚急跪迎。道者视之,诧曰:

「尔奈何狼狈至此,曷明言无隐,庸可救。」

奚具告之,道怒曰:

「与其为贼杀,不如我自杀之!」

壁上抽古剑,光晶莹,奚方哀求,寒锋已在颈上,用力一挥,头脆然落,亦无所苦。张目视道者,向腔内呼曰:

「六贼六贼,可以速出,此中有丹,不容久宅!」

随即有白气缕缕自腔内出,如釜上蒸腾。气尽瘤亦销。道者拈其首,合腔上,端且正,然后敷以药屑,围以匹练,呼曰:

「奚生醒醒!」

奚果苏,觉所患顿失,心地光明,跪伏受教。道者曰:

「吾教中度入(人),有顺缘,有逆缘,有孽缘。不图以逆缘度尔身,侥幸也。六贼已去,万念皆空,从此头颅可安可落,听其自便,何乐如之?再十年后,当寻我于六合以外,太微山顶也。」

言已,道者又去。

……

 

 

有谁推荐more
回响(1) :
1楼. 知风草联合网
2019/12/11 00:26
还以为今天没续集可看了。开心

偶尔放个炮结果吓著人了,拍谢拍谢.....

 Fox冏 

 

文武两边站, 可可叠罗汉2019/12/11 08:57回覆
发表回响

会员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