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小小说 – 奚大瘤〈一〉
2019/12/07 03:08
浏览653
回响2
推荐44
引用0


山西奚大瘤,擅长制做神像,技术可以称得上是得到了元朝时的雕塑名家刘元(又作刘銮,字秉元的真传。

 

奚大瘤很小的时候便已失去了双亲,因为容貌丑陋,身材肥胖,脸上又有著许多麻子(雀斑),并且穷到连住的地方都没有,所有人都只当他是个讨厌的小乞丐,自然没有人会看上他而去与他商议结婚的事。

 

奚大瘤如何习得塑造神像的工夫,原著并未提及。每当奚大瘤收到了塑造神像的工资便拿去吃喝,又因他食量惊人,那些工资没多久便吃喝一空,所以他口袋中总是一文钱也留不住,全都投资在这一身的肥肉之上,买房自然无望。

 

平常日子到了晚上,奚大瘤大多就在古庙中凑活应付将就著睡了一晚。夏季时捏塑神像的工作做累了,奚大瘤就随意的躺在大太阳下小睡;秋季的夜晚奚大瘤喝醉了,就在冷凉的月光笼罩之下呼呼大睡。

 

如此不注意睡眠环境,久而久之奚大瘤得了病,在他的腰下长了一个瘤,刚开始犹如一个盏(小而浅的杯子),接著便大如盎(腹大口小的瓦盆),很快的就比瓮还大。这么大的瘤挂在腰下,令奚大瘤步履蹒跚甚至到了只能爬行的程度,行走移动十分的困难。每当有些什么动作,都会牵动到这颗大瘤而让奚大瘤痛得难以忍受,这下连塑造神像的活都没法子做了,生活愈来越困窘,又因为所有的医生都对此奇瘤束手无策,令奚大瘤想着不如早死早解脱。

 

于是到了晚上,奚大瘤忍著疼痛吃力的爬到进了树林,找了一颗树,解下了腰带奋力的扔过了树杈打好了结,努力的撑起身子要将那肥头大脑袋伸进去。此时,树林后有一位风采神情清秀飘逸的道士出现,见状,一身羽衣微微一动,便行动轻快的来到奚大瘤身旁,突然猛喝一声,说:

 

「住手!堂堂男子汉,有什么想不开的事,要学妇人女子那样自寻短见?」

 

奚大瘤双手一软便跌落在地,痛哭著将自己的病苦对道士说明。道士说:

 

「你与其求死,何不当作自己已经死了,正可了却红尘俗事烦心杂念,去学习修仙之道,这样必能成就大道。」

 

奚大瘤说:

 

「就算如道长您所言,但我又没有师父传授,又能怎么办呢?」

 

道士说:

 

「相逢既是有缘,我就是你的师父。你何不下定决心随我前往深山之中修行,我将会传授道法给你。」

 

奚大瘤说:

 

「好,我愿意去。但我这副身体跟著师父你走可不容易,尤其深山之中还需要跋山涉水,能够让我不会如此辛苦吗?」

 

道士说:

 

「这很容易啊。」

 

说著就从袖中取出了二枚枣子给奚大瘤吃。奚大瘤恭敬的接过,才刚吃下肚,马上觉得全身上下畅快舒爽,那颗大瘤引起的疼痛感也没有了。奚大瘤向道士一拜再拜,就随著道士而行,而且发现自己也能健步如飞。

 

很快的,道士领著奚大瘤来到一座大山,眼前一片层层相叠的山峰丘岭,远远隔绝了红尘俗世。接著进入一个石洞,洞中有著药炉、丹灶等各种设施,安排摆放得井然有序。道士给奚大瘤一个蒲团,说:

 

「你先练习盘腿打坐,要连续坐满四十九日,而心中没有因邪念而妄动,这样就取得了入道的资格。你的后方的石瓮内有干粮,石隙内有甘泉,足以满足你的饥渴之需。成连在海上的蓬莱仙山等我等了许久,为了领你入门我已经迟到了,我去去就回来,希望你不要因为怠惰而学不好这入门的道法,辜负我期望你的苦心!」

 

奚大瘤对于道士的交代一一点头答应。于是道士长啸一声出了洞门,脚下随即有云气涌起聚集,如清风远扬一般,道士的身影直上霄汉,渐渐消失了。

 

----- 偶素分隔线 之 备注 -----

 

成连,春秋时期的人物,擅于弹奏古琴,晋国大夫伯牙(又作「伯雅」)曾跟随成连学琴三年。见《乐府解题》:

 

伯牙学琴于成连先生,三年不成,至于精神寂寞,情之专一,尚未能也。成连云:

「吾师方子春今在东海中,能移人情。」

乃与伯牙俱往。至蓬莱山,留宿伯牙曰:

「子居习之,吾将迎师。」

划船而去,旬日不返。伯牙近望无人,但闻海水洞滑崩澌之声,山林寂寞,群鸟悲号,怆然而歎曰:

「先生将移我情!」

乃援琴而歌。曲终,成连回,划船迎之而返。伯牙遂为天下妙矣。

 

----- 待续 -----

 

改编自 《夜雨秋灯录》

 

原文:

 

《夜雨秋灯录》.卷一.奚大瘤

 

奚大瘤者,晋人也。肖神像,得刘元的传。幼失怙恃,因貌陋,痴肥多麻,且贫无一椽,人皆鄙之,无与论婚者。得神像值,辄饮啖,量兼人,以是囊中无一钱,夜多就古庙宿。夏日工倦,常卧烈炎中;秋夜饮酣,恒眠凉月下。由此得疾,腰下患瘤,始犹如盏,继如盎,旋大于瓮。蹒跚匍匐,不良于行。每有操作,痛不可忍。生计日蹙,医药罔效。自思不如速死。

 

至夜,伏行入林下,将解带自缢。林后一道者出,羽衣翩翩,风神秀逸。遽喝曰:

「止!堂堂男子,有何不了,学妇人女子,自寻短见耶?」

奚痛哭,告以所苦。曰:

「子与其觅死,曷譬若已死,去而学仙,必成大道。」

曰:

「无师传,奈何?」

曰:

「吾即为尔师。盍随我往深山,当授以法。」

曰:

「诺。但从行不易,登高涉险,能毋苦乎?」

曰:

「易耳。」

袖出枣二枚,与之食。甫下咽,即遍体爽适,瘤痛亦止。再拜。随道者,行如飞。

 

倏至一大山,叠岫层峦,隔绝尘境。进一石洞中,有药炉丹灶,位置井然。道者授一蒲团,曰:

「子先学趺坐,坐四十九日,心不妄动,即得入道之门。身后石瓮内有乾餱,石隙内有甘泉,足慰饥渴。成连迟余(余)海上,吾去行即来。幸勿怠惰坏道,负吾期望之苦心!」

奚一一允诺。道者长啸出门,即有云起足底,清飙远扬,其影上汉,杳矣。

……

 

 

有谁推荐more
全站分类:休闲生活 杂记
自订分类:小小说
上一则: 小小说 – 奚大瘤〈二〉
下一则: 小小说 – 玉红册〈下〉
回响(2) :
2楼. Sir Norton 踩到狗S
2019/12/07 22:35
写自己的创作吧

何劳花费您宝贵光阴,将本已很白话的简文又白话一回?没什么价值,篇章撷选也多不特出。

我期待读您人生的心得、梦想、纪要!

技术员的二点一线上班族当了二十年,俺对吃喝玩乐也没有多大的兴趣,其余都是些流水帐也没啥好说的。不如偷些古人的智能瞎掰一番来得有趣些,起码俺掰的方式应该会比目前可能有的白话版本都不一样,至于好坏就让读者自判呗.....

 Fox恭喜恭喜 

 

文武两边站, 可可叠罗汉2019/12/08 06:58回覆
1楼. 知风草联合网
2019/12/07 04:37

夜雨秋灯录在你的妙笔下更为生动,篇篇成了十分吸引人很有意思的故事。

赞啦


原著写得好,俺拾人牙慧而已,不然俺一肚子草包也掰不出个什么好玩意儿了。

 Fox恭喜恭喜 

本来最近想偷懒,加入拖更之列,被您这么一说,只好再加把劲儿下去呗....

文武两边站, 可可叠罗汉2019/12/07 10:59回覆
发表回响

会员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