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小小说 – 玉红册〈上〉
2019/12/05 00:02
浏览839
回响1
推荐55
引用0


《玉红册》,是阴司用来记录善行的本子。不需要有过什么奇巧异行,凡是有做过而值得记录的事,就会被记载于此书中,也就是将事件写在卷首,等到每个月的初一、十五,由冥官上奏天庭,就象是人间的官员的月报一样。其中最受重视的,就是拒绝美色引诱与怜悯贫苦之人这两件事。如何证明呢?有一位杜诗臣先生说的关于宝山县(今上海市宝山区某的案子可以做为证明。

 

某的大名叫做鉴和,是宝山罗溪(今罗店镇罗溪乡当地的世家子弟,模样俊美,性格磊落。但由于家道逐渐中落,不思进取振奋的朱鉴和又染上了吸大烟(鸦片烟)的恶习,也不管外头是风是雨,只要烟灯、烟杆子在手,他总能舒舒服服的倚靠著枕头吞云吐雾。

 

一天晚上,朱鉴和正在闭目养神,忽然口中喃喃不停说著什么。妻正就著灯烛做着女红,听了半天听不清楚他在说什么,就以为是丈夫打起瞌睡说的梦话。没想到接连几个晚上朱鉴和都是如此,等他醒来后问他,他却什么都不知道。

 

有一位姓的县令的夫人某氏与妻交好,听说后便前来帮姊妹淘听听看这个姓的梦话到底说的事些什么。两人才刚坐下,就见朱鉴和对著灯烛又进入梦乡。过了约半个时辰左右,朱鉴和突然张大了眼睛开口说道:

 

「我来此好几天了,你们还在装胡涂吗?」

 

夫人毕竟是官夫人,为人较有胆识,见状便出面赶紧问对方是谁?朱鉴和说:

 

「我姓,排行老三,生前在府院衙门中担任衙役,死后就在这里的城隍爷座下担任勾魂使者,今日正是拿著拘票前来拘拿朱鉴和这个人。」

 

妻听了之后惊吓得痛哭起来,夫人比较镇定,连忙制止妻哭泣,并询问那自称赵老三的勾魂使者要来拘拿朱鉴和是为了什么事?赵老三说:

 

「噫!这是他上辈子种下的恶因啊。他前辈子叫做殷凤鸣,他有一位守寡的嫂嫂氏颇有姿色,殷凤鸣就不顾伦常的将氏骗上了床,还与氏私定终身,但没过多久,殷凤鸣却突然毁约另娶他人,氏因此想不开而上吊自尽。现在氏向阴司控告殷凤鸣始乱终弃,因此非得拘拿他前往城隍爷面前对质,不然无法结案。」

 

夫人问:

 

「这件事已经相隔三十余年,为何不能在上辈子就给他报应,却报应在这辈子呢?」

 

赵老三说:

 

「这倒也有原因可说。凡是因自杀而堕入枉死城者,非得先在枉死城中关押三十年,期间不能出来报冤,这是阴间的惯例。」

 

夫人与妻咬耳朵商量著要行贿阴差。而被赵老三附身的朱鉴和虽然僵卧著,却已经听到了她们俩的悄悄话,急忙摇着手并冷笑著说:

 

「你们不要白费口舌了,倘若阴间的官员也像人世间一样的徇私枉法,那还有天理吗?」

 

妻听了之后知道事情已经无法挽回,痛哭失声的跪伏在地连连叩首苦苦哀求,赵老三急忙阻止的说:

 

「你们求不求我也没有多大的用处,不过幸亏朱鉴和今生有两件善事,算是他的救星。」

 

赵老三又问她们:

 

「《玉红册》,你们知道是什么吗?」

 

妻与夫人都摇著头说不知道。赵老三听了之后反而自己笑了起来,说:

 

「也是,我几乎是昏了头了。这是阴司用来记录善恶行径的簿子,也难怪你们不知道。

 

氏刚开始的时候是在县衙上告,接著又告到了府衙,但县衙、府衙都以朱鉴和的名字被加载于《玉红册》中为由,便将氏的案子搁置或不受理。不久之后氏就来到本院衙(今老宝山城遗址的城隍庙告状,也未获得受理。她苦求要昭雪冤情,府中的人委婉的劝她,她听不进去,又大声呼喊著说曰:

 

『大人偏心袒护,难道不知道天外有天吗?』

 

都院大人厌恶氏的狡狯,这才答应将朱鉴和拘来与她对质,唯恐其它衙役藉机生事,又因我向来梗直,从不贪取他人一杯水,这才派我前来完成这个任务。

 

拘捕的过程中要让朱鉴和安睡三天三夜,在他的床头点上一盏长明灯,期间千万不要让灯熄灭了。结案后仍由我负责押送他回来。」

 

夫人问:

 

朱鉴和做了甚么善事,能被记载在这本《玉红册》?」

 

赵老三说:

 

「他在苏州时,拒绝了邻居女子夜晚前来勾引,又在雪地中救了一位即将被冻死的跛脚乞丐,这两件事的详细情况,就等他醒来后让他自己说给你们听吧。」

 

妻示意家中的老妈子备好大烟要请赵老三享用,赵老三说:

 

「我不吃大烟,只吸少许的淡芭菰(即西班牙语tabaco的音译,菸草或水烟)。」

 

谈笑自若间,赵老三伸起懒腰打起了呵欠,说:

 

「夜深了,我要走了,等你们商量好了,我再来『请』朱鉴和。」

 

随即呼唤仆人点灯,这声音却突然停止,而朱鉴和也突然醒了过来了。面对妻与夫人一连串的问题,朱鉴和仍是一副茫然而无所知的模样。妻将刚才发生的事向丈夫说明,并且询问赵老三提到的那二件善行是怎么回是?朱鉴和就将事情始末都详细说了出来,而且说:

 

「这些都是十年前的事情了,我从来没有向别人说过一句,不料冥冥之中竟然已经被登载到那《红玉册》之中,真是太可怕了!」

 

----- 偶素分隔线 之 备注 -----

 

:「大令,有多种解释,在此可视为对于县令的尊称。

一、国家的重要法令;二、古代县令的尊称;三、中书省的长官中书令的别称;四、曲的散套。

 

----- 待续 -----

 

改编自 《夜雨秋灯录》

 

原文:

 

《夜雨秋灯录》.卷一.玉红册

 

玉红册者,阴司纪善簿也。不必奇巧异行,凡有片长足录,即书名卷首,俾朔望上奏天曹,如人世官长之有月报。所最重者,则莫如拒色怜贫两事。于何证之?有杜君诗臣所述宝山朱君一案。

 

朱君名鉴和,宝之罗溪世家子,美丰姿,性拓落。顾因贫,抱烟霞癖,居恒风雨一檠,怡然倚枕。一夕,正假寐,忽喃喃不辍。其妻灯下女红,听莫能辨,心疑为呓语耳。讵连夕作,醒,询之茫然。时有周大令夫人某氏,来辨所云。甫坐,而朱又对灯入黑甜。炊许,忽瞠目语曰:

「仆至此数日,汝等尚懵懵耶?」

周夫人急问伊谁,曰:

「仆赵姓,行三,生充院役,死作院城隍案下勾魂使,奉票来拘鉴和者。」

朱妻惊而痛哭,周夫人急止之。遂详询神拘鉴和何事。曰:

「噫!此前生因也。渠前生为殷凤鸣,孀嫂冯氏有姿色,盗之,私订偕老,忽毁盟另娶,冯郁郁遂自缢。今控于阴司,非拘渠就质不能了。」

问:

「事隔三十余年,何不报于前生,而报于再世?」

曰:

「亦自有说。凡自戕者堕枉死城,非三十年,不能出而报冤,此阴例也。」

周夫人与朱妻耳语,谋欲贿之。彼虽僵卧,已聆所语,急摇手冷笑曰:

「莫妄饶舌,倘阴曹亦如人世徇私,尚有天道耶?」

朱妻知不可挽回,哭失声,伏地哀叩。彼急禁止曰:

「无妨碍,渠幸今生有两善事,救星也。」

又问:

「玉红册,汝等知之乎?」

咸曰不知。既而自笑曰:

「善,吾几昏瞀。此阴司纪善簿,无怪汝曹不知。冯氏始控于县,继控于府,均以渠名载玉红册,置不理。旋控于本院,亦不理。渠苦求昭雪,婉谕之,不听,大声呼曰:

『公左袒,不知有天外天耶?』

都院恶其狡,故许以拘朱一对质,又恐他役滋扰,因仆素梗直,从不贪取他人一杯水,故有是遣。拘时令渠安眠三昼夜,头前灯,万勿灭。案结仍仆送之还也。」

问:

「朱何善,能于此中留名?」

曰:

「在苏却邻女夜奔,雪中救跛丐垂毙,两事琐琐,俟渠醒自述。」

婢媪奉以烟,曰:

「非所嗜,唯吸淡芭菰。」

少许,言笑自若,既而作欠伸状,曰:

「夜深矣,仆且去,俟汝等有成议,再来邀渠。」

旋呼仆燃灯,声顿止,而朱亦倏然醒矣。询仍茫茫。告以故,且询两善事,朱详述颠末。且云:

「此十年前事,从未向人一言,不徒冥中竟已登册,危哉!」

……

 

 

有谁推荐more
回响(1) :
1楼. 醉言梦语风花雪月
2019/12/05 12:30

善有善报无人知,世人馁于行善

恶无恶报皆知晓,世人不怕为恶

神明真的要知道啊

所以「人何寥落鬼何多」已经变成了「鬼何寥落人何多」,而那些总是将「因果循环」挂在嘴上的神明,也因为「善恶报应」往往来得太迟甚至让人等不到,而逐渐失去了人心,这都是恶性循环呗.....

 Fox饿饿 

 

文武两边站, 可可叠罗汉2019/12/05 20:11回覆
发表回响

会员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