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小小说 – 忠魂入梦〈上〉
2019/12/03 00:38
浏览736
回响1
推荐42
引用0


兖济道的官署,位于兖州城的西侧,原本是明朝末年某位统兵在外的将军的府邸旧址。观察使某公到此上任后,喜爱官署西侧一块空地可以种植花草,就挖了个小池塘、引进山泉水流入,运来了石头堆砌成一座假山,又修筑了一座屋顶像伞盖样的小凉亭。这处小庭园就提供往来的文人骚客们吟唱长啸、饮酒赋诗、把玩收藏的鼎、彝(祭祀用的酒器)等古玩为乐的地方。

 

《夜雨秋灯录》作者宣鼎)滋阳担任幕僚时,任职司马的公子某甲准备了宴席邀我去饮酒,我们一起登上那座假山,见到西侧的墙外有一个方形的土堆,约二丈多长、五尺多高,整体宽广平整,猜测那应该是要做为平台之用。如果这处庭园的设计,能够环绕著这个平台适当的堆砌假山、建造回廊房舍,那么将可使这园中的地势看似更加曲折,碎石小径也因此能更迂回幽深。我心中虽然有这样的想法,但并没有说出来。等到有些醉意后,便提著灯笼回房,朦朦胧胧的上床睡了。

 

接著我便梦见一位身穿红袍、头戴纱帽的贵人,苍白的面容上有著许多胡须,眉毛修长、额头宽广,在中庭来回走著。很快的有一名剃著光头的小孩,拿著名帖进来,说是公前来拜见。我还在看那名帖上的姓氏时,那位贵人已经走进屋来,气度不凡的朝我拱手为礼,便不客气的迳自坐在那主位之上,张大了眼睛看着我,好一阵子后,才开口说道:

 

「你白天所见到的那个土堆,也知道那下面就是我的坟墓吗?那是我的魂魄所栖息的地方,并非适合作为供人游览的地方。那天我在仓卒之间为国捐躯,因此既无墓碑、墓志,又没有后代设立祠堂祭祀;知道那段往事的人都年老或已经过世,史册上也没有记载关于我的事迹,令我感到特别的寂寞啊。

 

你既然提笔著作这《夜雨秋灯录》,为何不将我的故事大概的记录一番,也好让以后来此当官或游览的人,能够知道这土堆之中还有我这号人物,不致于让我的墓被削平,如此岂不是你我之间的一场笔墨缘份吗?」

 

我的心中虽然答应了此事,而且想要进一步的询问更多的细节,但这张嘴怎么样就是说不出一个字。然而这位贵人似乎已经听到了我的答复似的,随即站起身来要离去的样子,我也只能拱手相拜并送客。临走时,贵人说:

 

「明天,我将会派人前来将我的姓名告诉你,你可以藉此大略知道关于我的一些事迹。」

 

说完,这位贵人一边走一边吟诵著诗句,诗的内容是:

 

寒泉百尺吐长虹,多少风云在瓮中。

遗蜕纵教黄土压,精灵已逐鼎湖龙。

回首燕台策马行,征途顺访绿杨营。

惨闻帝抱虞渊痛,国破家亡敢再生。

爱妾随身字窅娘,一般殉节共流芳。

行人莫当胭脂井,玉虎偷窥水尚香。

千古崇窿土一台,金蚕飞出总堪哀。

年年风雨清明节,若个梨花麦饭来。

忠义光能烛九渊,闲携桃叶岱云边。

何须短碣题名字,杜甫南楼一散仙。

 

诗念完后,贵人回头看了看我,挥手示意要我留步的样子。我正因为突然遇到这样的事情而感到疑惑恐惧时,好像脚底不慎踩到了青苔,脚一滑身子一歪就要往前扑倒的同时就醒了过来,躺在床上回忆著梦境内容,将那梦中贵人吟咏的诗句默念背诵得一字不差。

 

耳旁听得窗外的风声飕飕作响,彷佛是那贵人吟咏的音韵还在耳边回响著。便将此事牢牢的记在心中,感觉这个梦境实在是神秘莫测。

 

----- 偶素分隔线 之 备注 -----

 

:「兖济道」,此一行政名词的解释多为民国以后所改立,见维基百科:《兖济道》说明。但鉴于《夜雨秋灯录》成书年代于光绪三年,故这个「兖济道」应该是指清朝民国初期设置的「兖沂曹济道」,管辖今山东省大部分地区,详情请见维基百科:《兖沂曹济道》。

 

:「都阃府」,「都阃」音「兜綑」,指统兵在外的将军,为正四品的武官。

 

:「首邱」,亦作「首丘」,「丘」是狐类窟穴的所在,「首丘」则比喻归葬故乡。

 

----- 待续 -----

 

改编自 《夜雨秋灯录》

 

原文:

 

《夜雨秋灯录》.卷一.忠魂入梦

 

兖济道署,在兖郡城西,本明季都阃府旧址。观察某公莅任后,爱署西隙地,可植花草,濬池灌泉,辇石堆山,筑小亭如盖。供吟啸,觞咏摩娑,收藏鼎彝为乐。

 

余幕游滋阳时,公子某司马治樽招饮,偕登假山,顾西墙外有方土一坯,长可二丈余,高可五尺余,宽广平整,疑为台。若就势堆作嶙峋,绕以廊舍,则园势能曲,石迳亦纡。心拟之而未言也。饮醉,篝灯回,朦胧就枕。

 

梦一红袍纱帽贵人,面白多髭,长眉高颡,徘徊中庭。旋一秃发童子,投刺入,口称曹公奉拜。余方审刺上名氏,而贵人已入,昂昂抗手高坐,瞠目视余良久,曰:

「子日间所见土阜,亦知其下为吾首邱乎?魂魄所栖,非可作游览所。当日仓卒捐躯,既无碑志,又无祠宇;老成凋谢,史册不书,殊寂寞耳。子既作《夜雨秋灯录》,何不纪其崖略,俾后之宦游者,知此中有人,不致□(此处无字或缺字)削,岂非笔墨缘欤?」

余心虽应诺,且欲咨询,而口噤不能言一字。贵人旋起,余唯拜送。贵人曰:

「翌日,将遣人以名字相告,可以略见一斑。」

言已,且行且吟,曰:

 

寒泉百尺吐长虹,多少风云在瓮中。

遗蜕纵教黄土压,精灵已逐鼎湖龙。

回首燕台策马行,征途顺访绿杨营。

惨闻帝抱虞渊痛,国破家亡敢再生。

爱妾随身字窅娘,一般殉节共流芳。

行人莫当胭脂井,玉虎偷窥水尚香。

千古崇窿土一台,金蚕飞出总堪哀。

年年风雨清明节,若个梨花麦饭来。

忠义光能烛九渊,闲携桃叶岱云边。

何须短碣题名字,杜甫南楼一散仙。

 

吟已,回首顾余,挥手若示止步状。余正惶惑,若足底误踏苍莓,一滑倾扑而醒,枕上默忆所吟,一字不爽。听窗外风声飕然,若吟韵犹在耳边也。谨志于怀,殊不可测。

……

 

 

有谁推荐more
全站分类:休闲生活 杂记
自订分类:小小说
上一则: 小小说 – 忠魂入梦〈下〉
下一则: 小小说 – 应声蓝面鬼
回响(1) :
1楼. 醉言梦语风花雪月
2019/12/03 17:06

忠义光能烛九渊

邪僻魔焰漫天烟

但盼正气冲天起

诚朴良善回人间

只是事实就算摆在眼前,始做俑者也就一贯轻描淡写的呼咙过去,甚至极有可能运用这些事实藉机除掉同阵营中的对手顺便找人背锅,而那些截图掰文带风向领一万五的等到风头过了另投新主继续干、死忠粉则不管怎样的就是看不见事实......

 Fox饿饿 

 

文武两边站, 可可叠罗汉2019/12/04 06:55回覆
发表回响

会员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