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小小说 – 迦陵配〈八〉(完)
2019/11/23 04:19
浏览646
回响0
推荐39
引用0


一天晚上,迦陵生的古琴的琴弦突然未弹自断,迦陵女大吃一惊,说:

 

「不好了!从前太守将我们俩比做共命鸟,如今我们却要如同比翼鸟一般的飞走,这样行吗?我嫁给你后到现在都还没回去娘家过,你送我回去一趟,藉此逃避这场大动乱(),可以吗?」

 

迦陵生说:

 

「你以前对夫人说你不知道你的身世来历,如今为何又有娘家了?」

 

迦陵女说:

 

「嘻!这个世上哪里里会有没有来历的人?!只因为一踏入这红尘俗世,就马上忘记了自己真正的面目而已!」

 

迦陵生不是很相信妻子所说的将会发生国难之类的话,因此对于妻子说要一同回娘家的事有些犹豫不决。迦陵女就拿出一粒丹药给迦陵生让他吃下去,迦陵生吃了之后,忽然明白了什么而笑了出来,说:

 

「咦!你真的想要回去吗?那么我也跟著你一起去吧。」

 

家中的仆婢们听说主人要离开了,就请问夫人要去哪里里?迦陵女说:

 

「那挺远的,你们之中如果有不愿跟著一起去的,我也会给一笔钱让他自行离去。」

 

第二天,迦陵夫妻俩整理好行李,带著二名婢女,分别骑著驴子缓缓的朝向东方而去。

 

最近(指原作者宣鼎撰写此书的时期)有位锺离老乡从海外采集药草回来,说在海上有一座生长著许多桫椤树(「桫椤」音「缩罗」)的岛屿,那里生产的药材种类与数量最多,只是道路上都是大小碎石又蜿蜒崎岖,实在很难走。有一天,船才刚在岸边停泊好,忽然见到迦陵生家中那两名婢女,蓬头赤足,在岛上行走如飞,怎么追都追不上。

 

-----

 

懊侬氏对此评论说:

 

迦陵生的遭遇,不能说不悲苦;迦陵生的来去,不能说不希奇。单单就这浩劫将至,迦陵女就能预知而且要预先躲避这件事,她难道是仙人吗?我常说佛门弟子应斩断凡人的的慾忘,但也应真正为众生而苦恼。如果世人都学习迦陵女的处事方式,我恐怕这「佛种(佛性)」就要断绝了。

 

现在看到了关于这对迦陵仙偶的故事,让我更加相信那《阿含经》中所提到的「曲躬树」不是假的东晋时期的大师鸠摩罗什以吞针训诫那些不思修习佛法、羡慕俗家生活的弟子的做法则有些不合恕道。

 

----- 偶素分隔线 之 备注 -----

 

:「红羊劫」,古人认为年份的干支只要遇上了丙午、丁未,国家就会发生灾祸。而天干的丙、丁以及地支的午在五行中属火,火为红色,地支的未在生肖中属羊,因此每六十年会遇到一次的丙午、丁未又常常发生大的动乱,后人便称这「丙午丁未之厄」为「红羊劫」。

 

:「曲躬之树」,树干会自动弯曲的树。出自《阿含经》(节录):

其土有树。名曰曲躬。叶叶相次。天雨不漏。彼诸男女止宿其下。

摘自网络译文:

这国土还有一种树,名叫「曲躬树」,树叶层层迭迭,下雨的时候也不会漏水。那里的男女人众,就住在这种树下。

 

:「吞针之戏」,典故出自东晋时期翻译大乘佛教的佛经的鸠摩罗什,藉著吞针训诫众弟子要坚定佛法勿生妄念。见《晋书》.卷九十五.列传第六十五.艺术传.鸠摩罗什(节录):

鸠摩罗什,天竺人也。

……

尝讲经于草堂寺,兴及朝臣、大德沙门千有余人肃容观听,罗什忽下高坐,谓兴曰:

「有二小儿登吾肩,欲鄣须妇人。」

兴乃召宫女进之,一交而生二子焉。

兴尝谓罗什曰:

「大师听明超悟,天下莫二,何可使法种少嗣。」

遂以伎女十人,逼令受之。尔后不住僧坊,别立解舍。诸僧多效之。什乃聚针盈钵,引诸僧谓之曰:

「若能见效食此者,乃可畜室耳。」

因举匕进针,与常食不别,诸僧愧服乃止。

 

大致翻译如下:

 

十六国时期的后秦秦文桓帝姚兴(字子略)击败原前秦的大将军、于凉州称王、建立后凉凉懿武帝吕光(字世明),将被吕光掳掠至凉州、一待就是十七年的西域高僧鸠摩罗什迎至后秦并封为国师。

 

曾经,鸠摩罗什草堂寺讲解经文,姚兴与一班朝臣、大德沙门共一千余人均在场听讲。鸠摩罗什忽然起身走下了高台,对姚兴说:

 

「有二个小孩爬到我的肩头,要送走他们还需要一个妇人才行。」

 

于是姚兴找来一名宫女,与鸠摩罗什做了羞羞的事后,宫女一举生下了二名男婴。

 

后来,姚兴借口要培养「法种少嗣」,赏赐了十名歌伎并强迫鸠摩罗什接受,为了方便另外准备了住处给他。那些跟随学习的出家僧众有样学样,不顾原本应守的佛教戒律。鸠摩罗什见状,便在一个钵中放满了针,对著这些僧众说:

 

「如果你们能如我这般吃掉这一碗针,才可以拥有家室。」

 

说完便举起钵,像吃普通饭菜般将整钵针都吃下肚去,人则完好如常。僧众们见状,惭愧自己没有高深的佛学修养却想入非非,都纷纷放弃那些不该有的念头,遵守戒律专心修行了。

 

改编自 《夜雨秋灯录》

 

原文:

 

《夜雨秋灯录》.卷一.迦陵配

 

锺离笠乾寺,古刹也。老衲临风,时为游客说迦陵生故事。

……

一日,重新殿壁,始加圬垩,皎洁如银。

……

途遇乡人某,同舟楫,瞰其多金,诱习贸易,辗转耗尽,仅余守囊钱,茫茫然,计唯仍返锺离。

……

生年十有七,瞬又郡试,主政为生诣广文廪膳处乞印结。

……

薄暮,棘门洞启,唤生入,太守已严具五刑以俟。

……

院试揭晓日,太守傍徨中庭,蹀躞不已。

……

闺中时以围棋猜谜赌酒角韵为乐。

……

一夕,君弦断,女大惊曰:

「殆矣!昔黄公以我两人为共命鸟,今作比翼禽飞去可乎?妾嫁尚未一归宁,郎送妾去,借逋红羊劫,何如?」

曰:

「卿前对黄夫人云无来历,今何又有家?」

曰:

「嘻!世岂有无来历者,特一履尘,即忘却真面目耳!」

生不深信,意颇犹夷。女以丹药一粒,使吞服。生忽哑然笑曰:

「咦!卿真欲归耶?某亦随之逝矣。」

仆婢问娘子家在何处,曰:

「远甚,不愿从行者请遣之。」

翌即束妆携两婢,各跨一卫,冉冉向东去。

 

近有锺离人自海上采药回者,云海上有桫椤岛,产药最伙,石迳崎岖,颇不良于行。一日甫舣舟,忽见迦陵两婢子,蓬头赤足,走岛上如飞,追之莫能及。

 

懊侬氏曰:迦陵生之遭遇,不为不苦;迦陵生之来去,不为不奇。独是浩劫将至,迦陵女能预知之,而预避之。卿其仙耶?吾尝谓佛子断人慾,真苦恼众生。若举世尽趋其教,恐佛种断矣。今观迦陵仙偶,益信曲躬之树不诬,吞针之戏不恕。

 

 

有谁推荐more
发表回响

会员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