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小小说 – 迦陵配〈二〉
2019/11/17 00:01
浏览531
回响1
推荐40
引用0


有一天,寺内大殿的墙壁重新整修,这才首次涂抹上了白土(「圬」,音「抹」,同抹;「垩」,音「俄」,白色的土)装饰,完工后整片墙壁皎洁如银。和尚某甲打算雇请普通的画师前来在这白壁上绘制佛画,小拾得知道后一时技痒,偷偷的磨好了一斗多的墨汁,趁著和尚某甲外出寻找画师的时候,爬上了墙前的工作台,提笔沾墨,如秋风扫落叶一般,将四面墙壁挥洒而成栩栩如生的荷花池的景象。画完后跳下了工作台,得意的大笑著说:

 

「这是功德池中清静菩萨的身躯啊!」

 

和尚某甲回来,见这壁画画得倒也不俗,也破例的没有责骂小拾得了。

 

这时恰巧有一位新上任的太守要前往顺昌就任,携带著家眷从江南而来,途中暂时租住在笠乾寺的西厢,以便处理公事。太守在处理公务的闲暇之余,散步到了大殿上,参观那佛像的庄严,突然见到不久才才刚抹白的四璧之上出现了栩栩如生的水墨荷花的璧画,惊叹得以为是初画坛四僧之一的八大山人朱耷

「耷」音「搭」,见再度降世。太守连忙请教些画是出自那位名家的大手笔?和尚某甲说是小拾得画的。太守又问这位小拾得出家多久了?和尚某甲据实以告,并将他像浮萍般飘浮在河面上被救起并由先住持和尚收养的经过都说了。太守赶紧要和尚某甲将小拾得唤来,见小拾得是个翩翩玉立的少年,模样英俊潇洒,虽然脑袋光秃秃的又打著赤脚,但仍散发著庄重和蔼的气度。太守问道:

 

「那墙上的『菡萏(音「汗但」,即荷花)』是你画的吗?」

 

小拾得太守拱手做了个揖并回答说:

 

「是我画的。」

 

太守问:

 

「你能对对联吗?」

 

小拾得说:

 

「能。」

 

太守随即念出了上联:

 

「壁上荷花和尚画。」

 

小拾得也马上对出了下联:

 

「月中桂子贵人攀。」

 

太守对于小拾得如此敏捷的对出如此工整的下联大为惊讶又佩服,就对和尚某甲说:

 

「你这里不需要这孩子,何不让我捐给寺内一笔重金,让他还俗跟著我?」

 

本就善于逢迎的和尚某甲自然不愿违抗官爷,再加上既能遂了一直以来要赶走小拾得的愿望,又能够获得一笔钱,自然满口答应。

 

次日,太守继续启程前往顺昌,便带著小拾得一起走了。此后便悄悄的让小拾得重新留起头发,太守也仿效西晋末年的邓攸(字伯道为保侄儿而弃亲子的精神,将小拾得收为义子,让他跟著自己姓,为他取名为李琛,字美玉。这就是迦陵的第二个名字的由来。

 

太守的妻子原本是名艳丽的妾,因缘际会之下才得以扶正成为正妻。妻非常不喜欢这个半路出现的义子李琛,又因为过了一年多后妻发觉自己有了身孕,唯恐李琛日后会妨碍自己亲生子女的权益,就加紧唆使婢女小鹊去散布李琛的坏话,想藉此离间太守与琛之间的父子之情。那知天不从人愿,太守不是个听信谣言的昏庸之人,对这些流言蜚语一笑置之,而且还延请老师前来教导李琛有关科举方面的学问,时时勉励关心,李琛的学问也因此更上了一层楼。

 

妻知道后愈加的气愤,经常在屋内(「阃」音「捆」,妇女居住的内室)破口大骂,后来更变本加厉的借故亲自拿著棍子痛打李琛,又屡次扬言要赶走他。太守知道这个老婆最终还是容不下这个义子,便将李琛叫到了没有人的地方,难过得哭著对他说:

 

「你从来处来,仍从去处去,我准备了一千两银子送给你,算是了结了我们俩之间的父子缘分。你这次离开之后,要继续出家当和尚,还是要继续读书,都由你自己决定,不是义父我能帮你规划决定的。你要好自为之,前途多多保重!」

 

李琛哭著不敢接受这么一大笔钱,但太守坚持要给,李琛不愿违逆义父的心意,便下跪磕头拜了又拜,才怅然若失的出了门,面对著未知的未来不知该往哪里儿去。

 

----- 偶素分隔线 之 备注 -----

 

:「顺昌」,应该是指「顺昌府」,北宋时期设置的行政区,位于今安徽省阜阳市汝阴县

 

:「八大」即八大山人朱耷朱耷明朝宗室支系,所以他的谱名(族谱上登记的名字)是「(上林下金,音凡)」,训名(学名,老师称呼用的名字)「(音「搭」)」,法名(出家僧人用的名字)「传綮」,字刃庵,号彭祖雪个个山个山驴驴屋人屋道朗等。朱耷巧心善画,为初画坛「四僧」之一 。亡后朱耷剃发为僧,后改当道士。其妻过世后便改号为「八大山人」,在画作署名时,常将「八大」和「山人」竖著连写,前者看起来便象是个「哭」字又象是个「笑」字,后者则看似个「之」字,因此合起来看便有著「哭笑不得」的意思。

 

:「法腊」,岁末年终称之为「腊」,另因出家人不依俗事,又比丘受戒后,每年夏季要进行「结夏安居」的活动,也就是出家人集结在一起修行,期间不得擅离。活动结束相当于出家人的岁末,称为「法腊(又名夏腊,戒腊)」。

 

:「因抱邓攸戚」,见成语:「伯道弃子」。西晋末年、永嘉之乱,时任河东太守的邓攸(字伯道)被石勒俘获,幸得故人说情得以死里逃生。后来当石勒领兵渡过泗水大举南侵东晋邓攸趁机砍坏了车子,用牛马驮著妻儿及年幼的侄子邓绥逃走。途中又遇到强盗抢走了牛马,一家人只得步行逃亡。邓攸用扁檐挑著儿子与侄儿,担心途中若再遇变故则无法同时保全二个孩子,就对妻子说:

 

「我的弟弟死得早,他只有这一个儿子,在道理上来说不可以让弟弟一家绝后,只好放弃我们的儿子了。如果有幸我们能够存活下来,我以后应当还会有儿子。」

 

妻哭著答应了。于是邓攸趁著一早儿子还没睡醒时,忍痛扔下了他而去。到了傍晚,没想到儿子居然沿路追了上来。,第二天,邓攸只能狠下心来,将儿子绑在树上后,挥泪而去。

 

----- 待续 -----

 

改编自 《夜雨秋灯录》

 

原文:

 

《夜雨秋灯录》.卷一.迦陵配

 

锺离笠乾寺,古刹也。老衲临风,时为游客说迦陵生故事。

……

一日,重新殿壁,始加圬垩,皎洁如银。某拟倩俗工画。生技痒,潜磨墨汁斗许,乘某出,登台握管,风飒飒,挥洒成荷花,环四壁。跃而大笑,曰:

「此功德池中,清静菩萨身也!」

某归,见其尚不俗,詈亦旋已。

 

适有李太守,新任顺昌,挈眷自江南来,赁寺之西厢,勾当公事。闲步殿上,观西天像,突见墨荷,惊为八大再来人。问谁之大手笔,髡某以生对。问法腊,以实告,且述其萍泛拾得因缘。太守急命呼至,则翩翩玉立,英致洒然,顶足童童,气则蔼蔼。问:

「菡萏是汝手笔乎?」

揖而对曰:

「然。」

问:

「能对乎?」

曰:

「能。」

即出首联,曰:

「壁上荷花和尚画。」

生应声对曰:

「月中桂子贵人攀。」

守大惊服,因谓髡某曰:

「汝勿须此子,曷以多金易于我?」

某诺。即携生至顺昌,潜为蓄发,因抱邓攸戚,即蓄为儿,从李姓,名琛,字美玉,此则迦陵生之第二名也。

 

守妻本艳妾僭正位者,颇恶生,年余有妊,恐生他日碍真儿,益讽婢子小鹊谮生短,守笑置之,惟延师授生举子业,勖最殷而功亦大进。妻闻之,益愤,时于阃内施恶声,渐自操仗挞假子,逐之者屡矣。守度其终不相能,呼生于无人处,泣曰:

「汝从来处来,仍从去处去,有千金相赠,了我父子缘。此去仍为僧,抑为儒,均自便,非阿翁所能计及也。好自为之,前途郑重!」

生泣不敢受。坚与之,始稽首再拜,嗒焉出门,罔知去就。

……

 

 

有谁推荐more
全站分类:休闲生活 杂记
自订分类:小小说
上一则: 小小说 – 迦陵配〈三〉
下一则: 小小说 – 迦陵配〈一〉
回响(1) :
1楼. 醉梦Horace
2019/11/22 11:20

玉不琢不成器

人不学,不知义。

可是有的人学了大半辈子,甚至不择手段搞到了学习证明,顶著啥士的头衔,却还是不知道「义」是个什么玩意儿......

 Fox三条线 

 

文武两边站, 可可叠罗汉2019/11/22 18:33回覆
发表回响

会员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