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小小说 – 龙梭三娘〈四〉
2019/11/14 00:01
浏览582
回响1
推荐39
引用0


第二年,江天石的儿子江璧,因为羡慕叶子荷在短时间内就能如此显贵,在前往京城参加大考前,便偷偷的拿走家中库藏的一大笔银子,将所有当朝有权有势的人都贿赂个遍,连宫中的嫔妃、受宠的太监,都收到了江璧的贿款。

 

到了考试那天,江璧雇了枪手代为捉刀应考,自然榜上有名,在皇帝召见新科进士晋见时,江璧名列头名状元。此时,莽吉兔的儿子哈哈木榷,因挟带小抄被查到而丧失了应考的资格,因此非常的气愤。又这么碰巧,古时候京城重地通常会有宵禁,而江璧的仆人晚上外出时被执金吾(负责保卫京城与皇宫的官员)逮到,捉去好好的审了一番,却大略挖出了江璧贿赂的犯行。哈哈木榷又罗织了许多罪名加在江璧的头上,由其父莽吉兔上述弹劾这个新科状元,皇帝大怒,下旨以犯下「科场舞弊」的罪行将江璧关入大牢,并择日送往市场上斩首示众。江天石接获噩耗,悲伤的说:

 

「没想到我到了垂暮之年,却还要亲眼见到儿子遭到断头的惨祸。」

 

便写了一封信将此事告知了叶子荷龙梭三娘看完信后激动的站起了身子,突然说了句让人听不懂的话:

 

「自今而后可以一举而两得了。」

 

随即连夜更换行装,带著两名婢女,拎著先前那酿好了不喝的花露酒、肩上扛著软甲,便骑上了马离开了太守府,不知所踪了。夫人如此行踪诡异的离去,叶子荷唯恐此事传了出去会遭人非议,就叮嘱家人们一定要保密不可外传。

 

龙梭三娘快马加鞭急忙北上出了关隘,探得了皇帝的大姑姑、下嫁锦兰国王的四公主伊拉布喜欢饮酒以及打猎。龙梭三娘赶到长城下,确定了四公主伊拉布经常打猎的范围,就带著干粮、潜伏在草丛中等待著。二名婢女都是南方人,本就不习惯北方的气候,见到眼前一片沙漠石滩荒凉至极,不免时时抱怨,可龙梭三娘也没空理她们,只一个劲的抬头眺望着。

 

这一日,龙梭三娘听到路过的人们相互提醒著:

 

「今天王妃将要出来打猎,要小心别让牲口到处乱跑以免惊扰了凤驾。」

 

过了一阵子之后,果然见到有数十名见状的兵卒手持兵器、骑著马冲了过去。随后又有数十名妆扮艳丽的宫女,骑乘著骏马、挥舞著剑戟;又有数十名拿著弓箭、火器(用火药发射的武器)的兵士在四周护卫著;当中数面如云般的锦旗,围绕著一位身穿黄衣的美人,也许是保养得当、驻颜有术,看上去约仅三十岁左右,骑著一匹紫骝马,扣紧缰绳缓缓前行。

 

本来如兔子般趴伏在草丛中的龙梭三娘知道那名黄衣美女就是四公主伊拉布,却如鹘鸟般向上飞跃而起,向前靠近。周围护卫的将军与士卒很轻易的就逮住了龙梭三娘主仆三人,将她们扔到了公主的马前,数柄钢刀就亮晃晃的架在了三人的粉颈之上。四公主伊拉布见三人模样和婉柔美,不忍心杀了她们,就笑著询问著:

 

「为何来此?」

 

龙梭三娘本就会说蒙古语,现在更是没有一点惊慌的颜色,镇定的向公主行了拜手礼后说:

 

「小女子时刻受到公主的庇佑保护,只恨自己无从报答,谨以如葵花向日般的赤忱,亲手酿了『千娇百媚酒』,手织了『金翠如意通心甲』,以此奉献给娘娘,希望娘娘能长命百岁。」

 

说完便双手捧著美酒与软甲呈献给公主。四公主伊拉布倒了一杯酒品尝,果然香气直透心脾,之后还齿颊回甘,不禁称赞的说:

 

「真是好酒啊!」

 

又接过软甲穿上,那尺寸大小完全吻合公主的身材,散发出的光彩直射云宵。那些骑马的宫女们见了都齐声欢呼「千岁」,称赞的说:

 

「这软甲织得真美啊!」

 

于是四公主伊拉布饶恕了龙梭三娘主仆们的冲撞之罪,并带著她们回到了宫中,要龙梭三娘将酿酒以及编织的技巧传授给宫女。

 

龙梭三娘与四公主伊拉布相处了一段日子,关系也逐渐深厚。于是龙梭三娘哭著请求公主放她们回中原去。四公主伊拉布这才惊讶的问道:

 

「你原来是中原人吗?为了什么长途跋涉来到关外,对我尽如此孝心?你何不仔细明白的对我说说,我既然是你的长辈,一定会尽力帮你。」

 

龙梭三娘跪伏在地一连磕了数十个头,不停自称死罪,听到公主愿意听她说明并愿意伸出援手,才缓缓的述说了自己的遭遇及苦处,又谎称江璧是自己的哥哥(其实义兄也算哥哥,不用谎称啊!),遭到侍御莽吉兔父子冤枉陷害,因此请求公主能伸出援手,必能如揭开覆盖的钵一般令含冤之人得到赦免。四公主伊拉布听完后,说:

 

「我以为是什么了不得的大事,不过是区区小事一件而已,还值得让你如此为难吗?」

 

随即传下懿旨,率领卫队出发进入中原救状元。另命龙梭三娘自己先行返家。

 

----- 偶素分隔线 之 备注 -----

 

:「辇毂指皇帝的车驾,辇毂下意指在皇帝的车驾之下,代指京城。

 

----- 待续 -----

 

改编自 《夜雨秋灯录》

 

原文:

 

《夜雨秋灯录》.卷一.龙梭三娘

元季海陵江天石者,巨富也。

……

盖女为蒙古产,随侍尊人名鲁不花达赤达泥入中国,为淮西行省平章政事。

……

函金遣急足入闽,物色匝月,招叶生归。

……

明年,翁子璧,艳叶贵显,私盗藏金数巨万,走辇毂下,遍贿当道,即嫔嫱中贵,咸(咸)得孔方。试日,倩名手捉刀,战捷,胪唱中状头。时莽吉公子哈哈木榷,以怀挟被黜,愤甚。适璧仆夜行,犯金吾禁,捉去研讯,得贿赂大概。莽吉公子罗织疏劾,奉旨江璧坐科场舞弊下狱,论弃市。翁闻之,悲曰:

「吾不意垂暮年,见儿子遭断头之惨。」

函告叶,女勃然起曰:

「今而后可以一举而两得之矣。」

夤夜更急装,偕两婢,携酒荷甲,策马遁去。叶恐外扬,遭物议,喻家人秘不宣。

 

女竭□出关,知上之长姑四公主名伊拉布者,下嫁于锦兰国王,嗜饮,喜田猎。女趋长城下,确得公主常到处,裹餱粮,伏丛莽以俟。婢睹沙碛穷荒,时兴怨怼。女唯翘首盼。闻行人相戒曰:

「是日王妃将出猎,慎勿散牧惊驾。」

顷许,果有健儿数十,荷马冲过。随有艳妆宫人,乘骏马,舞剑戟者数十;挟弓矢,持火器者又数十;锦旗如云,裹一黄衣美人,年约三十许,策紫骝马,按辔行缓缓。女知是公主,本兔伏,突鹘起,前趋。将卒遽攫主婢,掷马前,宝刀环粉头。主见其婉柔,不忍诛,唯含笑问:

「何来?」

女本善蒙古番绎语,至是神色不惊,裣衽启奏曰:

「小女子日在庇覆,恨无报称,谨以葵忱,手酿千娇百媚酒,手织金翠如意通心甲,奉献娘娘,伏唯寿考千万。」

言已呈上。主酌其酒,则香沁心脾,甘回齿颊,曰:

「美哉酿也!」

衣其甲,则身段符合,光彩烛云霄。马上女子齐声呼千岁,曰:

「美哉织也!」

 

携回宫闱,宫女教授,日渐稔熟,泣请遄回。主诧曰:

「儿原是中国人耶?何故远跋涉,尽此孝心?小娇生曷明言,我老人当为女尽力。」

女伏叩数十,称死罪者再,然后缕述所苦,诡云(云)璧为其兄,遭莽侍御父子冤陷,求主援手,当能揭钵赦宾枷也。主曰:

「吾道何大事,是区区者,尚值得如许耶?」

即传懿旨,振师旅入中国,救江状元。命女自归。

……

 

 

有谁推荐more
回响(1) :
1楼. 醉梦Horace
2019/11/14 09:58

江天石的善念

得到回报(不一定是善的结果)

会有怎么样的回报,请待下回分解......

 Fox想 

 

文武两边站, 可可叠罗汉2019/11/14 15:08回覆
发表回响

会员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