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小小说 – 龙梭三娘〈三〉
2019/11/13 00:00
浏览520
回响0
推荐42
引用0


江天石写了一封信、准备了一笔盘缠,命人以最快的速度前往福建,找了一个月,才找到叶子荷并将他带了回来。江天石仔细端详了叶子荷一番,见他风度翩翩、一身儒者的气质,虽然眼下只是个穷书生,但一番交谈之后便知他的才学远远胜过自己的儿子江璧,只是因故荒废了学业而已。于是江天石马上举办宴席,将叶子荷以招赘的方式收为义女婿,并与他约定:

 

「你与龙梭三娘完婚后,仍旧要独自住在书房中专心学业。然而无论日子合不合适,只要你有一篇文章作得能符合考试规矩,就允许你与妻子团聚一次。」

 

叶子荷恭敬的答应了。

 

一天晚上,叶子荷忍不住思念便悄悄的来到了龙梭三娘的房中,龙梭三娘就劝他,说:

 

「你也知道义父他老人家待我们夫妻俩恩重如山吗?你若不发奋用功读书、立志考取功名,又如何能报答他老人家的大恩呢!」

 

叶子荷深感惭愧,以后即便是义父同意放行、妻子唤他入房,叶子荷也不会进去,只一个劲的在书房中埋头苦读著。就这样经过了一年多的努力,叶子荷已将从前荒废的学业都补了回来,取得了参加大考的资格,而且文章学问表现得比以前还好,江天石微笑著点头说道:

 

「可以了!」

 

就准备好了盘缠,命叶子荷进京赶考。临行前,龙梭三娘哭著对叶子荷说:

 

「你若考得不好,也就不用回来见我这个床头人了。」

 

叶子荷参加礼部的考试,一战而捷,朝廷派他担任会稽太守并即刻赴任。叶子荷先是轻车简从的到了会稽,上任后便接二连三公平的决断了多件狱案,会稽百姓都称赞这位新太守断案明察秋毫犹如神明。江天石接获叶子荷的来信后高兴得几乎要跳了起来,就为龙梭三娘整理了行装,派遣仆婢謢送她前往会稽,同时写了一封书信给叶子荷,信中写著:

 

「闻贤契贵,甚喜。舍眷属,莅官守,乃公而忘家者,甚善。但琼儿亦不栉进士也,为贤契内助,必多善政可观。矧贤伉俪,患难离合,婚媾尤非寻常,岂有稿砧已双旌五马,尚不谋璧圆剑会者乎?余询琼儿,自悉鄙况。林泉杳寂,车马音稀,唯濡笔为贤契纪循良善绩也。珍重珍重!不尽欲言。」

 

大意是:

 

听闻贤婿你已经考取功名,老夫非常高兴。你能放下眷属,先去上任,这是公而忘家的表现,这样很好。但我那义女也是个有才华的女子,作为贤婿你的内助,必定能使你无后顾之忧,而有更多让人们看见的善政得以推行。况且你们小俩口子历经患难离合,能够结为连理的过程尤其不寻常,因此岂有丈夫已经贵为前有双旌引导、乘坐五匹马拉的马车的贵人,还不谋求璧玉合圆、双剑复合的道理吗?其它的细节,你询问你的妻子,自然能知道我的近况。我身在山林清静、泉水沉寂之处,来访的车马声响已经很少,只有提笔沾墨为贤婿你记录你好的政绩。珍重再珍重!短短几行字写不尽我想说的话阿。

 

叶子荷收到书信时,先洗净双手之后才恭敬的拆信阅读,读完后感动得对著信使痛哭流涕,又对著府所在的方向拜了又拜,然后备妥了莲舆(大概是有莲花图案装饰的车子)前往迎接夫人。叶子荷打算寻找一些浙江的土产及古玩等物好送给岳父,以报答江天石对自己夫妻俩的大恩,龙梭三娘说:

 

「千万别这样做,受人大恩,岂能报以这种琐碎的东西呢!你只要诚心的写一封简单的信回覆他就可以了。」

 

至此,叶子荷龙梭三娘这对夫妻才能够朝夕相对、过著安静美好的日常生活,真正是琴瑟合鸣啊。

 

然而,龙梭三娘始终有些忧郁而闷闷不乐,叶子荷问她她也不说,只是迎著风默默的流著泪。叶子荷知道妻子喜欢种花,就将浙江境内的奇花异草网罗搜集上门中,供妻子尽情培养种植,整座府衙因此被这些花花草草妆点得如图画一般。

 

龙梭三娘喜欢购买女红用的金线、孔雀翎、翠鸟羽毛等小东西,买著买著东西便多到她的梳妆箱几乎都装满了。闲暇时,龙梭三娘便带著婢女采集花朵上的露水以造酒,做好的酒却封存在瓮中,也不曾打开来喝。平时龙梭三娘还督促著婢女们一同编织这些金线、翠羽,将它们编织成女用的软甲(柔软而坚韧的贴身战服),软甲上的图案可说是精雕细琢,极尽技艺之精巧,可是软甲编织好后也是收著,从未曾见她穿过。

 

----- 偶素分隔线 之 备注 -----

 

:「河魁」,星相术士以阴阳五行配合岁月日时,附会人事,造出许多吉凶辰名,称称之为「丛辰」,而「河魁」是月中的凶神,遇到这天则诸事宜避。

 

:「甥馆」,指女婿的住处。因为古人也有称呼妻子的父亲为「外舅」,所以岳父也称女婿为「」。如《孟子.万章.下》:

万章问曰:「敢问友。」

孟子曰:

「不挟长,不挟贵,不挟兄弟而友。友也者,友其德也,不可以有挟也。

……

舜尚见帝,帝馆甥于贰室,亦飨舜,迭为宾主,是天子而友匹夫也。

用下敬上,谓之贵贵;用上敬下,谓之尊贤。贵贵、尊贤,其义一也。」

 

:「南宫,宋朝的士大夫称礼部为南宫。

 

:「不栉进士,「」是古人用来束发的梳篦,女子不用束发,所以「不栉进士」即形容有文才的女子。

 

----- 待续 -----

 

改编自 《夜雨秋灯录》

 

原文:

 

《夜雨秋灯录》.卷一.龙梭三娘

元季海陵江天石者,巨富也。

……

盖女为蒙古产,随侍尊人名鲁不花达赤达泥入中国,为淮西行省平章政事。

……

函金遣急足入闽,物色匝月,招叶生归。视其人翩翩儒素,虽穷措大,而才则胜郎君万万,特荒芜耳。即日设筵宴,招赘于家,与之约曰:

「婚后,仍旧就塾中宿,无论河魁,但得一课作合程序,许诣甥馆一次。」

叶敬诺。

一夕诣内,女曰:

「郎知翁德如山岳乎?若不奋志,何以报鸿慈也!」

嗣后虽命之入,亦不入,唯埋头下帷。

经年余,旧业尽理,而功更倍,翁曰:

「可矣!」

馈赠,命入都。临行,女泣告叶某曰:

「若蹉跎,可不必回见□(床)头人矣。」

 

比试南宫,一战而捷,出为会稽太守。先以轻车莅任,断狱称神明。翁闻之喜跃,为女束装,遣仆婢送之任。作书与生曰:

「闻贤契贵,甚喜。舍眷属,莅官守,乃公而忘家者,甚善。但琼儿亦不栉进士也,为贤契内助,必多善政可观。矧贤伉俪,患难离合,婚媾尤非寻常,岂有稿砧已双旌五马,尚不谋璧圆剑会者乎?余(余)询琼儿,自悉鄙况。林泉杳寂,车马音稀,唯濡笔为贤契纪循良善绩也。珍重珍重!不尽欲言。」

叶得书盥诵,对使流涕再拜,而后以莲舆迓夫人。拟觅浙中土产及玩好以报翁,女曰:

「止,受人大恩,岂报以琐琐者耶!空函裁答可也。」

至是夫妇方得朝夕称静好,鼓琴瑟焉。

 

然女恒郁郁不为乐,问之,亦不语,临风弹珠泪。顾性喜种花,浙中异卉咸罗植,衙宅似画图。又喜购金线孔翠等物,奁筐(篚)几满。暇偕婢采花上露造酒,缄于瓮,亦不饮。更督婢织金翠,为女子软甲,雕绘刻画,穷极鬼工,工蒇亦不著。

……

 

 

有谁推荐more
发表回响

会员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