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小小说 – 东邻墓〈十〉(完)
2019/11/09 04:47
浏览554
回响2
推荐35
引用0


过了一年多,解必昌因为才干出众获得上司保举陞任浙江观察使,任内政绩显著,夫人张珠娘也成了成功男人背后的一位贤内助。

 

有一天,忽然有老乡从鸠江前来,模样十分落魄,来此就是想请解必昌能帮忙提拔照顾一下。解必昌在请对方喝茶时,问道:

 

「我的老家在南山的南侧,仅仅一间茅草屋子,想必早已被秋风吹坏了吧?」

 

老乡说:

 

「凡是大人曾钓游过的地方,父老乡亲们都相当敬重爱惜,所以您的旧居都还保持完好。唯有那座位于东边的坟墓,有一天突然刮大风下大雨,又是打雷又是闪电的,那座坟墓就被震裂下陷成了一座水潭,您为那座墓立的墓碑也断裂碎成好几块,墓中的零散的白骨大概是被风雨刮到了粪坑里。只有那株古松还完好的幸存著,大家都想不通为何会发生这样的事。」

 

解必昌详细的询问这事发生的日子,原来就是某被处决的那天。这下子解必昌吓得病倒在床上起不了身,因此有意请辞回乡养病,但上级不同意他的辞呈,更推荐了名医前来为解必昌诊治。大夫诊断后,说:

 

「这是『脑风病』,只要服用马的脑子便可以痊愈。」

 

仆人们就私下杀了某留下的那匹马,取出马的脑子做成了药引给解必昌服用,果然病情大有起色,但几天后,解必昌的病情又有了别的变化。大夫诊断后说:

 

「这是『肝气』引起的,服用骡肝便可以马上痊愈。」

 

仆人们又杀了某留下的骡子,取出骡子的肝做成汤药给解必昌服用。解必昌终于恢复了健康,而且感觉精力强健,每天处理大量公文都不会感到疲倦。

 

解必昌有一只玉枕头及一只金瓶,价值千金,是解必昌最宝贝最珍重的东西。解必昌回家向妻子张珠娘索取这两件宝贝,打算送给大夫以酬谢他的治病救命之恩,同时又问起那大夫开了什么药方,有如此神效,让自己的病并能这么快就痊愈了?张珠娘据实以告,解必昌听后哀痛得大哭,张珠娘安慰著说:

 

「后面的马厩中有不少匹骏马,牺牲这一匹马与一头骡子又何必如此惋惜?」

 

解必昌说:

 

「我不是因为珍惜的缘故而伤心,是因我辜负了故人的托付啊!」

 

于是解必昌急忙延请高僧、法师、道人,置建水陆道场,诵读著《金刚经》,藉此超渡与拢络多络霞某,也同时超渡骡、马的灵魂。在解必昌所撰写的祭文中有这么一段,写著:

 

「感恩报德,乃在红粉骷髅;舍己从人,何愧绿林豪杰。底事雷诛不免,法网难逃,数也天乎?搔首莫问。至若连钱珍重,蹄铁销磨,可怜供我加餐,肝脑涂地。想去从君射猎,飞走摩云,斯固生为人英,而死为鬼杰者也。噫!问寂寂黄泉,可再唱晓风残月?歎茫茫白骨,居然成一妹三郎!」

 

大意是:

 

感思报德,竟然是红粉骷髅,舍己成人,不愧是绿林豪杰。为了什么事,让一个不免遭受雷击,一个难逃法网,是因为上天注定吗?心思烦急的用手搔弄头发皮却无奈的不要去问。至于如连钱骢这般的良马如此珍贵,负重任劳的骡子蹄铁磨损,都立下了功劳,可怜还是落了个肝脑涂地的下场,成了药引子供我服用治病。回想牠们从前跟随著你射箭打猎,追寻飞禽走兽翻山越岭穿过云端,你固然活著是人中英雄,就算死了也称得上是鬼中豪杰。噫!问在那寂静的黄泉之中,可以再唱一回《晓风残月》吗?哀叹那茫茫白骨,居然有灵成为与我结伴的一妹与三郎(指红拂女虯髯客

 

懊侬氏对此评论说:

 

妓女与大盗,至死仍冤冤相报,可真是苛刻到极点了;而对于解必昌这个人,如此急切于报答的动作,肯定是「害怕」的缘故,这是为什么呢?不为什么,只是因为他是个「有情」的人罢了。看他重修孤坟为其立碑,并洒泪致祭,这些行为不外乎都是出自于他的「情」。噫!一个人,而且是个有情的人,可以说他是有著一颗佛心的人;而那些孤独而无情,而且蛮横又厌恶别人多情的人,我懊侬氏、作者宣鼎也不了解他们是何居心了。

 

----- 偶素分隔线 之 备注 -----

 

:「骅骝」,红色的骏马,也是周朝、周穆王的八骏马之一。后泛指有才华的人。

 

:「连钱」,指「连钱骢」,一种毛色斑驳如铜钱相连的良马,也称为「驒马」、「连钱」。见南朝梁.元帝萧绎〈紫骝马〉诗:

长安美少年,金络铁连钱。宛转青丝鞚,照耀珊瑚鞭。依槐复依柳,躞蹀复随前。方逐幽并去,西北共联翩。

 

:「块然」,像土块般的孤单存在而无动于衷。后用以形容人孤独无聊。见《汉书》..传三十七.杨胡朱梅云传.杨王孙(节录)

杨王孙者,孝武时人也。

……

王孙报曰:

「盖闻古之圣王,缘人情不忍其亲,故为制礼,今则越之,吾是以臝葬,将以矫世也。夫厚葬诚亡益于死者,而俗人竞以相高,靡财单币,腐之地下。或乃今日入而明日发,此真与暴骸于中野何异!且夫死者,终生之化,而物之归者也。归者得至,化者得变,是物各反其真也。反真冥冥,亡形亡声,乃合道情。夫饰外以华众,厚葬以鬲真,使归者不得至,化者不得变,是使物各失其所也。且吾闻之,精神者天之有也,形骸者地之有也。精神离形,各归其真,故谓之鬼,鬼之为言归也。其尸块然独处,岂有知哉?裹以币帛,鬲以棺椁,支体络束,口含玉石,欲化不得,郁为枯腊,千载之后,棺椁朽腐,乃得归土,就其真宅。繇是言之,焉用久客!昔帝尧之葬也,窾木为椟,葛藟为缄,其穿下不乱泉,上不泄殠。故圣王生易尚,死易葬也。不加功于亡用,不损财于亡谓。今费财厚葬,留归鬲至,死者不知,生者不得,是谓重惑。于戏!吾不为也。」

 

改编自 《夜雨秋灯录》

 

原文:

 

《夜雨秋灯录》.卷一.东邻墓:

鸠江儒生解必昌,为解大绅耳孙。

……

一夕,正把卷,灯摇摇若轻,自窗隙入。

……

生偶以红丝系女髻,翌日果见丝飘塚首。

……

试期迫,女为束装。

……

榜发出,果落孙山外,抑郁无聊赖,对女唏嘘。

……

生自得金始为官,自得女始善为官,柔顺解事,喜动上游。

……

数月,生娶珠娘,入门视之,貌果艳而性骄。幸生有心传,事事得夫人怜恕。

……

生闻变大惊,几晕绝。会金至,款众捕于厅事,然后偕生密室商之。

……

生时在真州署,正惶惑,忽见金缨帽短衣,含笑掀帘入,笑曰:

「吾弟安否?」

……

忽有故人自鸠江来,肮脏软红,意在乞助。茶次,生问:

「敝庐在南山之南,斗大一椽,想为秋风所破?」

曰:

「明公钓游之区,桑梓犹知敬礼。唯东邻墓,突于某日风雨疾雷,震裂成潭,碑亦断碎,白骨零星,抛洒堕圂,唯古松尚存,诚不可解耳。」

生详询其日,即金弃市日也。由是竟惊悸成疾,□(床)第()缠绵,意在予告,上游不许,荐医来珍视,曰:

「脑风也,服马脑即愈。」

左右遂杀金马。数日,又委顿,医曰:

「此肝气也,服骡肝即愈。」

左右杀金骡进。由是精力强健,日劳案牍不为疲。生有玉枕金瓶,最宝重,千金值,归向珠娘,索以酬医,问何药得痊之速。珠娘以实告,生恸且哭,珠慰曰:

「后厩不少骅骝,何惋惜之甚?」

曰:

「非重物也,为负故人托耳!」

急延高僧法道,寻水陆,讽金经,超拔络霞与金,并骡马之灵。所撰祭文中有句云:

「感恩报德,乃在红粉骷髅;舍己从人,何愧绿林豪杰。底事雷诛不免,法网难逃,数也天乎?搔首莫问,至若连钱珍重,蹄铁销磨,可怜供我加餐,肝脑涂地。想去从君射猎,飞走摩云,斯固生为人英,而死为鬼杰者也。噫!问寂寂黄泉,可再唱晓风残月?歎茫茫白骨,居然成一妹三郎!」

 

懊侬氏曰:

妓与盗,冤冤相报,可谓酷矣;而于解君,则报之殷殷,唯恐后焉者,何哉?无他,为其能有情耳。观其表墓泐碣,洒泪致祭,始终不外乎情。噫!人而有情者,佛心也;块然而无情,且悍然而恶人之多情者,吾不知其何心也。

 

 

有谁推荐more
回响(2) :
2楼. 【无★言】家喻户晓的中国人
2019/11/10 16:29
沾到解必昌者,最后都没好下场,坟裂,身死,马失脑,骡亡肝,仅珠娘得免。

换句话说,张珠娘的八字够硬,扛得住解必昌的煞气,所以才是天生一对啊......

 Fox想 

 

文武两边站, 可可叠罗汉2019/11/10 17:28回覆
1楼. 【无★言】家喻户晓的中国人
2019/11/09 08:28
(床)第缠绵

又错了!辨认程序有待改进。

所以能将中文扫描辨识系统完善的话,那就天下无敌了。

 Fox想 

俺的老眼昏花已经回不来了.....

文武两边站, 可可叠罗汉2019/11/09 08:58回覆
发表回响

会员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