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小小说 – 银雁〈二〉
2019/10/17 00:01
浏览691
回响1
推荐47
引用0


第二天晚上,氏想要诵经念佛,就喊著要李银雁拿温水进来好让自己洗手。浑身是伤的李银雁勉强端了水进来,但昏沉之中端来的却是冷水,氏大怒,又拿起棍子要击打李银雁的背脊。害怕再被打的李银雁,连滚带爬的逃出门,一咬牙便打算跳入门前的溪中意图自尽,却见到她那已故的母亲缓缓的从树林中走了出来,难过的对女儿说:

 

「儿啊,别害怕,你就暂且随著师太遁入空门,就有活路了。」

 

说完,就不见了。

 

见到母亲的身影再度消失,李银雁正为了自己悲惨的际遇伤心难过时,忽然听到门内一阵喧哗扰嚷,就见到氏自己打著自己的耳光,口中却发出李银雁的母亲的声音,骂道:

 

「狗贱根!你是有什么深仇大恨的想要杀了我的女儿?」

 

李十九听到了动静赶紧奔入房内,听到被附身的氏口出此言,顿时明白这是已亡故的嫂嫂对自己的媳妇虐待侄女而生气,就上前代为求饶,却被(被嫂嫂附身中)吐了一脸的口水,接著便是劈头盖脸的一顿痛骂,一条一条的细数李十九夫妻的恶行。

 

李十九赶紧寻找侄女回来说情,终于在门外找到了李银雁,见她的模样似乎是打算投水自尽的样子,便将她带回屋内。嫂嫂(被附身中的氏)见到女儿立即上前紧紧抱著并痛哭失声,随即又放放开了李银雁,拿起棍棒不停的殴打著自己,甚至还用木棒猛击自己氏)的私处,顿时鲜血直流。李十九见状便上前阻止,但此时的氏的力气比老虎还大,李十九完全无法阻拦。

 

家的吵闹声也惊动了左邻右舍,不明所以的邻居们害怕是有强盗之类的侵入家,为了自身安全也只能悄悄的攀上墙头偷看家发生了什么事,搞得大家鸡飞狗跳不得安宁。

 

日前来此为氏解说佛经并在此暂住过夜的老师太,本就与李银雁的母亲来往密切,听闻吵闹声也出来查看,见此情景便合掌说:

 

「善哉善哉!大娘为何下如此重手呢?就让老身做为证人,叮嘱她改过,好好的对待银姑便是。」

 

但嫂嫂不同意老师太的提议。老师太又说:

 

「那么尽早为银姑找一个好夫婿嫁过去。」

 

嫂嫂依旧不同意。老师太又说:

 

「那么将银姑寄养在别的亲戚或邻居家。」

 

嫂嫂仍然不同意。老师太就开玩笑说: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么就将银姑交给老身带回去当小尼姑了?」

 

嫂嫂(被附身中的氏)听老师太这么一说,随即下跪叩头一拜再拜,说:

 

「愿以掌珍,烦大师接引。」(我愿将我的掌上明珠交给大师引渡出家)

 

老师太就问李银雁是否也愿意?李银雁点头说:

 

「我愿意。」

 

李十九知道这里已经没有自己说话的余地,也就任凭侄女出家。于是第二天,李十九就亲自将老师太及侄女一同送回尼姑庵。李银雁打算立即剪去一头秀发出家为尼,但老师太说:

 

「时间还早,别急。」

 

说完便阖上了眼睛,在蒲团上打坐。过了约半个时辰左右,然后张开了眼睛笑著对李银雁说:

 

「溪水何妨随石转,岭云更有出山时。」

 

李十九向老师太告别。临去时,对侄女说:

 

「你如果有什么需要的东西,可以暗中拜托师父前来向我索取,千万别再轻易的想着要去自杀了。」

 

李银雁哭著拉著叔叔的衣角,似乎还是不忍心离开叔叔的样子,就听到老师太大喝一声,说:

 

「痴儿,既然决定要皈依三宝,还要像婴儿恋乳一样吗?」

 

就下令送客。李银雁急忙送叔叔出庵后,闗上了庵门。此后便开始了扫地焚香,钟鱼梵呗的日常,老师太也将关于禅门的学问逐渐教给了李银雁

 

----- 偶素分隔线 之 备注 -----

 

:「炊许」:一炊为做一顿饭的时间,大概是半个时辰(一个小时)。

 

----- 待续 -----

 

改编自 《夜雨秋灯录》

 

原文:

 

《夜雨秋灯录》.卷一.银雁

 

江西某郡,有地师杜君香草,青鸟术最精。

……

明夕,妇欲礼佛,索温水盥手,女误以冷水进,大怒,欲笞其背。女惧,奔投门外溪水,见亡母冉冉自林中出,悲告女曰:

「儿无苦,且随老尼遁空门,则生矣。」

言已即杳。女正惨痛,忽闻门内喧嚷,翁氏自批颊,作亡母声詈曰:

「狗贱根!何仇欲杀吾女?」

十九奔入,知为亡嫂怒妇恶,代哀之,即唾其面,数责万端。急寻女,得于门外,审觅死状,携入。妇即抱女,哭失声;旋又自击,以木杵捣阴户,血淋淋流出穷外。禁止之,力猛于虎。一室大哗,邻舍登墙窥,鸡犬皆惊。

老尼素与银母善,合掌曰:

「善哉善哉!大娘何暴也?老身为证,嘱渠改过,善视银姑。」

不许;

「早为银姑觅佳婿。」

不许;

「寄养戚里家。」

仍不许。尼戏曰:

「无已,其将付老身携去为弟子乎?」

妇闻即稽首拜,曰:

「愿以掌珍,烦大师接引。」

问女愿否?曰:

「愿。」

十九知不相能,亦听其出家。

明日亲送之庵。拟即削云鬓,尼曰:

「尚早。」

瞑目,坐蒲团炊许,张目笑曰:

「溪水何妨随石转,岭云更有出山时。」

十九临去,谓女曰:

「儿有所需,可暗嘱师父来取,毋轻蹈不测也。」

女涕泣牵裾,尼大喝曰:

「痴儿,既皈依三宝,尚作婴儿恋乳状耶?」

急送十九出,掩庵扉。由是扫地焚香,钟鱼梵呗,渐授之以禅课焉。

……

 

 

有谁推荐more
全站分类:休闲生活 杂记
自订分类:小小说
上一则: 小小说 – 银雁〈三〉
下一则: 小小说 – 银雁〈一〉
回响(1) :
1楼. 醉梦Horace
2019/10/17 10:50

了却红尘千般扰

遁入空门清净修

凡念若未成死灰

春风吹起火复燃

莫非打算唱《思凡》这出戏.....

 Fox想 

 

文武两边站, 可可叠罗汉2019/10/17 20:52回覆
发表回响

会员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