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第七十四回 倭国渡海攻台大明国作壁上观 笨港总寨四大船队整军备战
2012/06/29 07:34
浏览330
回响0
推荐15
引用0
「历史考证:清康熙蓉洲文藁:台湾,海中番岛,名山藏所谓:"乾坤东港华严婆娑洋世界",名为鸡笼。考其源,则琉球之余种,自哈喇分支,近通日本,远接吕宋,控南澳,阻铜山,以彭湖为外援。明万历间,海寇颜思齐踞有其地,始称台湾。.....台湾有中国民自思齐始...」

一、倭国攻台~大明国做壁上观
公元1616年秋,明朝万历四十四年,日本德川幕府年代,大度山国543x年。台湾笨港,中国海商联盟总寨。『弟兄们。孙子说"兵者,凶也"。两军交战,枪炮无情,伤人伤己,所以非万不得已,不用。但眼下德川幕府,已派大军,欲渡海南下,攻伐我台湾。台湾乃我根据地,扼守南北海路,一旦失去台湾,大明国又厉行海禁,届时我海商亦将无立足之地。所以我等,与德川军,此一战,或将无可避免。战事已迫在眼前,倘若有退敌之策,还请弟兄们,各陈己见...』笨港总寨的议事大堂,此时居中而中,讲话的,正是颜思齐。见得这总寨,皆是以土块砌墙的闽式合院,而议事大堂,就在合院中间的主厅,亦因陋就简的,以当地的木材所建;唯自对岸的月泉港,以海船运来灰瓦,以盖屋顶。宽阔的议事大堂内,两旁各摆了二十多张竹制椅,此时亦已坐满了人。众人,皆是"中国海商联盟武装船队"的头人,正因得知日本国的德川幕府,将派军南下征伐;因而被召集到笨港总寨的议事大堂中,商议对策。居中而坐的颜思齐,但见其,身穿日本国两件式的武士服,外加一件麻质的羽织外罩,腰配象征日本国武士的长刀。而这身有如日本国武士的装扮,正亦是颜思齐,每每召开重要会议,议事之时的穿著。因为颜思齐所统领的武装船队中,起初所招募的船兵,多半都是来自平户岛及长崎,那些失去雇主的武士,及西国战败后流亡的士兵,亦即日本国的浪人。尽管出海几年来,颜思齐,年年亦在大明国的福建沿海,招募大批的流民,加入武装船队。然而流民,终是乌合之众,并不善航海作战,而这终还是得靠那些,惯于征战于沙场的日本国武士,来带兵练兵。因此现下的武装船队,纵有上万的大明国流民加入,但其骨干;事实上,仍是那些一生戎马,能征善战,且骁勇的日本国武士。正因如此,所以召开船队的重要会议,颜思齐自都穿上日本国的武士服;以博得与会的日本国武士,能对其效忠于顺服。

「一张脸庞,被海上灼热的日头晒得黝黑粗糙,脸形轮廓,更被海风削切雕塑的棱角分明。一头长发,既未挽髻亦没束于顶上,仅未多加梳理的绑于脑后。体格魁武,双臂筋肉结实,大有豪放不羁之态,气势更能震慑于人。且见其眉眼神色笃定,双目炯炯,直如面对涛天巨浪排山倒海,亦能处变不惊。容貌威严,与人言谈,言词铿锵有力,立于万人之前,更声如洪钟,显得威武气派...」正是这几年来,颜思齐率领船队,航行海上,历经海上各种风险洗练后,模样的改变。相较于出海之前, 一派温温儒雅的儒生模样,现今的颜思齐,直是更多了海上王者的霸气。

总寨的议事大堂之中,正议及日本国德川幕府,将派兵渡海征伐台湾。当颜思齐,要在座头人,各陈己见之时。这时,只见得右手边,一排座位中,其中有一个身材干瘦,嘴上留著两撇八字胡,一副尖嘴猴腮的中年之人,正是李新,便率先开口回说『禀报大统领。就我在大明国内地,得到的消息。这倭人,将派兵南下征伐东蕃之事。早先,琉球王尚宁,得之此事,便已秘密遣人出海,乘船南下;将此事,告知福建巡抚。福建巡抚黄承玄,得到密报后,亦将此事,上奏朝廷。据闻,他在奏书上,有向朝廷提及说─"鸡笼,就邻近我大明国的东边海上,距离澎湖的驻兵地点,只有不远的航程。因此倘若,让倭国派兵占据这的地方,那整个东番岛恐将都会落入倭国手里。而东番岛倘被倭国占领,那倭人在我东方的势力,也就更加的强大坚固。所以不得不防"。就福建巡抚黄承玄,上奏的奏章而言,他的意思,似要大明国,派出水师,与倭兵交战。以防倭国占有东番岛后,对大明国的东南海疆造成威胁!』。

「大明国的朝廷,已获倭军,将渡海南下的通报。那大明国,是否将会派出水师,与倭兵交战?!」此事事关重大,且是一刀两刃。因为大明国朝廷,若派出水师,来到台湾与倭军作战。如此一来,大明国的水师,纵使能退倭军,可引援往例,其势必亦将以剿灭倭寇之名;对这些在笨港的河洛海商,以"通番奸民"之名,进行追剿。于是颜思齐,听得李新之言,便追问说『李新。这消息至关紧要,你探听的好。那就你在内地,探听的结果。大明朝廷,是否会派兵出海?!』。李新,态度极恭敬的,拱手,便回说『禀报大统领。为这事,我使尽了浑身解数,透过各种关系,甚至派眼线,深入官家,去秘密打探。结果,得到的消息是─朝廷的朝臣多认为,东番岛,乃是海上无足轻重的蕞尔小岛。且岛民多是一些野番,言语不通,粗俗无文。甚至多数的朝臣,更不知东番岛在何处。因此他们认为,就算是让倭国得之,相信亦对大明国的海疆,无法造成什么威胁。所以福建巡抚的上奏奏章,并未受到朝廷的重视。仅到一些低阶官员的手中,便被搁置,未在上报。万历帝在后宫,已四十年未上朝,并不知此事。而把持朝政的阉党,认为出师东番岛,亦无利可图,自亦上下隐瞒,粉饰太平。所以倭国,欲出兵,南征东番之事,在朝廷所知者无几,而知者亦认为无关紧要。于此大明朝廷,自亦不可能派兵,远到台湾与倭兵交战...』。

李新,何许人也?为何对朝中之事,消息如此的灵通。原来这李新,正是四年前,颜思齐第一次从日本平户岛,率武装船队出海后;在大明国月泉港的外海,所降服的袁八岛盗伙的二当家。李新,虽是占岛为王,劫掠沿海的盗伙。不过李新,在其下海为盗之前,却是朝廷重臣"东林党"大将李三才的手下;且专为漕运总督李三才,督办漕运业务。因此这李新,可说是一督办商务的干才。只不过这李新,终如常人一样,是个见钱眼开之徒;且藉著掌握漕运大权之便,更是背地里大收贿款,中饱私囊。乃至东窗事发,又正值朝廷阉党焚书坑儒,大兴文字狱追杀"东林党人";而李三才亦被构陷入罪。正因灾祸临门,又怕被阉党掌控的东厂锦衣卫追捕,这才让李新不得不逃命;甚至最后为求生路,不得不下海为盗,加入袁八岛的盗伙。袁八岛的盗伙,被颜思齐的武装船队降服后,为免其再聚众为盗,于是李新便被颜思齐,带上船。尔后两年,李新便随侍在颜思齐左右。且以其机智才干,竟亦成了颜思齐身边的一个重要谋士。且二年之间,因颜思齐所率的武装船队,在南海诸国间,又增闢了十多个货寨;亦正需要掌握,更多大明国货物的货源。正值船队用人之际,颜思齐见李新人才难得;且两年之间,见其在船上,亦处处态度谦恭,并无叛变之心。所以颜思齐,便派李新回到漳洲月泉港,登岸去负责督办,张罗船队所需货物的商务。既受到颜思齐的重用,李新被放回漳洲月泉港后,亦尽心尽力,大展长才;不但为船队,开拓张罗到了充足的货源。且李新,还将一些海外红夷人的精巧工艺品,引进大明国,并招募廉价的工人,在大明国设厂,制造这些红夷人的工艺品。之后,再将这些大明国制造的红夷工艺品,运出海外,以低廉的价格,贩卖给红夷人。如此一来,可说又为中国海商,找到另一条在大明国,制造红夷工艺品;且将货物再贩卖到欧罗巴洲的商路。自此中国制造的廉价商品,规模越来越大,藉著海商与红毛人交易买卖,商品更将逐渐遍及整个世界;甚至连欧罗巴洲的许多工艺制造商,都因无法与中国制造的廉价商品抗衡,而倒闭。由此李新的才干,自亦更受颜思齐的重视与信任。甚者,李新为李三才,督办漕运业务之时,原本就熟识许多官场之人。因此在这大明国,上至皇帝,下至阉宦朝臣,举国皆贪之时。而李新,若想在朝廷中安插个眼线,探听些什么消息;只要肯洒些银两,倒也没什么事是不好办的。


「就算日本国,将派兵,占领台湾。大明朝廷,确定也不会出兵海外!」颜思齐听了李新的话后,虽是表情态若如常,可一时心中却是五味杂陈,不知是悲是喜。喜的是─大明水师不会出兵海外,如此一来,武装船队则不必担心,笨港据点会被大明水师所追剿;亦可专致一心,对付北方来犯的倭国大军。悲的是─中国海商在海外,不但得靠自己的力量,对付红毛人船坚炮利的劫掠,还得面对倭国大军的渡海征伐;而厉行海禁的大明国,不但全然不顾海商生死,甚且还将海商视为"通番奸民",亦急欲剿灭。「总之,大明国的水师是不会出海,来到台湾。或许这也算是件好事?!~余者,我船队只要专心,对付渡海而来的倭国大军便是!!」心下想着,颜思齐便转头,向左手边的一列武将。并对坐于首席,一个雉发的日本武士问说『石田兄。德川幕府已派大军渡海南下,欲占台湾岛。这事你怎么看?』。大致上,几年来,随著船队的规模,扩大到上万人。此时颜思齐,为防有些船队中的头人,军务商务一把抓,势力坐大后,将难已约束;所以便将船队的军务、商务及财务分家,以让各头人专管专责。总寨议事大堂中,此时坐于颜思齐左侧,一列二十余人,个个相貌威舞,正是专管船队军务的武将;而其中更不乏,头顶雉发,身穿武士服的日本国武士。至于坐于颜思齐,右手边一侧的,则是专管船队商务的头人;因多主经商做生意,所以看其相貌亦比较,或温和,或斯文,或狡黠,或精明。

颜思齐左手边,一列武将中,坐于首席的,正是在日本国的西国武士中,地位极崇高的石田重吉。石田是最早与颜思齐之人,亦是颜思齐最忠诚的朋友之一。只见石田,坐在竹椅上,背脊挺直,一派正襟危坐,双腿向外分开,双手置于膝上;正是日本武士,坐椅的标准坐姿。这时听得颜思齐询问,但见石田,挺直了腰杆,深吸了口气,剑眉横竖,声音洪亮的,便回说『甲螺。德川家康这老贼,派军渡海南下,我想他无非是想来,剿灭我们西国的浪人,好让他的德川幕府能延续子孙万代。但这事,我们西国浪人,绝不能退让,何况我们也已经没有路可以退让。十多年前的关原之战,我们西国败了。去年的大阪夏之战,和前年的大阪冬之战,我们西国更是败的一蹋涂地。大阪城被毁,丰臣秀赖已死,甚至连他年方八岁的子嗣,都被德川家康下令斩首。哼~德川家康这老贼,为了斩草除根,手段未免也太狠。但更让人感到愤怒,看不过去的,是那些原本仰赖丰臣秀吉将军提拔,承受秀吉将军恩惠的人;最后他们竟然背叛丰臣家,变成德川家康的走狗。尤其象是村山等安这种人,简直更是武士的耻辱。村山等安,原本不过就是个贱民,有赖秀吉将军提拔,才能成为长崎的藩主。哼~没想到这奸贼,却背叛了丰臣家,背叛了西国。现在村山等安,居然还想率大军渡海,替德川家康来剿灭,我们这些逃到海外的西国浪人。是可忍,孰不可忍!!~要是村山等安父子,真敢率大军渡海南征,那我石田重吉,非砍了他的狗头,来祭奠丰臣家不可。所以甲螺,这一战,务必请派我上阵。我要率兵做先锋,去斩村山等安父子的狗头,谁都不能跟我争!!』。


石田的话,刚讲完。"噗嗵"一声,左席的武将这边,忽见得有一身影,顿时离开座椅,猛然单膝下跪。颜思齐望去,见下跪者,正是藤原家应。且见藤原家应,表情愤概,一双眼涨满血丝,双手前拱,便向颜思齐请战说『甲螺。请务必让我参战。我要替我的父亲报仇。德川家康,那只不死的老乌龟,害我父亲大人,不幸在去年的大阪夏之战,阵亡。而我虽苟全了性命,逃出大阪城,又潜逃到了海外。可身为武士,这一年来,我始终觉得活在世上,感到耻辱。何况我更常常梦见我的父亲,浑身是血的,来向我哭诉;并且要我为他报仇。这是天意,原本我以为我已没有机会,为我父亲报仇。哼~没想德川家康,竟然派兵,要渡海南下剿灭我们。这正合我意。与其苟且偷生的活在世上,感到耻辱,我藤原家应,宁愿勇敢的战死。但我就算我死,我也绝不会让德川家康那只老乌龟,趁心如意。所以请甲螺应允,我藤原家应,自愿当敢死队。而且我亦将号召船队中的西国浪人,与被迫害的天主教徒,组织一支敢死队。定要将德川军歼灭于海上,否则我们也不会想活著回来!!』。

原来,这藤原大应及藤原家应父子,本也是最早加入武装船队的西国武士,且亦长年随船队出海在外。只不过前年,当武装船队,于夏末,北返日本国平户岛后。当时,日本国的东西国间,关系却突陷入紧张。起因是─大阪的丰臣家,花了数年时间及庞大的财力,重修在京都,象征为丰臣家祈福的丰国神社及方广寺;正巧于这年落成。其中为方广寺的大佛,举行开光仪式,对丰臣家而言,更是一件重大之事。毕竟这方广寺,可是丰臣秀吉在世之时,耗费多年所建。而丰臣家,自亦想藉著方广寺的重修落成,大佛开光;以重新大力号召西国诸侯国及藩主,对丰臣秀赖效忠。但德川家康,是只老狐狸,怎会看不透丰臣家的居心,又怎会让丰臣家,称心如意。由于关原战后,主掌日本国政局的,已是德川家康的江户幕府。而丰臣家,想为方广寺的大佛开光,此等重要祭典,自也得经过德川幕府的同意。....

二、大阪之战~西国浪人对德川幕府恨之入骨
老谋深算的德川家康,早有预谋,亦欲藉著阻止方广寺的大佛开光,来羞辱丰臣家的面子,好让丰臣家的诸侯国间,更失威信。于是德川家康,即命身边的儒学家,及佛学家,往鸡蛋里挑骨头,定要找出个麻烦来,以让方广寺的阿佛开光不成。「兴文字狱,以构人入罪」正是中国自古以来,暴君用以铲除异己,最好方式。远的,如秦始皇"焚书坑儒"不说。近的,就如阉首魏忠贤,亦是以此兴文字狱,来追杀"东林党"人。日本国,自唐朝开始,便承袭了中国文化。因此对「兴文字狱,以构人入罪」此道,自是亦有所长。果不其然,德川家康身边的儒学家及佛学家,秉承上意,不分昼夜的察查;果亦让他们找到了,可以构陷丰臣家罪证的支字词组─即是在方广寺的大钟,所铸的铭文上作文章。「国家安康」「君臣丰乐」御用的儒学家及佛学家,在数千字的大钟铭文上,暗地里搜找数日,终于发现了这两个句子;并认为其带有丰臣家,想叛变的意图。即便赶紧向德川家康,回报说『大御所,京都方广寺的大钟铭文上。丰臣家铸有这样的句子,显然是有叛变的居心。"国家安康""君臣丰乐"。这"国家安康"一句,把"家康"两个字故意分开,显然是要诅咒大御所,将会被分尸杀死,极是大逆不道。另外"君臣丰乐"一句,倒过来念便是"乐丰臣君"。意思就是各诸侯大名,都高兴奉丰臣秀赖为君。如此意图叛变之心,岂不明朗。所以奏请大御所,当即立刻下令,应禁止方广寺的大佛开光,以免造成天下大乱!!』。

『该死的丰臣家,果然有叛变之心,我早就知道。哼~方广寺的大佛开光?!~我绝不会让他们那么称心如意!!』得到御用儒学家及佛学家的回报后,德川家康,果勃然大怒。当下德川家康,不但立即下令,方广寺的大佛,不准举行开光,而且还要丰臣秀赖,亲自到江户城谢罪;及丰臣家得离开大阪城,迁往别的领地。「大阪城」乃丰臣秀吉生前,尽一生精力所精心打造,号称是─绝对让敌人攻不进去的「天下第一城」;亦可谓是丰臣家的精神象征。因此德川家康,要丰臣秀赖及其母淀夫人,离开大阪城,迁居到其它的领地;此无疑,对丰臣家是一大侮辱。惶论,德川家康藉方广寺的钟文,大作文章,声称丰臣家有叛变之心,还要年轻的丰臣秀赖,亲到江户城谢罪;或是让其母淀夫人,到江户城做为质。对此,丰臣家自更无法容忍。淀夫人,乃是一性格刚烈的女人,丰臣秀赖年幼之时,便是全由其垂帘听政。淀夫人,眼见德川家康,原本只是丰臣秀吉的一个臣子,而今居然,却骑到了丰臣家的头上来;甚且,还以各种手段来羞辱丰臣家,实是让她再忍无可忍。

『哼~德川家康这,只老狐狸,未免欺人太甚。大阪城,乃太阁殿下,以其善于筑城,尽一生心血所筑的天下第一城。要我母子迁离大阪城,这是绝对办不到的事。呜呜~太阁殿下死后,德川家康,就一再欺负我孤儿寡母,还不断迫害效忠我丰臣家的藩主及武士;致使他们失去领地,沦为浪人。现在德川家康,更得寸进尺,居然摘取方广寺的铭文,便要秀赖到江户城去谢罪;还要我到江户城去当人质。这叫人如何能再忍!~~这么多年来,相信我西国,被德川家康迫害的藩主与武士,也再不能忍。秀赖现在也已经长大,相信有许多,昔日受过我丰臣家恩惠的西国藩主及武士,仍愿意效忠于他。与其这样,被德川家康踩在脚底下,无情的羞辱,没有尊严的活著。哼~那不如,就号召昔日丰臣家的旧臣,及沦为浪人的武士,齐聚到大阪城来。再与德川家康,决一死战....』被迫迁离大阪城,多年来,受尽德川家康欺凌的淀夫人,一时悲愤交集;而怒火攻心下,欲与德川家康再决一死战,更心意既决。于是淀夫人,开始号召西国浪人,进入大阪城,并发檄文给丰臣家的旧臣,要其拥护丰臣秀赖,再与德川家康一争天下。

时值深秋枫红之时,短短一个月的时间,数万西国浪人,涌入大阪城;其中,自多是丰臣家旧臣与兵士,更不乏能征善战的武士。平户岛,原本已加入"唐人海商武装船队"的藤原大应父子,及数百浪人,便是响应了丰臣家的号召。因此离开了武装船队,从平户岛,特赶往了大阪城,去加入反抗德川幕府的西国阵营。另更有,被迫害的天主教徒,组成了五千人的敢死队,亦进入大阪城,欲反德川幕府。数万浪人齐聚大阪城,顿让整个大阪城,人马杂遝,草木皆兵。毕竟这些武士会沦为浪人,天主教徒会受迫害,全拜德川家康所赐,怎能不人人对德川家康恨之入骨。而淀夫人亦允诺众人,只要能打败德川家康,必将再回复他们尊贵的武士身份。一时大阪城内,众浪人个个斗志昂扬,反德川家康的声势高张。反观德川家康。当德川家康,得知数万浪人进入大阪城,欲与丰臣家,推翻他的江户幕府,却一点都不紧张。因为淀夫人,不肯受辱的暴怒,及号召数万浪人进入大阪城,正好落入了德川家康的圈套;亦正坐实了丰臣家反叛的罪名。于是德川家康,立即号召东国二十万精兵,并亲率大军,远征丰臣家的大阪城。此即日本国,庆长十九年,大阪冬之战。

大阪冬之战。西国的德川军,召集了二十大军前来,由年迈的德川家康领军亲征。东国的丰臣军,则有十万浪人,由丰臣秀赖领军,主将之一,则有天下第一兵之称的真田幸村。由于大阪城,号称天下第一城,城外有宽阔的护城河,只要引河水入护城河,则敌军便将难以攻城。因此,骁勇善战的真田幸村,纵使提议,应趁德川军远道而来,兵疲马困之时,予以出城奇袭,或可取得胜利。但淀夫人,却认为丰臣秀吉所筑的大阪城,乃天下第一城,是敌军无法攻入之城;所以理当据城而守,不该出城去袭敌。因此十万浪人,组成的丰臣军,便以坚守大阪城,应战德川家康。而德川家康,则以二十万大军,围困大阪,亦不急于攻城。仅偶而发动一些零星的战斗,以及日夜不停的骚扰,好让丰臣军日夜皆无法休息,来瓦解丰臣军的斗志。因为德川家康,还有更厉害的武器,正自长崎运来大阪。而这厉害的武器,即是向荷兰人订购的火炮。及至荷兰火炮,运抵大阪城后,德川家康便不再手软,立时下令,以火炮轰击大阪城的天守阁。"轰隆~轰隆~"城外的荷兰火炮,一炮能打数十里远,草木尽摧折;其火力,是一般日本火炮的数倍。因此德川军,从大阪城外,发出的火炮,相隔虽远,却能直接轰垮大阪城内的天守阁。

"轰隆~轰隆~"城外炮声隆隆,城内已烟硝四起,大阪城高耸的天守阁,更在炮火声中崩落。原本淀夫人,以为其夫丰臣秀吉,所建的大阪城,应是有如铜墙铁壁般,是敌军所无法攻入的。可淀夫人却没料到,这德川家康使用的火炮,竟如此厉害。即使远从城外,一炮打来,竟是天摇地动,有如天崩地裂;直吓得天守阁内的丰臣秀赖及淀夫人,尽吓得面无血色。原本,两军隔城攻防,僵持的局面,待得德川军,以荷兰火炮攻城后。丰臣军守城的局势,瞬时急转直下;而眼见德川军的火炮厉害,屈居劣势的淀夫人,亦不得不投降求和。德川家康对淀夫人的求和,提出了两个条件,一是拆毁大阪城的城墙及填平护城河,让大阪城再无御敌功用。二是遣散城中的十万浪人,亦或是丰臣家得离开大阪城,迁居到其它领地。

淀夫人迫于情势,为让德川军撤军,亦不得不接受德川家康,所提的议和条件。只是对于德川家康,提出的第一个条件,拆毁大阪城,倒也不是件难事。但第二个条件,要丰臣家遣散城中的十万浪人,这却是「请鬼容易、送鬼难」。毕竟这十万西国浪人,齐聚大阪城,其目地,无非是想助丰臣家打败德川幕府,以重获尊贵的武士身份;亦或,也有些是,想藉此西国浪人齐聚的力量,击败德川家康,以一雪"关原之战"战败之耻。但丰臣秀赖及淀夫人,却竟草草投降,并向德川家康求和,甚且要遣散城中的浪人。如此,齐聚大阪城中的西国浪人,岂能满意,且未达目地,又岂愿轻易散去。大阪城的城墙已拆,护城河已填平,但城中的浪人,却仍不愿散去。尤其以真田幸村为首的数万浪人,更是声称战事尚未结束,仍占据大阪城秣马厉兵,扬言必与德川家康决一死战。这下,可让丰臣秀赖及淀夫人,开始感到恐慌。年轻的丰臣秀赖,眼见城中的浪人不散,且亦再不受丰臣家掌控,不禁惊恐的,噙著泪,对淀夫人说『母亲大人。以前丰臣家有多强盛,有多富有,我不知道。但现在我们已经连城中的浪人,都再养不起了。何况,当时效忠丰臣家的西国藩主,更没一个响应我们的号召。这场战争,我们早就败了。不如我们还是离开大阪城,迁居到其它的领地吧!』。听得丰臣秀赖之言,淀夫人可更加的惊慌。因为城中的数万浪人,已无法掌控,淀夫人怎会不知道。只是若是丰臣家,答应德川家康撤离大阪城,其结果,恐将引得大阪城中的浪人更愤怒;甚且可能反叛丰臣家,让丰臣秀赖及淀夫人,立时遭浪人所杀。换言之,此时的丰臣家,早被西国浪人所挟持,就算是坐轿的人想下轿,抬轿的人却不肯。

时隔半年,德川家康眼见丰臣家,仍不愿将大阪城的浪人散去;且私下又获报,大阪城中的数万浪人,依然整军备战。这下,丰臣家拒不履行,当初议和的条件,可让德川家康,又更震怒。由此,德川家康亦已知道,真正会威胁到德川幕府子孙万代的,其实已非是丰臣家;而是那些西国的浪人。于是德川家康,当即召集东国十万大军,亲自领军,再次挥军大阪城。此即日本国元和初年,第二次的大阪之战,亦即「大阪夏之战」。

大阪夏之战。德川军召及了东国十五万大军,仍由年已七十五岁的德川家康,领军亲征。西国的大阪城内,约有七万浪人,由骁勇善战的真田幸村领军。由于大阪城的城墙已拆,护城河已填平,所以西国浪人,再无法守城相抗。而德川军亦可长驱直入,使得两军短兵相接,战况更加惨烈。战场上万马奔腾,隆隆的炮声让大地震动,更卷起了黄沙滚滚;而漫天的尘土遮蔽了飘扬的旌旗。摇晃的漫天旌旗之间,但见敌对的士兵们,金戈铁马相对,杀声震天;或以马蹄践踏,或以刀剑刺入对方的身体,血溅黄土。西国丰臣军,骁勇善战的真田幸村,突围而出,率五千精兵,奇袭向德川军的大本营。年迈的德川家康,仓惶而逃,险些丧命沙场。不过西国,浪人组成的丰臣军,终是寡不敌众,导致最后的败阵,与数万浪人溃散逃离战场。丰臣秀赖与淀夫人,因不甘被德川家康所俘,而受辱;当受德川军围困后,遂引燃火药爆炸,以自裁。至此,大阪夏之战告终。而丰臣秀赖,托人夹带,逃出城的八岁子嗣,后来终也被德川家康所抓获,并在京都二条城河畔,予以斩首。乃至,曾经统一日本国天下的丰臣家,至此亦被德川家康,斩草除根,断子绝孙。.....xxx


台湾岛笨港,中国海商联盟总寨,议事大堂内。『请甲螺答应,让我出战。让我去为我的父亲藤原大应报仇~』回想大阪夏之战,父亲被长戈刺入胸,从马上跌落,又被德川军万剑刺死,只见藤原家应,此时说到激动处;脸庞筋肉扭曲,涕泗横流,颇让在场之人动容。果然,当藤原家应的话,刚说完。总寨议事大堂,只见颜思齐左手边,在座的日本国武士,顿见十多人,忽而齐起身下跪;且异口同声,向颜思齐请战。毕竟,武装船队中,这些日本国的武将,原本就皆是日本国的西国浪人;因在平户岛及长崎,受颜思齐招募,而加入中国海商的武装船队。而且,在大阪夏之战后,从战场溃散逃离的西国浪人,因在日本国已无处容身,便又有更多的浪人加入武装船队;甚至更不乏逃离日本国,渡海来到台湾,投靠颜思齐者。

厅中的日本武将,原本即对德川家康恨之入骨,这时,更是言词满是悲愤的,直陈说『甲螺。德川老贼,想派兵渡海来歼灭我们西国浪人,那就让我们在海上,与他决一死战。我们西国浪人,绝不怕死。丰臣家已被德川家康,残忍的赶尽杀绝。现在德川家康,更得寸进尺,想把我们西国浪人,也全都赶尽杀绝。就算天下已无公理,但求甲螺为我们主持公道。这是关乎武士的尊严,绝不能让世人以为,我们西国浪人,是因惧怕他德川家康,才逃到海外!!』。而面对日本武将的群起求战,当下见得颜思齐,亦毫不犹豫的起身,言语铿锵慷慨的,说『弟兄们。你们加入武装船队之时,我们早就已是同生共死的兄弟了。德川军想渡海南下征伐,这是我们绝不能容许的。所以不管是日本国人,还是唐山人,今日在岛上,我们当有如手足般团结起来,一起联手对抗德川军!!』。转了个口气,颜思齐收敛起慷慨激昂,换以平静沉稳的口气,继之又说『但兄弟们,面对强敌。我等切莫只凭满怀愤恨,仓促上阵,必须有万全准备。众兄弟万众一心,同仇敌概,我军必当士气大振。但若操之过急,有如暴虎逢河,则反而对我们不利。况且海战与陆战,大不相同,大海茫茫,难以预知敌军,将会出现在何处??!~所以当下之务,我军当先在笨港整军备战,以逸待劳,以迎战远道而来的德川军。如此方是上策!』。

议事厅中,坐于颜思齐右侧一列,正是船队中掌管商务的头人。这时,见得坐于首席的一人,正是李德,亦赞同的,开口说『大统领说的对。我等乃海商船队,而且船队更全赖以商养军。现下笨港的船队中,不论货船,或是战船,皆满载货物。因此若是要开战,首要之务,当即自笨港、魍港,土虱窟港,或是海外,调集来武力最强的战船,并将其船上货物卸下以应战。另外,现在泊在笨港的货船,欲南航的,亦应让其提早整装出航,离开台湾。或是让其,出航到澎湖去避风头,以尽量减少船队,因战火而蒙受损失。总之,海上经商,才是我们船队的命脉,切莫因一时躁急,而自断命脉!!』。李德乃是沉稳内敛之人,思虑周延,处事面面俱到;且原本,又是李旦商号中的船主。正因老成持重,所以李德在武装船队中,亦颇得颜思齐的倚重。此时厅中一片慷慨激昂中,李德的一番话,自亦点醒了众人;且亦颇获赞同。当下议事厅中,颜思齐便引领众头人,对备战之事,从长计议。...

三、笨港整军备战
笨港,中国海商联盟总寨。深秋的北风吹袭著湛蓝的海水,掀起了港湾的海面上一波波,有如鱼鳞般闪烁的浪;当浪水涌上岸边碰到阻挡,"啪"一声潮涌,便激起白色的浪花散开。港湾的沿岸建有整排的木栈道,而从岸边伸入海中的一条条木栈道,更泊满了大小的海船;更见木栈道上,或从船上卸货,或运货上船,船工摩肩接踵,往来繁忙。眼前的繁忙港口的景像,着实让人无法想象─四年前,笨港溪出海口的这个海湾,尚是个遍地荆芜荒秽,藤蔓树林丛生;且除了飞鸟走兽出没外,罕有人迹来往的蛮荒之地。正是四年前,颜思齐决定在笨港开港后,历经四年的经营;而此时的笨港,几已成为了中国海商,南来北往的海船集散之地。深秋的季节,笨港的海船中,有从北方日本国平户岛,乘北风南下的海船,欲来笨港买货;当然,亦有自大明国月泉港,运货来笨港的唐船。此外,尚有已满载船货,正准备乘北方南航,或往吕宋马尼拉,或往婆罗岛诸国;或往爪哇岛,去经商的船队。总之,中国海商,无论南来北往,无论东西运货,而这笨港都是其海船集散之地;因此船舶之多,船工之繁忙,自不在话下。

笨港繁忙的港口,沿著码头边,建有一长排又一长排,茅草盖顶土块砌墙的仓库。仓库再往内陆,经得一宽阔的教场,则便是中国海商联盟的总寨。两进四合院的总寨,东西南北,四方又各有一寨以护卫。北方临笨港溪,西方海港,是两个海防寨,以防有海上之敌入侵;而东方及南方,则是两个山防寨,用以防御台湾岛上的番人骚扰。换句话说,总寨四方的四个寨,实际上四个军营;而每个土墙茅顶的军营,亦皆作合院建造,且能容纳兵士上千人住居。且见,这四个军营与总寨之间,彼此都有墙连接起来,或以土块砌墙,或以木桩围起,或以竹篓装土堆砌;而其状,则恰如是一个井字形的城池。「左青龙、右白虎、南玄龟、北朱雀」本是中国古代,传说镇守四方的神兽;而笨港总寨,四方的四个军营,便亦是以此为名。正是,为了因应船队逐年扩大,所以颜思齐,便将船队又分宗成四个船队。而这青龙、白虎、玄龟及朱雀,四个船队,便以笨港,环绕总寨四边的四个军营,为其船队本部。如此一来,船队分宗后,便能让各分宗的船队,能专职专责,以守护自己的经商航路。二来,各船队只负责自己的航路,亦可免这些船队,因坐大而失去控制。且将四支分宗船队,主掌之人,及经商航路,略述于下:

「青龙船队」亦称之为东海船队,以笨港总寨东边的山防寨为营。掌军务的兵统,为颜思齐的心腹大将李魁奇。掌商务的商统,则为泉洲乡绅林亨万。船队负责守卫的经商航路,为漳洲月泉港─澎湖─到台湾之间的黑水沟航路。此东海船队,因为海船往来最频繁,除得担负护卫笨港总寨之责,又得肩负训练魍港新招募的船兵。所以东海船队,编制亦最大,而战力亦可谓最强。

「白虎船队」亦称之为西海船队,以笨港总寨西边的海防寨为营。掌军务的兵统,为五短身材,却剽悍猛悍的刘香。主管商务的商统,则为何锦。而船队守卫的航路,则为黑水沟西边,台湾─安南─暹逻─大泥─马六甲─苏门打喇,此一线,大明国南方的航路。四年来,颜思齐所率的联盟船队,分别亦在安南国,暹罗国,大泥国,马六甲及苏门打喇,皆设有货寨。此黑水沟的西边航路,距台湾遥远,而为了守卫,此一航路的海船安全。于是刘香的白虎船队,便在广东南方珠江出海口的一个小岛,又设开港设一寨以驻军。因是刘香所开之港,便将之,又称为「香港」。

「玄龟船队」或称为南海船队,以笨港总寨南方的山防寨为营。兵统为"黄合兴商号"的合兴五虎,其中又以高贯为首。商统则为,颜思齐首次南航,在马尼拉所结识的一个,在街头卖烧饼包子的小贩,名叫刘宗赵。船队护卫的航路,则为台湾─吕宋马尼拉─婆罗岛的马辰国、坤甸国及文莱国─爪哇岛的马塔兰国─荷兰东印度公司总部巴达维雅─万丹国。此一南洋的航路,错综复杂,所设货寨亦最多。因此马尼拉以南,婆罗岛及爪哇岛的航路,则又与李锦记商号的苏鸣岗,彼此合作;另成立一支,由苏鸣岗率领的护卫船队。

「朱雀船队」亦称北海船队,以笨港总寨北方的海防寨为营。兵统为、与船队财副统领杨天生、关系密切的杨六杨七兄弟。掌商务的,为李俊臣。船队护卫的航路,则为台湾到日本国之间的航路。


颜思齐,除了将原本的武装船队,分宗成四支船队外;另亦将船队的商务、军务与财务,皆分家。乃至颜思齐的大统领之下,则又设了财副统领,军副统领,及商副统领之职;以为其分担,及分掌船队的各种事物。总寨的财副统领,由杨天生职掌。总寨的军副统领,设二人,一人为唐人,一人为倭人。唐人军副统领,为颜思齐的挚友陈衷纪担任;而倭人的军副统领,则是日本西国浪人中,地位尊贵的石田重吉。至于商副统领,则是沉稳干练的李德。另郑一官,则仍留颜思齐左右,担任首席参谋与通译。再则,船队编制既大,自得有纪律,有法规以遵守,否则岂不成乌合之众。因此为了让船队中人,皆能遵守船队的法令;所以大统领之下,便又设了四个船队的护法,以断船队的赏罚。四明护法,亦唐倭各半。唐人,为大刀陈勋及铁骨张弘;倭人,则为藤原孝应,及滨田弥兵卫。另还有执法处,由熟谙忍术的深山猴林福,组织一批忍者,执行惩罚违法乱纪者之罪。


「中国海商联合公司」既已有制度,又有法令的纲维,以维护武装船队的纪律;如此一来奖惩分明,众人亦有所遵循。而将军务、商务、财务分家,四支分宗船队的粮饷,亦皆得由总寨拨给。换句话说,掌船队军务、商务及财务的头人,都仅握有船队的部份力量;而无法独立存在。掌军务的兵统,没有商务及财务的支撑,无法养兵;而掌商务的,没有武力保护,亦难以在海上存续。如此一来,亦更可防分宗船队的头人,或因军务、商务财务一把抓;而形成独霸一方,无法掌控的军头。至于此"中国海商联合公司"的制度,正亦是颜思齐,数年来,交托郑一官等下属,参酌"荷兰东印度公司"的制度,而制定。正如"荷兰东印度公司",是联合荷兰国的七大海外公司所组成。而"中国海商联合公司",更可说是联合了大明国月泉港的河洛海商,日本国平户及长崎的唐人海商;更有吕宋马尼拉的中国海商,以及婆罗岛及爪哇岛的河洛海商。换言之,这"中国海商联合公司",可说是联合了中国海内外的漳泉河洛海商,而组成;而其势力,更是北起日本国,南及爪哇岛及苏门打喇的广大海域,皆设有货寨。三十六个货寨,事实上,即是有如红毛人的商馆,普设在各国,包括─黑水沟以西的大明国的月泉港、浯屿岛,安南的占城,暹逻国,大泥国,葡萄牙人的马六甲;及黑水沟以东的台湾,吕宋马尼拉,婆罗岛的马辰国、坤甸国及文莱国,爪哇岛的马塔兰国,万丹国,以及"荷兰东印度公司"的巴达维雅。总之,此时总寨,设在台湾笨港的"中国海商联合公司",其实早已力可敌国;且亦有如"荷兰东印度公司"般,拥有自己武力强大的海上舰队。

笨港,北风吹袭著码头泊满的大小海船,木栈道搬货的船工,繁忙的往来。码头边成排的仓库后方,与井字形筑城的总寨间,此时这片广大空地,只见旌旗飞扬,数千船兵正集结在教场,显得军容壮盛。青龙旗,白虎旗,玄龟旗,朱雀旗,四支分宗船队,各据教场一方;且更在码头边的教场上,分别搭起了有如在战场,指挥调度兵士的帅帐。正是为了因应,北方日本国德川军,不日即将派大军,渡海南征。所以"中国海商联合公司"的船队,此时亦在笨港,调集了四支分宗船队,尚留在笨港的船兵及战船,开始整军备战。....X X X


四、1986~清水高中三二九青年节~鳌峰山行军大会师
公元1986年春,中华民国七十五年,台湾台中海线,鳌峰山脚下的清水高中。清晨的晨曦,自树林蓊郁的鳌峰山,照向清水高中的操场。初春的薄雾中,空气仍带沁冷。学生们的各个班级,正踩著整齐的步伐,精神抖擞的唱歌答数;由礼堂两边,一个班级接著一个班级,走进操场。『雄壮,威武,严肃,刚直,安静,坚强,确实,速决,沉著,忍耐,机警,勇敢。一二三四,一二三四,一二三~~四...』『我爱中华,我爱中华。文化悠久,物博地大。开国五千年,五族共一家,中华儿女最伟大。为民族,为国家,奋斗牺牲绝不怕。我们要消灭共匪,复兴中华民国...』。这日,正是「三二九青年节」的国定假日,原本学校是该放假一天的。不过值此国家的重要节日,有如十月十日的国庆日般─有时纵然放假,学生也仍得穿戴整齐的军训服,准时到学校,以拿著国旗,到街上去参加国庆游行。但青年节,并不需要去街上游行,而是另有纪念青年节的活动。

水泥地的操场上,高一到高三,三十几个男女班级,排列整齐的,有如一块一块的矩形方块。尚未换季,所以女生,长袖的卡其军训服外面,仍穿著黑色西装外套,外加黑色长裤的制服,头戴船形帽;而男生,则头戴大盘帽,身穿著卡其长裤,军训服,外加一件深蓝色的夹克外套。各班的班长,正声嘶力竭的喊密码,或整队,或带唱军歌;整个操场上,密码声及军歌歌声喧腾,恰如如军队集结。而青年节这日,学生之所以还要到学校,正也是为了学校的主任教官,想举行一项有意义的活动及军事训练;以纪念青年节,这个国家的重要节日。至于,主任教官举办的,这个纪念"青年节"有意义的活动,正就是,高一到高三学生的「鳌峰山行军大会师」。

『青年节,虽然是国定假日,但放假一天,不是给你们玩的。青年节放假,是为了缅怀辛亥革命,黄花岗的七十二烈士。因为黄花岗的七十二烈士,以国为重,以民族为重,是我们青年的楷模。虽然广州黄花岗革命,并没有成功,但要不是有这次的革命,还有黄花岗七十二烈士,愿意为国家民族,"牺牲小我,完成大我";甚至抛家弃子,为推翻腐败的满清政府,抛头颅洒热血,那也就没有后来"武昌革命"的成功。国父孙中山革命,历经了十次失败,牺牲了无数的性命,多少人抛头颅洒热血,才终于建立中华民国,换来今日的民主自由。让你们可以在台湾复兴基地,过得这么幸福富裕。所以在青年节这天,你们更应该感谢,黄花岗七十二烈士,更应该效法黄花岗七十二烈士的精神。今天,我们学校举行的"行军大会师",就是要你们在青年节这天,做有意义的活动,来纪念黄花岗七十二烈士。而不是学校一放假,我知道,你们还有些学生,就跑去电动游乐场,去打电动玩具。甚至还有人,跑到弹子房,去打撞球。那些都是不良场所,教官也曾再三叮咛,严禁你们去那种不良场所。教官也会不定时,到那些地方去查看。要是有人还敢去,被我抓到的话,一定记大过处份...』唱完国歌,升完旗后,司令台上,只见身材高大的主任教官,声音宏亮的,正拿著麦克风,做"行军大会师"出发前的精神训话。

主任教官讲的,青年节的典故,其实都是一些陈腔烂调。一大清早的升旗典礼,就讲这些。虽说是行军前的精神讲话,不过让学生听了;就算耳朵不会长茧,大概也会昏昏欲睡。由于今日要行军,所以操场上,各班级的排头,都举了木杆挂著的各班级的旗帜。旗帜飘扬的操场,排列整齐的班级行伍中,只见三年六班的班级行伍中。此时就算是主任教官,在司令台上,大声疾呼的精神讲话,宣扬纪念青年节的意义;不过行伍中,却早已多人,微合上眼,闭目养神。而站于行伍中的颜程泉,亦是表情显得不耐,时而亦闭目养神。唯听到主任教官说─放假的时候,若有学生到电动游乐场,或是到不良场所,若被他抓到,将会记大过处份。此时,听到主任教官这么威胁恐吓,却见得颜程泉的嘴角,略微牵动,竟露出一抹得意与带著叛逆的微笑。因为主任教官,口中所说的那些涉及不良场所的学生,无疑的,颜程泉应也是其中之一。距离学校不远的菜市场二楼,就有一间摆满了电动玩具的电动游乐场;而在学校后面,路边一排透天厝的第一间,就有一间俗称"弹子房"的撞球间。正是高三以后,颜程泉与杨文兴,蔡进贵及蔡益昌,四个死党,常去的教官所说的"不良场所"。甚至有的时候,四人还会趁午休的时间,从学校翻墙,跑到校外去;而为的,仅仅也就是想一起,到菜市场的二楼去打电动。

电动游乐场及撞球间,通常都是龙蛇杂处,更常是一些不良份子出没的场所。所以这也难怪,学校教官要三令五申,不准学生到这些场所去,以免近墨者黑,被带坏。然而,或许正也是学校的教官越禁止,校规越禁止,反倒引得一些生性叛逆的学生;更想去挑战教官,与校规的威权。就犹如学校四周围起的,近两公尺的高墙,每每当颜程泉翻过了那高墙,跳到了校外。刹那间,颜程泉的心中,总似感到一种战胜了威权,摆脱枷锁,与规矩的束缚;甚至是冲破了铁幕,为自己争得自由的兴奋与快感。而这也难怪,颜程泉会有路不走,却越来越喜欢爬墙。再如"抽烟",教官及校规,也都是严禁学生抽烟的。但或也是为了证实自己有勇气,挑战教官的权威及学校的校规;所以颜程泉才开始,与杨文兴蔡益昌等,四个死党,开始学抽烟。本来,只是在校外抽烟,但在校外抽烟,显不出自己挑战权威与校规的勇气。所以高三以后,四个死党,开始偷偷躲在学校里抽烟。乃至,距离毕业的时间越近,四人叛逆的行为,也越是乖张;而且最好,是让班上的女同学知道。因为这样更能显出自己,不畏权威,与勇于挑战的英雄气概。


『黄花岗七十二烈士。明知道革命,会被满清政腐砍头。但他们为了救民族,为了建立民主自由的新中国,却还是置个人生死于度外的;去推倒满清政府,那面腐败的墙。所以各位同学,更应该效法黄花岗烈士的精神....』晨曦的操场上,教官仍在司令台上,大声的精神训话,说是青年要效法"黄花岗七十二烈士"的精神。高三学生,多也到了十八岁的法定成年年纪,因此多少也开始有了点自己的想法。此时听得主任教官在司令台,说要效法"黄花岗七十二烈士"的精神。生性带著叛逆的颜程泉,顿时不禁带点自豪的,心想─「要效法"黄花岗烈士"??!~呵~那些乖乖听老师话的,听教官话的,处处遵守校规的,安份守己的学生。他们连爬学校的墙,都不敢爬。怎么可能敢去革命,去当"黄花岗烈士"。要说要当黄花岗烈士,那大概也只有我,跟杨文兴、跟蔡益昌,跟蔡进贵,才比较有可能!!」。当然,颜程泉的想法,也不无道理。毕竟,国家的法律规章、就有如校规一样,而国家的军队,更如代表威权的教官。因此,那些只敢乖乖听大官的话,遵守法令,安份守己的老百姓,正如学校里乖乖听话的好学生一样;又怎敢拿命去革命,去冲撞满清政府腐败的墙。所以,大概也只有像颜程泉、杨文兴、蔡益昌及蔡进贵,这种叛逆份子,张狂起来就像一头野兽一样;连自己的死活、别人的死活,都不顾的人,这也才有可能去搞革命。只不过颜程泉倒也忘了,或许正也就是像他这种人,不但有可能搞革命;更可能搞烂整个国家,也会搞烂整个世界。正如辛亥革命成功之后,所谓建立了民主自由的新中国,但整个中国,随即却也进入分崩离析。近百年的战乱,死了二三千万人。


时间,约莫近八点钟,"三二九青年节"的行军大会师,终于从学校出发。队伍分成两路,女生一路,男生一路。而目标是在鳌峰山顶上的一座,叫"太子殿"的大庙;让男女两路军,在"太子殿"大会师,再下山。清水高中,出了学校的后门,便是成Z字型,蜿蜒上鳌峰山的"中清路"。拐过第二个大弯后,会有一条小岔路。往北的上坡小路,有一个水泥大牌楼,写著"清水公园";而此上坡小路,亦正是颜程泉,与杨文兴等死党,曾经来划滑板,并摔个狗吃屎的地方。上坡的小路,两旁林木茂密,一直走,便可通到"紫云严观音庙"后山的军营;亦正是杨文兴的家,所在的山边。初春的气候,倒也清爽,女生一路,从学校的后门,率先出发后,便是走此一路。从杨文兴家的山边小路,再往山上走,便可见到一条乱石磊磊,荆棘荒草丛生的河谷。经过河谷翻过一个山头后,便可衔接到一条陡俏弯曲,夹于两山之间的柏油路。而此由此柏油路,一直往山上走,便可到太子殿。另外,男生一路,出了学校后门后,便是沿著中清路,直接蜿延上鳌峰山。学生们,由教官领头,靠马路的两边走。其间翻个第一个山头后,便是一大片乱葬岗的清水阶。清水阶之陡峭,宛如是个V字形的山谷,而且整个山谷,左右尽是滥垦乱葬的坟墓。由此,清水阶的鬼怪灵异传说,透过那些住在山上的同学,日日搭公车往返清水阶;更是在校园里,变成茶余饭后,口耳相传的鬼故事。譬若,象是三年六班的学艺股长林永谊,及康乐股长白标成,他们就更是擅长加油添醋,把清水阶的鬼故事,讲得活灵活现,来吓人。

一大群高中男生,沿著马路两边行军,纵是大白天,走在清水阶的乱葬岗间,眼见四面八方的山谷皆是坟墓;依然能感到阴气袭人,让人不寒而栗。由清水阶,往上走了好几个陡峭的山坡路,直到达山顶上,便就是林永谊,白标成及蔡振佑,他们家所在的吴厝里及海风里。寒假的时候,山上的吴厝里、海风里,举行圆醮的大拜拜,盛况空前;而且刚收割的甘蔗田里,或是庙前,还有好几棚的脱衣舞大拼场。当时颜程泉,及好些个三年六班的同学,便也受白标成及林永谊所邀,一起到山上来做客,吃办桌;然后吃完办桌,再一起去看脱衣舞,直是人不痴狂枉少年。不过这日,只是行军经过,而且行军的时候,也不能交谈讲话;所以亦只是默默的经过。数百人的行军队伍,穿过了山上的老旧村庄,便沿著一条小路,往北边的"太子殿"去。

鳌峰山顶上的"太子殿"。这是一座盖在蓊郁树林间,有了橘色琉璃瓦的大庙,而且从山下,从颜程泉家住的镇平庄,往山上看,便能明显的看见这间大庙。虽然在山下,日日都能看见,不过颜程泉,却从未到过鳌峰山顶上的"太子殿"。只是听同学说,太子殿这间庙里里,供奉的神,是"蒋中正"。当然,会有人把蒋中正当神拜,这也不难理解。就如三百多年前,明朝覆亡,郑成功为了反清复明,所以带著几十万的闽南人及客家人,渡过黑水沟,来到台湾居住。所以许多闽南人及客家人,为了感念郑成功的恩德,便为他盖庙祭拜。正如颜程泉家住的镇平庄,庄里的唯一一间大庙,叫镇元宫;而镇元宫里,供奉的神明,便是国姓公,亦就是郑成功。同理,中国共产党并吞了大陆后,蒋中正,为了反攻大陆,亦带了百万的"外省人",渡海来到台湾,建立反共复兴基地。而随蒋中正来到台湾居住的外省人,为感念蒋中正的恩德,替他立庙祭拜,这也就不难理解。

太子殿前,有个很大的广场,可从山顶上俯看整个清水镇,及至到台中港,都尽收眼底。可说是山光水色,风景秀丽,而且环境宁静,风景优雅怡人。而这日,清水高中的行军大会师,自学校出发后,约走了两个多小时,男女两路军,便也齐在鳌峰山的"太子殿"大会师。千多人的男女学生,便就在"太子殿"外的大广场集结。并且值此行军大会师,或许主任教官亦感心血澎湃,便引吭高歌;让全校千多名男女学生,大合唱了一首爱国歌曲─「四海都有中国人」:

「嗨哟!嗨哟!嗨哟嗨哟!嗨嗨哟!
我们的意志坚,我们的工作勤,
把高山打个洞,把石头炼成金,
你看你看四海,都有中国人。
  
嗨哟!嗨哟!嗨哟嗨哟!嗨嗨哟!
我们的意志坚,我们的工作勤,
把铁路铺设好,把荒野变农村,
你看你看四海,都有中国人。
  
嗨哟!嗨哟!嗨哟嗨哟!嗨嗨哟!
我们的意志坚,我们的工作勤,
无论是到哪里里,大家都一条心,
你看你看四海,都有中国人....」。....
有谁推荐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