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大度山日记」─鳌峰序
2015/07/19 02:46
浏览1,194
回响0
推荐32
引用0

 


「大度山日记」共六部,数百万言的鸿幅巨构之作,张贴于网络,迄今约已十年。网络贴文者,并未留下姓名,故不知其为何人所作。仅能从其留下的几篇序言中,寻找蛛丝马迹。根据网络贴文者在其所写的序文中所言。「大度山日记」乃是其在大度山的荒烟漫草间,无意间拾获的一些被人所丢弃的相片及日记等等;经其稍加整理耙梳后,张贴于网络而成。因此贴文者,不敢自称是作者,仅自称仅是读者。但后来,这自称读者之人,却又说「大度山日记」的原始作者,其实是在大度山飘荡的一个鬼魂,自称「大度山之鬼」云云。甚至又说:「大度山日记,其实是二百多年前,一部叫红楼梦小说的第二部曲。而自称大度山之鬼,飘荡在大度山的鬼魂,其实就是红楼梦的作者。因其前世,一段纠结的感情未完结,这才又轮回人世。盼以今生的悔悟,将前生缺憾弥补…」。

鬼怪之说,鳌峰当然不信。心想─「鬼魂既无实体之躯,如何能执笔写作。此当是作者,或羞于见人。或文章内容,多所描绘男女淫秽情欲,怕时下嗜喜扒粪之人,揭其隐私。故藉孤魂野鬼之说,做为其推托之词」。或诚如鳌峰所想,所以「大度山日记」作者,开宗明义,便先在文章之前,写下─「故事内容,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皆属巧合」之词。兹将「大度山日记」的几篇序文,节录于下,以昭公信:

我在大度山的歌序:
「读者序:  痴情的人像这样爱得如此缠绵悱恻的,最后还不是被无情的岁月、丢在荒烟蔓草间。更不知作者究竟是何人。
  我某年月日在大度山荒僻的草丛、无意拾获一些被丢弃的相片日记信件歌曲;
作者不知是谁?只是当你说你醒了、我却更走入黑夜而路更行更远。
我漫漫长夜更漫长的十年寒暑,只是读其故事;竟也忘了我自己是何人的把青春虚度。
我读其日计记私下揣度,作者当已不在人世或已决心弃世绝俗之人。
 我 听其歌曲杂乱无章,但我想此人当也曾呕心沥血、坚持过一个理想一段感情。
时间的过客只是每个人终究却都只是随时间流逝的故事。
 荒唐的坐在计算机营幕前的我如今也醒了,竟只想笑,作者生命荒唐。
但同是人生潦倒的人,我既拾获你的遗物、你我也当是缘。
且让我 就将你散乱的作品、稍加整理置之于网络、供其它网友茶余饭后也能与我共读之听之。
就将其命名为  ─我在大度山的歌........          」。
 

大度山的歌序:
「读者再序:诗情画意动人的故事,都随年轻结束已过去。那段刻骨铭心在记忆,生命如今早就云淡风清。
半调子 、想成就什么事都难,作者纵然不甘于平凡却伤;青春荒芜、年华已逝 。
看似聪明、此命却般般事不成,读者也只是把人生消磨,路却越走越孤独。
寒夜又将天明执笔一夜呆坐,多少新愁旧恨只是又上心头;还写什么!不想平凡的人,一事无成更可悲。
消磨人生走回年少风光才正想下笔,昨夜春梦却已香消玉殒。心中只是遗憾放不下啊~~~
我在大度山自己写自己读...


读者寻访作者随笔:
「朝生夕死的蜉蝣用一个夜晚在谈永恒执著,海誓山盟却是什么?
我也想笑看这梦里人生,梦中人却总把梦当真的梦醒在我悲怀难遣。
说难忘我难忘谁?
花月中那里有情种,我在大度山梦里青春正年少,梦醒我人却已苍老。
唯把心血点滴在字句。
我不恨我的命太短我只怨,这人生竟没一件事能如我所愿。
春残花已落自寻苦恼的人是我,白天到黄昏最难度过是日落后。   
我梦影幢幢今夜又梦回年轻,年轻女孩的嬉闹声却再也无法让我感觉心动。
这世间还有什么值得纪念,我在大度山旧地可重游,旧梦却已难再重温。
情爱功名都已无望,我这梦里人生,黄梁梦也已醒。
互道珍重且勿再寻。                                                                            -----1995年作者于大度山」。

「大度山日记」与「我在大度山的歌」浑然一体。观其杂乱无章的文章脉络,鳌峰认为,此乃同一人所作,应无庸置疑。关于「读者」与「作者」是否为同一人?老实说,鳌峰对此,并不怎感兴趣。但「大度山日记,是红楼梦的续曲。而大度山之鬼,即是红楼梦的作者!」对此,恐或是网络贴文者的穿凿附会之说,然鳌峰倒是寻思再三。甚至翻察史料,查找蛛丝马迹,几至废寝忘食;却仍不得其解。

某日。窗外寒风凛冽的冬夜,鳌峰独居家徒四壁的陋室,陡然脑子一阵眩晕,倒地不醒人事。渺渺茫茫宛如梦境,当鳌峰回复意识,竟却发现置身在一处荒凉的丛山峻岭间。眼前高山峻岭,绵延无尽,山脉直入云霄,不知其有多高。再往崖下张望,则见层叠白云浩瀚如沧海,云海无垠,浑然不似人间。显见此地已然已在云端上。空山不见人影,正当鳌峰满心纳闷,不知身在何地?耳畔隐然有声,忽却听得似有人说:『此地乃是大荒山青埂峰无稽崖!』。


鳌峰陡然惊悚,猛的回头,循声张望,荒山却不似有人迹。唯见身后数十丈外,有一棵古木参天,看似千年的苍松。且见苍松旁倚著一座巨岩。这苍松旁的巨岩,即刻引起了鳌峰的注意。因为这荒山间的巨岩,与周遭的景物极不相衬。一眼望之,便觉其极不自然。只见这巨岩,约有三十几公尺高,六七十公尺那么长。岩石不但方正,表面更是平整。乍见之下,恍若是在荒山野岭间,出现一座高楼大厦;应非自然之物。且见那岩石的表面,似还镌刻有字迹。出于好奇,鳌峰便举步,趋前察看。


「无材可去补苍天,枉入红尘若干年。此系身前身后事,倩谁记去作文章…」巨岩平整的表面,果然镌刻有字迹。且非聊聊数语。而是恍若高楼大厦的整个巨岩上,尽镌刻满文字,怕没有上百万言。鳌峰站在巨岩下,见此浩大工程,直是瞠目结舌。却不知其为何人所为?只见巨岩浩瀚文字海的最前方,镌刻有三大字─「石头记」。见此三字,豁然间,鳌峰恍然大悟。


「原来如此。此情此景,不正是红楼梦,开场第一回的场景。眼前这座巨岩,原来就是当年女娲,炼石补天,那剩下最后一块,弃之不用的补天石。因吸收天地灵气,渐有灵性。后又经二个云游仙人,将之化为一块宝玉,携往红尘,去经历人世的悲喜无常。「石头记」正是此石,化成宝玉,投身凡间,历经一场红尘幻梦之后;将其一生的悲喜悔恨,编成一书,记于石上。后来又有一求道之人,经过此地,便将石上所写的故事,抄录下来,携往凡间。辗转,这石头记,后经曹雪芹编修十年,便成了流传后世的红楼梦一书…」。


「原本我还以为红楼梦里,写的那些荒唐故事,是作者瞎编乱造。没想到,居然是真的。大荒山青埂峰无稽崖,还真真的有这座巨岩。且巨岩上还真镌刻著石头记的故事…」想到这,既知眼前的巨岩有灵性。鳌峰索性,开口直言说:「石头兄啊。你这故事,我念高中的时候就看过了。虽说故事通篇,仅著力于真假梦幻,内容略显肤浅。又有些小儿女,终日沉沦狂花浪蝶,乏善可陈。警世惕俗,砥励人心,确实不能。故事结尾,空无之感,更让人意志消沉。不过小说之物,也不必太认真,茶余饭后,拿来消磨时间,倒也还行。嗯~只不过这石头记的故事,都已是二三百年前的事。却不知石头兄,这二三百年来,是否还有什么新作?或者,这二三百年的时间,石头兄都没什么长进。已然江郎才尽矣」。

眼前巨岩,果有灵性。当鳌峰话才说完,却见岩石上,即浮现出一行字─「鳌峰君,欢迎您大驾光临。请移步山后…」。鳌峰并未自我介绍,巨岩居然便知本人之名。大感讶异之外,鳌峰便也如其所言,信步绕过巨岩,走往巨岩的后方。三十几公尺高,六七十公尺长的巨岩,鳌峰边走边看。但见恍若高楼大厦般的巨岩,密密麻麻,镌刻满不知几百万的文字;直是让人叹为奇观。让鳌峰更惊奇的是─当绕过巨岩后方,整个巨岩的后方,居然亦镌刻满文字。甚至巨岩后方镌刻的文字,竟比前方,不知还要更多出几倍。而且当鳌峰,略抬上审视巨岩后方,密密麻麻的文字;顿是凛然,心中一惊。


「大度山日记」「第一部娟娟初恋的夏天」「第二部蓝衣红衣绿衣」「第三部上册璀璨大度山青春时光」「第三部下册追忆大度山逝水年华」「第四部情书集」「第五部往日大度山情怀」「第六部失落在相思树林间」…。眼前所见,一行行的标题,岂不正是网络上贴文的「大度山日记」。惊讶之外,鳌峰忙得抬头,又略看了前面几行。「读者序:痴情的人爱得如此缠绵悱恻的,最后还不是被无情的岁月,丢在荒烟漫草间。更不知作者为何人?…」巨岩上的字句,果然就是大度山日记,开场的几篇,以读者之名写的序言。


鳌峰惊讶之际,忙开口说:「石头兄啊。这大度山日记的故事,已贴在网络上近十年。我也有看过。却不知,原来也是石头兄所作!」。巨岩上又浮现字迹:「只因前世一段感情未完结,于是我又到红尘间轮回。大度山日记,即是我第二次轮回世间,浮生幻梦醒后所记。十余年前,有一世间游手好闲之人,梦回此地。经我请托,那人便也允诺,将抄录下这些故事,带往世间尘俗。鳌峰君在网络上所见。当就是此人,当初抄录下的故事…」。


巨岩上的浮字未看完。鳌峰却是已忍不住,语带嘲讽,直是叹说:「石头兄啊。你真是有眼无珠,所托非人啊。你说的那人,他在网络上的贴文。直是把你大度山日记的故事,活生生写成了一部淫书。情节尽是男欢女爱,春宫淫慾,不堪入目啊。伤风败俗不说,文章杂乱,前后矛盾,简直一蹋胡涂。所以那贴文之人,也不敢留下自己名字,仅称自己是故事的读者。想是那猥琐鼠辈,想嫁祸于石头兄。石头兄,不可不察啊…」。巨岩即又浮现字迹:「正是无奈之处。当初见那人,只见其人模人样。怎料那人,竟是邪魔入脑,满脑色欲淫秽。好男好女的青春爱情,到了他手里,竟尽成奸情与色情。虽说他是从我石上,抄录而去。实际上,却也只是其梦醒回忆。其心术不正,我也只能任其胡为乱写。更让人无奈之处是。草草将我的故事,贴于网络之后。此人就避不见面,从此不知去向。就算我认为不妥,需得修改。然那人,却是音讯全无,遍寻不著。隐约只记得其名,似叫颜程泉…」。

「颜程泉!」乍听此名,鳌峰如五雷轰顶。因为鳌峰,写的史诗巨著「大度山王朝」,写的正是此人的故事。因此鳌峰对「颜程泉」其人,可说再熟悉不过。「成日嬉戏,不知上进。谈起前途,漫不经心」「有儿如此,父母伤心」「谈起此人,师友蒙羞」「真个厚颜无耻之徒也」...正是鳌峰,对其人的评语。只是没料到,原来这人,居然就是「大度山日记」,自称读者的贴文者。

既知真相,鳌峰,即对石头说:「石头兄啊。真是识人不明啊。那个颜程泉,我知之甚深。他就是个不学无术之徒。才疏学浅也就罢,就连市井营生也不能。正是俗话说的─社会的人渣。世上有几十亿人,石头兄什么人不好找,何以偏偏托付那无用之人?」。巨岩上浮字:「女娲炼三万六千石补天,唯我无材可去补苍天,故弃之于此。那人是世上无用之人,我为无材之石,正是同病相怜也。只是那人草草了事,后又避不见面,任得文章杂乱荒秽,亦不修剪。其半途而废,不负责任,恰有如曹雪芹。无奈之下,故引鳌峰君至此。盼藉鳌峰君之笔,稍加编修。免得让我大度山日记的故事,献丑于世…」。

鳌峰这下才明白,原来眼前巨岩,竟是有求于他。正踌躇犹豫,不知该不该答应。见巨岩又浮字:「鳌峰君,除了两鬓霜白,略带风霜外。我看你的模样,倒也与那人,颇为神似!」。巨岩不识好歹,居然称鳌峰与颜程泉,看来颇相似。鳌峰只觉怒气横生,顿时翻脸。即以一身凛然正气,对著石头,勃然怒斥:「哼~你这颗臭石头。竟拿我与那不肖之徒,相比拟。凤凰与乌鸦皆是鸟,但能拿乌鸦当凤凰吗?泥鳅与龙,都是一条长长的。但能拿泥鳅比之神龙吗?鳌峰乃是有为之士,龙凤之材,更是极为正派之人。岂能拿那不肖之徒,无用之人,社会的人渣,与我相比拟。这对我而言,简直是莫大的污辱。哼~要我替那人,修改那些淫秽粗俗的文章。我就怕髒了我的手…」。

巨岩仓促浮字:「鳌峰君,请见谅,是我有眼无珠,得罪了」。续见巨岩浮字:「稗官野史,偶能道人所不知。风月之作,偶亦能发人深省。我的大度山日记,虽只是记些儿女私情,既谈不上什么大道理,也难登大雅之堂。但负面教材,偶也能警惕人心。有如风月宝鉴。从这一面看,仅似看见世间男女耽溺情爱,恨不能缠绵无尽。然从另一面看,却也照见那沉沦情欲,不知上进之人,终将形销骨毁。况不材的孩子,亦是自己的骨肉。我亦不忍我的心血,就此弃之荒烟漫草。是以求之于鳌峰君…」。

鳌峰平生,最鄙视与不屑,就是像曹雪芹,与颜程泉这类;终日自怨自艾,人生的失败者。然见巨岩恳求,却不禁,亦心想─「这石头所言,确实也没错。鳌峰以前,就是像颜程泉那种「于国于家无望」之人。但后来,看了大度山日记后。因为对故事中的痴男怨女,沉溺情爱,终日爱来爱去,无法自拔。直是让人越看,越觉得恶心与厌恶。因此鳌峰当即醒悟,绝不想让自己变成像故事中,终日被情欲所惑的蠢物。自此鳌峰,倍觉今是昨非,更痛改前非。正是看了大度山日记,这部淫书之后,因对其故事中的情欲男女,深恶痛绝。使得鳌峰进而洗心革面,重新做人;终弃邪魔歪道,而步上正道之途。可谓在家孝顺父母,兄友弟恭。在外,更是师长朋友,无不推崇尊敬。而这,正是读了大度山日记后,才有此巨大改变…」。

话虽这样说。但鳌峰对于是否,要接受巨岩请托,接手修葺大度山日记,却仍是举棋不定。就在此时,见巨岩又浮字,忽写到:「潇湘妃子来了!」。

「潇湘妃子!」但见这名,不知为何,鳌峰顿觉一阵心荡神驰。宛如魂魄都要飞离身体,说不出一种情不自禁的缠绵之意。白茫茫一片不知是云是雾,陡然笼罩山间。隐约之间,鳌峰能感觉到潇湘妃子,就在云烟之中。置身云烟之中,于是鳌峰四处张望,不禁举步寻觅;犹似企盼已久,但盼见到那潇湘妃子。眼前的云烟,纵是鳌峰能感觉其万般柔情缱绻,有无潇湘妃子将临。然而飘过眼前的云烟,却又总是让人只能追逐,却又抓不住;更难见其卢山真面。鳌峰就这么在云烟中晃荡,也不知过了多久,待回过神。鳌峰这才惊觉,不知何时,自己居然已走到了一个幽静的山谷。


云烟氤氲的山谷,有一条蜿蜒的小溪,流经重峦叠翠,宛如仙境。鳌峰隐约想起,这条山谷的小溪,似叫灵河。灵河的河畔,有一株绦珠草,长得婀娜可爱。「潇湘妃子,就是灵河岸边,那株婀娜可爱的绦珠草…」「大荒山无稽涯,被弃的补天石,因具灵性,化为人形,常游于灵河岸。偶见灵河岸一株绦珠草枯萎。顽石,日日便以灵河之水浇灌之。后来顽石化为宝玉,欲到红尘轮回。绦珠草因感念顽石,浇灌之恩,无以为报。便称愿与顽石,一起到世间轮回,并以泪水还顽石…」凝望灵河河畔的那株绦珠草,鳌峰不禁潸然泪下。


「就怕你忘了年轻相爱的情节。所以我倾尽心血为你把故事写…」纠结多年的心情,恍若无数次不同时空轮回的回忆,霎如苍海滔滔,齐涌上鳌峰的脑海。所有回忆都回来了。山谷白茫茫的云烟,原来是绦珠草,蕴结于内心的缠绵之情所化成,引鳌峰至此。然云烟,终究是抓不住的云烟。而鳌峰,无论多少次来到到灵河岸,终究也都只个过路的路人。既已从梦幻中清醒,怕就怕再入无涯苦海。


「网友颜清铨读了大度山日记后,留言评说:情和爱,就像抓不住的云烟,与从云烟中行过的路人。云烟引得路人,走入一场红尘的梦幻与空幻,红尘梦醒,却徒留下怅惘。正是一为云烟,一为路人,无论经过多少次的轮回,终究都是只能短暂相伴,却留不住彼此。敢问鳌峰兄,何时重修大度山日记?」「鳌峰回文:渐入暮年,气衰体弱外,亦不喜风花雪月。修不修葺大度山日记,尚不知。暂写序文一篇,潦草交代故事的来龙去脉…」。

大荒山无稽崖的巨岩上,浮现一首我在大度山的歌,歌云:
「1.绦珠草妹妹~我爱你一往情深
红楼梦往事却留下多少恨事一厢情愿
让我满纸荒唐言的写不尽
厚地天高痴男怨女古今情无尽

我原本是颗无材可去补苍天
太虚幻境里来去自在冥顽不灵的石头
是你让我让我入红尘 由情见空
最后由空见性 终于从红尘中解脱

悲金悼玉的红楼梦里~
我说我曾经对你有情~如今却已无情
奈何天伤怀日 我只是寂寥时试遣余衷
这红尘的爱情说什么生生世世
其实都只不过是人间的一场游戏
假作真时真亦假

我魂萦梦牵又梦回虚无飘渺间的大荒山
有个故事就写在青埂峰下的石头上
那是关于你关于我~
前世的故事值得我一读再读

你有读到我前世为你写的故事吗?
开辟鸿蒙 谁为情种
为只为那花月情浓


 
2.绦珠草妹妹~你还记得我是那颗顽石吗?
灵河畔上你快干枯了我给你浇水
天上人间三生石上我原本是无心插柳
却与你结下这不解的宿世情缘

你的故事我就写在我们在大度山上
第二次悲金悼玉的红楼梦
你说谁知道我这次会不会又弄丢了石头
掉了魂的~去跟别人结婚
原来~你的心中对我还有恨
 
虚无飘渺间的大度山~是我们的太虚幻境
风声雨声读书声当我遇见了你
又勾起我们前世今生一段感情未完结

但痴情的人只是像这样爱的缠绵悱侧的~
最后还不是被丢在荒烟漫草间
更不知作者是何人

你有读到我为你写的故事吗?~
镜花水月你的故事值得让我一读再读
十年寒暑我只是读著
竟也忘了我是何人的把人生都虚度


* 我就怕你忘了曾经相爱的感觉
所以我倾尽心血为你把故事写
林妹妹~你是我的永远~
即使红楼梦醒繁华已落尽
离开大度山我们就各自再入红尘
从此让想自由的你赢得自由
而该孤独的我也终身孤独~
但认识你我却只想把你当成我的永远

我就怕你忘了年轻相爱的感觉
所以我倾尽心血为你把诗句写
绦珠草妹妹~
我只道你怎么会愿意跟我再到红尘里轮回
你原来只是想还我泪水
千千万万的话纵然我想对你说
今生今世我只想与你修个百年共枕眠~
当我梦醒只是大度山却已一片荒芜

我又梦在虚无飘渺间的大度山
被遗忘的青春岁月残留我们爱过的痕迹
欠债的债已还~欠泪的你说你泪已为我流尽
我们的宿世情缘如今缘尽已还无

奈何天伤怀日我寂寥时试遣余衷
你有读过我用尽一生为你写的红楼梦吗?
梦在虚无飘渺间
有个故事就写在大度山上的石头上
见者都笑痴 谁解其中味


 

3.绦珠草妹妹~你有读到我为你写的故事吗?~
红楼梦我们短暂的彼此相属
你满足了我的痴情却更让我痛了心
让我写不尽满纸荒唐言

当时间的河流已磨平石头滚动的棱角
我原本以为对你停止的思念却仍在继续
直到你爱过我 但你这次却也爱上别人
我又怎能再对你痴情
甚至再用心打动你的感情再打乱你的心

虚无飘渺间的大度山上~我寂寥时写不尽
阆苑仙葩已谢 美玉无瑕已碎
这红尘的爱情说什么生生世世
原来只不过是你要让我为你尝尽这人生爱恨

荡悠悠红尘梦醒
当我再次遇见你在轮回过境的地方~
我依然是颗沉默的石头
而你也依然是棵干枯的绦珠草

你的一切如今已经与我都无关
不如让我们把昨日思念恩怨一切都放下
心中无牵无挂~你说我们的梦
就会自然的消失在虚无飘渺间~
管它红楼梦的故事真真假假假假真真
 

*我就怕你忘了曾经相爱的感觉
所以我倾尽心血为你把故事写
林妹妹~你是我的永远
即使红楼梦醒繁华已落尽
离开大度山我们就各自再入红尘
从此让想自由的你赢得自由
而该孤独的我也终身孤独
但认识你我却只想把你当成我的永远


我就怕你忘了年轻相爱的感觉
所以我倾尽心血为你把诗句写
绦珠草妹妹~
我只道你怎么会愿意跟我再到红尘里轮回
你原来只是想还我泪水
千千万万的话纵然我想对你说
今生今世我只想与你修个百年共枕眠
当我梦醒只是大度山却已一片荒芜
 
我梦在虚无飘渺间的大度山
风中拧一把辛酸泪
让我们就告别昨日思念恩怨的一切
欠债的债已还 欠泪的你说你泪已为我流尽
我们的宿世情缘如今缘尽已还无

奈何天伤怀日我寂寥时试遣余衷
你有读过我用尽一生为你写的红楼梦吗?
梦在虚无飘渺间
有个故事就写在大度山上的石头上
见者都笑痴 谁解其中味


悲金悼玉的红楼梦里~
我说我曾经对你有情~如今却已无情
但我虽然对你无情 其实却更有情
我原本是颗无才可去补苍天
太虚幻境里来去自在冥顽不灵的石头
是你让我让我入红尘由情见空
最后由空见性 终于从红尘中解脱

奈何天伤怀日 我寂寥时试遣余衷~
故演出这二次我们在大度山上
悲金悼玉的红楼梦….」


大度山日记

【东海大度山日记─大度山─东海大学】关于大度山、东海大学的故事。
https://i51q6zzbdbz6y73osiyj0w-on.drv.tw/readeryen/index.htm


有谁推荐more
全站分类:创作 连载小说
自订分类:公布栏+目录
上一则: 博客更名公告
下一则: 「大度山王朝」全集─总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