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网络城邦
谈「网络世代群众运动模式的改变」与「基进民主政治」(二)─鳌峰社论
2019/11/14 19:21
浏览334
回响0
推荐8
引用0

二、「基进民主」─极端左翼激进民粹主义

「基进民主政治」对于这个名词,台湾人应不感到陌生。因2016年爆发「太阳花学运」之时,这个名词就频频出现在电视新闻,或是网络社群。且后来「太阳花学运」落幕后,台湾还出现了一个以「基进」为名的政党。然「基进民主政治」应是个新兴的理论或概念,就算在网络上查找,所得资料也不多。维基百科中对其的描述,则为─「激进民主又叫基进民主(英文:Radical Democracy)、野性民主(英文:savage democracy), 系种民主理论。」于网络查找,笔者也找到一篇2005年,由蔡英文所写的《基进民主理论的政治思辨》的论文;以及一篇谈论《写给左翼民粹主义》的文章。总归其概念,笔者的脑海只浮现一个影子。那就是上个世纪,狂热的风潮袭卷半个地球,且为人类世界带来巨大浩劫的「共产主义─无产阶级革命」。

政治光谱中,「基进民主政治」的激进民粹主张,可说也与上世纪的共产主义倡导的「无产阶级革命」一样,都属极端的左翼路线。这也就无怪,本世纪以来,似乎发生于各国的群众运动,有志一同,都越来越趋于激进与暴力。因为这些推崇基进民主运动者,他们基本上就是把传统群众运动中,讲求「和理非」以争取多数支持的主张,当成是笑话看。所以自从推崇「基进民主政治」的蔡英文,掌控民进党以后。于国民党马英九执政其间,也就是2008年到2016年间,台湾社会就开始频频出现以学生为主体的抗争,且其手段充满了激进与暴力。有若「苗栗大埔征地案」中,清大学生陈为廷之流,无不终日在电视新闻中上演暴力事件。因为使用激进手段乃至暴力,来对抗他们口中的寡头专制者,原本就是这些「基进民主运动」份子的主张。当然也是蔡英文的主张,因为她可谓就是台湾「基进民主政治」的教母。

诚如「太阳花学运」,学生爬墙占领立法院,后来更冲进行政院打砸。就一般人而言,这种占据国会殿堂,乃至打砸国家行政中枢的行为,简直就是目无法纪。然对这些推崇「基进民主」的激进学生而言,他们却是视其为丰功伟业。虽说「太阳花学运」时期,民进党努力划清界线,都声称那是因学生对国民党不满,自发性产生的行为与学运。可后来却一一证明,原来那些「太阳花学运」的学生领袖,根本就是民进党与蔡英文,藉著左翼民粹的激进理念,一力哉培的青年军。且这些青年军,于民进党执政之后,更是年纪轻轻即成政治权贵,个个无不高官厚禄,手握国家大权。于是台湾人民也就在醉生梦死当中,盲然不知,台湾已被民进党一步一步带往─极端左翼的激进民粹道路。

香港的「反送中」抗争,原本师承台湾的「太阳花学运」。许多「太阳花学运」的要角,与香港民运人士往来密切,这也是公开的秘密。所以香港「反送中」抗争,由太阳花学运份子,灌输其「基进民主运动」概念,应也是理所当然。按基进民主运动份子,对「香港反送中抗争」的赞扬,无非以下几项。其一,赞其「多元化」。其二赞其「去中心化」。其三,赞其「有效引导情动」。其四,赞其「创造新经济模式」。所谓「创造新经济模式」之说,无非就是理论的捕风捉影与穿凿附会,就是把群众运动之时,附近总会出现一些摆摊,卖小吃或小饰品的,称其为打破旧有市场经剂柯断,创造新经济模式。说起来很好笑,也不值一谈。至于所谓「多元化」。即是赞称抗争者,把原本的一个「撤逃犯条例」的诉求,扩增到五个诉求。因「基进民主运动」的理论,就是要社会多元化斗争。所以为了增加抗争的强度与广度,就必须号召有共同利益基础者参与。有如民进党为斗倒国民党,所以联合了各种的公民团体与组织。譬如;废核团体、废死联盟、同性婚姻团体、人权团体、环保组织、性解放运动团体...。

因一个抗争诉求,便成五个诉求。于是「香港反送中抗争」,尽管港府已明确表明撤回「逃犯逃例」不再修法。可却仍无法让街头的暴乱止息,因为抗争者表明,必须五个诉求全部都接受。所以基进民主份子,对此充满赞扬,认为这是抗争多元化的成功,迫使港府就算仅撤回「逃犯逃例」,也再无法平息广大民怨。而是寡头专制者,必需让步更多,整碗捧走不够,要一次捧五碗。所以除非港府,全盘接受五大诉求,否则香港的反送中街头暴乱,恐怕也将难以止息。何以如此?当然这也跟「基进民主运动」者倡导的─群众运动「去中心化」有关。

群众运动的「去中心化」,即是让群众运动,没有组织,没有明确的中心领袖,所以也没有人可以拍板,为群众运动负责。这个听其来很奇怪!令人咋舌!从事传统群众运动者,恐怕更感不可思议。因为一场几万人,几十万人,甚至上百万人的群众运动,怎可能没有组织,且还没有中心领导人物!除非群众运动完全失控,否则怎会出现这种没人可以做主的现象。然而这却是真的!因为网络世代,这种没组织,没领导的群众运动,其道理,就像社群网站发动的「快闪活动」一样。当一个社会议题在网络上与媒体传播下,形成了一股狂热风潮。通常志同道合者或有共同理念者,就会在社群网络上建立特定的社群网页或粉丝团,借以彼此连系讨论议题。因此若要聚集街头抗争,也只需在社群网页上标定时日与地点。时间一到,彼此不认识的一群人,也就会突然出现聚集街头,并无需事前的组织动员,也不需要中心领祷人物。甚至在这人手一支手机的年代,香港反送中抗争者,还发展出了手机的app软件。随时随地,那里出现抗争,都会出现在手机的地图上。使抗争者可以就像赶嘉年华会一样,那里有冲突就成群往那里去;既无需调度指挥,也无需领导。然而群众运动的「去中心化」,岂不也有一大问题。即是既没人可为运动拍板负责,那就算政府要退让、要协调、要妥协,岂不也都找不到可对口的单位。就有如香港反送中,现下烽火难止、进退不得的情况。

「太阳花学运」虽然也是藉网络传播与号召,形成的「基进民主运动」。可台湾二三十年的民主改革,毕竟群众运动经验丰富。学生爬墙占领立法院,隔日台湾北中南的大学生,于网络群起响应,并有大批学生聚集立法院门口抗争。然也就在群众运动形成后,学生也就开始有了自主性的组织。而立法院内占领国会殿堂的大学生,自然而然也就成了中心领导的学运领袖,也完全被赋予了具有与国民党政府谈判的权力。而这也是「台湾太阳花学运」与「香港反送中抗争」间,最大的不同。事实上,「香港反送中抗争」三四月爆发的初期,仍是有组织有领导的群众运动。分别是由泛民主派与民间人权阵线,号召群众上街头。然到了七八月,警民大规模冲突爆发后,即出现了所谓的「武勇派」。这些「武勇派」多是由二十岁上下的学生组成,特征就是蒙面与暴力。且其多靠网络社群与手机App彼此串连,既无组织与中心领袖,自也无人可以控制。传统群众运动者,当会认为「香港反送抗争」,至此已然失控,陷入狂欢现象。然对主张「基进民主运动者」而言,这种群众运动的陷于民粹的激进与暴力,却正是他们所想要的。且他们还有个很浪漫的名词,称之为「情动」。所以七八月后,当「香港反送中抗争」陷入越来越加暴力后,打砸烧抢无辜店家与路人,打人与被打,杀警与被杀...至整个城市街头有如战场。然而「基进民主运动者」却赞其为是─有效引导群众「情动」。

有谁推荐more